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一九四二》分两条线索展开:一条是逃荒路上的民众,表现他们的挣扎和愤怒、希望和痛苦;另一条是国民党政府,他们的腐败、无奈和冷漠。电影表现的虽然是绝望,但是拍得并不煽情。拍完《一九四二》,冯小刚坦言自己不会再有盲目的民族自豪感。我们看到了他对民族劣根性的批判,在面对饥荒的时候,国人的猥琐、自私都呈现出来...

冯小刚:电影导演、编剧,作品风格以京味儿喜剧著称,其导演过的电影总票房超过20亿,是内地最具有电影票房号召力的导演之一。

《一九四二》

拍《一九四二》是为防止悲剧重演

搜狐文化:近现代中国经历的苦难非常多,为什么选择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是因为普通国人很少知道这件事么?

冯小刚:一切皆因刘震云写了这篇小说。这篇小说看似说的是河南的灾难,但小说的主角写的却是整个民族。这不是一个河南灾民的悲剧,是中华民族的悲剧。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纳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杀了一百多万犹太人,引起了全世界震惊,年年纪念,深刻反省悲剧发生的原因。但同样在二战中,在1942年,中国的河南饿死了三百万人这么恐怖的事,却很少有人知道。就因为少了希特勒和纳粹。外国人不知道,中国人自己也不知道,甚至当刘震云为写这篇小说去采访当事人的时候,很多经历过这场灾难的人也都说,记不清了。我们是灾难深重的一个民族,很多灾难都被遗忘了,没有反省甚至不敢反省,回避提起,这是多么不应该,不温故怎么能知新?怎么能防止悲剧的重演?这部电影不仅可以告诉观众我们经历过这么一场灾难,还可以帮助观众从这场灾难中认识我们的民族性。不是我选择了一九四二,是一九四二选择了我。说一句让我有点害臊的话,我义不容辞是因为我还有那么一点良心,有那么一点还没变得冰凉的血性。

搜狐文化:你用全景式表现那场灾难,从村里,到省里,一直到中央政府,还有外来记者的视野。这种叙事方式您以前的作品里好像没见过。您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利弊?

冯小刚:不仅是我的作品里没有见过,整个中国电影里都没有见过。把《一九四二》拍成电影有三个不可能:第一个,《温故一九四二》是一篇调查体的小说,没有人物、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把这样一篇小说改编成电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第二个,小说里的几条主要线索,灾民,国民党政府,日本人,美国记者,传教士互相不见面,又共同搅合到一场灾荒里,都在利用灾民打自己的算盘。主角之间不见面又发生着关系,这对于一部电影来说,也是不可能成立的。第三个,一个编剧、一个导演、一个公司,十九年坚持不懈地去做一部电影,不是一气呵成,是喘了几大口气,被泼了十九年的冷水,还能够矢志不移,痴心不改。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坚持下来了,把三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如果是聪明的人权衡利弊,是不会碰这件事的,这是几个笨人干的一件傻事。

搜狐文化:那个《时代周刊》记者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当代人的视角。那两个老外都是外人,戏也不是很多,为什么会用那么大牌的好莱坞明星?

冯小刚:我们这部戏用了很多演技出色有实力的演员演配角,或者说,这部影片没有主角。我们必须依赖一群好演员来共同完成这部影片。两个好莱坞明星知道自己的戏份,他们一不是冲着钱来的,二也不是冲着主角来的。他们唯一的解释就是:剧本,是被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剧本打动来吃这个苦的。这也是他们能成为奥斯卡影帝的原因。

《一九四二》

宗教和法律在灾难面前沦为笑柄

搜狐文化:我注意到,影片中对宗教、法律均做了表现?里面有那么一点点黑色幽默,因为在如此巨大的灾难面前,宗教和法律完全无能为力,几乎成为笑柄。你希望观众思考这些问题,还是你自己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

冯小刚:我前面说过,在当时,所有的人都在利用灾民,蒋介石希望把灾民这个大包袱甩给进攻河南的日本人,日本反过来又利用灾民的饥饿发动河南战役,传教士利用灾荒传教。他说:"灾荒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传教却正是时候。"战区巡回法庭的老马也是如此,他说:我一个做饭的火夫,如果不是有灾,公家怎么会成立巡回法庭?跟着我好好干,一场灾下来咱们就都是官了。这不是黑色幽默,这是人性的黑暗。

搜狐文化:本片对阶级矛盾的表现完全突破以前教科书的局限。地主和长工在逃荒路上逐渐平等。您是想刻意纠正之前的观念吗?

冯小刚:地主和长工的关系,就是现在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准确的说,就是相互依存。这种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尤其在灾难中,这种关系就会发生角色的转换。生活历来如此,可是往往在写剧本的时候,会把最初建立的人物关系固定死,这是非常违背生活的。

搜狐文化:在我看来,本片的主题是人的生存本能和政治决策之间的冲突。这场灾难原本是一场自然灾害,但跟很多同类灾难那样,因为人为的原因被加剧了。我这种理解对吗?最讽刺的是,里面的决策者似乎谁都没有错,这里面蕴含着中国人的民族性还是制度的弊病?

冯小刚:我认为两者皆有。首先是,允许这个制度的存在是由这个民族的性格决定的。这种目光短浅、自私、只顾眼前利益、苟活的共性,使这个制度可以合法的生存,他们的无能和腐败获得了极大的包容。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当这个民族面临生存的危机时,人民为了活下去就要做出他们的选择。蒋介石在1942年选择了抛弃人民,人民在1942年选择了抛弃他的政府。西方的民众可以为了民主自由这些精神层面的需求选择他们的制度,中华民族不是这样,他们是为了能够生存才会挑战统治者。如果能活着,饿不死,他们就会选择沉默,接受,容忍。我不敢说这是不是一个最善良的民族,但我敢说这是最好统治的一个民族。只要你没有剥夺他们的生存权。

《一九四二》

拍《一九四二》的危险在市场之外

搜狐文化:您以前的作品,从西方的审美角度看,多少都有着通俗剧(melodrama)的痕迹,比如剧情借用巧合等。但这部影片,您似乎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没有巧合等设置,而且貌似结构有点松散。但我恰恰很喜欢那些有点游离的细节,比如山西省政府的官员开会讨论如何公平发放救济娘,蒋介石和宋美龄检阅烈士遗孤,官员准备迎接美国贵宾等等,我觉得那些段落是给爱思考的人看的。你不担心普通观众会觉得离题吗?

冯小刚:我并不认为这部电影里有闲笔,因为时间长度的关系,我们删了很多戏,现在留下来的都是我认为非常必要的。如果用一种食物比喻《一九四二》这部影片的话,它就是一碗杂拌粥。拍摄这部电影,我唯一需要尊从的是我的内心。如果我有妥协那也是因为不得已,最终是对影片,对历史的伤害。

搜狐文化:您的喜剧里有很多精彩的台词,流传很广。我没想到,这部影片也有那么多精彩台词,但属于不同性质的精彩,需要反复咀嚼才能体会个中深意。在速食文化流行的当下,观众会去细细体会吗?

冯小刚:首先要感谢作者刘震云,这些耐人寻味的台词是他的智慧结晶。我们对观众常常会产生很大的误会,以为他们把电影当成了纯粹的娱乐,没带着脑子去电影院。我不敢说全体,但至少有一大批观众是渴望从影院里走出来时,内心受到了震撼和洗礼的。

搜狐文化:您拍摄都市喜剧已经有很高的品牌效应,但您却愿意冒着失败的风险,去尝试这些未必讨巧的故事。您觉得,一个成功的影人是不是有责任面对民族的苦难以及历史的真相,去拍摄那些未必娱乐未必喜庆的故事。

冯小刚:希望把《温故一九四二》这篇小说搬上银幕的愿望始于我拍摄第一部电影之前。我拍摄的所有电影,以及由这些娱乐性的电影建立起来的声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帮助我完成拍摄《一九四二》的愿望。因为在观众心里长期建立起来了一种信任,所以我不担心这部电影在市场上有太大的风险。它的风险是市场之外的,也是我和华谊都不能掌控的。但我们都认为应该拍一部这样的电影,冒险也值得。我不想说大话,但作为一个导演有必要拍一些对本民族有认识价值的影片。我拍了十八年电影,从《一声叹息》到《手机》,再到《集结号》《温故一九四二》,我的体会是,凡是想严肃地拍点东西的时候,创作人员都要承受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精神上的折磨,物质上的损失。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步步惊心,如履薄冰,险象环生。这也是每个想为中国电影真正干点正事的导演共同的处境。我很骄傲我没有沉溺在商业娱乐带来的利益漩涡里,我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雷剑峤 统筹:宋焘、韩易桐 采访:周黎明 制作:宋焘、韩易桐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