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2012.5.4 第三十二期


导演伍仕贤谈《形影不离》:只有精神病才能救世界

  《形影不离》5月4日上映,作为《独自等待》后的首部作品,导演伍仕贤延续“都市情感”路线,坚守慢工出细活的原则,用一种另类的手法展现了现代人遇到的各种困惑。影片中,吴彦祖以都市白领和本土英雄两面身份亮相,头顶雷锋帽,脚蹬防雨靴,搭配一条运动短裤和一副巨型潜水镜的形象,活脱一个“山寨”超人。奥斯卡影帝凯文则头戴钢盔,身披披风,扮起了蝙蝠侠,两人展开都市正义冒险之旅……

导演伍仕贤:《独自等待》之后,我的职业是广告片枪手


西川
电影《形影不离》海外版海报
西川
(导演伍仕贤做客《搜狐第一文化现场》)

  搜狐文化:还是从你那部让广大青年奉为爱情圣经的电影《独自等待》说起吧,影片本身盈利了,口碑也特别好,业内的中年一代乃至老一辈同志也都很肯定。我听说后来有各种制片人,比如煤老板、修桥的、搞股票的,都来找你拍那样的电影,但你都拒绝了。

  伍仕贤:我的一些导演朋友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现在中国确实有很多这类热钱来投资电影行业,但我觉得走这条路必须准备好放长线。电影不是投资到位就OK了,它必须花钱推出来,除了拍摄,还有宣传发行等各方面条件,这些费用有时甚至比电影本身的投资还多,然后才能拼票房。

  我个人觉得,拍电影还是尽量与专业公司合作比较好。

  搜狐文化:听说《失恋33天》放映两天之后,已经有很多现写的类似的本子送到各公司了。

  伍士贤:你们不知道,我公司这边接到一堆剧本,几乎全是《失恋33天》那种类型的。

  搜狐文化:当年《疯狂的石头》之后,也有一百部类似“疯狂”的电影剧本,结果一部都没拍成功。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国内的投资商,做一部电影时不要重复上一部成功影片的面目,而应该给它生机更新的机会。

  伍仕贤:这其实是作为国产片整体上需要努力的,不要怕去尝试新事物。

  搜狐文化:能否透露一下,从2005年到2010年间你没有拍电影,挣的钱也不多,你是怎么生活的?

  伍仕贤:当然平时没事我也拍一些广告,没我名字,谁也不知道是我拍的,靠这个活着。

  《独自等待》之后,我被美国的经纪公司签约去好莱坞,其间认识了一些人。这次电影能请到凯文-史派西出演,也有这段时间的铺垫在。去年我突然觉得,这么干下去肯定没戏,决定自己做,于是有了《形影不离》,此外也筹备了一些别的项目。

  搜狐文化:听说美国也有一些这样的热钱进电影行业了?

  伍仕贤:在美国电影市场,这种情况也有,但是相对少些。因为那边门槛高,有各种经纪公司、电影公司,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这个行业的。可以有新来的投资方,但不会给你那么多话语权。这是一种筛选机制。不像国内,有些煤老板来制片,某个角色非要求由他某个亲戚什么的来演不可,很不靠谱。

  搜狐文化:说到煤老板,姜文得到导演协会表扬的时候,制片人马柯就是山西的煤老板,做得就很好,事在人为。

  伍仕贤:他做得好是因为在这个圈里呆过,那不是他的第一部电影,他已经是一个专业的制片人了。现在国内就是缺少专业的制片人,逼着很多导演得同时做制片人,很累。

审查制度在松绑,《形影不离》涉及敏感话题未被拒


西川
《形影不离》剧照

  搜狐文化:人们现在似乎习惯于严格区分商业片跟艺术片,要么商业元素特别清晰,比如西风、冷月、一把刀这类东西;要么特别生活化,民俗感特别强,以《白鹿原》为代表。而中国正处在高速城市化的进程中,每天都会有几十万人成为城市人,其实我们现在很缺城市电影。

  伍仕贤:选题问题,与我们现在的环境有一定关系。如果我要在现代城市里拍一部像《绝地战警》这种比较暴力的片子,在北京三环上追着车掏着枪,那肯定行不通,这种题材不接地气,看起来会特别假。只能在别的地方,或放到别的年代去拍,比如放在民国的北平,就很合理。所以现在民国戏和古装戏特别多,而都市片又是回到爱情,搞些小资、小浪漫。

  这种情况下,题材确实会少些,创新或突破也难些,但值得去尝试。我觉得观众也不想总看那些,比如去年以来,那些武打片观众已经看烦了。我们当时拍《形影不离》,也是希望尽量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拍一部题材为都市而又有点新内容的片子。

  搜狐文化:这么一说,好莱坞电影更不接地气,都是在一个奇异世界中上演,要么在外星打,要么是变形金刚,要么是神怪世界,要么就是地球人跟外星人打。好不容易有一部特工题材的《谍中谍》,结果也在最奇怪、最极端的地方打。

  伍仕贤:问题在于市场。美国本土就经常放普通都市题材的片子,有艺术一点的,也有浪漫喜剧,也有很多贴近百姓生活的。只不过现在大片肯定以特技和大场面为主,制片人制片厂都愿意赌大的,只能往夸张了走。

  搜狐文化:这段时间国产片与好莱坞“两艘大船”的PK,是新闻热议的话题。有人因此提出,为公平起见,如果国产电影的审查线降不下来,那么不妨干脆把引进好莱坞甚至世界各国影片的审查线升上去,大家都接受一样的待遇,也就没那么多牢骚了。很多中国电影人包括青年导演都发出过这样的声音。你觉得这样行不行?

  伍仕贤:如果待遇一样,也不错。

  公平地说,在我个人的经验里,审查上这几年是越放越宽了。《形影不离》其实涉及了社会上比较敏感的一些话题,比如最近热议的药品问题,但都通过了。反观我前几年的《独自等待》,那不过是一部青春爱情喜剧,修改意见反而更多。这也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实在地说,不能一下全部放开。

《形影不离》延续《独自等待》风格,但充满黑色幽默


西川
(图左:伍仕贤/图右:搜狐文化特约主持赵宁宇)

  赵宁宇:伍仕贤和我是电影学院的同学。这个家伙自2005年拿出一部《独自等待》之后,让我等了七年,才又拿出一部新片《形影不离》,去年初片子做完,在釜山电影节首映。《形影不离》延续了此前《独自等待》的风格,但是气质非常独特。它该称为蓝色幽默还是黑色幽默?

  伍仕贤:可能有些黑,其话题与当今社会的一些现实问题比较接近。不过我觉得大家已经活得够累了,没必要再掏钱看一个郁闷,电影还是别太沉重了吧,所以这次用了个另类视角来表现这些东西。

  这次我是想拍一部风格不同于以前的电影,所以其中保留了一些幽默,但不是那种轻松搞笑加经典台词的东西了,而偏向剧情和心理悬疑。这次我希望大家用一个新视角去欣赏。

  赵宁宇:《形影不离》最大的看点是伍仕贤;第二大看点是凯文-史派西,这也是奥斯卡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演员第一次在中国拍戏;第三大看点是以吴彦祖、闫妮为代表的一批优秀演员。透露一下,里面还有我,伍士贤把我拉去演了一个变态心理医生,本身是个心理医生,但他的心理比病人还要病态。

  《独自等待》的调子偏暖,桔红色、暖黄色的那种感觉,而《形影不离》我觉得特像蓝色、黑色调。

  伍仕贤:《形影不离》调子是比较暗,其实这是由主题决定的。第一场戏,吴彦祖想自杀,这事不好笑,很严肃,但看着发生的事,慢慢你会觉得其实有些东西挺可笑的——那种笑,不是像看一部喜剧片那样的哈哈大笑,而是心里觉得很好玩很幽默。这是当时我们希望可以达到的质感。

凯文-史派西:“非体验”的“体验派”

  赵宁宇:这部戏里还有两位女性角色,一位是你的夫人,也是主演;一位是闫妮。你夫人也是我师妹,是戏剧学院出身,我觉得她的直觉创造比较多,很切合这种电影。而闫妮在这部戏中跟我没有交集。在不剧透的前提下,你能否讲讲她们?

  伍仕贤:我夫人虽然是戏剧学院毕业,但她是典型的电影演员,在塑造人物上有很多想法,而且能够把自己的东西带入所演的人物中,很多人都认为她特别适合大银幕。

  闫妮演的是吴彦祖的上司,戏里的角色是强行卖弄风骚,有种让人崩溃的感觉。很多人都习惯于她在《武林外传》里那个疯癫老板娘的感觉,有点小幽默。不过她不想演那种夸张闹剧时也能演得很正,她是那种比较类似于葛优类型的演员。

  赵宁宇:演员根据感觉会被划为不同流派,比如体验派、表现派、等等。很多人认为凯文-史派西属于体验派,其实他不是。白兰度、凯文-史派西、吴彦祖这些人的演技,其实都是在一部部片子的实战中训练出来的。吴彦祖他们没有受过完整的学院训练,但其分寸和表现力令人印象深刻。要说体验,也没多深,但就是很准确很耐看。他与凯文-史派西这样的老戏骨在一起,搭配相当舒服,

  伍仕贤:这些人拍了很多戏,经验丰富,一部部地磨出来了。吴彦祖在香港电影那么快节奏高压力的环境下,已经拍了50多部电影,比凯文-史派西还多。凯文-史派西也有话剧舞台的背景,台词功底特别强。

  赵宁宇:影片马上就要上映了,咱们能不能猜一下票房走向?我特别有信心,因为里面有我,我就没演过一亿以下的电影。

  伍士贤:票房真猜不出来。反正我相信观众看完大多数会有共鸣,大家会在其中找到一些很好玩以及很感人的地方,回去以后会有感触。

今日主持

韩易桐

  伍仕贤的作品总有着无法与其剥离的个人风格,《形影不离》则走的更为深远,从浮于表面的情绪走进诡异莫辩的精神世界。甚至无法用简单的词汇去给这部影片进行归类,心理悬疑,黑色幽默,动作剧情,科幻妄想……任何一种分类都无法准确触及影片的特质,就像故事本身一样,怪诞,夸张,异常,却充满神秘的感召与温暖的力量。【与她互动



往期回顾

No.30 张家界门票贵过卢浮宫

No.29 专访《杀生》导演管虎

No.28 伦敦书展:专访潘采夫

No.27 曹乃谦入围诺奖“复评”

No.26 伦敦书展系列采访刘慈欣

No.25 宁浩谈《黄金大劫案》

No.24 《匹夫》导演杨树鹏

No.23 杨炼:当代诗坛比盛唐热闹

No.22 《天上人间》作者说北京

No.21 伦敦书展NO.3:专访西川

No.20 伦敦书展NO.2:专访阿来

No.19 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专访阿乙

No.18 伦敦书展NO.1:专访李洱

No.17 重读中国大陆禁片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