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 白社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五四”时期,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出现了两位叱咤风云的人物,时人称之为“北李南陈、两颗星辰”,即李大钊和陈独秀。事实上,两人都是中共建党早期的中坚人物,但却双双缺席“一大”。中共一大的召开是党的大事,可是为何两位最重要的创始人“南陈北李”都没有出席?史料记载,当时陈独秀虽然被确定为大会主席,但当时他在广州担任广东大学预科校长,为筹备学校经费而四处奔忙。而李大钊缺席的原因却有多种说法。其实,当年参加一大的代表们也没意识到会议的重要性,以至于十几年后在延安,当年的代表都没有记得一大开会的具体日子。他们每个人回忆的日子也各异。

BRIEF 1

“南陈北李”双双缺席中共一大

两人缺席原因各异

BRIEF 2

李大钊缺席有多种说法

忙于索薪或是最大可能

BRIEF 1

“南陈北李”双双缺席中共一大

两人缺席原因各异

   李大钊和陈独秀是在1918年1月开始共事的,二人都在北京大学任教。同年12月,二人创办《每周评论》,积极领导五四运动。同时两人又是中共的创始人,但却因为其他琐事而没有参加一大会议。

都是中共建党早期的中坚人物

  中国共产党当年成立时的13位代表,从其参与筹建的曲折经历来看,当初这个党的成立,并没有多少人看好,甚至早期参加筹建这个党成立的一些领导同志,对这个党将来能有多大作为,能做出多么大的事情,在其成立之初并没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识。

  这里面就包括经常讲的早期共产主义小组创始人——有“南陈北李”之称的陈独秀和李大钊。他们为何没能出席中共“一大”?

  中国共产党“一大”会址纪念馆位于上海市兴业路76号(原望志路106号),是两栋砖木结构的两层石库门楼房,一栋是“一大”上海代表李汉俊和他哥哥的寓所,另一栋是“一大”代表在上海的住所——博文女校。陈独秀和李大钊都是共产主义小组的发起人,都是中共建党早期的中坚人物,“一大”开会的时候,两个人却都没有在上述两个地方出现。

两人当时都很忙

  陈独秀当时在孙中山的南方政府出任教育厅厅长,“一大”开会的时候他正在筹款。陈独秀想,人一走款子就不好办了,所以没有来。

  那李大钊为什么没有参加?李大钊当时的理由是北大正值学期的终结,校务纷繁,无法分身。中共“一大”开会正值北大放暑假,当时李大钊在北京有个重要任务是什么呢?

  因为当时北洋军阀政府财政困难,停发了北京八所高校教职员工的薪金,这八所高校就联合成立了“索薪委员会”追讨工资。“索薪委员会”负责人马叙伦经常生病,主持不了会议,所以李大钊在“索薪委员会”中担任了重要的角色,整天忙于开会,追讨着北京八所高校教职员工的工资。

旧中国的剧变时期

  对“南陈北李”来说,在旧中国剧烈的大变动时期,每天成立的组织与散伙的组织一样多,结社很平常,也不能强令“南陈北李”预见到28年后的新中国。所以孙中山有面对辛亥革命的遗憾。陈独秀、李大钊也有面对中共“一大”的遗憾。

  据中共“一大”13位代表中最年轻的代表刘仁静回忆,他当时参加“一大”时19岁,北京小组当时有两个名额,李大钊是建党发起人,有个固定名额;另一个名额属于张国焘。张国焘当时已经去了上海,李大钊因“索薪委员会”无法抽身,去不了。刘仁静回忆道:“李大钊去不了其实也轮不着我。”【详细】

 
BRIEF 2

李大钊缺席有多种说法

忙于索薪或是最大可能

  中共上海会议,拟定党的名称和党纲,被后世称为“一大”,而李大钊缺席一大会议原因众说纷纭。有的说法是在筹备“少年中国学会”的年会,也有人说是在为北大若干所大学教师联合讨薪中被打伤。

没有意识到重要性

  有说法是李大钊并没意识到中共一大的重要性。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一位骨干成员刘仁静在《一大琐忆》中说:“1921年夏天,我们在北京西城为考大学的青年办一个文化补习学校,由邓中夏教国文,张国焘教数理,我教英文。有一天,我们接到上海通知,要我们派两个代表赴沪参加建党会议。”

  选举时,“我依稀记得,那天李大钊没有出席。当时出席的人都同意派代表赴上海开会,但并没有谁想到是出席一个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也没有谁想争当这个代表。”

  “我记得会上没有选李大钊。”“既然会议不是很重要就没有必要去惊动李大钊这个小组的重要人物,因为李大钊要利用假期时间忙于索薪斗争这样的大事。”

忙于出席“少年中国学会”的年会

  其实,当年参加一大的代表们也没意识到会议的重要性,以至于十几年后在延安,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等当年的代表竟然没有一个人记得一大开会的具体日子。他们每个人回忆的日子各异,最后,只得由毛泽东与董必武商量后,把党的生日定为7月1日,与实际的日子竟然相差了22天。

  而现代的一些学者、专家则认为1921年6、7月间,李大钊正忙于筹备并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少年中国学会”的年会,因此无暇顾及中共一大。

  李大钊是“少年中国学会”的发起人之一,而“少年中国学会”每年7月召开年会,与中共一大召开的时间大体一致。部分学者据此认为,李大钊没有出席中共一大是因为要出席“少年中国学会”的年会。

率领教职员工索薪

  第三种说法是当时身为北大教授的李大钊因为正值北大学年结束,校务繁忙,不能抽身——当时,他正率领八校教职员工索薪团到北洋总统府交涉,屡屡遭阻。

  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骨干成员罗章龙在《亢斋回忆录——记和守常同志在一起的日子》一文中说:“1921年暑假将临的时候,我们接到上海方面的通知,要我们派人去参加会议。我们对会议的性质并不如事后所认识的那样,是全党的成立大会”。

  “时北方小组成员多在西城辟才胡同一个补习学校兼课,就在那里召开了一个小组会议,会上推选赴上海的人员。守常先生那时忙于主持北大教师索薪工作(原索薪会主席为马叙伦,马因病改由守常代理,这次索薪水罢教亘十个多月之久),在场的同志因有工作不能分身,我亦往返长辛店、南口之间,忙于工人运动,张国焘已在上海,乃推选张国焘、刘仁静二人出席。”【详细】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