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交接香港》讲述了香港回归前最后1208天中英之间就香港交接问题较量的过程及陈佐洱先生本人身为中方谈判组长的所历所思。通过全书,陈佐洱先生作为一个具有政治家气质的外交官形象跃然纸上。这位从事国家港澳事务25年、曾参加港澳回归前后大量重要工作的谈判手,在自己的书中回顾了香港回归前那段不平凡的历史,披露诸多鲜为人知的谈判细节,并贡献了200多幅珍贵历史图片与简报材料 ...[访谈实录全文]

陈佐洱,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被誉为“香港回归第一谈判手”。

《交接香港》

香港曲折的历史不容忘记

搜狐文化:陈老师好,搜狐的网友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请到了全国政协常委、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陈佐洱先生。陈老师之前曾担任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代表。最近他出了书《交接香港》,揭秘香港回归谈判最后阶段的真实细节,其中有很多史料和照片均是首次公布,是了解香港历史不可多得的力作。谈到香港的交接,首先绕不过去的是香港的历史。香港已经回归,但那段时光不该被遗忘。能不能先谈谈您对香港历史及其回归的看法?

陈佐洱:我认为这段历史真是不能忘记。这么多年来,前仆后继无数人为了争取香港回归祖国用尽心力。当初英国强占香港之后,孙中山是不承认的。蒋介石也不承认,他想把香港在二战胜利的时候收回来,但是没有成功。美国和英国帝国主义狼狈为奸,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毛泽东提出了"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八字方针,因为当时收回香港的时机还不成熟。当时如果要收回香港的话,可能很容易,一个团,我想一个星期就全部解放了。但是那样我们得到的将是一个广州、一个上海——这么一个社会主义的城市,多了这么一个城市而已。而第一代的中共领导核心提出了八字方针,使香港成为西方国家对我们实行封锁的情况下,中国和外部世界交往的桥梁。



陈佐洱

48年后,在改革开放,国力强盛后,邓小平认为收回香港的时机已经成熟了,那个时候就提出来收回香港。这一段历史是不能被忘记的。我个人微不足道,我只不过是在那么多的能人志士、很多的先辈奋斗努力的成果上,在这一百五十多年的长跑当中,接力了最后一棒,根据中央的指示,参与了香港回归最后的1208天的谈判。香港回归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在这个浩大的工程当中外交谈判是其中的一条主线,而我只是在这条主线的一个横断面上作为其中的执行人之一。

搜狐文化:再宏大的历史也少不得个人的力量。您亲历了当时的谈判,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您的描述是勾勒那段历史的第一手资料。我想很多事情只有您这样的亲历者才能一针见血地说清。比如我开始提到的“中英联合联络小组”,您能介绍一下这个机构吗?

陈佐洱:“中英联合联络小组”是根据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签署的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设立的一个外交机构。这个机构专门处理香港过渡时期的事务,是为了处理香港过渡时期政权交接相关具体事宜的机构。这个机构常设香港,每年在香港、北京、伦敦各开一次全体会议。另外还在这三个地方,主要是在香港,举行多次的、多方面的关于政权交接的专家小组会议。专家小组会议达成协议之后,经过全体会议通过,就成了中英两国关于香港交接的外交协议。这个机构是一个临时性的外交机构,它一直工作到2000年的1月1号。

搜狐文化:我想问一下当时谈判的难点在什么地方?

陈佐洱:我是在1994年的3月被派驻香港作为“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的中方代表。也就是在中国要收回香港的最后一层,我被派到了那个地方去。那时候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两国已经决定在97年6月30号到7月1号进行政权的交接。但是在1994年之前,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以后,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英国出于他自己的目的,在这一场制裁当中起了一个急先锋的作用。时间一个月一个月、一年一年地过去,有关香港过渡时期政权交接的事宜积压成堆。而这些事宜都必须在97年6月30号以前完成。所以当时去的时候是任务重,时间紧,而且阻力大。

搜狐文化:谈判为我们争取到了什么样的利益?

陈佐洱:从中方来说,1997年6月30号一定要让英国结束在香港的行政管制,7月1号中国一定要收回香港,并且根据基本法,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要成立香港特别行政区。我作为中方代表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而全力以赴。

《交接香港》

参与香港回归谈判是荣幸

搜狐文化:陈老师我看过您写的这本书,作文行云流水,背后有一种文人气质。但是我看到一个报导,1994年香港的一份报纸报导您到香港时用了一个称呼——“重炮手”,能解释一下这个称呼的由来吗?您是怎样看这个称呼的?

陈佐洱:这个称呼到底怎么来的,其实我也不大知道。但是我听英方负责人以及后来的传媒说,说我谈判的风格一是强硬,二是讲道理,这个比较符合实际。

搜狐文化:这本书有一些令人感动的细节。有一段谈到大白猫咪咪做移民监的经历,文字饱含深情,虽是关于当时谈判的侧记,但仍可以看出您是很感性的人,感性是否会影响到当时针锋相对的谈判?

陈佐洱:我到香港初任中方代表的时候,除了妻子和我同行外,还有一只大白猫。它和我朝夕相处,前后加起来21年,是一只情深义重的“挚友”。它很通灵性,可以听得懂人的20几种指令,它也能够用它不同的声音来表达它的喜怒哀乐,它的乞求,它的悲伤,它的快乐,它的感谢。我对这只白猫,也是情深义重。在谈判桌前,我什么都不想,为了国家的利益,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是在谈判桌外,我也像其他人一样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庭。而你刚刚说的大白猫,就是我家庭中的一员。



陈佐洱

搜狐文化:我看到您是1984年加入中国作协,能不能说说这段经历?

陈佐洱:我从小喜欢文学,家庭的环境的熏陶是很重要的因素。13岁的时候我在福建省文联刊物《园地》(《福建文学》前身)上面发表第一篇散文,我名字前加了一个头衔叫做“少先队员”。在大学的时候我坚持写作,散文、小说都有。中间中断了一段时间,文化革命以后,我继续拿起了笔业余写作。当时我的工作也由教师转为一个记者、编辑,自己在编一本青年杂志,所以写作环境就更好一点,接触生活也更广一些。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差不多一年有一本散文集,或者一本翻译的文学作品发表。到84年的时候,福建省作协主席郭风和刘心武老师,他们两位介绍我加入了中国作协。

搜狐文化:您刚才说做过教师,办过杂志,当过记者,您在做记者的时候,1987年台湾两位记者宣布公开访问大陆,您被指派为接待代表,处理突发事件。您说这个突发事件对您以后人生道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能不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还有您怎么适应这种转变?

陈佐洱:心理准备恐怕是不太具备。87年9月份的时候,我当时作为中国新闻社福建分社的社长在北京总社兼任了港台新闻部的主任。因为我原来学外语的,当时总社准备把我派到国外分社,那时正在总社熟悉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台湾《自立晚报》有两位记者,以到日本旅游的名义,从台湾飞到了东京,在东京闯进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提出要公开到中国大陆来采访。在当时这是一个石破天惊的举动。中央决定以民间的方式,以中国新闻社来对台湾的《自立晚报》接待他们,第一要保证他们在内地的生命安全,行动自由。第二,要保证他们的采访自由,他们想到哪,想见谁,就让他们到哪,就让他们见谁,采访谁。这个任务交给当时中新社,那时候我第一次当了代表。根据这次陪同两位台湾记者在中国大陆的采访全程,我们根据上面的要求向一些领导们做了汇报。上面对我的行为很满意,对我这项工作很满意。

这里面有一个插曲。就在这两位台湾记者从东京飞往北京的那一天,他们到达祖国大陆的第一刻,飞机晚点,而且晚了比较长的时间,许多中外记者和我及中新社其他几位同事一直在首都机场等候着。两位记者一出机舱门,就对站在廊桥上的我和我的同事说,抱歉,让你们久等了。因为我心里一直在着急地等,就脱口而出说:“欢迎欢迎,等了你们38年了。”这句话周围来采访他们两位的记者都听到了,成了第二天全世界很多报纸头条标题。

这句话有的说好,有的说不好,褒贬不一。好的说是真诚;不好的说是统战语言。在我们内部还有挤兑我的,说你38年都在等从台湾来人,你是站在什么阶级立场上?这句话在当时还是有一定压力的。可是不久以后听到上面领导说我这句话讲得好,没问题,再后来听说是邓小平同志肯定了我说的这句话。所以在完成了这次全程接待以后,我做了汇报,上面感到满意,一下子有好几个中央单位想调我去工作。我选择了国务院港澳办,因为那个时候离香港回归还有整整十年,我想能参与其中是很大的容幸。

《交接香港》

香港不是文化沙漠



陈佐洱做客搜狐文化客厅

搜狐文化:你熟悉香港,也熟悉在香港的文化人。书谈到了南怀瑾先生,能从您个人的角度谈一下已经仙逝的老先生吗?

陈佐洱:南怀瑾先生是我很尊敬的一位老师,我认为他的人品高尚、学问很大,是我们当代集释道儒精髓之大成的一位大学问家。但是他也不保守,他对于西方的科学、西方的文化知道得很多。而且经常把这方面的一些知识,一些新信息化入他的著作里去。他留下来的学问会长久影响我们的文化环境,我们的文化传承。

搜狐文化:您对香港文化的看法和理解呢?

陈佐洱:我出生在上海,成长在福建,后来到北京工作,又奉北京之命到香港去工作过一段时间。回来以后又继续从事跟香港、澳门有关的事务,实践一国两制,参与到祖国的统一大业当中去。在香港我觉得文化也很丰富,现在可以说是我们中国内地之外的华文信息和文化的一个集散地。

我在接触香港之初也有人说,那是一个文化沙漠,可是我觉得不然。香港的文化也有很多包容性,整个中国天南海北的文化包容,还有东西方文化的包容,是香港文化的一个特色,也是它的一个优势,也是整个中国文化的组成部分。香港有很著名的作家,金庸查良镛先生,他是从浙江到香港去的,还有很著名的国学家,饶宗颐先生等等。

搜狐文化:香港回归15年了,在您看来香港现在和15年前有什么变化?

陈佐洱:在十八大的报告里面就有这么一段话,说香港澳门回归祖国之后,走上了和祖国内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宽阔道路。一国两制取得了举世瞩目、举世公认的成果,我想这是对15年来的变化最精辟的概述。

搜狐文化:香港回归中国,客观地说以中国国力强大作为一个背景,但也少不了像陈老师这样的智者在其中做出的贡献,我们共同祝愿香港的明天会更好。希望大家看一下陈老师《交接香港》这本书,对这段历史有一个了解,不要忘记这一段历史。

陈佐洱:谢谢搜狐给我这个机会和广大的网友见面,希望你们读我这本书,希望你们多提批评、指正的意见,谢谢!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宋焘 统筹、制作:宋焘 李梦迪 采访:宋焘 编辑:宋焘 摄影、摄像、后期:李梦迪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