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导语

  砖瓦散落、椽梁坍塌,63年的记忆即将与岁月割断。前段时间,一批在演艺界德高望重的前辈高举横幅聚集在北影厂门口,他们高喊口号,义愤填膺。与此前他们现身公众视野不同的是,这一次并非电影拍摄,而是真实抗议。成立于1949年的北京电影制片厂已经开始拆迁,将从北三环中路上拔走属于它的记忆,好大一片电影梦就要飘走了。城市需要故事和记忆,而北影厂是历史持存的一个见证。与此类似的是,国内很多老牌电影厂都面临相同的问题,曾经辉煌的长影、上影、珠影、西影、潇影,次第谢幕退场,折射的其实是共同的困境。往期回顾

BRIEF 2

给后代留点记忆

北影厂经典影视剧与历史建筑

BRIEF 3

老牌电影厂一个个拆哪?

都去做房地产,谁来拍电影

BRIEF 1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拍电影,眼看他楼拆了

抹除电影人的记忆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史航说:“现在把北影厂拆迁,就等于把黄金的艺术品融化成了金疙瘩。”而获得百花奖最多的女演员刘晓庆最近谈到即将被拆迁的北影厂时,情绪激动,“前段时间我到北影厂去,想到北影厂我的家就要永远地消失了,我站在大门口,热泪盈眶。”

“工农兵”还在寂寞坚守

  北影厂大门上的“工农兵塑像”依旧屹立,明显的历史感,却只能标注它如今寂寞的坚守。“工农兵”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标,《小花》、《林家铺子》、《骆驼祥子》、《知音》、《甲方乙方》等很多经典作品的片头都曾经有这样一个代表辉煌与荣耀的印记在熠熠闪亮,它仿佛在透过电影的晨光唤醒整个银幕。

  但是,这个标识已经从大银幕上消失。如今,北影厂大门上的“工农兵”尚未移步,也依然有电影人在这块土地上进出,但是,电影的号角似乎已经在远方吹响,“工农兵”在与时间做最后的僵持,它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听闻到“搬迁”二字,感觉到这里的人气在减少,荒弃凌乱却在一点点地增加。

  终于在今年的8月10日,最彻底的拆除工作开始,人去之后,楼宇建筑也将夷为平地,整个北影有形的身躯将彻底从北太平庄消失,梦中难觅家园。【详细】

瓜分电影梦工厂

  北影厂成立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最早的厂址在北京新街口,陆续搬了3回,才搬到现在这块位于北三环中路77号的位置。虽然不是第一次迁址,但是从1971年到现在,40多年的时间占据了北影厂三分之二的历史,也留下了之前难以企及的中国电影历程。

  北影厂的传达室内,曾经有一块记录领取挂号信和邮件包裹的小黑板,陈强、葛存壮、于蓝等老演员的名字会经常出现在这上面,而赵薇、颜丹晨等年轻人是北影厂最后一批正式演员。连厂区内一个小小的招待所,都会与斯琴高娃、刘晓庆、张瑜等大明星联系在一起。

  从拍摄纪录片起家,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拍摄出《祝福》、《青春之歌》等经典故事片,再到90年代颇受市场好评的《甲方乙方》,“光荣与梦想”这个词经常出现在对北影厂的描述中。在北三环中路77号诞生的第一部电影是1972年的样板戏《海港》,拍摄完2009年新版《红楼梦》电视剧之后,北影厂的三个摄影棚即停止使用。厂区内其他建筑也早就被大大小小的公司租借,从与电影相关的化妆学校、演员训练班,到毫无瓜葛的知识产权公司,瓜分了这个电影梦工厂。【详细】

老影人“被卖”很受伤

   “北影厂拆迁”更多的焦点集中在中国电影文化的传承和一批老影人、影迷的感情上。实际上,在各电影制片厂被整编、集团化的过程中,已经伤到了一批老电影人的心,“长影已经被抹平,原来的历史痕迹都没留下,现在中影对自己的旧部也不留情。”

  所以著名演员于蓝带头反对拆迁,北影的老厂长说“她曾为儿童电影制片厂付出那么多,几乎可以说呕心沥血。儿影厂被取消时,她已经非常愤怒,这次轮到北影厂,真的太让人伤心了。”

  另外,中影决定将整个北影厂动迁到怀柔基地时,曾鼓励居住在北影厂里的老员工签字支持,并许诺每一名签字者将获得现金补偿。起初,少数老员工仅以为是改迁住址,签字同意。而拍摄基地的拆迁消息传出后,老员工才意识到被蒙蔽,纷纷表示抗议。

  获得百花奖最多的女演员刘晓庆最近谈到即将被拆迁的北影厂时,情绪激动,“前段时间我到北影厂去,想到北影厂我的家就要永远地消失了,我站在大门口,热泪盈眶。”【详细】

 
BRIEF 2

给后代留点记忆

北影厂经典影视剧与历史建筑

  “建设与发展”像无坚不摧的推土机一样,推塌了很多东西,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然。但很多人觉得心痛,认为应留点历史给后人。这种情感,更多地源生自对北影厂拍摄的经典作品的敬意。

荣宁府与明清街 《红楼梦》与《霸王别姬》

  曾拍摄1987年版《红楼梦》的荣宁府,眼下大门外贴着停业告示。院内十分萧条,砖瓦散落、椽梁坍塌。除了荣宁府,明清风情街也是北影厂特色景点之一,《霸王别姬》、《末代皇帝》、《还珠格格》等影视剧都曾在这里拍摄,过去,这里剧组扎堆、人来人往。如今,不少仿古建筑的屋顶已被拆毁,瓦片、砖块等建筑废料散落一地。

  荣宁府所在地原是厂区绿地,栽满了果树。当年厂里非常重视《红楼梦》的拍摄,决定把荣宁府搭建成永久性布景,基本上是1:1仿真建筑,前后花了4年才最终建成。

  明清街的建设则源于1981年凌子风导演要拍《骆驼祥子》,但当时北京城内已没有老舍书中所描写的老北京环境。于是,美术师为了再现书中的场景,就把西四牌楼、酒馆等都原样设计出来了。

历史建筑仍有实用价值

  在明清风情街的建设中,北影厂模仿了好莱坞的布景经验。这条街不是用某一笔钱一下子修成的,而是从各个影片的成本中出资,有规划地按照一部影片搭一个场景,前后经过10年才形成现在这个规模。

  据曾与陈凯歌多次合作的导演赵宁宇回忆,尤以《霸王别姬》对明清风情街的贡献最大,原来的一两条街因此增加到四五条街。在上世纪90年代红火的时候,每天这里都有几十个剧组在拍戏。当时几乎所有的古装戏都在那里拍,我在那里也拍过四五部戏。

  曾参与过谢添导演《生财有道》、张华勋导演《武林志》制景工作的田清保说,当时自己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明清风情街度过,在这条街上留下许多制景、搭景的记忆。然而,最近4年来,由于中影集团下令不许出租,已经没有几个人来这里拍戏了,整条街变得破败不堪。“明清风情街上的窗户、门都可以换,窗户框、窗扇也可以卸。我们备有五套窗格,如果你觉得这套样式人家拍过,可以换另一套。墙的颜色也可以换,整条街其实是循环使用的。”要是不拆除,这条街仍有实用价值,可以拍戏也可以参观。【详细】

一去不复返的黄金期

  北影厂主楼当时是电影生产的“大脑”和枢纽,当时的党委、厂委、生产和创作都在这里起决定权和指挥权,当年电影的开拍和决策都是在这里作出的。当时还总结出不少创作的规律,其中就有著名的“本子、票子、班子”三要素规律,一部成功的电影,首先要有好的剧本,然后是要有钱,最后是拍摄班子要好。

  其实 北影厂成立之初,以拍纪录片为主。到了五六十年代,《祝福》《青春之歌》等电影已开始为国人提供了不多的精神消费。“文革”期间,仅有的8部样板戏中,有5部诞生于北影厂。

  “文革”结束后,北影厂开始了故事片拍摄,除了1976年公映的《海霞》,还包括《火娃》,这部影片是北京电影制片厂与北京电影学院合拍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北影厂进入了黄金期,故事片的拍摄开始多了起来,人才和题材都兴旺,像《小花》(刘晓庆和陈冲演绎了中国第一部“青春偶像剧”,在当时具有叛逆意味)、《骆驼祥子》、《茶馆》、《武林志》等,这个时期涌现出一批所谓的第2代和第3代导演。合拍戏也开始出现,其中就包括《火烧圆明园》、《马可-波罗》、《苏禄国王和中国皇帝》、《末代皇帝》等。【详细】

 
BRIEF 3

老牌电影厂一个个拆哪?

都去做房地产,谁来拍电影

   长影厂的红旗街厂区拆了,上影厂的漕溪北路厂区拆了,现在北影厂北三环的厂区也卖了,都去做房地产了,谁来拍电影?

长影厂:演员私人影集当废纸卖

  前段时间,崔永元在微博上公开质问:“长影,新中国电影的摇篮,是如何变成一个眉眼清晰的房地产企业的呢?”起因是长影计划在海南建设一个占地7000亩、总投资436亿元的电影主题公园,而这一般是地产商做的事。

  长影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对此回应道:“海南项目是文化项目,不是房地产项目,是以电影产业反哺电影创作。”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电影业整体陷入困境,长影也不例外,亏损一度高达3000万元。

  《铁齿铜牙纪晓岚》的知名编剧、策划人史航曾说:“我是长春人,曾经长春最有名的就是长春电影制片厂,这些年长影经历了卖地、搞地产的痛苦蜕变,直到现在,长影的员工依然是痛苦和残缺的。我不希望北影有一天也变成这样。”

  “长影在经历了地产化的改变后,许多长影厂里珍贵的档案,珍贵的剧本、各类资料,以及演员的私人影集现在就当废纸一样在地摊上贱卖,我哥哥就在长春的地摊上买到过这些东西,这难道就是地产化经营反哺主业的成果?”

珠影厂:大兴土木 “尘烟四起”

  北影厂的拆迁、长影厂的拆迁都只是一个缩影,折射的其实是这些年老牌制片厂共同面对的困境。广州鼎鼎有名的珠江电影制片厂,1956年初开始筹建,1985年改建成珠江电影制片公司,并在那时凭借《乡情》、《乡音》、《雅马哈鱼档》等作品达到创作的高峰。只可惜1990年代以来,本土电影全面萎缩。

  像很多其他的制片厂一样,珠影内部也是“尘烟四起”。2011年1月,有新闻报道称2010年8月9日《广州新城市中轴线南段地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已提交规委会审议,将建设一条贯穿南北的中央绿轴,宽约210米,拆迁范围包括鸿运花园(珠影侧),面积达14.1万平方米,省民政技术学院5万平方米,10年内完成部分拆迁,远期20年内拆迁完毕,珠影也将受到影响。鸿运花园方面,由于居住人口过万,安置工程浩大,目前还没有拆迁的动静。

  但珠影方面已在大兴土木。丽影广场与珠影大院的交界处(西北端)已被推掉在建停车场。根据公告,此处将变成创意产业园“珠影星光城”,招商也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珠影文化创意产业园的一期工程已经接近收尾。【详细】

“剧终”的时刻 拆不拆已不重要

  导演赵宁宇如此在微博上写道: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陪伴我们成长的老牌电影制片厂轰然倒地,“都拆了,数年前,长影红旗街的厂区拆了,上影漕溪北路的厂区拆了,北影北三环的厂区早卖了。峨眉厂的地没卖,准备做影院等经营性开发。这大致就是为新中国贡献了无数优秀影片的老国营厂的‘被命运’。”

  北影老人唏嘘:曾经辉煌的长影、上影、珠影、西影、潇影,次第谢幕退场,北影北三环的厂区也早就只剩一个空壳。有人说,对于北影厂的历史而言,今天拆与不拆几个楼,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就如一种无可遁逃的宿命,老牌电影制片厂也似乎到了“剧终”的时刻。【详细】

 
 

Copyright © 2014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