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梁文道 南派三叔 邱欣宇 林育贤 李欣频 聂永真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王贻兴 张猛

  张猛曾是赵本山春晚小品的御用编剧,他的电影作品《钢的琴》描写了小人物重拾生活尊严的感人故事,凭借高品质的视听语言和个性鲜明的人物取得完胜战绩。

  虽然张猛在《钢的琴》之后一段时间仍在用套拍电视剧来赚钱还债,但电影无疑让他成为了前途光明的导演。其中那些让人含泪的温馨与癫狂虽然也是戏剧化的,但是有一种包裹人的力量,让人一笑中带着忧郁,而感动和思考也由此而生。

张猛,1975年4月生于中国东北,其电影作品《钢的琴》被称为2011年度口碑第一片,片中男主角获第23届东京电影节“最佳男主角” ,曾拍摄纪录片《耳朵大有福》。

张猛:故乡在铁岭

789创异求生:你属于闷声拍电影的导演,自己的经历就很现实主义。

张猛:电影学院毕业之后我在北京漂了好几年,当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就回沈阳了。在辽宁电视台混了一阵子,后来在“本山传媒”待了两年,拍过广告、当过编剧,混到了副总。

789创异求生:都混到了副总怎么还要回北京拍电影?

张猛:还是想拍电影。而且其实“副总”也没多少钱。


789创异求生:你、王千源和秦海璐,《钢的琴》几位主创都是东北人。有人说这是一部“东北人的电影”。

张猛:我们这个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东北人。电影里的故事也发生在一个老重工业基地。长期以来,我工作的伙伴一直是东北人。海璐、千源都是东北人,也都比较熟悉。如果找些大明星的话,要重学东北话,时间和成本都会上去,现在磨合起来比较方便。

789创异求生:东北人给人的印象是身上有一种喜感。《钢的琴》主题严肃,但这种喜感还是处处存在。这和东北的二人转传统,和你自己写小品的经历有关系么?

张猛:现在大家都愿意把这种特质归结到二人转上。但那其实只是一个方面。东北人骨子里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很乐天,说话比较直,很爽朗。东北有大片的黑土地,扔一把种子就会长出一片庄稼。人们衣食无忧,骨子里不愁。尤其到了冬天,没什么事做,就凑在一起哼个小曲什么的。但很多人一提到东北文化,就觉得好像只有二人转似的。

其实当年张作霖是把二人转赶出城的,因为这东西确实是糟粕。包括今天的很多二人转,也确实是糟粕,很多二人转表演直接是把直白露骨的段子挪到了剧场里去演。但是它流传广泛,确实迎合了很多人的趣味。

789创异求生:那你认为,东北文化的哪一面大家没认识到?

张猛:东北文化其实还有很多工业文化里的东西。中国曾经有许多以东北的工业基地、工厂为背景的电影,像《铁人》。后来二人转流行起来,很多人就觉得东北文化很单薄,好像只有二人转了。

一些东西被遗忘掉之后,另一些东西自然被突显出来。人们需要减压,需要特别简单、很容易就带来浅层次的快乐的东西。二人转更快餐化,更通俗一些。


用电影表现生活的质感

789创异求生:据说《钢的琴》的灵感源自一架木头制的钢琴。

张猛:我看到过一架木头的钢琴。当时是在铁岭的评剧文化艺术团里,我看到的时候觉得心里非常凄凉,木头都皲裂了。我打开钢琴,发现里面的键许多都没有弹起来,一个键和一个键都排不到一起了。

后来跟我父亲聊,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在样板戏学习班的时候,因为有视唱练耳课,却又买不起钢琴,所以人们手工制作了一架钢琴。那是上世纪70年代的事。

还有一件事,铁岭有一个大的市场叫钢材市场。钢材市场是由什么组成的呢,就是由那些失业的人组成的。失业之后他们没有马上在社会上找到位置,所以就在钢材市场里干起了个体。他们的摊子上车、钳、铣、铆、电、焊一应俱全,像把整个车间都搬到了那里。他们就在那里混着度日。我觉得有一种意味在这些故事里面。


789创异求生:电影有一个镜头给人的印象很深。一个小孩子把空啤酒瓶往自己头上砸。那种生猛、暴烈和血腥味,让人动容。

张猛:我觉得他有一种自虐的倾向。这是东北地区常见的一种现象,在红白喜事的时候常见。但是现在可能只在偏远地区才能看见了。我觉得这是象征着工人阶级的自我嘲讽和自我毁灭。工人,他们从前是“老大哥”,现在为了别人的红白喜事而去操持。他们已经退到了内心最低的防线。连瓶子都能往自己头上砸,那老大哥有什么不能干的呢?

789创异求生:整个故事是从陈桂林离婚开始的,为什么这么设置?

张猛:这是那个年代经常发生的事。工人下岗后,很多家庭也随之破裂了。社会的变动影响到个人生活的状况。很多社会变革的代价最后都是小人物来埋单。

789创异求生:拍摄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在当下往往会遇到很多麻烦。这部电影在立项、审查等方面遇到过什么麻烦?商业上的压力大吗?

张猛:其实还挺顺利的,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钢的琴》是部小成本电影,《耳朵大有福》也是。所以两部电影还没有遇到什么商业上太过分的要求。但是我心里也知道,两部电影的票房都不好,可能会对下一部电影有影响。

《耳朵大有福》是我第一部电影,人物比较少,就像范伟老师的独角戏一样。我认为青年导演开始一定要拍自己熟悉的题材,一开始就拍商业片,不是特别合适。商业片有大有小,但我相信小成本的商业片也会四两拨千斤。

789创异求生:这部电影有什么遗憾的地方?

张猛:我觉得不从容。一天到晚有好多事情在忙,但十二小时里可能只有两个小时在拍。其他时间都费在拍摄之外的事情上。因为资金的问题,胶片也很紧张。但电影本来就是一种遗憾。我的任务就是把自己的遗憾降到最低。到下一部争取少丢分。

当然,因为这种不从容,反而可能保持生活的质感。如果有钱可能就要把这儿那儿的涂了。但没钱就是不经意中美术涂成的颜色,反而有生活感。

主持人:有人说《钢的琴》有南斯拉夫导演库斯图里卡的风格,黑色幽默加小小的癫狂。

张猛:我自己也觉得确实很像。像在哪儿呢?因为我们都处在相似的环境里,处在社会转型期。突然从一个社会主义的道路走到一个资本主义的道路。我们都处在一个变革的时期。而变革都是从一个集体到一个个体。所以讲故事的方式,配乐的方式都相似,包括人的精神状态也都有一点小小的癫狂。这种相似不是我跟库斯图里卡的相似,而是两种社会环境的相似。但是我的东西在深度肯定没办法跟他相比。我这个还是不疼不痒。

别被时代牵着鼻子走

789创异求生:同样是紧贴现实的电影趣味,你如何看待贾樟柯导演的电影?

张猛:贾樟柯是我的偶像。他给我们这一代青年导演打开了一个视角,就是我们应该如何去面对底层,面对时政,包括一些时事。我还达不到贾导的水平。我还没有把那些那么生活化的东西组织起来的能力。

相比贾导的人文化,我的电影可能更戏剧化一些。我的胆子可能比较大。而且我还是希望我的电影能进入市场,进入院线,把我想说的话用更好看的方式呈现给普通观众。其实《钢的琴》并不深,是个非常简单的故事,只不过我恰巧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方式。

789创异求生:2011年,你的《钢的琴》、韩杰的《hello!树先生》,以及刘杰的《碧罗雪山》,在传媒圈、文艺圈里获得了较好的反响。你如何看待这种“小片翻身”的现象。

张猛:我觉得这是观众成熟的表现。观众可能看惯了视觉冲击很强的东西,觉得有点腻。希望能看到一点更有思想性的东西。


789创异求生:那你怎样看待电影的商业性?

张猛:我觉着电影的商业性首先在于它有一个良好的故事。人们到电影院里还是去寻找一个梦想,释放一种压力。

789创异求生:中国的商业电影越来越呈现出一种脱离现实的倾向。你认为中国观众现在是否还需要现实主义题材?需要什么样的现实主义电影?

张猛:现在能认真观察和思考生活的人很少了。市场的需求决定了创作的方向,所以做现实主义题材的人很少了。我一直在坚持做现实主义题材。第五代、第六代导演以前做了很多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现在我们离生活还很近,可能有一天我们也会放弃现实最敏感的部分,脱离生活,去做商业化的东西,随波逐流。

789创异求生:你拍的电视剧《离幸福只差半步》,据说是根《钢的琴》一起套拍的,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电视剧?

张猛:指望着把拍电影欠的钱赚回来。此外,电影局限于篇幅,很多事情不好展开。而电视剧则可以把这一代人,这个时代背景,叙述得更加从容和丰富。电视剧会横跨20年,写的是工人变化的整个过程,钢琴这事儿在电视剧里已经微乎其微了。

电影和电视剧完全是两套系统。但是我相信,很多事情如果我们不妥协,一直去坚持,也会产生一些好的电视剧。我骨子里还是很现实的,你不得面对生活吗?无论你拍什么样的片子,都得能赚到钱,得能够生活。

789创异求生:为什么给电视剧起名字叫《离幸福只差半步》?

张猛:好多人,尤其是像我这种人,似乎总是追着幸福在走,超过了也不知道。因为我们的步伐总不能和时代合拍。

789创异求生:这个时代似乎每个人都在着急往前跑,你怎么看待这个时代的快节奏?

张猛:现实中有许多生活状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节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但无论你怎么活,自己觉得快乐就OK了。别让时代牵着你的鼻子走。我们今天走得太快了,眼下是时候该停停自己的脚步,等等我们的灵魂了。

789创异求生:下一部戏据的投资大吗?什么题材?有没有想过拍“大片”?

张猛:中小成本是肯定的了。我还想拍一部和工业有关系的戏。大投资的商业电影,有机会的话我当然还是想拍的。很多计划的实现,还是要以资金的充裕为基础的。

789创异求生:你怎样来平衡拍戏和生活的关系?

张猛:拍戏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要靠它来养家。拍戏不单单是追求,还是工作。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你要把它拍好。我相信,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够用心,够真诚,即使是拍电视剧,也会拍得和一般的电视剧不一样。

世道艰难,唯有创异可求生。社会濒于凝固,是随波逐流成为昏昏噩噩的僵尸一代,还是奋起燃烧矢志令世界变得更美好?
选择冥顽不化固步自封,还是选择灵活变通创异求生?选择随波逐流困守羊群,还是选择不破不立标新立异?选择患得患失饱食终日,还是龙泉出鞘志在必得?
我们的选择是——改变!由此我们从北京出发逐一采访两岸三地在2011年做出卓越成绩的11位创异达人,请他们分享他们对于今时今日创异求生创异突围的态度、观念与真知灼见!
《创异求生》是“789艺文节”的阶段小结,也是跨年的持续项目。期待我们的努力能为今时今日789世代的生活带来些许启发。

梁文道

我总告诫年轻人,在你事业落败的时候绝不能读太多励志书籍,读励志书有时候会把一个人读傻的。因为此后你会相信自己的选择,相信你走的路一定正确,即便偶尔遇到失败,也会视其为一时的困惑,你坚信最终还是会赢的。这样的人其实是很可怕的。

李欣频

所有的创作,无论创作舞蹈、音乐、戏剧或者是文字、影像等等,一定跟音乐脱不了关系的。因为音乐是创作的最根本状态。文字看起来跟音乐是最远的,其实不是,文字本身要有音乐性。当你掌握这个音乐性的时候,创作的东西其实非常容易出来的。

南派三叔

当你看书,再也找不到能够让自己动心的小说;当你看电影,一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局——你的敏感度已经到一个空间了。这时候你能想出来的那些让自己愉悦的故事桥段,一定是很好的故事桥段。当你发现自己想象的东西能够让自己感叹“太棒了”,你就已经很厉害了。

从1985 年开始就陆陆续续有工人下岗,一直绵延到1999 年。这么长的时间里,每个人都在挣扎,赚到钱也挣扎,赚不到钱也挣扎,有的人妻离子散,有的人受不了远走他乡,我们甚至来不及去想他们怎么过来的。当我逐渐成熟之后,当轮到我们这拨导演去想问题的时候,我自然要先回到我最熟悉的时代,我想我应该去表现这个时期的一个特定的状态。

林育贤 聂永真 南派三叔 林育贤 邱欣宇 李欣频 Kim 梁文道 邱欣宇 左小祖咒 王贻兴 李欣频 王贻兴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聂永真 南派三叔 唐从圣 梁文道 张猛 张猛

搜狐文化、搜狐艺术、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李劳 统筹:刘丹 韩易桐 特约撰稿人:马戎戎 编辑:韩易桐、宋焘 专题制作:刘丹 品推:宋小青 设计:李智

版权声明: 本期《创异求生》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艺术、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