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中国字 天下事——新编说文解字》主要内容取自阳光卫视《说文解字》栏目,每个字的讲解都有“起承转合”四个模块。2000年8月,阳光卫视创办于香港,致力于纪录片和传统文化传播。而《说文解字》节目则是其重点栏目之一,面对当下“娱乐至死”的传播环境,《说文解字》栏目策划人、主持人庄婧女士逆流而上,坚持将中国汉字的本源通过电视手法进行传播...[访谈实录全文]

王斌:著名编剧。代表作"英雄"、"十面埋伏"、"霍元甲"。

庄婧:阳光卫视当家花旦、策划。《说文解字》、《子夜》、《阳光书坊》等多个栏目主持人。


国学并没有从生活中真正消失

搜狐文化:欢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中国字天下事——新编说文解字》这本书。这是根据阳光卫视的文化节目“说文解字”的内容集结出版的?

庄婧:文字在我们的理解中应该是一种符号,实际上这种符号存在于这个时代所有事情的痕迹中。今天我们回头说解读一个文字,如果大家去解读一个符号,可能会比较困难。但是如果从解读一个典籍开始可能会比较容易。而且对这个栏目有认识的读者,会更多的提到当下的国际事件。

庄婧:阳光卫视一直做历史文化纪录片,但绝大多数节目基本都是当下的内容。“说文解字”比较特殊,它是比较纯粹的,没有时下光鲜的话题、光鲜的人物,大家光想到汉字、甲骨文就是些很枯燥的东西。但是这本书是给有需求的、希望了解这些事情的人看的。比如一些海外的华人受众,从三四岁的小孩子到老人都有。当他们想了解这些文化的时候,或者想重新找出亲切的感觉的时候,“说文解字”就能够给他们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搜狐文化:你自己跟传统文化的结缘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吗?

庄婧:说到这档节目,是由于一直有人说要复兴国学文化,或者说国学热。我认为,首先,说到复兴、抢救,就是证明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了,已经丧失了。这是一种炒概念。媒体这样炒,大家也这样认识。但实际上真正的国学并没有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比如说人的名字,大家取名字的时候很注重那个字的音,以及它在自己家族中是不是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跟自己的爷爷、父亲的联系。这其实是表象的文化的延伸,这些东西并没有丧失,我从这个角度深入进来,只是想表明一种观点,传统文化没有丧失,我做出来的是其中一部分。

搜狐文化:做了这么多期节目,解了这么多字,给您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庄婧:中国儒家思想理念的贤与仁。关于仁,《礼记》里面有一句话,“上下相亲谓之仁”。一个小人儿,站在另外一个小人儿身边,而且这两个人不是并立的,是靠在对方身上,表达了人和人之间相互的友爱、关照,你的给我,我的给你,相互依赖、相互依靠。这就是仁的思想最缘起的东西。

简体字让汉字的本意消失殆尽

搜狐文化:刚才说到古文的艺术性,其实除了词本身的张力,还有古代的书法文化。在用古汉语书写的时候,就天然彰显了文字的艺术性。

庄婧:在简体化之后最可惜的字就是发。发财的“發”,打麻将的人都知道是那样写的。而头发的“髮”,代表的是人的头发,古代的男人女人都留长发。我当时在节目中还提到,中国古代,男性女性在成年的时候才把头发挽起来,成年礼之后很快就会婚配,所以头发的礼节以及形状表示这个人是否成熟,在社会上是什么样的身份,是否有家室,所有那个字必须要用那个字表示,而不是用发财的发代替。


王斌:古人的竹简、木简在刻字的时候比较烦琐,这就造成了人和字之间的关系是有仪式感的。木头一拿,刀子一拿,刻每一个字的时候都有他对这个字的敬意,因为每一个字都太不容易,这就造成了中国字的字字珠玑,形成了中国汉字特殊的语法和特殊的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方式是我们不能想象的。而我们现在慢慢进入了网络时代,这造成了人的心态是不安定的,甚至是浮躁的。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求文字的表达具有关键词的特征。关健词就是概念特征,一两句话你明白了,所有的内涵都消失了,所有的味道都消失了。当味道和内涵消失的时候,所有东西也都变得苍白和浅薄。我不知道未来它会带给人类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未来的人深度思维会越来越少,而视觉美感的思维可能会越来越发展。

搜狐文化:从“五四”开始,对待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是打压的态度。当一个民族遇到一个很强势的外来文化挤压的时候,很容易会想到过去的这些玩意儿不灵了。在四九年之后更进一步加深了对传统文化的抛弃,“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这导致我们可以很轻易的去界定什么是精华,什么是糟粕。王斌老师对此怎么看?

王斌:我们所有的文化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文字,文字使我们的文化得以保留,文字使我们的文化得以发扬光大,我们今天谈文字的时候,追溯的就是文化。离开了语言,我们人什么都不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领悟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要转化成语言之后才能被确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重视字。我看《中国字天下事——新编说文解字》,沉思良久。在现在白话文的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中国字的原始意义已经被丢掉,慢慢消失了。我们的白话文已经完全变成了白开水。语言的意义,语言的张力,语言中蕴含的强大的文化意义都不存在了。

搜狐文化:这个过程中,有一些东西的丧失是不是必然的?

王斌:我个人认为不能说是一种必然。如果有志于对我们的民族文化有重新发现和重新建设志向的人,他起码应该知道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丢掉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应该被丢掉。五四运动以来出现了白话文运动,最大的好处是使中国语言有了逻辑言语。中国古文向来是直观外推,非常适合艺术,但是不适合科学。但我们常说,看白话文为什么觉得淡而无味,而看古文的时候,看《史记》,看苏东坡的作品,它所产生的语意的场、那个气势远远大于我们用白话文垒起来的东西。它为什么能够留白?认真琢磨下来就会发现,那个时候的人,使用的句法是一脉相承下来,语意本身的字源还在他脑子里,因此他永远能找到最准确的一句话来代过你许多的话。每次读古文,我不是读它的观念,也不是读故事,我就读文字里流淌的中国人的热血、那份情怀,这是最让我感动的。

要和娱乐至死的时代保持距离

搜狐文化:文字曾经是属于精英阶层的,但是后来出现了世俗化的过程,尤其是在印刷术发明之后。在这个世俗化的过程中,渐渐由卖方市场变成了买方市场。读经的时候,跟今天读网络的穿越神怪小说,差距是很大的。在看神怪小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文字的概念,因为他是以段落为单位在读。这个过程应该是不可避免。


王斌:可以这么理解,虽然大众的趋势是娱乐至死,文字的浅薄化趋势看起来不可避免,但是确实需要对文字的敬重。我写小说真的讲究文字,写博客文章、微博都特别讲究。这个讲究不是我有意的。我对文字是有一份敬意。我也确实觉得唯有如此表达,内心里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或者有一种悲怆感。这让我觉得与古老的文化和祖先有一种冥冥中的联系。当很多人都开始让文字粗浅化的时候,还有一些人需要守住文字的尊严,需要守住对文字的敬意。可能你是曲高和寡,可能你是没几个人。但是你留的是一种价值,你就把它这么留着,只要坚持下去,你总是能赢得一部分尊重。

我们今天谈的大量的所谓文化,娱乐文化也好、影视文化也好,太商业化了,完全把它和金钱、利益捆绑在一起。其实真正的文化最初诞生是生存需要,生存需要基本解决之后,文化确实具有了一定的超越性。超越性品格决定了它在很大程度上不是那么急功近利的去追求一些伸手可得的利益。它可以是贵族,可以高高在上,这种贵族和仰视构成了礼的秩序,这个秩序无形中规范了我们的行为,规范了我们的思想,规范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今天,中国出现这样道德的沦丧,底线完全丧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文化被践踏了。我们一谈文化,似乎成了要骗我钱的概念。文化本身的品格和纯洁性被玷污。所以我一直觉得,守望,把文化放在敬重的位置上,像神一样供它,并不是要我们对它五体投地,但是你心中要把文化当作一个神,适当的要和社会的喧嚣、躁动保持一段距离。


庄婧:我特别赞成王老师刚才说的保持距离。让我们跟这个时代保持距离的原因是,如果你仅仅在时代中,你就会被淹没,也许你觉得你追得上这个潮流,但是你发现这个潮流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是去踩时代的尾巴,但是如果你能保持一种距离,作为文化的机构、文化人、个体,那就不一样了。为什么有时候说文人总是讨人嫌呢?因为他们时不时给时代提个醒或者点拨一下。杜甫当时也饿死了,但是他的诗千古流芳。所有想当文人的人,不是想赚钱的人。只有他不对当时的声名抱着欲求,才能保持超然的心态和艺术感,才对这个时代的进步有帮助,并且推动了这个时代的进步。


中国拍不出《功夫熊猫》?

很多人问我,王老师我们现在的影视作品怎么了。我特别不想讲这个问题,但是我明白,那就是我们创作自身没有文化品格,我们没有文化情怀,这个东西真不是你想有就有的。美国电影那么多通俗电影、商业电影,看起来故事是挺无聊,但是你坐在那儿看得津津有味,里面体现的价值观是那么强烈。那是他骨子里的东西,他随时能拿出来。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统筹:宋小青 编辑:王睿、宋小青 摄像:孙昊、黄咏 后期:孙昊 摄影:刘丹 设计:李大智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