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幸福在今天似乎变成比成功更奢侈的一件事,人们拥有了财富、名誉、权势,却蓦然发现自己恰恰丢掉了幸福。缺少意趣与闲情的生活方式,往往会让我们在忙碌中失去自己的心灵。此次于丹教授推出新书《于丹趣品人生》正是希望人们忙里抽闲让自己停一停,回头看看最初的起点,向前望望最终的归宿,然后带着一个从容的自己,走上漫漫的人生道路...[访谈实录全文]

于丹,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百家讲坛主讲人。节目策划、传媒运营策划、城市形象策划。生活方式体验者及传播者。

公正是底线的准绳

文化并不万能 社会公正可为道德保底

搜狐文化:你的书被评论认为是“心灵鸡汤”式的代表,大意是通俗易懂、以老套事故的生活哲理招徕读者,对这个评价你是否认可?



于丹新书《于丹趣品人生》上市

于丹:如何评说是大家的权力。我不太清楚所谓“心灵鸡汤”类图书的明确含义,只要对读者有帮助,我并不在乎被汇入什么类别。我从未奢望书中的这些个人感受能对别人产生多深的影响、带来多大的变化。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的坐标,我的写作是非常个人化的,是我在茶里,在酒里,在山川里,在琴声中体会到的感悟。在这本新书中,我用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当古人的生活方式穿越到当下,两种观念立刻形成化合反应,它不同于我们今天的匆急的脚步,这是一种从容不迫,一种中国人的生命体验。

搜狐文化:您在学校里是传播学的教授,会不会因为生活方式的研究让自己学术方向发生改变?

于丹:那不会,我在学校教授的课程和我所带的博士点都是传播学。对于生活方式,我充其量只是一个体验者,我会把一种个人式感悟和对中国文化的感悟书写出来。严格来讲,这不是我的研究方向,但它是我在生活里面的一种体验和自己的个人化的结论。

我的研究方向一定还在传播学上,今天是一个大传媒时代,人人都可以是网上信息的获得者,也可以是网上信息的发布者,它改变传统媒体只能接受被动的状态,大家参与其中,作为一个成员。这其实才实现了传媒大师麦克卢汉最早说的那句话:“媒介就是人体器官的延伸。”当我们有报纸的时候,我们的思想延伸了,有电视时候,我们的眼睛延伸了,有广播时候,我们的耳朵延伸了,但是全方位最大的延伸,是我们用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触摸这个世界,倾诉我们的愿望或评价,在网络上,这种最大的延伸被完成了。

我的一些学生要研究一个什么方向,就是网络民意事件调查,这个题目三年以前,还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概念。如今我们看见躲猫猫案、动车事件,郭美美事件,你会发现网民不再是一个被动的信息接受者,他加入到一个事件的观察中,并且有力量在事件的进程中去改变它,最后可能在社会的立法、司法,整个的民主文明的进程中,因为网络的力量把它往前推进一大步,这就是网络的民意事件。

搜狐文化:你自己有没有在网上长期关注一个事件,或者试图推动一个事件的经历?

于丹:我有一个观念,在今天这个时代,地球每个角落都是新闻现场,世界上每个公民都是新闻当事人,我们谁都逃脱不了这个世界的变化,一个小的个人得生命,当它进入一个大命运循环的时候,人人都是链条上一个环节。

搜狐文化:你提到你很关心这种社会事件,但又保持着一种 “趣品人生”的态度是不是很费力?把自己的世界和社会脱离开,是不是有一定难度?

于丹:其实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一种平衡。我有时候想,这个世界在今天为什么会如此的苍凉?我总在想除了国家、政府在制度上的建设之外,我们的个人生命能做什么?其实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此刻怎样让自己的内心更健康一点,让自己的行动更有力量。其实大家都有伤痛,都不容易,但是有时候我们不一定能真正改变这些,所以我在想,人的乐观与悲观,有的时候会是相互转化的,你看到很多不如意之后,反而就知道唯有抓住当下,在当下用最积极的行动建立它。

我去过很多机构讲课,大家都希望从中国文化、从中国人的方式里面获得些什么。所以可以说,整个的对社会现实的关注,对于中国人生活方式的体验,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平衡。

搜狐文化:如果一个人遇到社会的不公,怎么能够用中国文化里面平衡自己,这个很难。

于丹:其实我觉得我们不能把文化的力量过分的夸大,文化不是一切,我们社会的公民都生活在两条线的系统之内,最低一条是以社会的法律为核心的制度体系,最高一条是以个人和家庭伦理为核心的道德体系,社会这个体系是保底,确保每个公民的公平、安全、尊严、正义,道德这条线是一个上线,在你确保底线的权力之后,提升个人得自律、修养、内心的幸福感。这个社会上我们遇到的很多事情是交给底线完成的,只有底线确保之后,我们能够用上线让自己完成平衡,如果底线没有确保,一切交给上线的话,上线是无用的。

搜狐文化:就是说一定是要有一个相对健全的法律的底线来把人承托住,然后才能完成一个上线的自我提升?

于丹:对,《论语》里面学生曾经问过孔子,以德报怨,何如?有人对不起我,伤了我,我用美德去回报他,我做的挺好吧?孔子反问他一句话,以德报怨,何以报德,那别人都把你伤成这样,你还老是用美德去回报,如果没有一个原则和底线的话,等到有美好的时候,你还剩下什么回报?后来孔子说了八个字“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他说一个人用正直去解决这种伤害就可以了。什么是直?你看我们过去的墨线一弹是直的,我们总说绳之以法,直的东西,其实就是一种制度,规章。以德报德,留下的能用道德解决的这个范畴,我们再去增强修养,内心宽容,将心比心,这是属于德的体系,不是属于直的体系。

90后,变化中的一代

90后心理断乳期延迟 社会变化要有代价

搜狐文化:您觉得这样的感悟对于当下人的价值在哪里?因为在很多人看来,感悟类的东西都太过个人化。

于丹:其实这次的《趣品人生》,源起于现在的生活节奏。这个书里面,更多讲的历史上不同的故事,这些故事收集在一起,又加上一点当下的心得和体验。

这几年机遇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忙,但是对自己生活却有越来越多的失落、惶惑、焦虑、压力。这几年其实有一个提法是慢生活,可是慢生活是我们一个梦想,跟现实之间又有冲突,因为现实就是不进则退,一旦慢下来,有可能觉得我什么都抓不住了。中国人的问题还得用中国人办法解决,我们历史上有很多建功立业的时代,生活在那些年代里的人也有很多的压力、焦虑和困惑,而且还有很多的时代比我们这个时代落后、混乱,有很多的纷争,人们又是怎么过来的在?他们为什么总结出来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我想去他们身上寻找一种答案。去追究他的内心,你会发现一种勇敢、天真、坦率,他们或许会给我们一定启发,让我们心中有所动,找到另一个坐标,我觉得这就是我这一次给大家讲故事的一个初衷。



于丹

搜狐文化:刚才你说到很多的观众问你应该怎么生活?其实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大家都想去模仿一种所谓的理想生活状态?但是对于自己真正的生活的却很少顾及?人们看到一个坐标在前面,写着如果那样做就可以幸福。

于丹: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此刻的状态,别人的经验永远不是一个你可以仿效的蓝图,它只是给你提供一种借鉴而已。我很喜欢网上候流传的一些贴子,最近流传很广的话,每个人生来都是原创,但是活着活着活成盗版,有的人活成山寨版。大家都觉得别人的生活好,那个偶像好,把自己活成一个山寨的版本的别人。我们需要的是可以从别人间接经验中得到启发,让自己走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道路。我觉得寻找幸福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心愿,但是这不是复制一个别人指定的蓝图,而是在多元中寻寻觅觅,让它形成一个化合反应那就是自己的答案。

搜狐文化:您现在是一个老师,也是一个活跃于公众层面的,被别人都知道的名人,在整个公众范围内,你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什么样的个体?

于丹:我有一个做老师的身份足够了,包括我在公众中的活动中,也是以一个老师身份做这些。这个角度讲的时候,你看是一个公共的领域,在电视台做一个节目,但是我看成是一个国家课堂,我的身份仍然是一个老师,我觉得做一个老师挺好的,这是我一直特别喜欢的职业。铁打营盘,流水的兵,你年年都可以面对十八岁进来的大学生,然后你老是了解今天的这个世界,然后你老是去了解他们的喜怒哀乐,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业?无非就是伴随成长,其实不能替孩子们去做判断,不能越俎代庖,但是可以陪伴,青春里所有欢心和伤痛都可以跟他分担,一点点的往前走。我给我自己职业定位就是一个老师。

搜狐文化:说到你的学生,他们可能都是92年,93年的小朋友了。

于丹:90后,真的是90后。其实像我看我自己的孩子,就觉得他们完全是受媒介教育长大的,媒体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家具,像一个桌子,一个水杯一样,一天没有电脑,没有手机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一定都在发生变化。但是我不想过分的夸大差异,比如一代跟一代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我也不喜欢那种九斤老太的论调,比如你看70后的人还有那种理想主义,80后独生子女没有什么理想主义,到90后好像更糟糕了。其实在我看来每一代经历青春的时候都有他的梦想,每一代生活方式都是他的历史养成,只要引导他,所有的孩子都是人心向善的。他一定是希望世界好,自己好,亲人好,这是一个人性基本的愿望,是殊途同归的。

只能说90后思维方式更多元,更活跃,而且他们行为方式和现代化,特别是电子产品的关联度更紧密,但是现在的小孩心理断乳期确实在不断往后推。我作为一个老师,看到很多的孩子跟我撒娇,这其实就是独生子女环境下长大的一批孩子,你要想让他自立的话,这个事得慢慢来,因为他们从小受宠,稍微一点小事就会心理失衡,这种心理脆弱不能完全让孩子买单。什么是陪伴成长?你不能粗暴把他推开,但是也不能让他四年一直在你肩膀哭。所以我跟我的学生曾经说过我的一个经历,我第一次进西藏的时候。到了四千多米,特别难受,床头有一个大氧气包,当地的藏族朋友跟我说,这个氧气袋你能不用它就不用,因为你一旦用上就会养成依赖,但是也要记住,如果你难受极了的时候,这个氧气是可以救命的。我觉得老师的角色,就是你床头一个氧气袋,就是能不依赖就不依赖,你自己去扛,去适应这个现实,但是心理挫折感觉到太强烈了,你是在扛不过去了时候,那就这个氧气袋一直都在。

搜狐文化:一个普遍的问题,现在80后不太会和别人相处,所以离婚率很高,在职场上也会为人际交往困扰。这一代独生子女最开始的时期,但是90后以后会怎么样?他们是否更甚?

于丹:那不一定,我可能一直都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在想,人付出一定学费以后,一定会有点收获,你说80后孩子为什么离婚率高?因为在70年代以前大家基本上都是多子女的家庭,进入80年代一下变成一个孩子,可以说成年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做独生子女的爹妈。所以孩子自然成了全家的重心。这个重心让孩子不再懂得跟别人分担和分享。

我的学生,小男孩小女孩谈恋爱两个人一闹别扭,那个女孩就眼泪汪汪地说:“我爸从来都不这么对我。”你别觉得这是开玩笑,小孩真的这么觉得,因为她从小长大,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是她父亲,她会用这个标准要求男朋友,但男朋友觉得我妈也不这么对我。这种情况,到他们结婚以后也还会有的。我学生和我说:“老师我怎么谈恋爱老是失败,我有时候觉得那个人就是张画,我把他挂在墙上他都是多余的。”这都是真实的心态。

但是没有关系,一个社会形态的变化,总要经历那么一段过渡,付出一点代价,然后他就会学习珍惜。你看80后这些离婚孩子也在寻寻觅觅,也许他再婚以后就稳定了,也许大家学会磨合,他们有自己孩子懂得责任时候,他们懂得建设婚姻了。

百家讲坛让于丹走红

我尊重置疑我的人 并真诚对待生活

搜狐文化:如果给自己在教书这件事打一个分,你觉得会是多少分?


 于丹:教书分数永远不能自己打,你可以看学生打的分数。



于丹携新书《于丹趣品人生》做客搜狐文化客厅

搜狐文化:关于您的一些置疑,一直有人觉得你的宣讲或者发言,是一个“超女”作秀的状态,你对这样的评价会进行回应吗?

于丹:正因为我是一个媒介研究者,所以我觉得每个人评价任何事情,都有他自己的权力。我自己对不确定的事情不发言,另一个方面,就是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可作秀的题材,我只是一个大学老师,有一些需要做的事情。我觉得做事量力而行,凭自己的真诚,认认真真的把事情做好,但是评价那是别人的权力。

搜狐文化: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可能会有一些人发生这样的置疑,或者对你发表的意见表示怀疑的原因?

每个人都有自己角度,都有自己立场,每个人发出声音都有他自己理由,我不去揣测自己,我只做好自己。

搜狐文化:你做过电视策划,也做过城市形象策划。除了教书,在社会上也担任一些工作,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成功的人吗?拥有了这些以后。

于丹:没有。成功的概念每个人的界定不一样,说句不好听的话,盖棺定论了以后,你才能说他是不是成功的。其实一个人还在生命历程中的时候,你只能评价他此刻的状态。我觉得相比于成功这个词,我更喜欢一个词是“真实”,我觉得我这个人活的还是比较真实的,有多成功,不一定。你刚才说确实很多朋友置疑我,我觉得大家置疑也有他们的理由。我作为一个女人,这样一路走来,也蛮辛苦的,家里还有孩子,还有妈妈,我有我的家人,我也希望我有很多的闲情逸致,你还要做事,那么多事不能不做,又努力在寻找平衡,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尽量的想让自己欢心,其实我觉得人的成长无非是不断失衡,不断的平衡,这么一路走来,这一路上我自己比较欣慰的,我活的比较真实。我能够坦率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和坦率的面对他人。

搜狐文化:《百家讲坛》让你走红,这是不是你人生当中的一个转折点?

于丹:那当然,你如果站在社会身份上来讲,因为《百家讲坛》而更多人熟悉了我,这肯定是一个转折点。对于内心成长来说也是一个转折点,这个转折点让我从原来的那个近乎散淡的,宁静的生活状态,忽然之间让我面对一种特别紧张的工作和这种外在的很多的声音,那种特别喜欢你的赞美,和特别的置疑,甚至是攻击的声音一下子都出来了,你自己内心一下子觉得很恍惚。我觉得所谓转折点,不见得说,它是更好或者更坏,而是说你在这一刻突然获得了一个成长的契机,就是说你自己对你自己生命的能量,对于社会的价值判断,对于自己以后怎么去做人,做事的坐标把握,对于自己当下的生活,突然间比过去更清晰一点。


道德滑坡和传统文化缺失有关吗?

有。社会的发展让我们离传统文化渐行渐远,对忠义生疏。

没有。道德滑坡与当今教育、社会制度和舆论有紧密关系。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统筹、编辑、制作:宋小青 采访:宋小青 摄像:杨彬 后期:孙昊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