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人生如登山》看似简单的书,记录了布本多尔夫先生登山的经历,以及在登山过程中的体验和感悟,可以说是他人生的写照。对于他,登山是寻找和发现,是愉悦和满足,是做符合自我特有本性的事情,是对生命提问的积极回答。顶峰和目标不是他登山和做事的终极,只是全身心投入登山和做事的自然结果,相信这本书会启发读者去思考生命中的根本问题 ...[访谈实录全文]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享誉欧美的极限登山家,世界顶级的单人徒手攀岩攀冰家。在该领域创造了许多以最快速度攀岩成功的世界记录,有90余次首次徒手攀登世界险峰的记录,同时也是作家和演说家。

他坚信登山折射人生态度

写作的过程如在漆黑夜晚驶向大海

赵牧:搜狐的网友你们好,今天我作为特约主持人隆重向大家推荐这本书——《人生与登山》。我已经看过内容,并在搜狐微博里为它做了广告。今天我希望通过和这本书的作者托马斯直接对话,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他和他的作品。一个外国登山家用中文写了一本赠送给中国登山户外爱好者以前还没有先例。我看到《人生与登山》第一眼时就立即想到一句中国古话:从善如登,从恶如崩,这本书里也能体现出这种意境。托马斯在书中说说:我特别喜欢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大海上航行,靠那颗心取得指引,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希望今天搜狐的演播室对托马斯先生就是一个漆黑的大海,我也是,让他有很多新的发现。



登山家托马斯和他的新书《人生与登山》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越难的问题越好。

赵牧:我记得托马斯先生在书中说,对我而言写作只是为了写作本身。对这个观点我想提一个问题,如果欧洲根本没有读者读这一类书,你还会有动力去写吗?你会不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自费出版?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对我来说,写作只是因为自己需要去写, 15岁开始写作的时候便是这样。今天我因为登山获得荣誉,出版社邀请我来写作,这也给我带来更大的声誉和收益,但即使如此,我写作的初衷仍然未改。

赵牧:写作对于你来说是一个非常顺其自然的事情,而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去写?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我写书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内心,而不是达到某种目的。如果写出的内容吸引人,读者就愿意看,同时写作也是一个发现自我的过程,我写作的时候并不会想我到底要写什么,所以写作对于我就是在漆黑的夜晚驶向大海的过程。

赵牧:托马斯先生自述少年经历的时候,说到他的外公对他的影响:外公提醒他在每次攀登前要往脑子里装点什么,如果不是这样,就和猴子没什么区别,而且猴子爬得比你还快。这样的家庭教育在你们国家是不是非常独特的?这对你后来决定写作有影响吗?因为要把很多东西装进脑子里,同样还会把脑子里装进很多东西再拿出来?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我外公的教育在欧洲是很少见的,他对我的影响也决定了我的一生。在二三十年前,大家还是比较注意人的思想、人文教育、精神教育。如今学校对人才的培养总有一点企图,更注重实用性,大家关心的是从学校出来后的就业问题。但这些都需要比较坚实的人文教育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才能使我们更加专业化,成为某一方面的专家。其实人要注意整体教育,身心一致,但现在比较缺少人文修养的教育。

托马斯徒手征服了5000座山

登顶是附带的结果 我为攀登而愉悦

赵牧:这本书有几处让我惊讶的地方:比如你在读欧洲前辈的登山数据时,并没有读到过愉悦二字,而你认为你自己的登山过程中总是充满愉悦的。但如果说梅斯纳尔、普普吉卡这些人如果没有热爱和愉悦之情支撑,怎么可能持续这么多年从事艰苦卓绝的攀登呢?



登山家托马斯-布本多尔夫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很多登山家有一种非常明确的目标:我一定要登上哪一座山。人如果有一种目标,也会迸发强大的能量去实现。书里我引用一句培训师的话,工作不一定快乐,但是结果一定要让人愉快。梅斯纳尔也有这种观点,登山本身并不愉悦,但到达顶峰的感觉让你感到快乐。我正好相反,登山的过程是让我快乐的,而山顶并不是我的目标,登顶后,过程已经结束,一切就都结束了。在书里我写到,到了山顶以后我不会停留很长时间,站一会儿就下山了,所以过程对我是一种挑战。现在也有比我更年轻的登山家,他们的目标就是打破纪录,而不是登山,如果破纪录成功就很高兴,反之就很沮丧。但我非常喜欢登山,登山附带的结果是打破了纪录,那更好。

赵牧:因为你热爱、投入、专注,这些东西全部集合起来让你爆发出很大潜能,自然就把别人的纪录打破了。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打破纪录也好、创造纪录也好、登上山顶也好,只是附带的结果,并不是我的目的,我的目的是投入登山,抓好每一个点,走好每一步,自然而然就能够打破纪录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问题,就像我不关心写字楼里面的职员怎么生活的一样,每个人应该关心自己的生活,把自己的生活做得最好,这是最重要的。

赵牧:托马斯先生有没有从登山史的角度关注登山本身?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我确实没有专门研究过登山史,这有涉及到时代的变化,以前登山比较容易,大家没有很多想法,只是看到山在那儿,就去攀登,而登山的人也不是很多。在欧洲二战以后,一切都被战争摧毁了,那时人也不需要太多的想法,因为一切都是白手起家,只要去做就可以了。但在我们现在这个社会里,一切都健全了,你要做一些有创意的事情,所以你在登山的时候,不能说山在那里我就要去登,现在需要很多创意,带着很多想法去登山。就像一个艺术家画画一样,你要要因为有一张白画布去画,而不是因为画在那儿你要去画。

赵牧:在中国人看来,你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登山家,因为你的成绩和书摆在那里。人们只凭借这些数字来确认你是否一个成功人士,没有别的标准。你觉得真正的成功是什么?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从一般原则来讲,你看他是不是成功,关键看他是不是在做最适合他自己的事情,做的是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如果能做到这两点的话,就是一个成功的人。

赵牧:即使他没有什么成绩,也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也是一个很成功的人?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世界冠军,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最大,如果可以这样,他就是成功的。有很多文学大师是我的榜样,弗戈曼等等,我不能因为达不到他们的能力,就不去写作,我只是把我最好的水平发挥出来。我能保证现在的这本书是我写过的最好的一本,也许过两年以后,我再写一本书,那本书又是我写的最好的。我总是把我自己做得最好,把现在做的事情做到最好。

"活在当下"是他的关键词

我不设想曾经或以后 只活在当下

赵牧:由于中国是户外运动发展起步很晚的国家,因此大部分登山队还是采用金字塔的攀登方式,而你采用欧洲的单人无绳攀登风格。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没有你最早的老师保利陪你一起登山,你会不会走上单人独行侠的路?



主持人赵牧、登山家托马斯、合著人唐文平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我也说不出来会怎样。当时情况就是那样的,我没办法回去设想如果我没有一个好伙伴会怎样,我很少去想类似假设的问题,我想的永远是现在怎么样,而不是以前或者将来会是如何,现在是这样,我就做好现在的事情。我在攀登时会想要抓好每一个支点,而不是想我马上要到山顶了。我要抓好现在,当下的每一个时刻。

赵牧:在你已有的登山生涯中还是有过一些伙伴的,我认为伙伴很重要,伙伴选择得好不好对自己登山的顺利和心情都有很大关系。即使像梅斯纳尔和他的亲弟弟在一起登山的时候,他弟弟遇难了便独自归来遭遇了外界强烈的谴责,一直到30年之后这件事才真相大白,并不是他主动抛弃了他的弟弟自己独自逃命。你能够给其他登山爱好者提出的建议是什么?怎么选择一个好的登山伙伴?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跟日常生活一样,我在选择伙伴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看自己能否跟这个伙伴互相理解,很好的沟通,有了这个基础,你登山的时候不管出现什么问题都很好的解决。这比为了某种目的结成伙伴关系要好,如果你是为了某种目的的话是很有害的。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沟通能谈得最重要,即使技术很好,但是我们无法沟通是不行的。所以我愿意跟我的老师保利一起登山,而不是跟一个陌生的高手去登山。

赵牧:以前的登山都是职业的,民间的很少有人去登山,因此对高山环境的破坏、环境压力比较小。但现在户外爱好者的数量是百万级甚至是千万级。你会关注这个问题吗?现在的商业登山与环境保护的问题矛盾吗?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我在欧洲阿尔卑斯山里面,没有遇到任何由于登山而对自然带来的污染。登山的人非常喜欢山,他们非常爱护这些山,会把食品包装自动收捡好,如果你到欧洲阿尔卑斯山,并不会看到被污染的地方,而依然是非常自然、纯净的阿尔卑斯山。我对登山与环境保护破坏这个问题无法理解,有点困惑,可能你讲的是中国的一些地方。

赵牧:比如说在中国珠穆朗玛峰海拔8000米以上的地方有很多空置的氧气瓶?

托马斯-布本多尔夫:珠峰有一点例外,珠峰大本营现在比较商业化。我2007年去过,中国西藏有很多山,而中国西藏登山协会也有很严格的环保的规定,这方面工作做得还是挺好的。今年9月份我会和中国西藏登山协会合作一个活动,有6名队员已经在奥地利训练过,明年2月份中国登山运动员会到勃朗峰跟我一起训练。我们要攀登有五座山,最有名的一座叫达孜山,这座山6000多米高,但是它非常难,也非常美丽。明年9月、10月份我们会登起孜山,那个有7000多米高。整个活动是我给他们策划的,我们做完活动以后,不会看到留下的任何痕迹。


你认为自己是否成功?

是。成功是自我的感受,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是外界各种因素的衡量。

不是。不管他人眼光不可能,谁不是按照既定俗成的规则生活?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采访:赵牧 统筹、编辑、制作:宋小青 摄像、后期:孙昊 摄影:孙国华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