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黑道悲情》系列共3部,是《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的前传,讲述在1982年那个特殊的年代,刘海柱和东霸天等在江湖中的传奇。本书作为《黑道悲情》第2部,叙述东霸天死后“我市”的各帮派割据中发生的爱恨情仇故事。情节分两条线展开,一条线是逃亡的刘海柱的传奇经历;另一条线是亡兄的冯朦胧从一个的诗人成长为心狠手辣的“冯二子”的过程...[访谈实录全文]

人民文学金奖作家。2007年开始连载小说《黑道风云二十年》,迅速蹿红网络。四年时间,他已出版七本小说,屡次登上畅销书榜。


现在的中国存在很多黑社会

搜狐文化:有网友说中国只有地痞流氓,没有黑社会。你怎么看待?

孔二狗:十几年前或许这句话是对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应该不是对的。因为现在很多组织都已经达到法律上定义的黑社会。他们有暴力谋取利益、有政府官员支持、有实体机构的组织。这三点要求够的话,我觉得太多公司符合这个条件了。


搜狐文化:在《黑道风云二十年》里的序里说,你想通过那本书记录你生活的变迁,以及你所感兴趣的人性的东西。通过这七本书,你觉得这样一个目的实现的怎么样了?

孔二狗:我想我们经历的这些时间也是历史,虽然很短。我今年30岁,但却想写一个20年的故事,就是我从小见过的故事,这是一个线性的20年。我从1986年写到2006年,这是我写的第一本小说,写了四年。我是想写成一个剖面,我喜欢写一些有时代感的东西。如果让我写清朝、明朝的东西写不了,因为我没有经历过,我更想记录的还是一段历史,因为中国现在发展太快了,三年前我刚开始写小说的时候是在天涯,现在已经变成各大门户网站的微博,人们已经习惯拿着手机在公交车上看微博,这些如果细心观察的话,都可以把它写成一本小说。

搜狐文化:你在书中更像一个纵切面记述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边缘化的阶层,也不太广为人知的这样一个阶层。你在这其中怎么以对这些人的记述而折射从86年到2006年的变化?

孔二狗:首先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时代的特色。选择一个特定的人群,在他的一些社会中的矛盾和社会中的变迁,在这种特定的人群中体现得更加分明。很多电影我们看的时候觉得挺极端,其实他极端的目的是为了更好表现当前社会上的一些现象和矛盾。第二,这本小说之所以卖得不错,很大原因和题材有关系。这个题材正如你所说,也不是被人广泛所知的,这会引起大家读的兴趣。这两点是我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特定人群来写的原因。

搜狐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八十年代整个国家在变化,整个社会在从一个封闭社会慢慢变革。在你的作品之中,包括你在现实中感受到的这个黑道人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有着怎么样的变化?

孔二狗:这个变化在我之前写的那本书里面写得很清楚,划分成了四个阶段,八十年代的时候大家都是为了义气,古典流氓阶段,挺像中国古代描述的大侠。第二阶段,他们没有形成组织,不知道怎么赚这个钱,怎么得到利益,是拜金阶段。第三阶段,他们既然通过自己的暴力手段得到了一定的资本,组成了一个机构,去赚更多的钱。这是黑社会前期。第四个是黑社会,和官员勾搭起来。这是因为时代的发展,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生活水平到这样以后都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搜狐文化:任何一个社会,不同黑帮分子会在他们这个体系里面混得不一样。

孔二狗:是的。我前两天和我朋友聊天,他说我发现混黑帮成功的人,家庭幸福的人特别少,都不是特别幸福。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出身。我觉得他们这些混黑帮的人,他们心中都还没有泯灭起码的良知,多数都没有,还是和正常人差不多。慢慢以后黑社会犯罪的手段肯定更隐秘,不像以前你不还我钱我砍死你,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少。

黑社会出来的人过得都不好

搜狐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八十年代整个国家在变化,整个社会在从一个封闭社会慢慢变革。在你的作品之中,包括你在现实中感受到的这个黑道人物,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有着怎么样的变化?

孔二狗:这个变化在我之前写的那本书里面写得很清楚,划分成了四个阶段,八十年代的时候大家都是为了义气,古典流氓阶段,挺像中国古代描述的大侠。第二阶段,他们没有形成组织,不知道怎么赚这个钱,怎么得到利益,是拜金阶段。第三阶段,他们既然通过自己的暴力手段得到了一定的资本,组成了一个机构,去赚更多的钱。这是黑社会前期。第四个是黑社会,和官员勾搭起来。这是因为时代的发展,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生活水平到这样以后都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搜狐文化:任何一个社会,不同黑帮分子会在他们这个体系里面混得不一样。

孔二狗:是的。我前两天和我朋友聊天,他说我发现混黑帮成功的人,家庭幸福的人特别少,都不是特别幸福。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出身。我觉得他们这些混黑帮的人,他们心中都还没有泯灭起码的良知,多数都没有,还是和正常人差不多。慢慢以后黑社会犯罪的手段肯定更隐秘,不像以前你不还我钱我砍死你,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少。


搜狐文化:你曾经说过,像《教父》这个电影,你很难以去接受它,是因为它的叙事节奏还是?他其实是从很高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东西。

孔二狗:我觉得他们的视角有问题,我看《教父》,他上面出来就是一场婚礼,如果描写一个黑帮大哥的生活,我不是特别喜欢。我还是喜欢描写处在底层的人。毕竟一将功成万骨枯,他那样的人太少了。我喜欢的是《英雄本色》那种感觉,其实就是想当个英雄。尤其是我们这个年代,想成名,吸引别人注意,只是一种方式,我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太爱看书,不太爱看电影。别人怎么说我也只会选择符合自己口味的。假如说我是一个不写书,那么多人说你写黑社会不看《教父》哪行。既然那么伟大的作品,我写出的书就会有他的影子,这不是好事。

搜狐文化:在这整个的生活过程中,很小的时候有朋友这样。你为什么没有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分子?

孔二狗:家教是很大的原因之一。我的家庭也不允许我变成那样的人。我外公知识分子,这样的家庭很难出来一个,偶尔犯犯错可能,但是以犯罪为职业还是不太可能。

搜狐文化:你描述了很多也看到了很多。如果今天说请你去概括一下你对这些在主流社会边缘的,又在中国真实的存在着这样一个人群的概述,你会去怎样描述?

孔二狗:我觉得他们的行为在当下中国会必然产生的。而且政府应该合理的去引导他们,尽量减少犯罪。但是还是难以避免。可喜的是在最近这些年他们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少。混得好的现在当上大哥,他时时担心有人从监狱里出来干掉他。混得不好的,肯定是一无是处,又没有什么事业,又锒铛入狱几次,他们活得挺悲哀的,还是走正路最好。我们每天走在哪也不用担心谁给咱们一刀,这样的生活多好。

真正吸引人的东西都是真实的

搜狐文化:纯文学包括他的趣味、他的文字、他外在的所有的形态,都决定了他要用那种体系去弄。今天的网络上我感觉就像很多年前的民间文学。

孔二狗:所谓民间的这些东西才是真的。有时候你会发现你看那么多电视里有一个人在那里诉说她老公怎么出轨,大家都看得津津有味,而且去评论,因为人家的东西是真实的,不是通过所谓的剧作家、文学家写出来的。


搜狐文化:这个过程中,你的作品的张力来自于哪里?

孔二狗:最重要的,人们觉得即使这件事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在我朋友身上出现过,可能不远的将来会在我身上出现。这是老百姓经历的真实的生活,而且他的语言和事件都是真实的。很多人问我你这本书真实性有多少,我特别怕这样的问话,因为首先我觉得我故事里面每一个人都是真实的。你说他是真实的,你给我找他是谁,不好意思,我肯定给你找不出来。我说故事里面几乎每一个事都是真实的,而且事实也全是真实的。你说这个事发生在谁身上?是不是这发生在1998年?我也不敢肯定,但这是一群真实的人和真实的事混杂在一起写成的小说。我记得以前新京报有一个著名的图书评论记者叫潘采夫,我的《黑暗风云二十年》写出来之后,他说他一边看一边拿着痰盂在旁边吐。说我的文笔有多粗糙。其实有些时候是刻意的粗糙,刻意的不去修饰它。如果说把它给修饰到张爱玲那种地步的程度,我不相信这本书会卖到多少本。但是有些东西是完全可以简单明练的。我以前的工作是写研究报告,领导要求到你如果能用一百个字表达清楚,就千万不要写一百零一个。所以我写的一定是粗糙耐看的。它不是精致的雕花典型,但一定是好的东北大乱炖。

搜狐文化:著名画家刘晓东的故乡在东北的锦州。刘晓东幼年是的伙伴,说了一句话:身在黑道边缘,心在严于律己。在你的小说中也总是感觉到盗亦有道的感觉,其实他不是一个非常粗线条的黑社会坏蛋。

孔二狗:刚才他说的这句话非常好,包括刘晓东老师也很喜欢看我的书。我写的小说我希望能够像他笔下画的人物一样呈现给大家。我前一段时间在一个杂志上看他画一个东西,他画了一个下岗职工,很简单,离他这么远的地方有一个21寸的电视机,这个人非常瘦,穿着一件很瘦的上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这个电视,他就想这个下岗工人有多么无聊、多么寂寞。我的书也想表现这个东西,你要想描写一个时代一类人,选择几个典型的动作和形态,就能够体现这个时代人的生活,我觉得是这样。

一个好的艺术品,文学作品往往有很多的层次,我没有受过这个训练,但也能感觉到它的力量。在你的作品中,我们都感受到了你也很看重的一点,它给人们带来了消费、消解,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快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大部分电影提供的都是类似的视觉快感,但是你的作品肯定不是视觉,算是阅读快感,这个东西你肯定是非常看重的。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你觉得在提供给你的读者阅读快感的同时,你还在提供他们另外一个层次的东西?

孔二狗:我觉得还是勾起他们的回忆,让他们进行反思,反思自己单个的个体和整个社会,这也是我想让他们达到的目的。我最看重的还是你所说的阅读的快感,我特别不认同一些虽然写得很好,像博尔赫斯那样的小说,我不喜欢,因为他太晦涩、难懂,还需要人去理解。本来看小说不是学习的过程。很多导演专门拍给评委看的电影。我写小说永远就是平视一个人,不歧视每一个人。前两天张元导演在拍电影,我在现场看了,女演员从上往下拍会很好看,导演说不是这样的,永远要平视着看,这样观众看着才会舒服。比我高很多的人也见过,我也一样要平视他,理解他心中所想,不俯视、不仰视任何一个人写出的小说,尤其对于中国当代史上是最重要的。人家都说中国现在从上往下是一层一层扇嘴巴子,从下往上是一层一层磕头。这样是不对的。


你喜欢《故事会》吗?

大家都觉得凤姐爱看的《故事会》是一种低档的东西,但我觉得每个人只要把故事写成《故事会》那种程度就可以了。别人说这部小说文字措词有多华丽,但是老百姓喜欢的永远是那些简单明练、能够看得见、接触得到的故事。比如说牡丹亭这种流传下来的东西都是这样,都不晦涩。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统筹、采访:宋小青 摄像:栾雨林 后期:黄咏 摄影:刘丹 设计:李大智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