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凤凰西去20000米》展览,基于艺术家工作组在湘西当地实地接触、访问、调查后,形成了9个独立单元:影像、雕塑、人物群像油画、展示当地农村生活的纪实摄影以及丰富的文献资料等。高度艺术化的概括了湘西苗寨社会主义农村的现实状况。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个展览开辟了艺术关怀社会的一种新方式,将给艺术界带来深远的影响...[访谈实录全文]

《凤凰西去20000米》项目总策划,多年来以策划者与艺术家的身份策划并参与到众多社会艺术项目中。

《凤凰西去20000米》

用艺术家的方式为凤凰做文献记录

搜狐文化:各位搜狐文化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凤凰西去20000米》的主创人员作客搜狐文化客厅。下面先请几位老师来介绍一下自己。

卯丁:你好,我是卯丁,是《凤凰西去20000米》湘西苗寨田野调查项目的总策划,本次展览的策展人。



卯丁、张广辉、陈晓峰做客搜狐文化客厅

张广辉:大家好,我叫张广辉,是《中国艺术新闻周刊》的艺术总监,我们《中国艺术新闻周刊》是这个项目的媒体合作方。

陈晓峰:各位网友好,我叫陈晓峰,是这个项目的独立观察员。

搜狐文化:首先想请问几位老师,在主办这次展览之前,你们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卯丁:我是这个时代里面绝对的人格分裂者,既要扮演商人,又要扮演艺术家,到处飞。

张广辉:我是在跟艺术相关的平面媒体供职,主要是在宋庄做展览策划和媒体推广。

陈晓峰:我主要是以798和宋庄中发生的故事为题材,写一些报道。

搜狐文化:你们办这个展览的初衷是什么?

卯丁:这个展览不是一个简单的、在美术馆能看到的绘画展览,而是一个进行了一年多的项目在某个阶段的呈现。通过呈现的方式把项目关注的东西跟大家共享、互动,汲取大家的看法促使这个项目做得更有内涵,更有意义。

搜狐文化:在这个展览中你主要是想突出哪些细节?

卯丁:这个展览是一个艺术家参与的艺术人类学调查的课题。艺术人类学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在英国提出的一个课题,在欧洲有过类似的项目,国内目前没有跟我们完全一样的项目。我国是2006年左右由艺术研究院成立了艺术人类学中心,这个机构设立以后,主要是在做一些官方理论的工作,做一些调查。真正由艺术家参与的艺术人类学项目,国内是没有的。这一次我们是由十多个艺术家历时两年时间,对湘西凤凰下面的三江镇,用艺术家自己的方式方法来呈现。

张广辉:我们从9月份开始接触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所涉及的艺术领域已经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当代艺术领域,艺术之外的东西大于艺术本身。很多人从美学层面讨论这个项目,我认为没有意义,不要说田园调查项目,就算一般的当代艺术,它的价值也不仅仅局限于美学。唯美不是当代艺术最主要的追求,在这样一个公共艺术项目里面,美学的意义微乎其微,归根结底还是应该看它对社会的作用力。艺术不仅仅是一种想象力,还应该是一种推动力。

陈晓峰:798的展览很多,大多展览都是嘉宾、媒体所避之不急的。然而湘西苗寨这个项目,吸引了很多人自愿参与进来,大家都关注到这个展览的内涵。

搜狐文化:请介绍这个项目的由来,为什么会突然想做这样一个展览?

卯丁:这个项目缘起于2010年4月,我到湘西凤凰旅行,遇见了一个中央美术学院动漫系的毕业生叫黄于纲,交往中得知他在05、06年做毕业创作的时候,在凤凰的三江镇下面的村子里住了一年多,画了八千多张速写,用最原始的方法表现当地的风土人情。我看了他的这些作品,感触颇深,因此就思考能否办一个展览。

搜狐文化:艺术家的触觉是非常敏锐的,到了凤凰之后,你有什么样的感触?

卯丁:我到了凤凰以后,感觉我所看到的凤凰跟沈从文老先生笔下的描述相去甚远。这个城市除了一些特殊的建筑之外,已经看不到它独立的文化,跟阳朔、丽江没什么差别。我去了黄于纲所关注的湘潭村,上下梁墩,到老家寨等地方走了一圈,在临要离开的时候,我想:这个地方今天怎么了?中国的农村差异太大!

中国从78年改革开放以后,这短短的30年我们几乎走完了欧洲近百年的工业化进程。欧洲面对工业文明、现代文明对农耕文明、乡土文明的冲击,花了近两百年时间才慢慢将冲突转为平和。然而,我们前进的脚步却太快,一些村镇今天也在面对这样的冲击。

改革开放的后十几年对凤凰的影响非常大,广播、电视、互联网等资讯的广泛传播,开阔了人们的视野。许多人外出打工,生活圈子变大了。内外文明的冲突,青年人与老年人之间的意识冲突,新思想与旧有观念的的冲突,形形色色的冲突激烈而持久。聚集在这个地方的苗族人是蚩尤的后裔,蚩尤在逐鹿大战失败以后,他们的部落经过几代人的迁移进入到湘西这个地方。他们在漫长的农耕文明时代,被中原的主流农耕文化边缘化了,因此他们一直保有着苗族人的独特文化。改革开放对农耕文化的冲击很大,当地的人们一面接受冲击,一面寻找平衡。

搜狐文化:这个展览能记录时代的变迁,并留下些什么吗?

卯丁:回头去看某些东西的时候,不能怀着猎奇心态,应该带有一种人文关怀。作为艺术家,我们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方法,通过跨学科的知识对这个地方做文献型的记录,这种记录对未来人类经历这个文明是一个很好的蓝本。几千年来没有这种先例,未来也可能不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们用客观的文献去记录它,这是它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我们的展览是对凤凰近十多年来发展历程的收录,包括当地通婚圈子的变化、产业结构的调整、医疗保障制度的完善等一系列问题,以调查问卷的方式,雕塑、绘画的方式,文献记载的方式,图片、影像的方式等等来呈现我们所看到的一切。

《凤凰西去20000米》

他们最幸福的事是每个人都讨到老婆

搜狐文化:这个项目进行了两年之久,这个过程中,你们发现了什么问题?

卯丁:随着项目的深入,许多问题也浮出水面。任何人类学社会层面的问题,最后还是会回到两个最根本的问题——交配的权利和繁衍的权利。在过去十年里,当地的村民只是在凤凰周边的县里打工,而今天,整个东南沿海几乎遍布了他们的足迹。务工圈子的变化,导致他们的通婚圈子被打破。



在谈到苗寨的男青年几乎沦为光棍,陈晓峰陷入沉思。

打破以后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首先当地受农耕文化的影响,对劳动力要求非常大,而且在当地人的观念中,必须是男丁才能给家里未来的养老带来保障。因此当地的重男轻女观念非常重,随处可见非医学鉴定男女的广告。其次,跑到东南沿海一带打工的年轻人,出去了就不想再回来,许多女孩跟着工友嫁到了外地。而凤凰周边的地域条件非常恶劣,没有汉族的女孩子愿意嫁到这里,所以当地的男青年几乎沦为光棍。据我们的调查数据显示,十年前当地娶一个老婆的费用在一万元左右,聘金、酒席、置办家电等费用统统包括在内。而今天,价格居然涨到了十一万元,以一年一万的速度迅猛增长。我们询问当地的老百姓:你觉得对你来讲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他们都说:希望我的孩子都能讨到老婆 。

《凤凰西去20000米》

商业时代 艺术作品不应丧失社会价值

搜狐文化:商业时代,艺术肯定会受到经济因素的诸多影响,所谓艺术和商业的对立与纠结,各位老师对此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张广辉: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对商业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艺术家也要生存。但是艺术家不应该打着艺术的幌子去挣钱,该花更多的精力来专注艺术、专注学术,我希望他们能具备一些知识分子身上的专研精神。

搜狐文化:现在的展览数不胜数,甚至有的展览纯粹是希望提高个人知名度,这次展览有何不同?

陈晓峰:很多人看了本次展览非常感动,甚至还有一些媒体人在展览现场感动得痛哭,这种场面让我惊讶。目前国内的展览非常多,但大多都挖掘不了社会艺术的真正内涵。苗寨系列主题展览在挖掘社会价值方面还是做了很多努力,为了让观众更有触感,他们在现场几乎把湘西原生态的苗寨农民生活原封不动地复制过来,让苗寨农民在艺术馆的门口亲手搭建起了自己的“生活空间”,农民们曾经熟悉的生活场景作为艺术作品真实的走入北京的人文视野。

张广辉:许多艺术家的价值观是自己的作品值多少钱,便代表自己的价值,这导致整个社会群体在走向犬儒化。我们现在过多的考虑商业价值,导致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因此我们通过这次展览想表达的是:作为一个艺术家,你作品的社会意义远比它的商业价值更重要。我们希望这次展览能引起相关人士足够关注这个问题。



张广辉谈商业与艺术的对立与纠结

搜狐文化:究竟什么样的作品才是有意义的艺术?

卯丁:首先,具备社会意义的作品才具备商业价值。不论你买了谁的作品,如果它没有社会意义你就要小心了——也许在未来,它真正学术独立以后,可能只是一张普通的画而已。

今天有一个非常可笑的现象就是很多人拿工艺品去炒作,而且还炒出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价格。最后一些愚忠的粉丝发现自己视为珍宝的藏品竟然是一堆文化垃圾。

我们的当代艺术家应该多对当下进行思考,当下存在很多社会问题,艺术家须客观地把这些问题呈现出来,然后大家一起去解决。也许很多批评家会说,“你这样做是把艺术家当成社会学家了,解决问题不归艺术家的范畴。”然而我认为艺术属于人文学科,要讲究深度,更要讲究广度。底面积足够大,才能建立等比高的金字塔。因此在筹备项目的初期,如果不做深刻思考的话,就很难做出一个有意义的艺术展览。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李劳 采访、制作:韩易桐 摄影、摄像:宋小青 后期:孙昊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