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当我们聊起日本时》是一个80年代中日混血少年解读日本历史文化的“发声练习”,为新一代年轻人开辟了一个了解日本的新视角。我们想了解那个不作为政治话题的日本,一个不仅仅局限于历史宿怨的日本,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一个有樱花、有动漫、有武士道的日本,一个既热爱中国又定居在日本的年轻人眼中的日本。而当我们聊起日本时我们又该聊些什么呢...[访谈实录全文]

房远:中日混血,生于大阪,七岁回国,大学毕业后到日本深造,主修戏剧,平日写专栏、画画、拍电影。

陈伟:《芭莎男士》资深编辑、日本经济文化观察评论人、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

震后日本人的秩序让人动容

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是反日教育

搜狐文化:搜狐文化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搜狐文化客厅。我身边这两位,一位是中日混血少年房远,他刚刚出了一本书《当我们聊起日本时》,另一位是陈伟先生,他是日本观察评论人。先请问一下房远,你的童年是在日本渡过的,后又来到中国接受非常完整的义务教育,在这之后你再一次回到了日本。那么当你回来日本的时候,你的这种身份对你看待日本有什么影响?



房远 作家、中日混血

房远:其实我接受了中国的义务教育,并在这段时间形成了看待日本的眼光,因为在义务教育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爱国主义教育,但义务教育对我看待日本眼光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需要强调一点,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是反日教育,这两个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义务教育本身并不影响我形成去看待日本的眼光。

搜狐文化:总觉得日本这个国家特别有意思,一方面很多人在做事时特别严肃规正,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特别有趣,比如看北野武的电影和很多漫画,会有很多搞笑无厘头的人,这种性格会让人很好奇。

房远:我的关注主要在大阪这边,大阪和东京是不一样的。我们大阪这边是很搞笑,是很可爱的。大阪从古至今都是一个商业很繁荣的地方,这在本书里面已经提及。这里曾经是小商小贩聚集的地方,这些小商小贩很有生活情趣,在生活中也会斤斤计较,插科打诨的就像市井小贩一样。这样悠久的历史原因导致了大阪的人和全世界人不太一样,比较有幽默情趣。

搜狐文化:在311日本地震时候,通过媒体我们看到日本人在灾难后的秩序,日本人很克制,一直抱着及其冷静的态度处理这些后续事情,这种心态是日本传统文化环境中熏陶而成的吗?

房远:首先日本是地震多发国家。他们对灾难的预防包括禁戒,都有着成熟的应对能力。他们知道该怎么做。当然这可能是一个表面的原因,而更内在的还是与日本这个社会是一个等级社会有关。从古至今已经形成和熟悉了这样的一个秩序。什么时候开始做什么样的事情,都很恰当。现在这样一个灾难发生了,每个人都会接受政府怎么去安排我们,指挥我们怎么做。这样一个秩序的社会基因,已经是深入到每个人的心里,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理解。

陈伟:房远说得很全面,其实还是一个社会成熟度的问题。一到日本就能感觉到那种井然有条的秩序,非常明显,这和社会成熟度是息息相关的。

到中国出差让日本人有面子

日本人看中国:议论中国是件体面的事

搜狐文化:你在书里面提到,日本对中国的了解要甚于中国对日本的了解,在日本可能随处能够听到他们关于上海、北京、广州的话题的热议。他们一般在议论一些什么样的内容?用什么样的心态?



房远对话陈伟

房远:日本和中国近些年来,商业交往非常频繁。以前可能有人喜欢说我是在美国去出差,这说明他在自己商业领域或者在工作方面是非常出色的,才可以到美国去出差。但现在这个情况不一样了,如果说到美国出差,或者到欧洲出差,说明你的公司或你的企业很有可能在走下坡路,而走上坡路是要去广州出差的,去广州处理事务。这是职场人士经常提到的事情。能在中国交流,说明公司或者个人业绩最近很不错,这是他们表达一种炫耀自满的情绪。

 陈伟:对于这个问题,给我感受比较深刻的是,我发现在日本当地的主流媒体上,无论是报纸也好,杂志也好,还是电视也好,他们每天会对中国有特别多的报道。日本对中国关注程度特别的高。但是你看中国的主流媒体对日本的报道相比之下就少了很多,这一点是我感受比较深的。

搜狐文化:这个问题确实存在,最近我们也是因为地震才对日本有了很多报道,其他时候也没有特别多的看到有关日本的报道。

陈伟:这个可能因为我们的媒体对日本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了解,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要从事关于日本商业的写作,花了这么长时间去了解日本文化,有一个出发点,就是中国对日本了解太少了,想起日本就是漫画、温泉,购物。其实日本的商业对中国借鉴意义更大。日本文化和中国是同根同源的,很多专家学者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关注日本比较少,而更多的去关注了西方的东西。

房远: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日本媒体和中国媒体看问题视角不一样所导致。中国说到事情,普遍都是大事件,都是具有政治意义的大事件,在日本媒体可能一个单纯的事件,一个有趣的事情发生,值得报道的事情都会去报道。在中国只有大型的会议,大型的活动才会进行相关报道。

陈伟:日本社会成熟度相比我们较高,每天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事情值得报道,可能报道的都是些有趣的,社会平稳的发展,这不像中国每天会出现很多特别大的事情,很多新鲜的事情,还有改革的冲击等等事情,这也是一方面。

日本对食品要求苛刻

食品安全问题会让日本企业主下跪谢罪

主持人:房远在书里面有一段提及到食品安全问题,现在国内出现了瘦肉精、塑化剂等太多对人身体有害的添加剂,这种现象在日本是否也存在呢?



房远对话陈伟

房远:日本的食品安全问题可能相对中国而言问题较少,但时常也会看到此方面的报道。我去年在大阪发现了一个很有名的高级餐厅,同时也经营对外贩卖牛肉的业务。它的牛肉卖得很贵,其实都是假冒伪劣的,事情被披露以后,他们换了领导人,换了董事长,但是结果还是被批倒了。

 陈伟:前两天有一家烧烤店,顾客因为吃考牛肉,造成了食物中毒,竟给毒死了,店长带着店员给媒体下跪。当然大家都说出现了这个问题以后,这家店肯定会倒闭的,肯定不能继续经营。但是这家店,如果在中国的话肯定还是会继续经营下去的。

房远:食品安全商家应该负责任,如果不负责任就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日本所有酒店包括住店和就餐,如果带的东西有丢失或在酒店吃出问题,经营者不知道这个责任该怎么承担。如果是在酒店里吃的,那经营者会承担这个责任。如果他带出去吃就不好说,也说不清楚了。

搜狐文化:在日本出现食品安全问题,善后处理很严格甚至会倒闭,但在中国情况可能不是这样。

陈伟:在一个特别大的食品加工工厂,这家工厂对当地经济产生而言很重要,如果它一倒闭当地政府收入就会减少一半,或者减少一大半,这样的情况下,就会想办法不让你倒闭。

房远:这是中国的情况。日本不像中国,会坚持很多年,为了最后的目的,你倒闭了,员工怎么办?这个社会责任怎么办?对你的顾客产生的责任怎么办,日本人还是很有责任感的。特别是作为企业家,企业家经常说都到这是一个责任的问题。

陈伟:当然这种责任感我觉得也不是说企业家身上自有的,也经过一个漫长的发展阶段。比如有一点,日本的民间,当年七八十年代东京周围也有环境污染的问题,面对这样一来的问题,民众开始不满,然后向政府抗议,这个时候当时的东京石原慎太郎就给人家下跪。

房远:日本人经常说,这个错误是你公司犯下的,你就有义务承担责任。

日本经济让日本人低调

日本“失落的十年” 是一个自省过程

搜狐文化:日本地震之后经济情况也受到重创。陈伟先生以前在文章中写过:日本坚持着一种最为保守,但又充满激情的生存理念。但现在日本经历的了“失落的十年”,这样的理念和当下所处的时期会造成冲突吗?



陈伟 资深编辑、日本观察评论人

 陈伟:不是冲突的,因为失落的十年是日本自己造出来的一个词,他们都认为日本经济处在一个停滞期一个缓慢发展的阶段,但是看日本GDP的增长都是稳步在增长的,可能落后于美国,比美国差一点,比德国差一点,但是比法国,英国增长都要快,日本这几家大的公司,索尼、松下并没有停止发展,反而是每年依然保持着特别高的利润。同时,在海外投资也不断的增加,慢慢把钱转移到海外。有一段时间日本也在讨论自己所谓产业的空心化,把所有产业转移到国外,但是失落的十年,金融危机以后,日本觉得自己不能太过于张扬,因为当年日本经济起飞的时候,要把整个美国买下来,美国人说你买吧,结果用证券,各种金融方面打压日本,后来增发货币,增发美元。后来日本意识到低调一点比较好。所以自己陷入了失落的十年。只是自己的一个感受,其实这是一个自省的过程。


日本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强悍、现代,值得尊敬的对手。他们的秩序、责任感值得学习。

凝固、衰退,保守国度。日本社会繁杂的等级社会缺乏改革力。

搜狐文化客厅由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于2008年联合创立,是一档网络高端视频访谈节目。三年来,几百位来自中国各地的文化人、作家来此做客,通过搜狐网的平台与全球华人网友分享了他们对于文化与社会的认识、观点和争鸣。经过几年努力,搜狐文化客厅已经成长为中文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文化视频节目之一。

搜狐文化、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搜狐读书 总策划:李劳 统筹:宋小青 采访、编辑:宋小青 摄像、后期:黄咏 摄影:刘丹 设计:郑妍

版权声明: 本期《搜狐文化客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搜狐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