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梁文道 南派三叔 邱欣宇 林育贤 李欣频 聂永真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王贻兴 张猛

  南派三叔靠写字高高兴兴地挣钱,他的小说不仅让读者沉迷,同时让自己也很爽。关于创意和想象力,这个未被现行教育体制异化的幸运儿自有犀利的言说。

  在一个紧绷的社会里,大多数人蜕变为沉默的羔羊,胆小、被动、逃避、安于现状成了现实倒逼出的生存技巧,想象力成了最不被珍视的品质。南派三叔自言创异是他的核心竞争力,不停和想象力死磕是他的制胜法宝。他不仅尊重想象力,简直把生产想象力练到条件反射的境界。

南派三叔,浙江人,本名徐磊,1982年出生。2006年开始创作,写出《盗墓笔记》系列小说,人称“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自称“极端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

南派三叔:我根本没空搭理严肃文学

789创异求生:你的笔名为什么叫南派三叔?不知情的人会以为作者是三个人,当初怎么会用这个名字?

南派三叔:出书时要签合同,要笔名,顺手写的。书很快就出版了,来不及改了。我本来想改厉害一点的、风雅一点的,比如说流星、风啥的,但是出版之后这名马上就火了,就更没有办法改了。

789创异求生:你是1982年生人,会否潜意识里想成熟,故意叫“三叔”显得老成一点?

南派三叔:有经验的网络作家事先会有一个设计,从开始写到最后出版,会考虑好怎么去包装。但我当时完全没有考虑过,没有这样的设计。

789创异求生:《盗墓笔记》系列持续走红,你被一些人排在作家富豪排行榜里,会不会以此为耻?

南派三叔:帐上有很多钱我很高兴,但是被人曝光我不高兴。我不会以钱为耻,你不要把我的钱曝光。你就说南派三叔很有钱,我是很开心的。


789创异求生:你现在赢得了市场,而且看得出,你喜欢自己受关注,喜欢受粉丝追捧。但是前段时间谈到茅盾文学奖的时候你不是很痛快。是因为它最终拒绝了《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我不痛快不是因为它不鸟我。是因为被提出来太多次了,有点烦了,所以我不痛快。“茅奖”对我没有任何价值。

789创异求生:传统文学圈和商业文学圈经常掐架。两个圈子经常互相不鸟,互相开骂,就像韩寒当年骂的,“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

南派三叔:其实在我看来,韩寒是属于传统文学的,他们是内讧。而我们商业文学这边都忙着赚钱,从来没有骂过他们,也没空骂他们。

789创异求生:对骂来骂去没兴趣。

南派三叔:我们是市场的焦点,我们吸引眼球,钱全在我们这一边。你来骂我们,我们回应,给你炒作,何必呢?你骂好了,只要你不骂到太过分的地步,这边是不可能回应的。


想象必须打在现实的地基上

789创异求生:回到你的创作上来。不管是传统文学还是网络文学,文本是根基。它需要很好的想象力,能提供很有意思的故事。我发现你的想象很有意思,像《盗墓笔记》中的古墓。说实话,对“墓”这玩意儿,大多数人都敬而远之,你怎么对这个地下世界有这么大的兴趣?

南派三叔:很多人会问你从哪儿来,天为什么是蓝色,这些是不避讳的。但是对“死亡”是很避讳的。我们的父母对死亡也不了解,当你问什么是死亡的时候,他们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所以“死亡”一定是很有吸引力的话题。“墓”是死亡的一个的容器,我们都不想但最终还是会去的地方。

789创异求生:你自称是“极端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还开办了“南派小说堂会”,提出“想象力无极限”的概念。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的想象力有自信的?

南派三叔:当你看书,再也找不到能够让自己动心的小说;当你看电影,一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局——你的敏感度已经到一个空间了。这时候你能想出来的那些让自己愉悦的故事桥段,一定是很好的故事桥段。当我发现自己想象的一些东西能够让自己害怕,让自己觉得这个概念太棒了时,我就觉得我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789创异求生:你觉得想象力是创异的根基吗?

南派三叔:要看什么类型的创意。创意是个很大的概念,里面一定需要个性。我的技能有两种。一种是写作技能,给我一份报纸,我可以用上面的新闻拼接出一个极其好看的故事,绝对不会比好莱坞差,因为我有写作的能力。我知道哪些事情先说,哪些事情后说,哪句话怎么说才会有悬念。这个是技巧,技巧是可以学习的,而且已经被用得差不多了。小说创作似乎已经穷尽了一切技能。比如推理小说,第一代推理小说侧重于凶手是谁;第二代侧重于凶手是怎么干的;到了现在,已经开始在探求凶手为什么要这样干……创作技巧方面的东西早就到极限了。

另外一种,我个人觉得就是所谓的灵感,也就是说,我要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无法学习的。比如说我看到某一个东西的时候,脑海里立即会出现一个非常好的概念,这是特别奇妙的——但它真的要靠灵感。我梦到一个东西非常好,我看到一个东西,脑海里面有一个概念,我不知道它是怎么闪现出来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非常好的小说题材。

这是跳脱思考,从现象直接到结局。在创意行业里面,这两个方面要能并存。我举一个例子——iPhone4。谈到iPhone,它并不是一个天马行空的概念。iPhone首先是一个技巧型的创异,这是可以被学习的。但除此之外,iPhone还意味着一种思维和精神,它的创造和推广是和乔布斯的思想有一致性的,这一点是无法被拷贝、被学习的,这就是iPhone的天赋。

789创异求生:当这两种方面结合在一起,iPhone才真正成其为iPhone。

南派三叔:它才有神性。

想象力受控制,才能创造价值

789创异求生:大家都认为中国人缺乏想象力。洋溢着想象力的《哈利-波特》《指环王》从中国吸走了大量真金白银。但在中国,与想象力有关的文学相当苍白,电影也成了砸钱的游戏,把观众当白痴。

南派三叔:其实还真不是。看看网络小说,你会觉得中国人的想象力已经丰富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但这些作品的想象力都不受控制,只有想象力受控制的时候,它才能创造价值。想象力不受控制时,只会创造各种垃圾出来。

789创异求生:有时想想,中国原来是有想象的传统的,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嫦娥奔月……这些神话是非常美妙的。一部《西游记》足以让《哈利-波特》汗颜,孙大圣的72般变化让哈利-波特的一些魔法显得很小儿科。可是,为什么《西游记》之后再无《西游记》?是中国人越活越现实,还是丢了天真,以及那使人精神振奋的生命冲动?

南派三叔:你刚才举的例子不是很贴切。孙大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正是想象力失控的例证。我不认为它的想象力非常丰富,《西游记》是有素材的,跟我们的传说、印度的佛经是相通的,不是作家想象出来。包括《聊斋志异》里的故事,也是蒲松龄听来的。

中国的文人本身就缺乏想象力。你有看似好的作品,不代表你就是一个有想象力的作家,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们现在说《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是四大名著,但它的价值不是想象力,而是影射现实社会。事实上,中国文化从来都没有提倡过想象力。中国从古到今都是扼杀想象力,想象力对于统治阶级是致命的。在我看来,中国历史上最有想象力的话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你必须要靠想象力去跟那些人拼——平等要靠想象。


789创异求生: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活得现实,丢了天真的根本原因。

南派三叔:在我看来,中国最有想象力的小说是《封神榜》,里面的那些法器、坐骑、神功都令人赞叹。《封神榜》里的想象力是可控的,法术之间可以相克,不是说一使出来地球就毁灭了。

789创异求生:除了被压制,你觉得还有什么原因?

南派三叔:教育。但其实也是压制的一种。你能选课吗?能自己选择自己想学的东西吗?我很喜欢物理,但是我喜欢天文物理,基础力学我没有兴趣。我发现我不懂再回来学物理,这是一个由不懂到懂的过程,这样的过程非常美好。但在中国这是可能的吗?学校让你学什么你就得学什么。

789创异求生:现在的教育体制中,学习成绩越好的学生越循规蹈矩。而你们却有自己另外一种方式,相比循规蹈矩,可以叫创异生存。

南派三叔:当你必须要否定一种价值观的时候,就要找一条新路。初中高中一直受打击,我六年天天给老师骂,所以现在被老板骂一顿无所谓。如果你是个非常好的学生,非常优秀的毕业生,出来以后被老板骂,心里难受,弄不好立马自杀了。

789创异求生:我知道你当年身为差生承受了不少压力,后来被老师“放弃”了。也许得益于这种放弃,你才有时间想象,才有时间写字。听说你那几年写了几千万字,够牛的。不过那个时候,你有自己的创作理想吗?

南派三叔:我开始只是想写一点东西出来,获得喝彩,而不是为了钱。后来有钱给我,太好了,赚了。

789创异求生:你怎么看待文学的市场化?

南派三叔:文学本来就是市场化的。中国不是说从零到有,它是缺失了。说回本原问题就是,1949年以后,我们的文化就已经死了。

我还是一个业余作家

789创异求生:回到“创异”这个话题,你怎么看待文学与创异的关系?

南派三叔:“创异”是个什么概念呢?创异是舍弃旧的,寻找新的突破。包括我在旧的基础上创造新的东西,我推翻它,让它走向反面,这都是一种创异,创异是和发展并存的。文学要发展必须要创异,这是不需要讨论的,原地踏步肯定死。

789创异求生:许多作家对“触电”现象很不理解,说作家就应该是作家,干吗要触电,伤害了文学的纯洁性。对此你怎么看?

南派三叔:我觉得中国作家喜欢给自己赋予一种神性,其实作家是没有神性的。如果你是一个有神性的作家,一定是向内的,不会向外。当你往外走的时候,一定不是圣洁不可玷污的。书在本原上是一种商品,它是用来卖的。如果一个作家向内走,不会期待自己的书和市场有什么关系。


789创异求生:你提到的“向内走”是遵循自己的内心,写出来的书到最后卖不卖得出去、卖得好不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意思?

南派三叔:传统文学不太在乎要得到多少好的评价,要被多少人看到,要拿什么奖……如果你想拿奖也想赚钱,那就不要装了。除非你写完之后什么都不拿,就放那儿,以后这本书所有的发展你都不管,完全追求自己个人内心的宁静,才算入了化境的纯文学作家。我写作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给读者带来愉悦。

789创异求生:同时也能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回报?

南派三叔:回报反倒是其次。一开始写的时候,是没有想过回报的。斯蒂芬-金曾经说过:“我写作赚了很多钱,但是我写作最初的快乐和钱没有关系。你们听我的故事听到痴迷,我把这个人写死你们就哭,这种快感是钱带不来的。”

你有非常好的质量,有好的质量必然会赚很多的钱。现在写作的时候是很难跟钱划清界限的,很多都经过了商业操作。

789创异求生:以前我们经常讲“专业作家”、“业余作家”,现在冒出来很多“职业作家”——意味着写作要带来职业收益。你现在是哪种作家?

南派三叔:我还是一个业余作家。

789创异求生:写字不是你的专职工作?

南派三叔:我随时可以停。是不是职业,关键在于你是不是可以停下来。

世道艰难,唯有创异可求生。社会濒于凝固,是随波逐流成为昏昏噩噩的僵尸一代,还是奋起燃烧矢志令世界变得更美好?
选择冥顽不化固步自封,还是选择灵活变通创异求生?选择随波逐流困守羊群,还是选择不破不立标新立异?选择患得患失饱食终日,还是龙泉出鞘志在必得?
我们的选择是——改变!由此我们从北京出发逐一采访两岸三地在2011年做出卓越成绩的11位创异达人,请他们分享他们对于今时今日创异求生创异突围的态度、观念与真知灼见!
《创异求生》是“789艺文节”的阶段小结,也是跨年的持续项目。期待我们的努力能为今时今日789世代的生活带来些许启发。

盗墓笔记

五十年前,一群长沙土夫子(盗墓贼)挖到了一部战国帛书,残篇中记载了一座奇特的战国古墓的位置,但那群土夫子几乎全部身亡……小说本身悬念重重,情节跌荡,十分精彩……[详细]

大漠苍狼

上世纪六十年代,身为新中国第一批地质勘探队员,我们被秘密选调到某地质工程大队。一纸密令,我们不明目的、不明地点、不明原因。大家焦灼惶恐,甚至以为要被秘密处决……[详细]

盗墓笔记:吴邪的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小说主角吴邪一直随身携带的笔记,所看所听所思都在这本笔记里。里面有文有图,有面对奇景的随手涂鸦,有一路走来的票据凭证,也有对队友们的私下评价,还有对历史的感慨……[详细]

当你看书,再也找不到能够让自己动心的小说;当你看电影,一开始就已经知道结局——你的敏感度已经到一个空间了。这时候你能想出来的那些让自己愉悦的故事桥段,一定是很好的故事桥段。当你发现自己想象的东西能够让自己感叹“太棒了”,你就已经很厉害了。

林育贤 聂永真 南派三叔 林育贤 邱欣宇 李欣频 Kim 梁文道 邱欣宇 左小祖咒 王贻兴 李欣频 王贻兴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聂永真 南派三叔 唐从圣 梁文道 张猛 张猛

搜狐文化、搜狐艺术、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李劳 统筹:刘丹 韩易桐 特约撰稿人:王千马 编辑:韩易桐、宋焘 专题制作:刘丹 品推:宋小青 设计:李智

版权声明: 本期《创异求生》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艺术、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