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梁文道 南派三叔 邱欣宇 林育贤 李欣频 聂永真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王贻兴 张猛

  当你来到唱片店,看到周杰伦、五月天、蔡依林、王力宏、S.H.E、陶喆、黄立行……琳琅满目的唱片,其中平面设计70%都是由同一个人操刀,他就是聂永真。

  不过,聂永真并不介意自己藏在明星的背后。在他看来,本人有没有被看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那些作品能随着明星的走红被人看见。设计给他快乐,让他成名,他说:“无论如何,要把追求自己心里面的快乐放在第一位,如果我不再喜欢设计,我就会选择离开”。

聂永真,1977年出生,台湾著名平面设计师,台湾科技大学商业设计系毕业。他追逐趣感,自称“非典型设计师”,为当红一线明星做平面设计,曾出版《Fw:永真急制》、《Re_没有代表作》等书籍。

聂永真:明星背后的设计师

789创异大师:在你写的《Fw:永真急制》里,你自称“非典型设计师“,而这本书则是你作为非典型设计师成名前的青春物语。另外,你在去年也推出了七年设计生涯代表作品集,却叫《Re_没有代表作》,这是为什么?

聂永真:我现在才三十几岁,我宁愿自己还没有代表作,这样我可以不断追求。人家说你有代表作,常常代表你已经到了制高点。如果你不能维持一定的水平,就会走下坡路。我希望自己可以把标准设得更高一些,这样就可以永远处在一个追逐的过程之中。

789创异大师:那“非典型设计师”又是怎么回事?

聂永真:在成为设计师之前,我做过文案工作。大概在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参加诚品书店的文案比赛,之后就开始为“诚品”做文案。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做了一本书拿去给出版社发行——就是现在的《Fw:永真急制》,从此以后我迈上了设计加文案这两条路。

之所以会说自己是非典型设计师,是因为一般设计师都是正统学院派。但我一开始透过文字被认识,接着才是文字加上设计一起被看见。所以很多人想到我时会说是一个“会写字”的设计师。


            (台湾作家九把刀写给聂永真的MEMO)

789创异大师:球王贝利说:“我最精彩的进球永远是下一个。”你对自己作品的期望是什么?

聂永真:我对自己的想象跟期待不是非常大。我把所有的野心都放在我想要做的每一个新作品上,希望每一个都可以有突破,都可以带出一些新的创意。我没怎么想去成立一个大公司,或者成为大家都知道的设计师。我把希望放在作品上面,我只想做一个作品背后的人。

除此之外,我觉得做设计师是非常辛苦的,尤其在亚洲。很多人喜欢设计,但真正从事设计工作之后并不一定觉得快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我一样,有很多的决定权——我可以决定不接哪个客户的案子,我可以决定怎么做。很多人都是在公司里面做设计,一开始喜欢设计,最后却变得不快乐。在我眼里,你要把追求自己心里面的快乐——对设计喜不喜欢,以及心里舒不舒服——放在第一。

说到我对未来的期望,那便是我希望我做下去一直都是快乐的。如果有一天觉得自己做得非常痛苦,工作让我对设计产生厌恶感,我就离开。


追随趣感,要清醒不要“五毛”

789创异大师:你创异最原始的动力就是追逐趣感。每个人对自己感兴趣的事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不能随波逐流,不能被洗脑,甚至“五毛党”化。从你的微博发言能看出你对社会和历史有很自觉的思考,会追问自由从何而来,我是谁等等终极问题。这些思考对你的创异之路有什么推动。

聂永真:从小到大所受的学校教育里没有人带我们去想这些事情,但对于生命的认识却是必须在教育里面扎根的。我会有这样的思考,是因为我为韩寒《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写了台湾版的序言。我曾跟一个法国朋友聊天,法国人是很自傲的,他们就觉得巴黎是全世界最美的城市,他会为身为巴黎人而骄傲。我看了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之后就开始思考,你今天生为巴黎人,生为北京人,生为深圳人,或者生为台北人,你的生命落点在那个地方,它改变你之后,会影响你怎么走。但这个东西是你能决定的吗?其实不是你决定的。当你有了意识之后,你才知道原来你是那个地方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象。所以我才在微博上写了那些关于生命的认识。

789创异大师:很多人不会去想终极价值的问题,所谓兴趣就是图一乐儿而已。但作为一个理智的创异者,需要有反思的能力,不能让兴趣变成盲从。

聂永真:理性的创异者可以把自己从某个状态抽离出来,然后清醒地看整个结构是怎么回事。


              (周杰伦写给聂永真的MEMO)

789创异大师:你曾经说自己喜欢看杀人片、恐怖片,你觉得这样的刺激让心灵有一点点的休息与调节,每次看完都觉得全身充满活力,充满着呼吸感。这是你获取灵感的一种方式?

聂永真:优秀的文艺片和杀人片都需要很多创意来来实现。我觉得文艺片很简单,滋养人心但是也容易让人麻痹。杀人片真的是在玩创意,我常常需要很大的刺激才会有换气的感觉,看惊悚片让我很开心。生活很平淡,我会去戏院里找最快最猛的感官刺激。

我相信看这种片的人,其实都是乖乖派,可能小时候受欺负,会在心里用想象去报复。但你只会想,不会真干。看惊悚片其实是帮你做减法,用想象来杀人,不是真的来杀人。

789创异大师:需要心理释放,这和你的成长有关系吗?

聂永真:我的家庭很普通,父母提供的成长环境也很健康。他们只希望我找到一个好点工作,并不限制我去做什么,所以我很自由。我重考读设计这件事,我是先做决定再跟他们讲的。

在中国传统里,父母不仅会喂养你的身体,还想包办你的精神。但我觉得身体是自己的,灵魂也是自己的。在欧美国家,成年之后父母就放你走了,大家做各自的事儿,有各自的自由。而在亚洲,因为有很深的那种家庭结构,导致每一代的子女都被牵绊着不快乐。子女长大变成父母,也重蹈覆辙做这样的事。我觉得应该在自己做子女时,就开始改变。

789创异大师:这也是你能创异求生最重要的原因。

聂永真:我觉得能“自由去做任何事情”是做出好创异的前提。我可以决定做什么,然后不会有人来管,这样才能做出感觉很特别的东西。

不要把自己做烂了

789创异大师:你一开始喜欢画画,然后又从工业设计转到商业设计。是不是商业设计更能让你开心?

聂永真:还不错,那时候台湾有很多人往商业设计这方面走。不过掌控整个商业设计世界的,还是我们上一辈的老师们。


789创异大师:当时有没有想过,走商业设计也是一条坎坷崎岖的路——既然是商业设计,面对的自然就是市场,面对市场就要有妥协和迁就。作为艺术家,可以坚持自我,反正我就是这样,你爱喜欢不喜欢。可当你面对市场,要迁就市场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痛苦?

聂永真:让我选择的话,纯艺术跟商业设计,我会选商业设计,我觉得商业设计很好玩。纯艺术不用考虑观众,但是商业设计需要考虑到观众,它反而可以成为另外一种聪明的沟通传达的艺术,我并不觉得坎坷崎岖。

789创异大师:但我听你说过一句话,“不要把自己做烂了”。

聂永真:大学毕业之后,开始有很多人找我做设计,突然之间我就爆红了,那时我还是新人,为了生存,接很多的案子。我害怕没有案子来找我,所以我想要把握机会。当我接了很多案子,我发现自己作品的质量没有那么好了。我觉得现在大家需要我,可之后大家看到作品的质量越来越差,就会把我抛弃。其实说那句话是自我检讨,当你有一天可以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你就必须开始警惕,当很多人来找你做那件事,你必须要开始抛弃很多你不想做的东西,开始学会拒绝。

789创异大师:你走上唱片封面设计的成功之道跟阿信有关。为什么阿信会对自己唱片的封面设计如此上心,甚至要亲自找人?是不是他觉得你的设计和他很对路?

聂永真:我也不知道。我跟他不是很熟,但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喜欢挖掘新人的人。他以前也是学设计的,有一点设计情结。他看到很多新人冒出来,就想帮他们,让他们有机会尝试。当然他也希望别人因此对自己的创作增添更多期待。

789创异大师:华语唱片市场依然以“明星制”为主导,卖的一直是歌手的名气,设计与创意很少参与市场活动。你的台湾同行萧青阳在设计专辑封面时想和歌手、乐团进行接触,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精神状态,弄懂他们的音乐在表达什么。但很多明星认为这很怪:你就是设计个封面,干吗要和我们交流?你会不会经常遇到这种问题?像阿信这种主动找你的明星,在台湾多吗?

聂永真:不多。但像萧青阳讲的那样,也不一定完全对。大部分的设计师还是会对音乐跟歌手有所了解,但不会直接进入歌手的圈子。我觉得做主流唱片,企划非常重要,因为他们知道市场在哪里。而设计师就努力向这些市场靠近,所以设计师常常会跟企划交流,跟他们讨论什么样的方向是最好的。

萧青阳是另外一种不同的案例,他做的不是台湾主流音乐,他做的台湾独立唱片人音乐——那些音乐人本身就是企划。所以萧青阳和我所面对的是两种不同的情形,但无论如何,企划才是如今华语唱片市场最重要的核心概念。

789创异大师:虽然你做了很多东西,但相比那些明星,或者说台前的歌手,你们这些唱片制作的幕后人员很容易被人忽略。即使作品正在流行,自己的名字也未必被人记住。对此你会不会有“为人作嫁”的想法。格莱美为唱片幕后制作团队设置的奖项有几十个,甚至多于为歌手创立的奖项。你是否觉得华语音乐大赛应该加大对幕后创意人的关注?

聂永真:还是有一些奖会给我们的。不过即便我们领到这些奖项,也不代表我们就会成为明星。这只是一个肯定而已,我们就是推手,做好自己的专业,不会因为得不到奖就不OK了。

789创异大师:你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明星吗?

聂永真:还好。我有经纪人,他们会站在经纪人的角度让我成为被关注的那个人。老实讲我也被关注,但是我不会主动想要人家来关注我。我曾跟我的经纪公司讲,我们还是要把本质的东西做好,把作品做好。作品好,人家才会关注你,作品不好,不会有人想关注你。

789创异大师: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你在唱片封面设计上有出色的成绩,书籍的设计上也有自己的一套。但我总感觉你的成就是“纸面上的成就”,需要靠纸来表现。而现在多媒体技术似乎已经压倒一切,电子数码成为王道,面对这种变化,你选择对抗还是适应?

聂永真:我会适应,我不担心。我不会逼自己去做那些事情,因为我本身还是喜欢纸和有触感的东西。它可能会越来越少,但越少就显得越珍贵。它还是会被需要,至少在我的有生之年它还会被需要。

世道艰难,唯有创异可求生。社会濒于凝固,是随波逐流成为昏昏噩噩的僵尸一代,还是奋起燃烧矢志令世界变得更美好?
选择冥顽不化固步自封,还是选择灵活变通创异求生?选择随波逐流困守羊群,还是选择不破不立标新立异?选择患得患失饱食终日,还是龙泉出鞘志在必得?
我们的选择是——改变!由此我们从北京出发逐一采访两岸三地在2011年做出卓越成绩的11位创异达人,请他们分享他们对于今时今日创异求生创异突围的态度、观念与真知灼见!
《创异求生》是“789艺文节”的阶段小结,也是跨年的持续项目。期待我们的努力能为今时今日789世代的生活带来些许启发。

《FW:永真急制》

《Fw :永真急制》是设计美学爱好者不可错过的,每一个短促的完结都是一个冗长的开始。

《周杰伦-我很忙》

聂永真为周杰伦设计的唱片封面,私下里,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

《陶喆-六九乐章》

聂永真为陶喆的唱片《六九乐章》设计的封面。

所有的创作,无论创作舞蹈、音乐、戏剧或者是文字、影像等等,一定跟音乐脱不了关系的。因为音乐是创作的最根本状态。文字看起来跟音乐是最远的,其实不是,文字本身要有音乐性。当你掌握这个音乐性的时候,创作的东西其实非常容易出来的。

林育贤 聂永真 南派三叔 林育贤 邱欣宇 李欣频 Kim 梁文道 邱欣宇 左小祖咒 王贻兴 李欣频 王贻兴 Kim 唐从圣 左小祖咒 聂永真 南派三叔 唐从圣 梁文道 张猛 张猛

搜狐文化、搜狐艺术、搜狐读书 联合出品

总策划:李劳 统筹:刘丹 韩易桐 特约撰稿人:王千马 编辑:韩易桐、宋焘 专题制作:刘丹 品推:宋小青 设计:李智

版权声明: 本期《创异求生》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艺术、读书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