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微博

789世代的悲催小年

在历史中,2010是一个小年。世博会和亚运会成功结束,房市调整不明前景,货币超发涨声一片……国考人数再创新高是一个信号,它意味着什么?在接下来的5期《文化重磅》盘点特刊《2010年度盘点5连发》里,我们将邀请四位学者,从我们2010收集的数据说起,以文化视角为789世代解读2010及之后的社会趋势。

社会激变:常识缺乏 以致骗子走红

很多人都想骗人,但结果是自己被骗。如果压根不存骗人念头,骗子不会横行…

文化启示:尊重日本是国人成熟标志

尊重日本,说明中国目前民众的心态都比较成熟,明白了尊敬别人是竞争的基础…

国民精神:97%网民生活缺乏安全感

我们社会保障覆盖面比较窄,老百姓有钱不敢花。储蓄率高达50%,很畸形…

中国期待:中国人何时能看得起病?

药不贵,态度好,环境不糟糕,花钱能治病。2011年,你对医院有何期待?…


搜狐文化:99.1%的网民认为,政府应该负责“养老问题”。您的观点如何?另外,从我们第一个调查中也可以看到,理想的老年生活,选择儿孙孝顺的比例却是最少的。对这点,您如何看?


冯兴元:中国的孝道,通过子女,迫使你来回报上一代。有一种强迫性。事实上,通过社会保障,通过金融市场的发育就能解决。另外就是参与调查者的样本数据。他们能上网,可能本身就有退休金养老金。享有社会保障的老人,儿孙是否孝顺,影响他们的心态,但并非保障的来源。


搜狐文化:我们的第二组调查数据显示,49.3%的网民认为政府并没有足够的投入。“政府投入少”“挪用养老金”两个选项投票最多。这表现出了网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您觉得中国这样的国家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养老体系?现在问题出现在哪里?


冯兴元:现在养老金空转,地方政府挪用养老金很普遍。这在国外就属于地方政府犯罪。这个钱应该专款专用。最好的办法是,建立准财政机构,比如德国。现在有人提出社会保险税,这是有问题的。我们应该学习智利的制度,建立个人帐户制,以基金管理的方式,比如拿工资的1/10用做个人帐户基金。到退休的时候才可以拿回来。


说到养老金的问题,说政府投入少,这个意义不大。政府的钱还是企业和个人付的税。如果做了个人帐户制,政府就起了拾遗补阙的作用。但如果要求政府过多投入,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南辕北辙,本来是个人的事情,每个人的投入跟以后的收入挂钩反而是个好事。有些人如果本来就很富,他只要支付一定的养老金就足够了,你让他支付更多的养老金也是没道理的。他在其它方面也缴纳很多的税。 [详细]






搜狐文化:说到故乡的问题,去年做了一次“逃离北上广”的专题,今年年初这个词特别火。从今年下半年的形势看,出于房价物价的压力,很多人回到了省城。我们这个题目其实说的是乡愁,这个比较偏文一点,从亲情的角度出发,做一个“是否希望回到故乡”的调查。结果发现,很多人丧失了故乡,或者不再有归属感。特别我们这一代(北漂)生下来的孩子,对故乡的情结将会越来越淡。


冯兴元:每个人都需要归属感。这是人本能的自然需求。没有故乡或者对故乡没有归属感的人,他会从婚姻或其它途径寻找归属感。有一个人跟我说,没结婚前生活就像一张漂泊的床,你睡哪儿都一样。但是婚后就有了方向性和归属感。但绝大部分人对故乡都比较认同,我会说,我是宁波人,我是浙江人,然后才是中国人。


搜狐文化:从目前的情况来讲,中国城镇化是否呈现出畸形的状态,大城市与小城市的膨胀发展比例是否协调?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会否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


冯兴元:中国目前搞单中心制,北京是政治、文化、医疗集中地,这也意味着是权力、资源的中心。但是如果是多中心制,没有人专门去住中心城区,这样才合乎自然城市规模的演化。现在中国的城镇化城市化包括规模结构肯定是畸形的。[详细]





搜狐文化:政府提出收入倍增计划,从公务员开始进行工资结构调整,82.4%的网民认为这么做不靠谱。您觉得要真正提高收入,政府应该怎么做?绝大部分人选择的是消灭特权。


冯兴元:说明现在网民对于特权的感知度比较高,特权造成的不公正太明显了。也说明现在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做得还是不够。农民工交了社会保险费,呆了一年回去,像在深圳可以直接领回去。缴纳保险费,各个省份之间是不共通的。这就是政府工作的不到位。


搜狐文化:收入倍增计划是否具备合理性?


冯兴元:北京上海广州包括浙江的很多公务员工资水平是不错的,你在他们收入这么高的时候还去倍增吗?不可能。要根据各个地方财力程度而定。所以应该各地自定公务员的工资。现在,地方政府申请到钱以后怎么花是他们的事,老百姓没有任何话语权,这个体制是有问题的。如果按照基本财力来讲,比如核定一个财政供养人口,去衡量人均财力,最低支出,这个时候中央把一般性转移支付拨款给有缺口的地方政府。中央不要去规定每个地方公务员要达到多少工资。[详细]





搜狐文化:铁路部门有时候跟黄牛党有关系。它是否是特权寻租的一种方式?


冯兴元:不是。黄牛党就是搞买卖的。控制票源的黄牛党存在这个问题,但是没有黄牛党,在现在的体制下会更糟糕。人的需求确实是五花八门的,即使你全部取缔黄牛党,但是有些问题政府解决不了。如果有黄牛党存在,解决了。黄牛党最大的问题是,如果他控制了票源,就相当于地区垄断,是滥用了市场权利。如果黄牛党仅仅是买一两张再转让一下,收个十块二十块钱,他是在改善市场结构。


搜狐文化:哪种黄牛党让你最痛恨?47.6%的人选择是倒卖火车票,22.3%的人选择医院里面倒专家号的,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两项需求最旺,之所以痛恨是因为需求太旺。


冯兴元:倒卖医院的专家号体现了隐性的市场差价,排队是因为它跟配给制有关系。由于对某个专家的需求量特别大,而专家只能满足一部分人的诊疗服务,这就叫配给制,配给的背后经常会带来排队问题。它跟火车票还有点差别,火车票本身是公共基础,是一个普遍服务。[详细]




冯兴元 社科院教授


搜狐文化:高速发展的时代,是否必然需要牺牲一代人的幸福为代价?温家宝总理也提出让中国人生活得更有尊严更加幸福,但“尊严”一词对很多人来说,还很遥远。


冯兴元:秩序公平的竞争情况下,你靠自己的劳动力投入、土地投入、资本投入获得回报,这种回报是有尊严的。德国有一个秩序自由主义学派,他们对竞争秩序的定义是,一个有运作能力的维护人有尊严的秩序就是竞争秩序。市场竞争一次分配本身就是符合尊严的,你能靠自己的要素投入一次分配得到回报,这是光荣的。你还纳了税,你也有纳税人的权利。当你履行的义务跟权利对等,你也感到尊严。如果你纳了税,这个钱怎么花政府说了算,那是没有尊严的。


搜狐文化:按常理来说,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生育的国家,但实际根据我们的调查,不愿意生孩子的不愿意当孩奴的占了63%。您怎么看这个数据?


冯兴元:现在有钱就可以多生孩子,即使国家机关的。为什么你不敢生,你怕这个位子丢了。背后还是没钱的问题,钱不够。比如你当教授或者当个司长处长,你的自我感觉良好,如果因为多生一个孩子什么都失去了,你还愿意吗。这是很可悲的,生孩子本来就是家庭自己的事情。有关社会抚养费的概念也是错误的。我们这种地位和收入的群体,如果从收入角度来讲,多生一个也没问题,也没有让社会去抚养,而是在为社会提供正贡献。 [详细]




     搜狐文化众议院全国征集"搜狐文化众议员"。如果你是搜狐文化重磅的铁杆粉丝,如果你想对这期文化重磅发表意见和看法,如果你有更好的选题报给我们,欢迎注册搜狐微博与我们互动。每月我们将评选最佳众议员,年底亲临搜狐网络大厦,与编辑面对面交流。更有IPAD、搜狐巨狐等大奖供你拿。一起来吧!


    要求:加微博 @搜狐文化重磅 为好友,有完善个人简介。方便与你取得联系。

搜狐文化频道出品

出品:搜狐文化 总策划:李劳 统筹:李岩 编辑:潘幸知 宋小青 采访:潘幸知 设计:李大智 Webdesign:石翔

版权声明: 本期《文化重磅》设计·图文归属搜狐文化频道及相应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