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敬请关注更多文字内容:

  李立国和白万龙是两个为音乐梦想蜗居在唐家岭的年轻人。其实这兄弟俩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们因许音乐结识彼此,为了延续这份共同的理想,最近他们把自己的组合命名为“李白兄弟”。而很多人更熟悉他们另外的名字:“唐家岭兄弟”或者“蚁族歌手”。只是随着唐家岭地区的拆迁,这些名字已经不再应景。


  李立国1979年出生,来北京已有10年时间,这10年,他把所有的金钱和精力都用在音乐上。为了心中的音乐之梦,他过着窘迫的生活,但也不知是否能够成功,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机会把写的歌唱给别人听,让他笃定和坚持的理由只是热爱。李立国现在还记得当时拿着自己的录音小样一家一家跑唱片公司,但却都被拒之门外的情景。那时他觉得,走下去总会有结果。但这种坚持在去年年底发生了动摇,他无法看着父母渐渐老去而自己还没成家立业,他回到沈阳老家准备找一个稳定的工作,然后结婚,再也不想来北京,把音乐之梦隐藏在心里,和其他人一样波澜不惊的生活。他明白,放弃也是音乐之梦的结果之一。


  而留在北京的白万龙还是想让自己的兄弟回来一起打拼,这个1988年出生的男孩知道做出放弃这个决定对于李立国有多么痛苦,而长期的磨合和交流也让他觉得不能缺少这个哥哥。22岁的白万龙一次次打电话到李立国的家里,和李立国的爸爸对话,他和老人说:“叔叔,我和我哥再努力一年,不行的话,我们都断了这个念想。”终于,白万龙的真诚打动了李立国和他的家人,李立国重回北京之前,他们对他说:“2010年就是一个收尾的一年,成不成就是它了,你已经闯荡这么久也不差这么一年,况且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弟弟。”白万龙感动于父母的理解与宽容,兄弟二人也记得最后一年这个期限,他们不再多说什么,用更多的时间练琴、唱歌。他们永远记得2010年的元宵节,白万龙对李立国说:“哥,我想吃元宵。”李立国拿起一个馒头说:“这也是圆的,咱就把它当元宵,一人一半,吃了它,就算过节了。”


  那时他们每天都要从唐家岭一路拿着琴坐公共汽车和地铁来到东直门的地下通道唱歌,这里人多,会挣到多一点钱。他们坐在地上,看着匆忙的脚步、硕大的行李包从眼前划过,他们知道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来到北京寻找自己的梦想,每天也有数目可观的人黯然离去。那时,北京开始流行一个词“蚁族”。无论是唐家岭还是东直门,他们分明感受到汹涌的人流在奔忙和疲惫藏着一股力量,那是和他们一样的,最平凡人的坚强和隐忍,于是他们把一首写成很久但一直没有名字的歌命名为《蚁族》,里面有一句歌词: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有坚强。


  他们唱通道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一下子被传播开来。听他们唱歌的人越来越多,无数和他们一样漂在北京的青年被感动。李立国和白万龙知道,自己唱的歌被人听到并且记住,因为在这座城市,太多人都是一无所有但却默默生活。渐渐地,有电视台找他们做访问,有人邀请他们做公益演出,他们从地下摇滚青年变成公益歌手,变成立志青年的代言。看似突如其来的成名让这对兄弟有些诧异,但很快他们也明白自己将要并且一直做下去的事情。


  “李白兄弟”最喜欢的歌手是许巍,因为在经历一切彷徨、犹豫、失落和失败后,许巍的音乐变得越来越是向上和温暖。他们说,希望自己也可以这样,不在困顿中消磨意志,而且他们将会一直为“蚁族”这个人群歌唱,唱他们的生活,唱他们的苦与乐。不过,他们也要重新开始找房子,开始在这个城市另一个地方的生活。他们偶尔幻想有一天可以住进有露台的公寓,在上面弹琴、喝茶、唱歌、仰望星空。说这些时,他们笑了起来,随后便低着头在唐家岭的石阶上继续练琴。

  编者按: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少年令国家有未来。创造、交流、观念爆炸的世博,青春、活力、万千可能的中国少年。他们是城市中的普通一员,但也散发着让城市更鲜活的耀眼光芒。所以我们记录这些青春的面容。

  • 李白兄弟:用歌声感动漂泊的心

  白万龙和李立国因为音乐之梦漂在北京,他们经历过放弃与彷徨,但这些都不敌对音乐的热爱。兄弟俩住在北京房租最便宜的地方,靠唱通道生活。然而一首《蚁族》让他们被人知晓,因为这首歌唱出了太多人的心声。

  •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