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卧龙走笔|吴志勤:父亲的旧毛衣

(来源:江西人大发布)

原标题:卧龙走笔|吴志勤:父亲的旧毛衣

挥洒别样风采,谛听细水微澜。体味文字美好,感悟生活本真。这里是人大代表和人大工作者的“书香驿站”。 父亲节来临之际,本期“卧龙走笔”刊登 吴志勤的文章《父亲的旧毛衣》。

父亲把一大篮郁郁葱葱的蔬菜从自行车后架上取了下来,“你吃完告诉我,我再来给你送”,边说边支住自行车边脱外套“太热了”

“你骑这么远的自行车,怎么会不热?”我看着额上沁着细密汗珠的父亲,接过他脱下的外套怪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你送,我自己回家来拿,我开车,你骑车,你说哪个更方便?”“你们上班忙,我反正闲着没事,只当锻炼身体。”父亲笑着宽慰我。

突然,我的视线停在了父亲的毛衣上,暗沉古旧的枣红颜色,老样式、又紧又短小,很不合身,也更显父亲的消瘦,肋骨都依稀可见。

我不禁鼻子一酸:“爸,这毛衣是你的吗?怎么这么小,多不舒服呀?等会我网上给你买两件新的哈,别穿这件了哦!”“不用不用,紧身更暖和。”父亲说完推着自行车走,又回头看看地上篮子里的菜,一边走一边轻声道:“你织的篮子,你种的菜哦!”

父亲的低语让我的心猛地生痛,我看看地上装得满满的菜篮,青菜、芽白、包菜、芹菜……母亲织的篮子,母亲种的菜,都在,可母亲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周末带着孩子回娘家,父亲满头大汗地抡着羊角耙,正在屋后地里挖红薯,地上早已摆满了一大串一大串的红薯。“好多的红薯,好大的红薯!”孩子像捡了宝一般兴高采烈地抱着往筐里放,一会儿已是大汗淋漓了,我给他脱了外套,挂在竹围栏上,父亲的外套毛衣也挂在竹围栏上——还是那件旧毛衣。

“爸,怎么不穿我买的新毛衣呢?”

父亲直起身子,双手拄着羊角耙的把,望向围栏上挂着的旧毛衣,浅浅地笑着说:“干活呢,哪能穿新衣,新衣服得留着过年过节、走人家做客时穿。”孩子听见了,气喘吁吁地用稚嫩的童声说道“外公说得对,过新年,穿新衣,家家团聚真热闹,还有红包压岁钱……”父亲大笑,也跟着一起唱起来。父亲母亲打小生活艰苦,勤俭惯了,即便后来日子渐渐好起来了,依然不舍得穿,不舍得吃。

我看着这一老一小,其乐融融,心里暖暖地想着:母亲,这是您生前种下的一大块红薯地,您说红薯全身都是宝,以往,年年您用勤劳的巧手,炒红薯叶、做红薯饼、炸红薯片,让那些粗朴艰难的年岁也充满着家的温暖和节的喜庆。

大年三十的中午,已往都是我们回娘家吃团圆饭,今年母亲刚去世,我便把父亲接到了自家,公公婆婆小姑子们聚在一起,过个热热闹闹的年。席间喝着小酒,说着闲话,吃得酣畅淋漓,大家脱衣挽袖,大快朵颐。我一眼就看到了,父亲穿的还是那件又紧又短小的旧毛衣,孩子眼尖嘴快,大声说道:“外公,你上次不是说过年穿新衣服吗?今天过年呀,怎么还穿旧毛衣,你说话不算话啰!”刹时,大家都一齐望向父亲,爱人是个大嗓门,铜钟般地说:“爸,这是我们做儿女的疏忽,对不住了,正月初二我们一家去逛街,买新衣服

父亲眼睛低垂,他珍爱地扯了扯毛衣的袖子,摸了摸毛衣的下摆,低沉地说,“不怪你们,你们孝顺,买了新毛衣,但这件毛衣是老伴50岁生日时我买给她的生日礼物哦,她一直没舍得穿,说成天在家挖土种菜、烧火做饭,弄脏了、蹭坏了,可惜,直到……都没穿过呢。她跟着我吃尽了苦头,没享过几天福,现在日子过得红火了,她却走了……这毛衣我就想替她穿着,替她继续活着,替她看看孩子们的大好日子,替她看看这繁华盛世……”

泪水无声地滑落,心里涌来排山倒海般的悲伤,我的父亲和母亲勤俭持家,简单朴素,他们也许一生都没有说过一个爱字,对伴侣、对子女、对亲人,但爱却早已浸润在一土一泥、一菜一苗、一羹一饭里。

我抚摸着父亲的后背,毛衣清晰的纹路,像母亲长满茧的手,灼灼的温暖……(作者系 萍乡市湘东区湘东镇人大干部

精彩回顾

卧龙走笔32 徐正芬:依稀仙游谷

卧龙走笔33 汪红鸾:祖母的“多此一问”

卧龙走笔34 刘 勇:游百丈山记

卧龙走笔35 谢 欣:青春恰自来

卧龙走笔36 邵汉清:蓼花红

卧龙走笔37 刘 娇:再见童年

卧龙走笔38 杜 强:端午、艾草与生活

卧龙走笔39 吴志轩:又是一年高考时

卧龙走笔40 肖廷火:相看不厌流星山

卧龙走笔41 马 勇:党员老父亲

— THE END —

编辑:邵新羚

核校:钟鸣、侯洁如

审签:陈惠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