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风吹山野(外二章)

原标题:风吹山野(外二章)

一个人,在大片叶子里醒来,在大片金色里醒来,在风吹山野里醒来。

那些若隐若现的麦子,那座若隐若现的石桥,那个背着布书包走在路上的小女孩,像秋天的枫叶林,那么近又那么远。

路,藏着一滴盘古斧力的泪。

阳光在泪里翻滚,尖刀在泪里翻滚,丹青在泪里翻滚。一层一层像麦浪,一层一层像飘落的叶。

村庄在山坡下退色,牛羊在山坡上退色。一大片一大片低头,一大片一大片沉默。高高在上的秋,藏在,一山一山的黄里。

理想向田野大片大片的倾倒。如我的人间底色。

十里桃花

一月的木门吱呀关上,二月打开一扇在时光里旧了些年月的窗。

灰尘落在一月的门上,也落在我坐过的地方,那个地方它叫:十里桃花三生三世。

我是啃青草的羔羊,误闯入二月,咀嚼着在青草上的一整片春光。

是谁在窗前给春光浇水?花瓣飘飞在肩上,阳光刚好照见。

一只狗从窗台走过。

一片云朵带走了一些山岩,溪流,青草。

时光,静止……

二月呀,呵!

只要一开门,春色关不住的奔跑进三月。

你寻我是三月里的哪一树桃花,我寻你是春天里的哪一路赏花人?年华烙上水痕,岁月空出一条三月的河。

这条三月的河呀,不再只是膜拜一棵伟岸的树,而是要流向整个春天。

春雨

春雨。悄悄的来又悄悄的去。把黑夜淋湿在窗台,树枝,田野,山川,河流,直到把春渗透。

清晨。窗外,一江春意。柳枝上的新芽被江风吹来吹去,很是欢喜。一树开花的枝头,被风吹开的新叶。像婴儿般的笑脸,纯洁。伸手向春风中扑来。

露珠,从花的枝头滑落。浸透进根须的地里。给根,给泥土,一种生命的力。失重的花枝,从上至下从左至右点点点枝头。然后,安静的等待,春雨再来。 (作者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文学院第五届创作员)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重庆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