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列车卧铺(外二首)

原标题:列车卧铺(外二首)

□王恩荣

卧铺挤在行走的铁匣子里

鼾声此起彼伏

仿佛拥挤的不是床铺

而是梦

夜深了,人都停止走动

卧厢内鼾声如雷

仿佛不是人在做梦

是车在做梦

列车不停地穿梭在深夜

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旅途

这时,列车载着向前的仿佛不是人

而是一车子梦

镜 子

鱼在水中看到了自己

鹰在长空看见了自己

花在春风里看见了自己

月亮在十五看到了自己

天涯在咫尺看见了自己

游子在故乡看见了自己

沉默不语在喋喋不休中看见了自己

我在妻子无奈的眼睛里看见了自己

打 包

快递把物品打包,然后放出

火车把旅客打包,然后放出

叶子把树打包,然后放出

黑夜把白天打包,然后放出

诗把通神的文字打包,然后放出

造物主,把万事万物、世世代代打包,然后放出

只有母亲

自从把子女在襁褓中细细打包

却一辈子无法放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广东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