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我们可以在网上得到一切,为什么还要走进美术馆

  导语:

  今日美术馆成立于2002年,是中国第一家民营非企业公益性美术馆,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其现任馆长高鹏,自2014年就职以来,就非常关注美术馆与观众的关系。在网络媒体如此发达、虚拟空间不断完善的今天,实体美术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究竟是什么?经过三年的探索期,高鹏和他的团队给出了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答案——T-BOX。

  T-BOX是一个涵盖了戏剧、肢体、音乐、文学、影像和装置的综合性空间,是一个真正能够让观众与艺术产生互动的方案,更是一种关于人与艺术之间关系的全新理念。在这里,观众不再仅仅是观看者,而是成为艺术本身的一部分。

  嘉宾简介:

  高鹏,今日美术馆馆长,北京大学博士后,伦敦艺术大学博士访问学者。

  2011年高鹏入职今日美术馆,先后负责行政、展览、学术馆藏、商业拓展,媒体宣传等部门,担任百余场国内外当代艺术展览的策划与执行,2013年接任今日美术馆馆长一职,被喻为“中国最年轻的美术馆馆长”,创造了多个民营美术馆运营奇迹,带领团队2014-2016年先后四次获文化部表彰,2015年“北京五四奖章”获得者。2015年受美国哈佛大学邀请赴美演讲,是哈佛教育论坛最年轻的主讲嘉宾。2015年达沃斯经济论坛“全球杰出青年”联席主席,获2015年“全球杰出青年-艺术使者”称号。

在T-BOX,观众是艺术的一部分

  搜狐艺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算做T-BOX的?

  高鹏:这个缘起就是我们一直在想,美术馆这么多年来,它除了给学术性的人群观看之外,它和观众真正发生的关系是什么,我们会发现很多观众进美术馆的时候,他只能观看,却难和这些艺术品甚至艺术家产生真正的互动,所以造成了很多人看展览的时间特别短,造成了现代艺术很难理解的想法。而且现当代艺术和古典艺术有一个很大的区别和突破,就是现当代艺术贡献了表演艺术、行为艺术、装置和影像艺术等形式,这些艺术形式在之前是不被接纳为FINE ART纯艺术范畴的。

  所以我一直在想美术馆和观众之间的关系,这个确实是这几年在安排一些艺术现场活动的时候一直在考虑的一个方面,所以从2013年开始准备,2014、2015,2016年每一年都有很多关于身体、声音相关的艺术项目,其实正是因为这些项目的累计,一直到出现了T-BOX的可能性。这几年来,除了美术馆自身常规大型的学术个展和群展之外,不断探索美术馆跟身体、音乐、戏剧、表演方面的实践可能性,最后来推导出我们做T-BOX的原因,也看到是这么一步一步发展过来的。

  搜狐艺术:这几年和T-BOX相关的项目积累有哪些呢?

  高鹏:今日美术馆作为一个当代的美术馆,我们其实一直希望把“艺术需要创造力,需要多样化,需要有温度有能力”这样的一些理念可以让很多中国的观众看到。所以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希望整个美术馆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作品馆,和观众没有互动,而是希望所有的观众进来可以感受到一种温度,人们可以和美术馆来交换能量,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发起了“一封写给未来的情书,一生一世的拥抱”这个项目,我们就邀请所有的观众可以来美术馆进行一个13分14秒(一生一世)的拥抱,在这个拥抱的过程当中,大家既可以体会类似行为艺术的形式,又可以感受拥抱的温度。

”一生一世的拥抱“现场

  之后我们又发起了一个项目叫做”谁的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把美术馆七天全部开放,让很多观众可以走进美术馆来睡觉,跟行为艺术家厉槟源一起来美术馆做梦,而且我们场馆里面还邀请了报刊摊,观众还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写下来。很多人报了名,有些人甚至真的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来北京,来美术馆跟我们一起睡觉、做梦、反思。

”谁的梦“现场

  接下来在5月份的时候,我们又和当代艺术家崔岫闻合作了一个叫“灵魂之爱”的项目。我们把爱虚拟分成了很多层的感受,每一层都用不同的艺术形式来展现。

“灵魂之爱”现场

  9月份的时候,我们又做了朱哲琴的声音艺术展,朱哲琴小姐非常热衷于当代艺术,但是她一直没有完整地呈现过她的当代艺术作品,所以这次也是她第一次完整的呈现自己的当代艺术作品。这次我们在美术馆空间里安放了上百个麦克风,在这个过程当中,美术馆空间就变得特别特别敏感,所有的观众在这个空间里边说话、做事的声音都会被收集到,然后这些声音就会通过地面水波,全部影射到墙面上,这有点东方哲学的意味,就你认为你对空间没有影响,但其实你进来之后说的每一句说话,即便像样一个声波,都会映射到墙上,我们可以观察到自己的声音痕迹。所以在开幕的当天我们邀请了很多的人,朱哲琴小姐就带着大家一起来做很多的发声练习,大家会发现当现场声音嘈杂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声波过多,墙面图像又恢复到白色,好像没有人一样。就像博尔赫斯所写的“仿佛水消失于水中”,只是这次声音并没有死亡,而是融化在我们日复一日演奏不休的生活剧场之中。

朱哲琴声音艺术展现场

  搜狐艺术:那2015年相关的探索有哪些呢?

  高鹏:2015年的时候,我们提出的关键词是“未来”,就在想未来的美术馆什么样子呢?

  当时隋建国老师有一件作品叫做《运动的张力》,展馆里有很多大的作品是可以延伸出来的,所以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我们就请今日美术馆的设计师王晖设计了这样一张图。

《运动的张力》设计图

  今日美术馆到目前为止有三个馆,三个馆之间都有一两分钟的距离,很多观众来了之后他需要离开这个馆才可以走到另外一个馆,所以我们就想把三个馆全部打通,就是通过图中红色管道部分,观众沿着这条路径就可以走通三个馆,有点像飞檐走壁一样,而且在很多结构的力学点上,你会发现都有这些集装箱,我们会把它做成艺术家驻地计划一样,观众在走三个馆的过程当中还可以看到很多真人艺术家在这里边进行创作,这个是我们当时对美术馆未来的一个设想,想把它做好。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涉及到重新的承建、报批,没有能批下来,很可惜。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提出了一个今日美术馆·未来馆,其实就把它变成了一个包含数字科技互动展馆。“未来馆”项目一方面探讨艺术家肢体和美术馆、观众和美术馆之间的一些互动关系。另外我们也一直希望所有的观众可以通过增强现实等科技形式和美术馆互动起来。

《未来馆》现场互动

  搜狐艺术:这个未来馆现在已经实现了吗?

  高鹏:已经实现了,现在在做巡展,在三亚,因为“未来馆”要涉及展品长期陈列的问题,本馆我们不可能永远这一个展览,我们在本馆做完之后,在世纪坛、在达沃斯都进行过巡展,现在是放在三亚。 而且当年我们又开设了一个”7天肢体工作坊”,我们请了英国很重要的一个表演艺术家,也是个导演,叫本杰明,在美术馆里边做了一个展览叫“说话呀,身体”,其实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把身体打开,然后进入到很多当代艺术的领域当中。而且当年又跟陶身体——国际上非常有声誉的现当代舞蹈团,跟它一起来合作了一个探索身体极致的现代舞艺术影像展。这个是我们对身体语言的一些探索。

说话呀,身体

  搜狐艺术: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刚刚过去的2016年,您觉得是什么?

  高鹏:我觉得第一个是“学术”;第二个是“生长”,今日美术馆是一个不断生长的美术馆,它像一个肢体一样,不断地生长。2016年我能想到的两个词。

  搜狐艺术:学术对于美术馆来说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高鹏:学术是一个美术馆的立馆之本,如果你没有学术的研究,就不是美术馆,是展览馆了。所以一个美术馆他还是要有自己的一个学术研究中心,这是非常重要的。包括我们刚才说的所有这些,它也是在我们的学术基础情况下,我们认为它可以在现有的学术下去做一些探索,通过这些探索我们再去总结学术,再来推出未来的当代艺术学术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搜狐艺术:2016年与T-BOX相关的实践或探索有哪些?

  高鹏:2014年提出“温度和能量”, 2015年提出“未来”,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探索不同形式。那到了今年我们首次举办了行为艺术家何云昌的大型回顾展,这应该是国内行为艺术家在美术馆举办最大的一个回顾性的展览,而且艺术家本人也在现场完成了一个崭新的行为艺术作品,叫做《长生果》。

何云昌个展现场

  另外,今年也策划了两个探索性的年轻艺术家展览,一个探讨异次元通道,有一个很酷的名字——“比特宫-乌洛波洛斯,所以观众的参展方式也是浸入式的,观众可以走进这个艺术品,在期间不断的有影像投射出来,所以观众对艺术的感受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在传统的空间和展览中完全感受不到的。另一个展览是探讨亚文化人群和虚拟空间的,展览名字叫“我等你”,现场设置了很多镜子装置,观众在不断的重复镜面折射中观看先锋的影响作品,期间还有虚拟现实的VR作品,观众需要佩戴VR眼镜观看。

比特宫-乌洛波洛斯

  搜狐艺术:这样观众就构成了艺术和展览的一部分,他其实又不仅仅是在欣赏艺术,而是能够真正的发现,我是在艺术中间的。

  高鹏:对,艺术的一部分,就是这个概念,这很重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明年我们希望有一个更大的突破,就是跟王晖老师一起合作的这个T-BOX项目,这个空间的设计很酷,我们希望打造一个跟身体、戏剧、肢体有关的新型美术馆。王晖老师是我们今日美术馆的建筑设计师,他同时也是去年“未来馆”的建筑概念设计师。所以,我们提出T-BOX的时候,再次想到继续和王晖老师合作。

  在这个馆中我们还是希望继续能把“未来馆”的概念延续,观众一定会在这个空间中感受不一样的体验。

T-BOX概念图

在T-BOX,观众可以和国际顶级舞团学跳舞

  搜狐文化:T-BOX关注的领域和空间的设置具体是怎样的?

  高鹏:T-BOX这个展馆所涉及的领域,我们希望是有戏剧、肢体、音乐、文学、影像和装置,那它整个的概念当然是要汇聚当代艺术基本的一个核心,面向较先锋的艺术家和艺术实践者提出邀请。在整个空间设置方面,基本上有这么四个领域,有演出的空间、排练的空间、咖啡厅和艺术品商店,咖啡厅和商店其实也是对现有1号馆的一个补充,一、二号馆目前主要是偏艺术和设计,那这边可能很多都是戏剧、文学还有一个是电影类的相关衍生品和书籍,也包括音乐的一些。

演出空间概念图

  排练空间也是我们自己很大胆的一个设想,我们希望排练空间是透明开放的,就是在外面可以完全看到整个的排练过程。因为特别是现代舞,肢体的艺术,往往排演的效果比最后的演出还要引人入胜,看起来更有意思。其实观众有时候不太能看懂现当代舞表演,就是因为他没有机会去了解演员在排练过程中对肢体语言的探索,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提出建立T-BOX这样一个场馆,我们肯定不希望说他只是晚上在演出,白天就是空着的,这是很多剧场式场馆很大的一个问题,所以白天如何填充内容就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就把演员排演的空间变成了白天的演出内容,观众完全可以参观这些戏剧或舞蹈的排演过程。我们会邀请一个或两个现代舞蹈团,包括海外的一些舞蹈团进行驻团排演,这个过程观众可能看到,所以他知道了可能在一个月之后会有正式的演出,他会变成真正的粉丝,会愿意来看。

排练空间概念图

  现在很多的演出我们自己排完之后,都要做广告,告诉别人,而且观众也很难通过一两张图片和文字就了解他想看的是什么,但这样的话,就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观众是培养式的,完全可以通过这个过程去了解这个舞、这个剧,所以他非常有期待地等待一两个月之后正式的公演,所以这样的话观众和演员之间,包括和剧目之间产生了真正的互动,尊重了观众,也尊重了演员。

  搜狐艺术:所以像这个排练的空间,是公益性的吗?比如说观众来看他们排练,也是免费参观的。

  高鹏:当然,它是美术馆的一部分。还有一个,我们也会对这些舞团提出一些要求,我们希望他们每周有一个下午是免费开放的,就是观众可以免费地参与到排练当中,很多舞团也都同意了我们这样一个要求,所以的话,比如说观众星期一看了这个戏剧或舞蹈,觉得很有意思,你可以星期五来免费地跟着这些舞团排练,他们会像老师一样教你一些基本的动作,也算是一个公益教育项目。

咖啡厅

  还有我们的咖啡馆和艺术品商店,所有的观众你只要进入到美术馆里边,你在这喝一杯咖啡,你身边坐着的可能就是一个电影的大导演、大编剧,著名的一些演员,所以它像一个沙龙一样,我们想象当中这是真正的和观众发生关系的一个美术馆。

  关于T-BOX,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这样的,所以刚才也介绍我们一步一步走来,我们有好几条线索,那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就是我们一直在探寻空间和观众的互动,肢体和美术馆的一些关系,包括现在很多顶级的世界美术馆,像泰特现代美术馆,它就成立了新的空间,叫做tank。这个空间其实就是在做肢体、戏剧、舞蹈,包括多媒体。所以,在中国,今日美术馆都是以项目制做这些活动的,完全拿出一个馆来做,目前为止还没有,所以我们想先把这个馆建成,然后也是希望可以把它做得更有意思一些,能够拓展当代艺术的纬度。

  所以我们的历程也是,其实在2014年、2015年的时候就很想做这个事情,但是觉得时机不够成熟,所以我们一年一年来看,每年我们都有类似的项目不断在拓展,包括也收集了很多重要的资源,吸引了一些有意思的人跟我们一起来进行合作。所以2017年,我们团队的这些人、项目和场馆都成熟了,我们才敢对外发布说,我们想正式成立T-BOX这个馆。

T-BOX是艺术的、先锋的、年轻的

  搜狐艺术:T-BOX是国内第一个综合性的、能够和观众产生互动的场馆吗?

  高鹏:我没有统计,应该是第一个。但是在英国,泰特就专门有空间叫tank,这个他们已经成立了。

  搜狐艺术:那您觉得T-BOX和英国的tank相比,它的独特性在哪?

  高鹏:因为泰特的空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建成,他们也在筹钱来做。因为今日美术馆一直在推崇很多很先锋的一些艺术和一些先锋的艺术家,包括青年艺术家,所以像T-BOX我觉得和英国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更加的活跃,我们更加的年轻、自由化,就是更敢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其中像舞团,我们现在已经谈两个舞团了,这两个舞团他们承诺我们会一直在里面驻团表演,包括每周我们会开放免费的公共教育。

  第二个,电影方面的话,我们主要想做很多电影节,因为我们和世界顶级的几家大型发行公司和影展人在对接,那他们可能会把世界上三大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戛纳电影节一些重要的选片人请过来,可以在这个空间里发声;我们也跟在国外做得很好的一些青年策展人、电影策展人联系,他们可能会把各大电影节的获奖影片在美术馆进行展演,像电影周一样,大家可以像欣赏艺术一样来了解这些获奖电影。

  戏剧方面,我们和“木马”的创始人合作,她也愿意一起来做一些不一样的新剧目,会跨界邀请一些不同领域的人。

  音乐方面,因为“摩登天空”就在我们这个空间的斜对面,非常近。所以我们也会和“摩登天空”洽谈,做音乐live的空间,几年前沈黎晖曾经和我电话提过这件事,我也希望2017年能把这个想法实现。T-box更偏年轻化, 泰特它是一个比较老牌的美术馆,所以他做起来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之前一些传统,不可能像我们做得这么快,这么活跃。

  搜狐艺术:所以T-BOX整体风格的定位是偏年轻化、偏先锋的这种吗?

  高鹏:偏艺术化的、先锋的、年轻的。我们目前为止已经有四个馆体了,一个是我们当代艺术的主馆,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楼,二、三号馆是配楼,是艺术性的,会展出很多经典的艺术,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大型的概念性艺术,那我们在做的第四个T-BOX这个馆,我们希望先由比较活跃的、更有实验创新性的一群人,在一起生发。但这个年轻不是说年龄的年轻,有一些重要的舞者、戏剧电影人,如果他们仍然抱着一种积极的、年轻的心态的话,他依然会成为我们的主体。

作为馆长,我要考虑美术馆本身的价值

  搜狐艺术:作为馆长,您思考问题的角度和艺术家有哪些不同?

  高鹏:作为馆长,就必须要放弃很多自我价值的方面,所以我就要考虑这个馆本身所发挥的价值,我在今日美术馆工作大概有七年了,我是从展览部一点点做到现在的,有一个问题带给我很深的思考,就是观众进入到美术馆,能够获得什么?就实体空间,你为什么存在?你存在的价值是什么。比如当时我看李安的《比利·林恩》那个电影,我特意选择了120桢、3D的版本。可能很多人说它不好,但是我真的很感动,就是你会觉得,在那样一个120桢的情况下,我有了进电影院看电影的一个真正的理由,因为你在家里看,你看DVD,看自己的小屏幕,你是没有这样的感受的。人们对电影中那种无限放大的细节的关注,让电影院变得有价值和意义。那回过头来说,美术馆也是这样,如果我们就是把作品简单地放在那里,那和你在网上,在任何一个地方看没什么区别,那我为什么还要花一两个小时的路上的时间到你这个馆来看呢,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作为馆长你要不断地去反思美术馆应该怎么样去做,除了线上、线下,包括去年我们未来馆的互动,那种肢体的观赏和排演的过程,是你在任何影像中看不到的,那种流汗、肢体的拉伸,你只有亲眼去看,你才能感受到,你才会觉得这些是有力量的,它不是说一个片子拍下来就能感受的。所以我们也不断地去思考这个点,这也成了我们非常坚定地想去做这样一个跟身体有关的展馆的信心和原因。

  搜狐艺术:2017年,除了刚才谈到的重点发展的T-BOX,还有其他方面的打算吗?

  高鹏:剩下就是我们的学术展览及新的“今日美术馆-未来馆”系列展览项目,我们每两年会做一次关于未来科技探索的艺术项目,包括线上线下展览及VR互动等,会在全国甚至在全球宣传及巡展,统称为“今日美术馆-未来馆”。明年我们策展人的团队也很强,我们会跟德国的ZKM一起来合作,请美国的一个科学艺术研究中心的院长Charles跟我们的一个驻馆策展人,还有国内的一个先锋艺术家一起担任策展人,这是我们明年最大的项目。还有常规的国际艺术家的个展,学术类的这些展览也会正常进行。其他就是今年年初,1月15号我们已经开设了第二个礼品店,更关注设计生活化的一个店。我们把图书、餐饮,包括礼品全部都放在一个空间里边,让大家在参观美术馆之余,有一个地方可以坐下来读读书,喝喝茶,还可以把美术馆的一些东西带回家,就是我们理想化的美术馆生活。

未来馆 在时代广场广告

  (采编:赵佳颖)

cul.sohu.com true ART-Q http://cul.sohu.com/20170211/n480462767.shtml report 12391 导语:今日美术馆成立于2002年,是中国第一家民营非企业公益性美术馆,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其现任馆长高鹏,自2014年就职以来,就非常关注美术馆与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曾就职于多家知名IT企业,现是科幻星系创建人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未来在这里发声。

魏武挥

魏武挥

新媒体的实践者、研究者和批判者。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立足终端领域,静观科技变化。深入思考,简单陈述。

硬件再发明

硬件再发明

智能硬件领域第一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