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说明

艺术课|笙——捧在手中的上古精神

ART-Q 乐器 阅读(0) 评论()

  导语:

  成语、俗语以及诗词歌赋中有着大量乐器的身影,笙就是其中之一。从我们所熟知的“滥竽充数”的故事,到帝王将相“夜夜笙歌”的奢靡生活;从《诗经》中“我有嘉宾,鼓瑟吹笙”的欢愉,到“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的凄切,笙一直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之中,但离现实生活却又似乎越来越遥远,更不要说它能带给我们什么生活中、精神上的启示了。

  一面是激情豪迈,声音高亢苍劲的摇滚歌手,一面是处事低调,笙乐细腻清澈的民族乐器演奏家,这两重身份在吴彤身上巧妙融合,没有界线区分。在吴彤自己看来,摇滚歌手和笙演奏家两者正如同酒和茶,酒代表着情绪的释放,洒脱的心境,茶代表着克制的情感,清醒和拘谨,哪一方面过多都是不行的,他在奔放和收敛中找到了一种属于自己的平衡。

  这些年,吴彤更多地把精力放在了对笙的古代精神的研究上,从《诗经》中被遗忘的“笙曲”,到《笙赋》中的“笙者,生也”,还有嵩山少林寺中对联上的“静夜风闻子晋笙”……他在诗词歌赋中寻找着线索,连接、勾勒出了一副笙的上古精神图景——“和”“德”“清”“正”,试图从手中的这把笙的身上,找到我们遗忘了的那些关于生命的感悟和追求。

  以下内容根据2016年1122日举办的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建院二十周年系列活动之吴彤主讲“笙——捧在手中的上古精神”讲座录音整理,经本人许可独家发表,特此感谢。

  (文/吴彤;编辑:周正启航)

  “上古精神”到底是什么,很难说用笙能完全概括。因为有时候我也有疑问,在对传统的挖掘和研究的过程当中,我们到底是在往回走,还是在往前走?有时候你往回看,其实就像在展望未来一样,所以其实就是希望能够通过我手中的这把笙,讲一讲我们的祖先是如何通过音乐来影响自己,以及影响自己和自然之间的关系的。

  “笙这个乐器离现代生活很远”这个想法一直都伴随着我。但是直到大概五年前,我读到晋朝潘岳写的《笙赋》,那篇文章让我豁然开朗。因为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一篇专门写笙的文章。笙的制作、演奏,演奏的状态,人们的姿态,包括笙的美学——如何去看它的美,描述它的美,文章里都写得很清楚。

  我说的“上古精神”其实是一个史学的概念,上古应该就是先秦,所以上古精神其实就是上古时期笙的表达的状态。这个字叫“和”,笙有三千多年的历史,目前能够找到最早的证据应该就是在殷商时期的青铜器上有“和”这个字,“和”又是笙的名字。

  前几年在河南出土的砖雕就显示,最早的“和”像手捧着一个东西,好像几根树枝插在上面的样子,这个就是最早的“和”。在这个时期其实“和”不单是一个名字,你看它左边上面像一个房子,下面是三口人,然后右边是一个铃铛,表声一个“和”字。还有一种说法是左边下面就是竹子,很多竹子然后把它捆在一起弄成笙的样子。总而言之笙和自然总是联系在一起的。笙在《白虎通》当中还有一个记载,“笙,生也,”笙和生两个字是同一个字,“笙,生也,太蔟之气,正月之音,象物贯地而生。”

  这一下让我觉得很美,为什么?大家知道中国有十二律,黄钟、大吕、太簇……现在最常用的笙是D调笙,钢琴上的D调相应到中国的十二律就是太簇,而太簇恰恰就是正月的音。笙这个乐器其实就是春天万物始生的时候演奏的,它同时还有和谐的意思。

  所以中国的笙在一开始就代表了我们祖先对人和自然关系的这样一种情感,用一种和谐的声音在春天的时候奏起来,寄托那样一种对和谐的想象和愿望。

  “和”就是和声的概念,就是和谐的概念。刚才说笙是效仿万物生长一样,从地上长出来的,所以你看我拿的这个笙斗就像大地,里面振动的簧片就像种子一样,长出来的这个部分不叫竹子,我们叫笙苗,可能这些名称就是依稀还有历史留下来的踪迹。所以每一次演奏笙的时候,其实都有生发之气,有我们祖先对于人和自然和谐关系期待的状态。

  “德”很有意思。钢琴的低音是在左边,右边是高音,所以你在学习钢琴的时候会有一个概念,就是钢琴的音是这样一个有顺序的排列。那笙的排列跟钢琴完全不一样,笙最低音是在里面,笙的这个形状像个“几”字形,外面有一圈笙苗,里面还有,它的音阶完全不是按顺序排列的,所以演奏的指法很奇怪。其实奇怪是有它的道理的,后来我越来越发现它是为了让吹旋律运指更方便,但是这就导致它比其他乐器要难很多。

  当时我就觉得怎么学这么难的乐器,然后就不断克服技术,但一旦掌握的时候,就又觉得不满足了。那时候我16岁,刚开始接触流行音乐,迫切地需要一种情感的抒发。抒发感情,二胡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唢呐也有高亢的声音,但笙,我总是觉得不能够完全表达我的感情,更何况后来我加入到“轮回”乐队里面,演奏中吉他一加了效果器以后,声音排山倒海,那绝对是英雄的感觉,我就总是觉得笙这个乐器真的是过时了。

  直到我看到了《笙赋》里面的这一句话,它里面讲到笙的美学,说笙是“直而不居,曲而不兆,疏音简节,乐不及妙”,“直而不曲”就是说笙这个乐器发的是很直的声音,但是又不僵硬,“曲而不兆”其实就是说笙可以是有流畅的旋律,但是它不谄媚不妖娆。所以笙的音乐的特点不是不要淋漓尽致的表达,而是它的性格就是这样。

  所以让我突然就想起来,在那一段时间偶尔自己演奏的时候,会演奏非常安静的曲子,就是一个单音旋律,没有技术,或者很少量的,不在炫耀技术的时候,反而我觉得特别的舒服。我经常一个人黄昏时分在家里演奏笙,当时的感觉就像音乐带着我去旅行,而且内心非常的平静。我只是有那种感受,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读到文章里那句话的时候,“疏音简节,乐不及妙”,其他的音乐都比不上它的美妙。

  我突然想起什么呢?我突然想起了孔子说的,叫“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就是说不要过分的情感的表达,这个恰恰是笙这个乐器它一个重要的表现。

  笙有很多名字,比如说“滥竽充数”其实就是说的笙。笙的家族当中就是有竽,有笙等等,中庸之道那个“庸”前面加一个采花的“采”,“采庸”也是笙的名字。当我在读书的时候我发现,在这种概念当中我们有很多类似这样的文献上的记载,比如说《诗经》里面有一篇《小雅·鹿鸣》其中讲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那其实说的就是在帝王宴请群臣的时候,野外草坪上,旁边有鹿很自然地在一起,请的嘉宾是在鼓瑟吹笙,在这样一种欢乐的状态中,有一种很细腻的情感在表达。

  还有后世的一首诗,南唐的中主李璟,他说“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就是说在那样的政治环境下,他想到唐朝的盛世已经不在了,而且自己的疆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忧外患,他要表达对故乡的思念的时候,是用“吹彻玉笙寒”,用笙来表达的。

  前面的欢乐,后面的悲伤,都是用笙来表达。所以让我能够依稀地捕捉到,就是我们的先人是在追求一种优雅的、节制的表达,追求一种情绪。

  “清”是我们中国独有的一种美学的概念,因为在西方很难找到对应“清”的这种词汇。无论什么词好像都不是中国那种“清气上升”的感觉。“凤凰三十六,碧天高太清”说的其实就是笙的声音,一曲笙乐为什么人就会感觉天空很辽阔,天空很清澈呢?

  下面这部分仅供大家参考,因为我个人是有缘分参加过一些辟谷的体验,包括对一些传统功法的实践,让我对身体有了更清楚的一些感知。

  之前我生病了,感冒了,觉得一定是身体虚弱了,就多吃点,结果发烧更严重了。其实我们的身体是有自己的修复能力的,当你自己的元气够的话,吃得太多让你的血液都去你的消化系统的时候,身体反而更弱下来。比如说晚上吃宵夜,完了以后第二天觉得睡得不好,为什么?因为你的身体得不到休息,身体本应该休息的时候你的肠胃还在蠕动。之前,作为一个摇滚歌手的生活有的时候是经常熬夜的,很多年我透支得厉害,就是从今年开始,每年都有两三个月在美国,包括跨洲的旅行,倒时差,然后黑白颠倒的生活,加上紧张的排练,所以其实挑战还蛮大的。

  然后我一直就希望能够让身体更强壮,不断地去跑步、游泳,但后来发现我一直都在做加法。当我第一次辟谷,当我第一次让自己少吃,当我第一次开始让自己早睡,第二天早起,然后晚饭宵夜经常不吃的时候,我发现身体会更好,发现我的注意力,集中精力的能力更强了,当我思考一个问题的时候更清醒了。这个让我觉得好像又是一个宝藏,就像我发现笙的宝藏一样,就是我们祖先“应时间”,身体根据不同的时辰,经络也会有不同的反应,你应该循着它然后调整自己的作息,和自然连接在一起。

  所以其实在这过程当中,我也通过对笙的研究越来越对传统文化感兴趣。所以为什么说笙是“太簇之气,正月之音”,正月,春天的声音,因为春天阳始生,阳气复苏。鼓的声音是低频,低频的声音容易让人肾气受到鼓舞,战场就是擂鼓助威,人就容易热血激情澎湃起来。鸣金收兵,金是收的,是冬天的,所以那个时候人们要收起来。而恰恰笙发声是高音的,是亮的,是有生发之气的。

  笙是在簧片乐器当中唯一可以联系到一些神力色彩的。我们之前曾说凤声、凤鸣、万凤,说的都是笙,为什么笙会和这样一个神鸟联系在一起?有一个说法说,当凤凰展开翅膀,就是中国排箫的样子,中国的排箫是中间长两边短,当凤凰落在枝头上的时候就是笙。

  历史记载当中,随处可以见吹笙的人,一位就是叫弄玉的女子。这是现在在陕西的咸阳,西安旁边,这个叫凤凰台,是秦穆公为女儿弄玉吹笙专门搭建的台子,弄玉在这个凤凰台上吹笙还可以引来凤凰,最后也是骑着凤凰就白日飞升。

  在大都会博物馆,日本江户时期的时候有一位画家专门画了一幅画,就是弄玉吹笙骑着凤凰白日飞升这样一个主题。

  在春秋战国时期,周灵王的儿子王子乔,也叫王子晋。在禅宗祖庭少林寺门前还有写到王子乔的,“严冬雪拥神光膝”这是上联,下联说的就是“静夜风闻子晋笙”,就是说王子晋他曾经就在嵩山那个地方吹笙修道,最后白日飞升走了。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跟笙联系在一起?包括还有很多先人,很多都是和吹笙联系在一起的这样的人。

  笙为什么和“清”连在一起?我们要揭开这个谜底。笙的簧片本来应该是铜做的,铜应该是黄颜色,那为什么这是绿颜色?这个绿颜色其实是由五音石加水在铜板上研磨,变成一种绿色的浆,把这种浆涂在铜片上,薄薄的一层干掉以后起到了保护簧片不再生锈的作用。吹奏时,它在振动的时候,铜和石粉也在振动。当我吹簧片的时候,它不是单单通过簧片来发音,簧片所在的笙斗也起到共鸣的作用,上面的笙苗也起到一个放大的作用,所以你听的是共鸣出来的声音,再有笙苗的扩音,最终是加在一起的一个综合的声音。所以笙的声音它的泛音频率是非常宽的,而且是非常和谐的。

  在过去的十多年,我在全世界巡回演出,学习接触到西方的生活,包括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的方式,有的时候会越来越觉得对自己的生活缺乏信心,觉得好像这些东西都太虚假了,跟我们的现代生活距离太远了。而当我真正地通过少吃让自己更清醒,当我通过只吹一个音,发现控制一个音都那么难的时候,我对中国传统文化其实更多了一份信心。

  而且也通过对笙的研究,我认为其实有一个天地等待我们去发现。所以其实“清”说的就是,如果是打一个鼓,或者一个琵琶声,前面有一个音头,然后振动越来越弱,直到消失。笙的声音是可以很平的,笙还有一个名叫“云和”,像云彩一样飘过来,像云彩一样又飘走,就是这样。所以我甚至认为笙应该是世界上最安静的,最缓慢的,最平和的一种形态。笙的声波在所有的乐器里面应该是最平的,为什么是这样?就因为这层铜粉。在振动的时候这层很细的铜粉、石粉起到减振的作用,让你的声音吹出来可以更加平和,振幅可以更加平均。

  所以这就是笙的秘密。全世界有那么多的簧片乐器,唯独笙让你觉得是“地天高太清”。这种清雅、清乐的生发之气,就是我们祖先的秘密。这不是现在,也不是一百年前,也不是一千年前,是三千年前就有的,所以我们的祖先真的是非常的伟大。

  “正”其实代表的就是我们修正自己的言行,就像调笙一样。我觉得其实对待你手中的乐器应该像对待朋友一样,当我花了一天的时间去校音,然后今天我拿着它演奏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俩可以融为一体。而校音的时候,如果你是心浮气躁,这音也是躁的。所以其实校音也是校的自己的心境。而笙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一直都是乐队里面正音的乐器。在祭孔的《诗经》中有现代所说的305篇,但其实在孔子定《诗经》的时候,之前还有一个《毛诗》,另外一个版本是311篇,有6篇笙诗。这6篇笙诗,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讲的是丰收,或者是孝道,讲是的不同的主题,但是没有具体诗的内容,只有笙,称为笙曲。

  所以其实在前秦的雅乐当中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乐器,因为我们有很多这样的解释,比如说“金声玉振”,说的是笙,里面的“金”就是石粉。还有说笙,“钟笙之乐”,钟大家知道是礼器,钟和笙在一起能够带来那样一种庄严的优雅的氛围。还有“钟磬”,磬,石头的那种磬合,笙磬同音,笙也是这样。甚至我们祖先对笙重视到什么程度呢?到了“滥竽充数”的程度,其实它从侧面来看,也恰恰证明了笙在春秋战国时期是多么的重要。你想一个小的这样的乐器放在手中就是一个小的天地,而“滥竽充数”记载的是三百个笙在宫廷里一起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

  所以其实在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我们在先秦的时候,对笙的这种认识,包括“云和”这种概念,和现在的概念完全不一样。比如说张艺谋在做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时候说到击缶是非常难的事,为什么呢?因为几千个人在一起打齐一个节奏是非常难的,但恰恰他没有想到,其实在先秦,笙有几百个人在一起吹都没有问题。因为笙的声音从来都是无始无终的,它要的不是那样一种整齐的状态,它要的是一种自然的,和谐的,像风一样飘来的声音。甚至现在在日本的雅乐当中还保留了一种演奏的方法叫运指法。我们弹钢琴,C大三和弦do、mi、so变到D的大三和弦re、fa、la,三个音同时发就可以了。运指法是什么样的呢?每一个音其实都由六个音组成,甚至不是三度叠加,它有二度,甚至有小二度,甚至有七度,这些音在一起的时候,出来的声音是非常连贯的。如果按西方的美学来讲,如何换这两个和弦,它是跳跃的,但是日本的雅乐记载“运指法”它是一个音、一个音慢慢地转换,它要的是一种自然的变化,不是要戏剧冲突,这也是一种对细节的体会,也是对这种变化的耐心。我们祖先这种“运指法”就是从来没有要求笙往西方的“更高、更快、更强”的方向去发展,要的是一种行云流水一般的,自然的流淌、浸润和影响。

  研究笙,研究笙背后的传统文化,我认为其实我得到的不单是对笙的认识,我得到的还是我们祖先对人和自然的关系的认识。无论做什么,你可以通过它看到自己。当我们可以真正地让我们自己内心平和、清静下来,能够关注到自己的思考,每一个瞬间的思考,你要做的那些事情,具体你为什么要做它的时候,我觉得可能我们的当下,此时此刻的生存质量会有很大的不同。

cul.sohu.com true ART-Q http://cul.sohu.com/20161209/n475427934.shtml report 7992 导语:成语、俗语以及诗词歌赋中有着大量乐器的身影,笙就是其中之一。从我们所熟知的“滥竽充数”的故事,到帝王将相“夜夜笙歌”的奢靡生活;从《诗经》中“我有嘉宾,鼓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曾就职于多家知名IT企业,现是科幻星系创建人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机器之心Almosthuman

未来在这里发声。

魏武挥

魏武挥

新媒体的实践者、研究者和批判者。

梅花园陈述

梅花园陈述

立足终端领域,静观科技变化。深入思考,简单陈述。

硬件再发明

硬件再发明

智能硬件领域第一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