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_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 尘封揭秘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日本对华情报战:从甲午到“九一八”的隐秘力量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 手机看新闻
第1页 :战舰上青菜斤两都一清二楚

  “买卖不如意”“草帽辫行市如何”“近日回沪”“要回国,速送500元”“送银待回音”“草帽辫今好卖,速回电”……

  1894年8月,烟台,一名30岁的年轻人接连几天用电报发出数句暗语。

  他叫宗方小太郎,是日本最著名的间谍之一。之前那几句暗语对应的意思分别为“北洋舰队出没威海”“北洋舰队出威海进行攻击”“北洋舰队之防御由威海移至旅顺”“北洋舰队半数在威海”“威海无舰队”“北洋舰队由旅顺返威海”。他同时对谍报做出分析,认为北洋舰队“已舍去进取之策,改为退守之际”,并建议日军突袭威海卫。

  8月底,由于行迹暴露,宗方小太郎逃离烟台。9月17日,获取大量情报的日本联合舰队伏击成功,取得黄海海战胜利。

  这不过是近代日本对华情报战的一例。一直到二战期间,日本对华情报不仅组织严密,且计划周全,有军事教官,亦不乏留学生、商人等,他们游走在中国的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蒋介石也曾经感叹:

  “我们所见到的日本人,没有一个不是侦探,没有一个不是便衣。”

  甲、乙、丙三种情报

  “日本军方最早有组织地派谍报人员是在1873年。这一年,他们制定了对华的三年谍报计划”,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副教授许金生介绍。

  1873年起,时任兵部省第一局长的鸟尾小弥太开始派遣谍报人员来华,收集内容分为甲、乙、丙三种。分别包括政体、法令、民心是否服从;全权大臣的方针及其品行;海陆军的兵制、军队组织情况;山岳高低向背、河海深浅状况等。至此到1894年甲午战争结束,日本参谋本部给谍报人员的指令,基本都是在此基础上制定。

  “在世界历史上,可能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建立过如此包罗万象,有着如此广泛基础的谍报系统,他们绝不放过任何一件事情,也不容许任何草率行事的行为。他们猎取到的一切情报,都是有条不紊地循序获得的。”

  英国谍报史作家理查德·迪肯如此评价二战前的日本谍报体系。理查德·迪肯本人曾在二战期间从事情报工作,此后先后撰写了《英国情报史》《苏俄情报史》《日本情报史》等。他同时也认为,“日本在明治上台以后的一百年间,搜集到的情报泛滥成灾,超出它的吸收能力,而且其中的大量情报和实际需要毫不相干”。

  1886年春,日本陆军中尉荒尾精秘密潜入汉口,建立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驻华情报机关“乐善堂”,以药店为掩护,向各地辐射,相继建立了北京、湖南、四川三个分部。随后,荒尾精又在长海创办了日清贸易研究所,致力于培养中国通。该研究所获得日本政府从内阁机密费中的拨款。

  战舰上青菜斤两都一清二楚

2015年9月12日,山东济南,山东博物馆“甲午战争专题展”中,日本间谍获取的清军海防漂浮鱼雷和海底水雷情报图(IC图)
  2015年9月12日,山东济南,山东博物馆“甲午战争专题展”中,日本间谍获取的清军海防漂浮鱼雷和海底水雷情报图(IC图)

  宗方小太郎自幼喜欢历史,与著名军国主义者佐佐友房以师友相称。1884年,宗方小太郎随佐佐友房到上海,进入上海东洋学馆学习中文。该学馆专门“教育日本的青年子弟,彻底查明支那的国情,他日大陆经营之时肯定需要”。

  “日本军方长期的、比较固定的日本对华谍报组织体系主要有五个”,许金生介绍,一是特务机关,二是使馆武官,三是长期驻军,四是海军在华“警备”的舰船,五是军事顾问和军事教官。“最后这个是我们自己请进来的,他们每个人来的时候都有详细的谍报任务。”

  1894年,战争在即,熟谙中国的宗方小太郎被予以重任。

  他奉命从汉口前往烟台,接受日本驻华武官井上敏夫的指令。在汉奸的帮助下,他两次潜入北洋舰队基地。7月8日至13日,宗方小太郎站在威海城内制高点环翠楼俯瞰威海全港,目睹了港内北洋舰队的舰艇数量及分布。7月22日至16日,他再次进入威海卫,这次不仅清查了军舰数量,还侦查了海防炮台,形成了完整的情报。

  另一个起到重要作用的间谍是石川伍一。石川伍一以紫竹林松昌洋行职员的身份为掩护,成功收买了天津军械局的书办刘棻,获得了清军各军械营枪炮、刀矛、火药、子弹数目清册,各军械所制造弹药多少,现存多少等大量第一手军事情报。他将情报汇报给宗方小太郎。至此,北洋舰队在对手面前暴露无遗。

  凭借大量一手情报,甲午战争爆发后,日军屡屡伏击成功,北洋水师节节败退,并被彻底击溃。

  就在丰岛海战数月前,德国商人满德在火车上和一位日本人攀谈,前者发现:

  “爱仁、飞鲸、高升载若干兵、若干饷,何人护送,赴何口岸,该倭人无不了彻于胸也。”

  而当清廷搜到寄往日本当局的密函时,更是脊背发凉——日谍连“高升号”上所带青菜多少斤都刺探得一清二楚。

  百余年后,甲午研究者陈悦感叹:

  “自甲午战争之前数十年,日本间谍横行中国刺探情报,以至于刘公岛上在哪个地方有口井都清清楚楚。”

  丢失的密码本

《浮世绘》局部
《浮世绘》局部

  “日本人做事情喜欢数据化,制定计划、写报告,都喜欢用表格,呈现得非常清楚”,许金生说,也因此,他们的谍报体系秉承着严谨和周全的传统。

  曾任中国冀察绥靖公署军务处科员的韩立才在《七七京华津浦轶闻》一书中提到,1937年9月14日,他所在的部队用高射炮击落了一架敌机,缴获的战利品中包括一张军用地图。地图上正是他的家乡——河北省盐山县一带。他看后非常惊讶:

  “日本测绘的那张地图,比我国测绘的一万分之一的地图还精细。我们家乡附近各个村落的位置、河流及道路走向,非常准确。连村里有多少水井、多少人员、多少物资也都有记载。”

  相较于日本的谍报体系,中国则显得漏洞百出。

  伊藤博文死去30年后,其遗著《机密日清战争》悄然在内部印刷发行。其中提到,1886年8月,北洋舰队访问日本长崎,期间清水兵与日本警察发生冲突。事件中,一位叫吴大五郎的人偶然拾得一本中国小字典。这本小字典内的汉字纵横两侧,标注了从0到9的10个小数字。日当局分析后,判定这是清国人电报用的汉字译电本,并从译电本中数字的组合方法,分析出了清朝电报密码。

  密码本丢失一事,清朝军方竟无人上报。

  而在此前,1894年6月22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致送清朝驻日公使汪凤藻的一件照会,别有用心地将日文译成中文,长387字。次日,汪凤藻着人将这份照会用密码电报送日本电报局发往总理衙门。两相比对,日本外务省很快掌握了密码规律,而清朝官员竟毫不知情。甚至1895年李鸿章赴日进行马关谈判,还带着这套旧密码,以致于李在和谈期间与北京的往返密电内容,包括中方割地及赔款的底线等,全部为日方所了解。

  “中国的反谍报也是有的”,许金生称,清政府时期和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均抓过不少间谍,“我们翻民国时期的报纸,总会提到在某个地方抓到了测量地形的人。他们讲他们是商人、旅行者但测绘的是军用地图。可是抓住了能怎么办呢,只能把他们驱逐出境。”每次向日本外务省提出抗议,外务省也很尴尬,被人抓了现行,但也不好承认,“而且当时的中国兵荒马乱,军阀众多。谍报人员和军阀之间有时是互相利用,一些情报就这么出去了”。

cul.sohu.com false 国家人文历史 http://mp.weixin.qq.com/s?timestamp=1476845528&src=3&ver=1&signature=s9qHb4tK33a4DICHurtIZMIVSolRkeJJxvts5PgitOyX8IXJRep61i26XEw1gvK6Dd0p6XXMLjTVcaKE9xu55I3DFUba2X-UonsehpUFyl191WPSb9Lb1xq2oo9Hl49YABdXGDr9qLMs0RLuOvqU-2MbPrH3t4wTrDTRVd7qANk= report 8018 战舰上青菜斤两都一清二楚“买卖不如意”“草帽辫行市如何”“近日回沪”“要回国,速送500元”“送银待回音”“草帽辫今好卖,速回电”…&hellip
(责任编辑:赵本军 UC001)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