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新闻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马双有:对林彪最错误的一次任命

来源:共识网
  • 手机看新闻

  共识网logo

  首页

  中国

  世界

  思潮

  经济

  历史

  文化

  艺术批评

  English

  博客

  活动

  周说

  旧版入口

  字号:大中小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现代 > 正文

  马双有:对林彪最错误的一次任命

  2016-05-13 11:11:38

  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 作者:马双有

  我要评论点击:1155次

  摘要

  论功劳,论级别,论地位,论声望,在1958年的八届五中全会上,要在政治局委员中选拔一人进入政治局常委、担任中央副主席,毫无疑问应当是彭德怀,而不是林彪!

  1958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八届五中全会。全会公报仅寥寥数语,公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全会增补林彪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増选柯庆施、李井泉、谭震林为政治局委员,陈伯达为《红旗》杂志总编辑等等。

  愚认为,这是中共历史上错误最严重的一次任命,也是给党和国家带来严重危害的一次任命!

  柯庆施、李井泉这些封疆大员骤然被任命为政治局委员,陈伯达被任命为中央核心杂志《红旗》总编辑,与他们思想偏激,一贯极左,善于浮夸,极力迎合上意,鼓吹个人崇拜有关。毛泽东就是要利用这些极左大将做开路先锋,为发动大跃进扫清障碍。他们在鼓吹极左方面确实有不俗的“表现”。他们的被提拔,从历史上说,从民心上说,确实是错误的;但是,就当时的大环境说,还有一定“道理”。这里暂且不表。单说说提拔林彪错误的严重性和危害性。

  林彪和彭德怀一样,在战争年代都是毛泽东最为倚重的将才。由于他肯动脑筋,善于指挥,往往出奇制胜,屡立战功,20岁出头就被任命为军长、军团长。尤其是在东北解放战争期间,林彪被任命为东北局书记、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更是一次大胆破格的任命——仅仅是中央委员的林彪,麾下竟然有一批政治局委员,如陈云、高岗、彭真、张闻天等一批重量级的革命家,都成了林彪的下级。林彪不负众望,指挥若定,纵横捭阖,三年解放了东北,三大战役指挥了两个,又挥师南下,解放了大半个中国,从长白山一直打到了海南岛。林彪的巨大成功当然离不开毛泽东的高度重视。毛泽东任命林彪为东北党政军“一把手”,可谓棋高一着,慧眼识珠,知人善任。毛泽东这一次对林彪的大胆破格任用,在党史、军史上被传为佳话,很少有人非议。

  建国后,林彪由于反对出兵抗美援朝,拒绝出任抗美援朝司令,一度受到冷落,坐了几年冷板凳。尽管如此,毛泽东仍然念其战功卓著,在1955年左右,任命他为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等职,授予他十大元帅,排名第三。在七届五中全会上,任命他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至此,林彪可谓功成名就,船到码头车到站了。以他的功劳和资历,以他的政治素质,以他的身体多病以及建国后长期病休的状况,跃升到这样的地位已经很不错了,林彪也应该满意了。

  但是,毛泽东却替林彪不满意,还要让林彪再往上升。在高岗案件中,林彪曾对安子文私拟政治局委员名单中“有薄无林”十分恼怒,在给中央领导的电话中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一度支持高岗倒刘。后来高岗倒了,涉入高岗案的林彪立即抽身,不仅脱掉了干系,而且地位不断蹿升,一顶顶耀眼的官帽戴在了头顶。毛泽东还想将更大的官帽戴在这位“长期病号”的头上,竟让他升为中央副主席,地位超过彭德怀!

  这一次任命,在中共党史和政坛上造成了严重的失衡,形成了严重的不公,对以后的党心和民心、革命和建设产生了严重不利的影响。

  因为,在八届五中全会上,最应该提拔的、最应该进入中央常委的是彭德怀,而不是林彪!

  彭德怀在战争年代的战功,不亚于林彪。在井冈山红军时代,在长征年代,二人都是独当一面、能征惯战的大将,可谓并列双峰。在八年抗战中,林彪在平型关战役后出国养伤多年,而彭德怀率领八路军浴血抗敌8年,八路军由4万多人发展成百万大军,其功臣名将不可胜数,但彭德怀无疑居首功。此时彭德怀的功绩和威望已经远超林彪。在1945年七大后,彭德怀就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解放军总参谋长。而林彪只是中央委员、军委委员。

  解放战争中,彭德怀以解放军副总司令身份兼任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率领不到3万人马,将胡宗南的30多万人马打得落花流水,收复西北五省,解放的土地面积在各野战军中名列第一。当然林彪率领的第四野战军,由最初的10人马发展为百万大军,三大战役有其二,消灭敌人、发展兵力均居第一。这是林彪一生最辉煌的战绩。不少人据此认为林彪战功当居第一,也不无道理。

  这与毛泽东的大胆任用有关,也与当时的政治和地理环境有关。如果让彭德怀出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和罗荣桓搭档,他也能创造出同样的战绩;如果让林彪出任第一野战军司令员,他也能做出彭德怀那样的业绩。

  归纳彭德怀和林彪在战争年代的功劳,亦即“打江山”的功劳,二人不分高下,难论伯仲。

  然而在建国后的1950年,彭德怀出任抗美援朝司令,率领百万大军在异国他乡同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军队(联合国军)浴血作战三年,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打败了强敌,实现了作战目标。受到了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高度赞誉,一致称他为“大英雄”;邓小平后来称其为“国际上著名军事家”。1953年,彭德怀载誉归国后担任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工作。5年来夙兴夜寐,呕心沥血,为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

  就在彭德怀日夜操劳、屡建功勋的8年间,林彪却一直在休息、养病。不管他的病情是真是假,是重是轻,8年来闭门不出,寸功未建,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此时论战功,彭德怀已远远超过林彪。在十大元帅中,彭德怀排名第二,林彪名列第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更主要的是,要论在党内、军内的地位,林彪自井冈山以来,一直在彭德怀之下,一直是彭德怀的下级。尤其是在抗战时期,彭德怀是八路军副总指挥,林彪是115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林彪是一个方面军司令。七大以来,一直到1958年,彭德怀一直是政治局委员;林彪在七大以来一直是中央委员,在养病的1955年,才被提拔为政治局委员。

  所以,论功劳,论级别,论地位,论声望,在1958年的八届五中全会上,要在政治局委员中选拔一人进入政治局常委、担任中央副主席,毫无疑问应当是彭德怀,而不是林彪!如果党中央真正实行“民主集中制”,让与会的中央委员充分讨论,发扬民主,进行投票选举,大家肯定会一致投票推举彭德怀进入常委,很少有人投林彪的票。作为中央最高领导和决策者,也应该顺从民意,论功行赏,根据二人的功劳、声望等条件,选拔彭德怀进入常委、副主席,这样才能体现任人唯贤、公平公正的原则,从而避免官场失衡,避免某些人心理失衡,给国家的事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是中央领导心知肚明的。林彪的身体衰弱,多病缠身,根本承担不了繁忙紧张的工作任务。建国八年多来一直闭门养病,就是明证。而彭德怀身体素质极好,身强力壮,善于吃苦耐劳,经得起风雨摔打,能承担千斤重担。从这方面考虑,中央要为国选才,一定要选拔彭德怀,而给林彪发“转业费”,让他长期病休,什么时候病好了再出来工作。

  这一点,他的老搭档罗荣桓最了解。庐山会议后期,当毛泽东决定罢免彭德怀,让林彪担任国防部长、主持中央军委工作,并将此决定征求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的意见时,对林彪状况最熟悉的罗荣桓即刻在电话中回复:林彪长期有病,一直休养,不适宜担任国防部长繁重工作。建议让贺龙同志出任此职,主持军委工作……林彪由此对罗荣桓怀恨在心,毛泽东当然也没有听罗荣桓的。但罗荣桓说的完全符合事实。林彪后来担任要职后果然长期请病假,中央只得让贺龙主持军委工作,以致闹得几位将帅矛盾重重,林彪野心勃发,竟然对罗荣桓、贺龙、罗瑞卿大打出手,制造了几起惊天冤案!

  但是,我们党的八届五中全会,竟然选拔林彪当了常委、副主席,而将功劳、名望、身体状况都在林彪之上的彭德怀,搁置一旁![page]

  从表面看,选拔林彪是中央委员会的集体决定、民主选拔的,实际上是一个人在操纵!假如毛泽东没有出席这次会议,放手让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中的任何一个人来主持会议,真正搞民主选举,真正搞民主集中制,选举的结果肯定是彭德怀,不可能是林彪!

  这一点林彪心里最清楚。他在笔记中私下写道:“要把大拥大顺作为总诀,要仿恩之于马,斯之于列,蒋之于孙,跟着转,乃大窍门所在;要亦步亦趋,得一人而得天下。”只要瞄准毛泽东一人,就能青云直上,得其所愿。所以,在以后12年的执政生涯中,在他的眼里,没有真理,没有是非,没有实事求是,一切以毛泽东的是非为是非,一切以毛泽东马首是瞻。

  在1958年的关键时刻,毛泽东为何非要不按常理提拔林彪,而舍弃彭德怀呢?

  有人说,这是毛、彭在历史上有恩怨。有人总结出彭德怀和毛泽东的“八大冲突”,说明彭和毛在历史上矛盾不断。但林彪和毛泽东在历史上也是纠葛不少,有人总结出林和毛“九大冲突”。为什么毛在林彪养病8年后“相中”了他?

  有人说,这是因为彭德怀陷入了高岗案件,和高岗走得近,关系密切。其实,林彪和高岗的关系不亚于彭德怀,二人多次在一起议论中央领导人事关系,林彪曾当着高岗的面猛烈抨击中央用人不公。所以毛泽东弃彭而用林,不能说是因为高岗案件。

  有人说,彭德怀抗美援朝立下大功,有功高盖主之嫌。后来在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时,不请示,不汇报,引起毛泽东的不满。但是,以彭德怀的性格,不可能在立了大功后会骄横跋扈,越级擅权。党史、军史上也没有记载彭德怀在何时何事上有跋扈越权行为。

  然而,有一个事实令人难忘。1959年4月,在庐山会议之前的上海会议(八届七中全会)上,毛泽东在指名道姓批评了一批中央领导后,对彭德怀说:你是恨死了我的,不是恨死也是若干的恨。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后来在不同场合又说,要防止党内发生分裂,就是指彭德怀说的。这是怎么回事呢?毛泽东如此“恨死”彭德怀,原因何在?

  愚以为,这不是历史恩怨,而是现实矛盾。1958年前后,大跃进之初,毛泽东最需要个人崇拜。为了实现“超英赶美”的“军令状”,为了实现早日建成社会主义、跨入共产主义的宏大理想,毛泽东多年来一直和右倾保守的“反冒进”作斗争,一直主张冒进、冒进直至“大跃进”。刘少奇、周恩来、陈云背着自己搞“反冒进”,已经被自己批得鼻青脸肿,低头认罪。但是,这几位表面对自己臣服的大将是否心悦诚服,真正拥护大跃进?还不能打包票。现在他极需要个人崇拜,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来推行自己的正确路线(实际是错误的极左路线)。

  论功劳论声望,应该提拔彭德怀进入常委,但是这个缺乏政治头脑的“炮筒子”,恰恰是反对个人崇拜的死对头。他见了面直呼“老毛”、粗声野气、不讲礼貌也就罢了,但是作为国防部长,他竟然不让战士们唱《东方红》,不让群众喊“毛主席万岁”;就连《士兵训练条例》中“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领导下”这样的句子,他也当众表示质疑,说是“难道没有毛主席的领导,部队就不搞训练了?”如果党的高级干部都像彭德怀一样,领袖的尊严何在?错误的个人崇拜应当反对,但正确的个人崇拜必须坚持。没有个人崇拜,如何反对刘周陈的“反冒进”?如何发动亘古未有的大跃进?

  所以,为了树立个人崇拜,彭德怀不仅不能提拔重用,瞅机会还要将他打下去!而战功可以和彭德怀并列的林彪,恰是可用之才,瞅机会可以取代彭德怀执掌军权。

  林彪在战争年代虽然和自己闹过矛盾,自己曾批评他:“你是个娃娃,懂得什么!”抗美援朝时竟抗命不遵。但是,林彪善于动脑,心眼灵活,眼光精准,好几次在危难之际帮助了自己。尤其是在井冈山时期的“朱毛之争”不可开交之时,由于林彪的支持使自己稳操胜券。更何况,在建国后他拒绝出征、称病休养这近10年间,他的地位不断上升,他也一定知道,是毛泽东没有忘了他!现在,骤然将其提拔为政治局常委、中央副主席,他能不感激涕零,誓死效忠?以后高举个人崇拜的大旗,不就可以依靠林彪了吗?

  但是,这样提拔林彪,对彭德怀是严重的不公平,对那些殚精竭虑、日夜为国操劳的高干们是一次挫伤,朱德、刘少奇这些元老们肯定有非议,但所有这些都顾不得了!毛泽东利用历史形成的巨大威望,更利用几次“反冒进”大获全胜的余威,一提出提拔林彪,常委们肯定顺利通过,中央委员也都顺水推舟,蜗居10年、寸功未建的林彪就这样越过彭德怀,一跃登上副主席的宝座!

  此次对林彪的错误任命,带来的最大的恶果,就是刺激了林彪的野心和邪念,使林彪的性格发生了扭曲,不仅给他本人带来了不光彩的一面,也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悲剧。

  林彪在战争年代,是肯动脑、有眼光、求真理、讲实效的。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是绝不盲从的。譬如在井冈山时期提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问题;在长征时提出“不走弓背走弓弦”的问题,要求改变前线领导、让彭德怀代替毛泽东指挥的问题;在东北时提出暂时不打锦州打长春的问题;在抗美援朝时提出不要出兵朝鲜,可在东北陈重兵“示敌于形”的问题,等等。这些意见不一定都正确,但却显示了善于动脑、绝不盲从、求真务实的性格。

  但是,自从这一次错误的任命以后,林彪的性格变了。他眼前明摆着的是,一个干部能不能被提拔,不在于工作多少,功劳大小,而在于是否能得到领袖的青睐,领袖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袖说你不行你就不行不服不行!从此后,林彪就一门心思研究“豋龙术”,揣摩毛泽东的心思。

  1959年7、8年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发动批判彭德怀的斗争,林彪作为“救兵”火速登上庐山,在批判彭德怀的发言中果然大显身手,出语惊人,直击要害,给彭德怀扣上“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大帽子,为批彭定了调子。在一次中央委员会议上揭批彭德怀,一下讲了3个小时,句句似刀,直刺彭德怀,而又处处不忘维护毛主席。毛泽东当然十分感动,觉得在一年多前的八届五中全会上昧着良心,破格提拔林彪果然有了回报,在大感欣慰的同时,心里有点发虚。他派曾希圣去探问彭德怀:“你是否对去年中央任命林彪同志为中央副主席感到不满意、不服气呀?”

  彭德怀感到莫名其妙,但从侧面显示了毛泽东的心虚和猜疑,一年多在心头念念不忘。我们还可以从八届五中全会的形式上感到毛泽东的心病。这次全会的公报,竟然仅寥寥百十个字。之前和之后的所有中央全会公报,大都是长篇大论,洋洋洒洒;几大常委要轮流讲话,发出的号召、作出的指示一套一套的。而这次全会公报只公布了人事任命。据说全会决定了人事任命后即戛然而止,毛泽东、刘少奇等中央领导悄悄地到十三陵水库参加劳动了。从这些反常的动作上可以看出,毛泽东故意舍弃彭德怀、提拔林彪后难以言传的心结。

  有人说,八届五中全会之前已经召开了八大二次会议,一些重大事项已经解决了,五中全会就不需要说什么了。其实,我们党增添了一位中央副主席,增添了三位政治局委员,这不是可喜可贺的大事件吗?这不是应当在全国党代会上大张旗鼓地让全体代表们热烈讨论一番、赞颂一番,以示庆贺吗?毛泽东却没有这样做,而是悄悄地在全会上作了任命。这又说明了什么?

  庐山会议结束,毛泽东论功行赏,立下头功的林彪被任命为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完全取代彭德怀主持军委工作。这样,林彪在党内是中央常委、中央副主席,在军队内是第一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既有地位,又有实权,可谓位高权重,炙手可热。而在军内地位极高的朱德,由于同情彭德怀,被降为军委委员,彭德怀连委员也不是。在紧接着召开的军委扩大会议上,林彪斗罢彭德怀,转而斗朱德,对着1000多名军官,指斥朱德:“你也是一个野心家!你没有当过一天总司令,我们的总司令一直是毛主席!”

  林彪是毛泽东和朱德在井冈山时期一手提拔起来的爱将,此时为何竟敢如此胆大绝情,翻脸不认人?当然身后有毛泽东的支持。但一个关键因素是,八届五中全会错误的任命,加上庐山会议错误的提拔,扭曲了他的心灵,刺激了他的野心。几十年来一直是军委第一副主席、最高统帅的朱德,因为几句话不投机,竟被降为委员;而林彪因为几句话说得带劲,符合朕心,竟被提拔为第一副主席。能不让林彪激动发狂吗?清除了十大元帅的前两名元帅,排名第三的林彪不就成了老子天下第一了吗?

  庐山会议后,初掌军委大权的林彪,不是在做好工作上下功夫,而是在继续揣摩领袖的心思上下功夫。一改彭德怀的做法——彭德怀反对个人崇拜,他偏要竭力鼓吹个人崇拜;彭德怀反对突出政治,他偏要大力突出政治;彭德怀不要学习毛著,他偏要推动学习毛著。他上任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高举党的总路线和毛泽东军事思想红旗阔步前进》,旗帜鲜明支持毛泽东及其大跃进。接着又连续发明了“捷径论”“顶峰论”“天才论”“活学活用论”,提出了“四个第一”“三八作风”等,在“造神”运动中大出风头。

  林彪尤其让人诟病的是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大跃进三年,遭到惨重失败;毛泽东在大跃进中,尤其在庐山会议上的一系列讲话,几乎全部落空,无数的豪言壮语都成了不堪回首的笑谈。在这个党史上最大的会议上,刘少奇同诸位领导都纷纷检讨自己的失误,总结大跃进的教训;有些人提出毛主席也有错误,毛主席也应该检讨。这让一向英明伟大的领袖有点灰溜溜的感觉。在这关键时刻,林彪竟发表一篇吹捧毛泽东的讲话。称毛主席是一贯正确的。他突出的优点是实际,总是与实际八九不离十,总在实际周围,围绕着实际,不脱离实际。过去搞得好的时候,正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凡是毛主席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干扰时,就会出毛病。大跃进出了一些乱子,就是有些人没有很好执行毛主席的思想。

  林彪的这番讲话,完全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让知情的干部嗤之以鼻,让受苦的百姓欲哭无泪。但我们的领袖却大感兴奋,信心倍增,批示让全国人民学习林彪讲话。

  林彪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样的讲话?以林彪的灵性,即使道听途说也要知道一些大跃进灾难和原因,他也一定知道发动大跃进的毛泽东应当承担什么责任。他之所以要昧着良心不说真话,尽说假话,极力奉承毛主席,就是以前错误的提拔刺激他产生了邪念,他知道毛泽东力排众议提拔他的用意是什么,他从说假话中尝到了甜头,他从直言不讳的彭德怀身上吸取了教训。

  假如没有林彪的这个讲话,中央领导都照刘少奇的样子沉痛检讨大跃进的失误,把北戴河会议到庐山会议的一系列中央文件认真清理一下,把各位领导的一系列讲话认真反思一下,把各位领导应当承担的责任划分一下,加大纠错、调整和改革的力度,那样,中国的面貌将会焕然一新,以后就不可能发生大的折腾。

  可惜有了林彪的这个讲话,使毛泽东灰溜溜的心情一扫而光,一种巨大的权威感、领袖感、优越感在心头升腾起来。他不但不想进一步检讨自己的失误,反而对那些要求自己检讨和承担责任的领导“憋了一肚子气”,准备伺机将他们打倒。在几个月后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泽东又开始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不断挥舞阶级斗争大棒,痛击“黑暗风”“单干风”“翻案风”,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人又开始向毛主席低头认错了;他们竟然都检讨说,在七千人大会上,在西楼会议上,我们把大跃进的错误估计得太严重了,我们讲黑暗太多了!我们不该支持包产到户。还是领袖英明,我们不断犯错……

  毛泽东在犯了大跃进这样重大错误后,为什么在八届十中全会上如此底气十足,睥睨群僚?为什么一挥舞阶级斗争大棒,就能使这么多政治家革命家俯首帖耳?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执掌军权的林彪讲话支持了他,吹捧了他,使他又恢复了“英明伟大”的形象。而林彪讲话的邪念,都源自于对他错误的提拔上。

  那么,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林彪被毛泽东提拔为排名第二的副主席,取代了刘少奇的地位;在九大上又被定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这些重大的任命是不是错误的任命呢?

  从整体历史上和党心民心上说,这当然是错误的任命。刘少奇的接班人地位是历史形成的,刘少奇被打倒的罪名是莫名其妙的,林彪的政治才能和治国经验肯定不如刘少奇。但是,从当时的大环境来说,林彪在60年代“高举”“紧跟”、在突出政治、学习毛著、大搞个人崇拜等方面,可谓独树一帜,无人可比;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已经埋下了刘少奇下台、林彪上台的伏笔,又经过几年的奋斗,风头强劲的林彪取代刘少奇当接班人,可谓呼之欲出,水到渠成。又经过文革头几年大刀阔斧,横扫一切,林彪登上权力顶峰,也是顺理成章,“众望所归”。所以,文革前期对林彪的两次任命,不能算“错误”。在九大那样的环境里,无论如何发扬“民主”选举二把手接班人,当然是非林彪莫属!

  毛泽东对林彪的错误任命,最主要也是最关键的一次,还是1958年八届五中全会的任命。这次错误的任命,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不仅为祸国殃民的大跃进的埋下了祸端,也为冤狱遍地的文化大革命埋下了祸根!

(来源:共识网)
cul.sohu.com true 共识网 http://cul.sohu.com/20160513/n449235540.shtml report 8994 共识网logo首页中国世界思潮经济历史文化艺术批评English博客活动周说旧版入口字号:大中小当前位置:首页>历史>现代>正文马双有:对林彪最错误的一次任命2
(责任编辑:赵本军 UC001)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我来说两句排行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