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时评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推崇“二十四孝”是弘扬传统文化的严重误区

来源:搜狐文化 作者:柳尚新
第1页 :

  文/柳尚新

  2015年5月13日下午,因工作关系陪同北京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李中华老师、江力老师,一起前往小汤山太阳城拜访著名哲学家冯友兰之女、当代作家宗璞先生。席间说起小区的环境,老人家最不满意的就是小区东北角长廊里的“二十四孝”浮雕。在文化复兴的大背景下,同类主题的浮雕、壁画已然随处可见,公园、景点、社区甚至学校都有装设,一般大众也多见不怪,又何以引起一位八旬老人的关注呢?这还要从二十四孝的具体内容说起。

  “二十四孝”讲了二十四个做人尽孝的故事,不同版本的区别,仅在于个别人物和故事选取的不同。在最常见的版本里,包括孝感动天、戏彩娱亲、鹿乳奉亲、百里负米、啮指痛心、芦衣顺母、亲尝汤药、拾葚异器、埋儿奉母、卖身葬父、刻木事亲、涌泉跃鲤、怀橘遗亲、扇枕温衾、行佣供母、闻雷泣墓、哭竹生笋、卧冰求鲤、扼虎救父、恣蚊饱血、尝粪忧心、乳姑不怠、涤亲溺器、弃官寻母。其中大部分故事说的是子女为保证父母的身心安悦和自己的内心宁静而做出的力所能及的孝行,这些当然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但也有部分故事里的极端做法所显示出的超越常理、违背常识,读来令人不安。

  比如“埋儿奉母”,说的是晋代郭巨家贫,为了不影响供养母亲,欲将亲生幼子活埋的故事。故事结尾虽说用天赐黄金奖励了孝子郭巨,也保住了孩子。但这样的故事在人群中传播,在校园里传诵,哪一位慈祥的老人能够心安,哪一个敏感的孩儿童能不惊慌?据宗璞先生讲,因为这则图文,少年的鲁迅也曾面对祖母,心生戒惧。对于郭巨埋儿,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老师也曾评论说:“为了让父母吃饱饭,竟然要活埋儿子,这表面上看是‘大孝’,但其实恰好违背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孝道总纲’,所以其实又是‘大不孝’。你把老人的宝贝孙子都给杀害了,这还是‘孝’吗?这样的‘大孝子’真是欠抽!”

  比如“卧冰求鲤”,说的是王祥不计前嫌,赤身卧冰,用自己的体温去融化坚冰,求取鲤鱼,以奉继母。且不说冬季的寒冰不是人的体温可以融化的。即便用此法求得鲤鱼,王祥的极端做法仍然不可取。宗璞先生对此评论:“不计前嫌当然是可以表扬的,但这种行为若说是孝,也是愚孝。上天帮助跳出鲤鱼是迷信,事实的结果可能就是得一场肺炎,还要家人求医寻药。难道不知古训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真是其愚不可及了。”

  比如“曹娥投江”,宗璞先生认为是“残忍、愚昧而又迷信的事”。是“极不合理”的。她说,“现在还有许多宣传,真是不可思议。”

  此外,还有“恣蚊饱血”、“尝粪忧心”两则,也是剧情悖于常理。前者“恣蚊饱血”,蚊虫叮人,并无选择,除非为母驱蚊。而驱蚊的办法,在古代也有多种。此种做法,若非儿童笑谈,岂不是不学无术?后者“尝粪忧心”,即便医家,也要采取一定的保护和隔离措施后才可以探验。如此冒险,岂不怕再多出一个病人来,最终两辈人都要使人操心了。

  按照几位老师的说法,尽孝也是要动脑子的,而偷懒最终是要挨板子的。文化复兴是大工程,不外乎继承和发扬,但是继承什么、发扬什么,是要做功课的。文化传播是大事,若要参与其间,于其细微处能不慎乎?

  对于目前各地不加选择推广传播上述内容的做法,宗璞先生、李中华和江力两位老师以及在小区遇到的一位退休的化学系教授,几位都同样表示担忧。作家宗璞先生此前还专门为此写过《美芹三议》一文,提议用“木兰从军”“班昭续书”替换掉上述不适当的内容。文章发表在2014年12月19日的《文汇报》上,有心人可以移步一观。

  近年来,“文化热”、“国学热”以及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春风化雨”之时,提倡以落后愚昧的“二十四孝”是错误的,是不可取的!

  真正的中国文化是最讲人性的,最讲天理的,“二十四孝”违背了这个基本文化特质。它不是传统文化,恰恰是反“传统”的,反人类的,有些做法是非人性的,不仅不可以提倡,恰恰要扬弃,要批判,要制止!

  用愚昧肉麻并不真实的“二十四孝”代替中国真正的“孝文化”,以此貌似弘扬传统文化,恰恰是破坏传统文化,国内此风当自此禁止!!!

cul.sohu.com true 搜狐文化 http://cul.sohu.com/20150518/n413257688.shtml report 5436 文/柳尚新2015年5月13日下午,因工作关系陪同北京大学中国文化书院李中华老师、江力老师,一起前往小汤山太阳城拜访著名哲学家冯友兰之女、当代作家宗璞先生。席间
(责任编辑:UB003)

我要发布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