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新闻
读书 | 文学 | 艺术 | 历史 | 影像

周国平回应“直男癌”之争:我是一名女性主义者

来源:综合 作者:新京报书评周刊

  女性的性别角色和作为独立女性的社会角色并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存在。我觉得很多攻击我的女权主义者过于把这二者二元对立化了。

  我在很多时候赞美女性的性别角色时是立足于批评男性的,因为男性在现代社会中还不够回归自然天性。

  我肯定不是一名男权主义者,事实上,我认可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温和一些的。

  ——周国平

  编者按:1月12日,周国平在微博发表了两条文摘,立刻引起了从网友到女权界的轩然大波。第一条微博引自他二十几年前的一篇文章,周国平写到, “女人比男人更接近自然之道,这正是女人的可贵之处。男人有一千个野心,自以为负有高于自然的许多复杂使命。女人只有一个野心,骨子里总是把爱和生儿育女视为人生最重大的事情。一个女人,只要她遵循自己的天性,那么,不论她在痴情地恋爱,在愉快地操持家务,在全神贯注地哺育婴儿,都无往而不美。”微博发表后,几小时内就遭到了大批网友的攻击和声讨。

  周国平立刻发了另一条微博试图澄清,“我的意思不是要女人回到家庭里。妇女解放,男女平权,我都赞成。女子才华出众,成就非凡,我更欣赏。但是,一个女人才华再高,成就再大,倘若她不肯或不会做一个温柔的情人,体贴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她给我的美感就要大打折扣。”

  但是这条澄清并没有消除“众怒”。在微博发表的其后两天,尤其是在女权界,引起种种纷争。各方女权主义学者和活动家以及专栏作家们纷纷出面写文章与周国平抗辩,并挖出了周国平以往很多“男性中心”视角的言辞。各方言论虽观点不一,却几乎众口一词指责周国平性别观念腐朽、物化女性,甚至给周国平贴上了“直男癌”的标签。

  在众多的讨伐声中,书评君采访了周国平,希望在女权界的回击后,能听到他的声音。

  “女性的性别角色和社会角色并不是二元对立的”

  新京报:你最近在微博上发表的关于“女性美感”的言论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女权界在各方媒体上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你关注他们回击你的言论了吗? 你怎么看?

  周国平: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的误会和断章取义。

  首先,我发的两条微博是从二十几年前一篇写“现代女性美”的文章中节选的,所以只谈到女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只把女性作为被审美的对象,而把男性置为高高在上的欣赏者。事实上我在很多文章中也谈到了男性,并且我对女性审美的标准放在男性身上是一样的。男权主义者在女人身上只看到性别角色,而看不到作为“人”的角色,而我绝不是这样的。在我看来,男人和女人一样,身上既有作为“男”和“女”的性别角色,也有在社会中独立的作为“个人”的角色,这两者放在男人和女人身上一样重要。社会的普世价值是强调男性的社会角色和在社会上的成功,而这是我不认同的。我的观念是男性也一样需要作为男性角色被欣赏,不止该以事业成功评判,做一个好父亲、好情人、好丈夫是更重要的。家庭生活和亲密关系如果处理不好,这也会是男性非常大的一个缺陷。

  第二,女性的性别角色和作为独立女性的社会角色并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存在。我觉得很多攻击我的女权主义者过于把这二者二元对立化了。我赞美女性的性别角色,并不意味着我反对女性的“独立”。正相反,我非常欣赏独立女性,并且我认为这二者需要统一的。一个人格上不独立的女性,她也处理不好亲密关系,这两者是相辅相成、并不矛盾的。

  新京报:你在微博上面对回击提到“我当然不认为这些人是今天的新女性”,什么是你眼中的新女性?

  周国平:我说我不认为那些攻击我的人代表今天的新女性是因为那天在微博下的攻击有非常多的污言秽语。我以前写过关于新女性的话题,关于女性的“三个觉醒”,当然,我指的是典型意义上的异性恋女性。第一个觉醒是生命角色的觉醒,这指的是性别角色上作为情人、妻子和母亲。第二个觉醒是自我的觉醒,这指的是女性的社会角色和独立人格。第三个觉醒是灵魂的觉醒,这指的是智慧层面,做有智慧的人。这也是我欣赏的新女性。

  新京报:有报道给您贴上“直男癌”的标签,你怎么看?报道中把你的观念和何广顺教授“在课堂上鼓励女生迟到一小时在家化妆”,以及林少华先生公开谈论“让男性做家务有损男性的阳刚之气”的男性知识分子的言论归为一类,你怎么看他们的言论?

  周国平:我当然不认为我是他们口中的“直男癌”,我也不认同你提及的两位的言论。何广顺教授说的话莫名其妙,应该认可男女之间的差异,但是我坚决反对把差异放在结构层面去歧视或矮化女性。而林少华说的我更不认可了,家务在家庭内本来就应该双方共同承担,我在家是做家务的。

  新京报:很多文章和报道一直揪住你写的怀念邓正来的文章中的言辞,因为你在那篇文章中的话语非常男性中心。

  周国平:那里面的话语是邓正来说的话,比如他知道我太太怀孕了,他主张我太太该做掉,理由是让我安度晚年,或者他叫我太太和女性朋友照顾我的感受、把我放在第一位等等。我写的这些段落是在塑造邓正来“强硬的性格”以及他对我的关心。但是并不代表我赞同他的话,甚至我照着去做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照着去做。我在那篇文章里表达对友人的怀念,并非一篇评论的文章,文中旨在塑造他生前的性格,并没有一定要摆出我“认同或不认同”的立场去评断他。所以我不理解很多人断章取义地对这篇揪住不放。

  “我赞美女性时往往立足于批评男性,因为男性在现代社会中不够回归自然天性”

  新京报:你认为女性该回归家庭,好情人、好妻子、好母亲这种依托男性而存在的女性角色设定是美的,是不是有悖于今天社会进步后年轻女性“首先该找到自我”的诉求?亲密关系是不是不该再是评判女性的首要依据了?

  周国平:我觉得并不悖于今天新女性的诉求。在我看来,女性形成独立人格和女性角色不矛盾,也并没有构建的先后之分。这要根据个体客观遭遇和成长经历的不同来看,有人可能先步入恋爱,这样她就先习得的是作为女性的角色,然后慢慢形成独立人格,也有人因为客观经历不同是不一样的节奏。当然,也有女性主动或是被动的没有完成自己的女性角色——主动选择不婚、不要小孩的女性,或是客观遭遇使她不能步入婚姻或是婚姻不幸的女性,这又是另一种情况,我对这一类女性也抱有尊重和理解,但这并没有在我所涵盖的语境内。另外,亲密关系不但该是评判女性的重要依据,在我看来,它也是评判男性的重要依据。

  新京报:有人认为你的观念可能是八十年代新启蒙时期抵抗国家主义时重新性化女性、人欲自然化的思想,但放在今天的两性结构内已经过时了。你怎么看?

  周国平:我认为“人欲自然化”的思想在哪个年代都不过时,男性也该被“性化”。这种自然天性无论是在哪个时代都该被认可的,人的自然情感、爱情的位置无论在哪个时代也都值得尊重。事实上我在很多时候赞美女性的性别角色时是立足于批评男性的,因为男性在现代社会中还不够回归自然天性。

  新京报:可是女性美也是多元的。很多时候,“温柔的女性”或“刚强的男性”只是社会对性别的期待和偏见,那你怎么看不温柔的女性和不刚强的男性?

  周国平:没错。我今天发了微博来说明这个问题。人们常把敏感、细腻、温柔等阴柔气质归于女性,把豪爽、粗犷、坚毅等阳刚气质归于男性。我怀疑这很可能是受了语言的暗示。事实上,女人也可以是刚强的,男人也可以是温柔的,而只要自然而然,都不失为美。比如拉拉、gay、跨性别者就具有不同的性别气质,他们也是自然的。在我的观念里,最优秀的男女都是雌雄同体的,既赋有本性别的鲜明特征,又巧妙地揉进了另一性别的优点。两性特质的区分仅是相对的,从本原上说,它们并存于每个人身上。一个刚强的男人也可以具有内在的温柔,一个温柔的女人也可以具有内在的刚强。一个人越是蕴含异性特质,在人性上就越丰富和完整。

  新京报:有女权主义者认为你在微博中浪漫抒情化的对“伟大女性”的赞美,事实上一种传统男性视角,赞美的是“女性对男性的依存”,这是打着“赞美女性”的名号“物化女性”。你怎么看?

  周国平:我不认同这种看法。我赞美的是女性的天性,并不是封建社会构建出的女性该服从于男性的“三从四德”道德观和女性的屈从地位。这是非常不同的。如果说传统视角,我不知道这是哪种传统,这肯定不是封建式的传统男性中心视角。我的两性观其实是受林语堂先生影响很深,这也是传统,甚至受老子影响很深。而老子,在我看来是中国的第一位女性主义者,是非常女性中心的。

  “我肯定不是一名男权主义者,事实上我认可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温和一些的”

  新京报:你怎么看男女差异和男女平等?

  周国平:这个我觉得是极端女权主义非常容易出现的错误逻辑——男女平等是消灭男女的差异。我反对片面的强调女性社会角色和独立性,消抹掉女性的性别角色。差异是有价值的,也需要被尊重,女权主义发展到要抹杀性别差异的程度就荒谬了。男女的差异是彼此更完整,在社会分工中也会有一定的不同,比如一些职业更适合男性做,另一些更适合女性来做,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当然更不能成为女性在公共领域被歧视和被矮化的原因。

  新京报:你怎么看“好女人”和独立女性的关系?

  周国平:就像我前面说的,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并不作为矛盾对立的存在。所谓的“好女人”是在性别角色对于男性而言的层面,独立女性是指社会角色作为独立的人的层面。这在男性身上同样适用。

  新京报:女权主义者大多从人的权利、平等和自由框架来探讨性别问题,你怎么看女权主义的这些诉求?这些价值该屈从于男性对女性的审美吗?

  周国平:性别框架中女性的权利、平等和自由当然需要争取。我们长久的男权思想在社会中依然根深蒂固,对父权和男权社会的挑战是近几十年才有的,现在这种挑战也还是不够,大家倡导男女平等,但是男权思维还是很内化的。所以,女权主义在制衡男权思维上是有很大的积极作用的。但女权主义也有很多派别,有极端的和温和的。我肯定不是一名男权主义者,我认可自己是一名女性主义者,温和一些的。

  新京报:你希望你的女儿以后成长为怎样的女性?

  周国平:这个我无法决定,要看她自然生长为什么样的女性。但是我当然希望她是优秀的女性,也是本色的女性。

cul.sohu.com true 综合 http://cul.sohu.com/20150116/n407836957.shtml report 4700 女性的性别角色和作为独立女性的社会角色并不一定是非此即彼的存在。我觉得很多攻击我的女权主义者过于把这二者二元对立化了。我在很多时候赞美女性的性别角色时是立足于批
(责任编辑:UC005)

我要发布

  • 热点视频
  • 影视剧
  • 综艺
  • 原创
锦绣缘

同步热播-锦绣缘

主演:黄晓明/陈乔恩/乔任梁/谢君豪/吕佳容/戚迹
神雕侠侣

大结局-神雕侠侣

主演:陈晓/陈妍希/张馨予/杨明娜/毛晓彤/孙耀琦
封神英雄榜

同步热播-封神英雄榜

主演:陈键锋/李依晓/张迪/郑亦桐/张明明/何彦霓

六颗子弹

主演:尚格·云顿/乔·弗拉尼甘/Bianca Bree
龙虎少年队2

龙虎少年队2

主演:艾斯·库珀/ 查宁·塔图姆/ 乔纳·希尔

《奔跑吧兄弟》

baby14岁写真曝光

《我看你有戏》

李冰冰向成龙撒娇争宠

《明星同乐会》

李湘遭闺蜜曝光旧爱

《非你莫属》

美女模特教老板走秀

《一站到底》

曝搬砖男神奇葩择偶观

搜狐视频娱乐播报

柳岩被迫成赚钱工具

大鹏嘚吧嘚

大屁小P虐心恋

匆匆那年第16集

匆匆那年大结局

隐秘而伟大第二季

乔杉遭粉丝骚扰

The Kelly Show

男闺蜜的尴尬初夜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