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石康称韩寒不能和方舟子比智商:韩寒事件全回顾

2012年01月30日07:31
来源:搜狐文化
2012韩寒方舟子之争
 

  (韩寒事件最新)公知口水战白热化,为韩寒方舟子之争表痛心

  石康很痛心:韩寒和方舟子是彼此伤害】:韩寒做到了你们三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你们(那些岁数大,却过的连他的十分之一精彩都没有的人)还要他怎样?中国人在妒忌方面的教育程度世界第一。中国民主遥遥无期,是因为鸡贼太多。这是一场不该发生的笔战(指方舟子和韩寒),双方都把自己最坏的一面拿出来示人。方舟子和韩寒的智力不在一个水准,你不能让一个七门功课不及格的人与福建省高考状元比智商。你给方舟子更长的时间,他会让读者相信韩寒具有抄袭的可能性。这是智力优势。方舟子并不了解一个高中水准、自学成才的作家如何想问题。前后矛盾并不代表韩寒在说谎。方舟子干扰韩寒的思路,让他文章出现无法克服的失常和混乱。

  在中国的现状下,公然的压制,抢夺,迫害,强暴还谈不完,哪有轮的到抄袭?方舟子的技能,本可向更多需要的人提供服务,却把精力和才智用来做斗争。(摘自石康博客)

  【法律辩论:观点表达自由还是事实诽谤】彭晓芸在韩寒事件中提到此问题,许文广回应说,方舟子对韩寒的指控是体现质疑权的言论自由,还是需承担法律责任的诽谤,美国司法体系对两者的区分是:是“意见表达”还是“事实指控”。譬如方先生骂路金波是猪,属于意见表达。他言之凿凿称韩文他人代笔甚至明示此人是韩寒的父亲,当属事实指控。以涉嫌诽谤诉诸法庭是最佳选择。

  【法律辩论:私权力是否应加以保护】萧瀚认为,代笔属于著作权的私权范畴,只要著作权人自己没有发生分歧,外界无权置喙。即使韩寒是公众人物,探讨也得有节制。以@方舟子 @彭晓芸 为首的倒韩人士在指证枪手手法上的文本分析等手段,已突破私权保护的底线,并践踏了一个作家的尊严和人格。韩寒事件中的跟风盲从者,正是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惨剧制造商。他认为应警惕转基因文革。

  【矛盾白热化:麦田再度质疑韩寒】第二份声明:重新质疑韩寒。春节前出于各位师友建议,加上证据不足,本着厚道之心,即使韩寒恶毒辱骂,我还是向韩寒韩仁均李其纲道歉,并获得他们接受。现在刚开年,路金波突然发博言及李其纲准备起诉我。如此反复,悖乎情理,欺人太甚。我坦然面对,并发誓重新开始质疑韩寒进行到底。还请各位师友见谅。质疑,本身就是证据不断完善的动态过程。(摘自麦田微博)

  【方舟子继续发文揭露疑点 韩寒已委托律师提诉讼】
  http://cul.sohu.com/20120130/n333149356.shtml

  (韩寒事件回顾5)春节结束,韩寒欲起诉方舟子。并准备手稿资料。

  起诉书链接:http://t.sohu.com/m/2844202444
  韩寒正式起诉方舟子要求其公开道歉 索赔10万元
   http://cul.sohu.com/20120129/n333095023.shtml

韩寒欲告方舟子
韩寒欲告方舟子


  韩寒在博文中自爆将出手稿文集,十元一本,这又一炒作正身的机会,韩寒想必不会放过。韩寒出书很擅长炒冷饭,若手稿出来,就其钢笔字,也远超这个价码去收藏。此前有书里夹带黄金等奇招。

  张放等人的质疑站不住脚,反而成了笑料,他们只是出了一个新闻事件后假似考证胡诌一番,就好像很多时评人一样,没有时间去做考究的,却迎面碰上了韩寒这样细致的人。跟韩寒较劲,想必是肯定输的,不仅仅是他善于打嘴仗。他父亲的文章中,对当年被人暗算是耿耿于怀的。韩寒也会是,不可能一笑云淡风轻的。打笔仗,在没有新闻的年前年后,也算2012开门红。

  (韩寒事件回顾4)春节嘴仗,麦田道歉,韩仁均出台,韩寒方舟子对峙。

  韩寒父亲很有意思,自爱上微博后一直为子出头很是高调,父子俩的文风也几乎是一脉相承,也是心高气傲之人——“我一直没有入党,因为我没想过要进官场混,也自知没能力在官场混。在金山报时后来要提一个副主编,部领导决定民选,大家无记名投票,我被大家暗算”——暗算啊,混啊,这些词,包括文章中很多一气呵成的语言,证明了有其子必有其父,是有一定道理的。

  麦田在博客发表道歉信,删除相关针对韩寒的博客和微博,但没有删除若干对韩寒的质疑文章,他认为:“保持自己独立人格和独立判断的质疑行为本身,是没有错误的。我真心希望我们社会不只有一种声音和盲从。不能造神,社会需要有反对的声音。”

  (韩寒事件回顾3)麦田人肉韩寒,质疑韩寒背后有炒作团队。
  http://t.sohu.com/m/2779137579

  韩寒回应"人造"形象质疑 悬赏两千万寻代笔人
  http://cul.sohu.com/20120117/n332409103.shtml

  麦田也出了质疑韩寒的麦三篇,从技术层面上质疑韩寒博客文字的真伪。

  无论是哪个时间点,韩寒终将会从民众拥簇的神坛走向他所嘲讽过的祭坛。不是韩寒不行或者突然哪里做错了,是因为,中国大抵、一向如此,没有永远的偶像。

  (韩寒事件回顾2)《南都周刊》《南方人物周刊》专访韩寒。

 
 南方人物周刊四说韩寒
  http://cul.sohu.com/20120116/n332299942.shtml

  这一次与韩寒当选为年度新闻人物不同。从多面角度阐释30岁的韩寒。

  《南方人物周刊:韩寒转型》:三四年前,他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就会满含对文化名人的挑战甚至轻慢。他常常就是那个说出皇帝什么都没穿的孩子。这样的形象不能不可爱。社会在呼唤这样的角色,韩寒对应上了。2008年,他逐渐"成熟"。他对时事形成了自己的见解,他的声望溢出了他同代人的范围,成为"公知"。

  韩寒的观点和姿态对他个人的重要性,相当于为他重新划定思想的界面。但他并没有向社会贡献新的见解,他没有顾及到80年代的知识分子对这些问题的痛苦反思留存的成果。如果韩寒以这样的姿态宣示他的"成熟",如果80后"青年先锋"的天花板在这个海拔,上一代知识分子不免感到失望。薛涌和王晓渔对此有分析,李承鹏迅速写下了他跟韩寒的"不同意见"。与此同时,以前把他"骂为公知"的一方,则开始拥抱他,称"韩寒同志"。

  但是他说:“我逐渐觉得,一个好的写作者在杀戮权贵的时候,也应该杀戮群众。以无情的自我批判划出和过去的界线。”

  《南都周刊:公敌韩寒》:韩寒独特的表达方式令它们(作者注:指对时政的评论)熠熠生辉。他被称为意见领袖:一方面,他写出的正是大部分人心里想说的;另一方面,他比谁都写得勇敢,并且机智。(作者注:在“韩三篇”后,后有详释)过去,韩寒的激烈言辞一般只扫射权贵和体制,如今他却把枪对准了向来力挺他的民意。而在知识界,很多曾经对韩寒颇为赞赏的学者也表示了对“韩三篇”的失望。

  只有批评了权贵才有资格批评民众,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不先批评政府就没有资格批评右派。《环球时报》没这个资格。(韩寒回应南都周刊提问:《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以及《人民日报》都公开表达了对你的赞赏)

  (韩寒事件回顾1) 韩寒发表韩三篇:大谈革命民主自由,引发知识分子争论。

  #韩寒:中国人是否需要民主自由#  对于国人,民主带来的结果往往是不自由。因为大部分国人眼中的自由,与出版,新闻,文艺,言论,选举,政治都没有关系,而是公共道德上的自由,比如说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人,能自由的喧哗,自由的过马路,自由的吐痰,稍微有点社会关系的人,我可以自由的违章,自由的钻各种法律法规的漏洞,自由的胡作非为,所以,好的民主必然带来社会进步,更加法制,这势必让大部分并不在乎文化自由的人们觉得有些不自由,就像很多中国人去了欧美发达国家觉得浑身不自在一样。中国人对自由有着自己独特的定义,而自由在中国最没有感染力。(摘自韩寒博客)

  #韩寒: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  文化界很多人认为一切的问题就是体制的问题,仿佛改了体制一切都迎刃而解,他们虽然善良正义,嫉恶如仇,但要求农民和工人和他们拥有一样的认知,甚至认为全天下都必须这么思考问题。可事实往往有些让人寒心。农民们,他们对强权和腐败的痛恨更多源于为什么不是我自己或者我的亲戚得到了这一切,而不是如何去限制和监督,只有倒霉到自己头上需要上访的时候才会从词典里捡起这些词汇来保护自己,只要政府给他们补足了钱,他们就满意了。一切能用钱解决的社会矛盾都不算什么矛盾。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摘自韩寒博客)

  #支持韩寒,还是抛弃韩寒?# 有人把韩寒的三篇文章归结于“革命不可为,民主不能急,自由需跪求。”韩寒对民主自由的讨论引起了诸多争议。彭晓芸针对这场2011年末的社会讨论狂澜,认为,人们还没有就革命、民主、自由等概念指什么达成共识就开始大谈特谈要不要的问题。人们也没有就韩寒的角色、定位究竟是什么,就展开功过是非论,仿佛非要辩出个输赢,进而表态支持韩寒抑或抛弃韩寒。这是典型的中国式论辩。

  韩寒长期以插科打诨的姿态调侃政治,这相当于拆房子,但是,终究还是要建房子的,我们担心,届时韩寒以及深受韩氏话语影响的读者,忘记了房子是如何建的了。(摘自时代周报网站)

  环球时报据此大做文章:破天荒三篇谈韩寒

  过去像革命、民主和自由这类话题一贯局限在政治圈、学术圈和媒体圈,现在是否开始转变为全社会的话题?如果社会的方方面面都能善意理解和容忍支持这样的探讨,那么中国的民主之路和现代化的实现也许不必像前互联网时代的许多国家一样,花比较长的时间和比较高的代价才得以实现。如果13亿百姓都开始关注切身利益的争取与维护,争取基本权利的实现与保障,那中国未来的民主一定是牢固可靠的。

  张颐武:这个年轻人在对中国社会许多问题进行尖刻、毫不留情的挖苦和讽刺时,并没有系统地陈述过其社会观和中国观,也并没有真正回应知识分子讨论的问题,充其量只是扮演众多社会问题抨击者的角色。但今天他阐述了自己对中国的重大问题,如“革命”“民主”“自由”的理解。我们可以发现,韩寒表现出的是对于中国社会的现实感,对于中国问题复杂性的理解。这并不是今日之我和昨日之我的对立,而是一个从直觉开始的批判之旅向着理性思考的升华。寻找“阐释中国”的新路径。(摘自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潘幸知)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