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第一文化观察

2011年艺术界的罪与罚

2012年01月18日18:04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陈晓峰

2012.01.19

[导语]2011年艺术界仍然找不到合理的秩序模式,抱守利益现实主义,创造依然匮乏。在利益和资本双重鼓噪下,艺术的价值已经被变相成为一种代表话语权的工具…[我来说两句]

  2011年无疑是艺术界人心继续分化的一年,这个行业仍然找不到合理的秩序模式,所有人似乎又在前进,又都在煎熬中度过了说不上如意更说不上来轻松的一年。而总的评价,我认为这是艺术界整体精神特别恍惚的一年!

  相比08年金融危机,这一年仍然是难过的,因为更大的经济危机,尤其是受欧债危机的影响,中国当代艺术品出口转内销的产品受到了更大的影响。艺术行业仍然不是幸福指数很高,甚至可以说是幸福指数特别低的行业,所有人都在判断文化产业拉动各行业情绪高涨带来的曙光,但是在曙光照进来之前,大家对这个行业态势的发展仍然持续过去的迷惘,甚至对艺术界如其他行业利益裙带关系严重而产生“看得见”的恐惧。虽然仍然有市场明星高歌猛进,但是这个行业的危机和负面影响已经让人发现了这是一个炒作和“造假”生猛的行业。一些明星作品的市场在今年有所“退烧”,说明了艺术界泡沫已经到达了它的上限,另一方面青年艺术家仍然得不到有利的支撑或者说是被利益分割以及冲散得厉害的一年。像玩世一代那样整体在受困圆明园多年之后迎来后来的发家致富,而新一代青年艺术家则处在鲤鱼跳龙门的当口,但是真正跳出来的还是那些被某些利益媒体所控制——年轻艺术家活得都比较憋屈,因为这同样是一个憋屈的时代。总体上看,艺术界新陈代谢的创新层面仍然爬行的缓慢。最为典型的是,一些重要展览,都依旧停滞在江湖利益阶层的分配上。

  近日,我在艺术国际网的微访谈中认为,2011艺术界的10大罪:1.艺术家群体命运仍然得不到关注与基本保障2.展览被特殊利益群体剥夺,尤其以改造历史和威尼斯双年展为例3.拍卖公司公然拍假画,而拍卖法却没有修改。4.艺术界明星们没有起到带头创造的作用或者推动一些社会影响力的事件,有的都是颁奖,讲课,出书,而他们最擅长的慈善,更多证明他们的懒人行为。5.年轻艺术家被冒出来的企业包围,成为“团购”的一部分。我认为2011年艺术界出现的“团购”现象,主要指一些投资人通过寻找联合策展人合作,利用他们的综合人脉将年轻艺术家资源做到一网打尽,然后打包做巡回展览,以便更好的于实现商业利益,很多时候一个这样的混合展览,就是一个全国移动的艺术大卖场。6艺术博览会成为明星战场。7.宋庄艺术节没有好的内容,众多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失望,这里的生态建设几乎停滞。8.批评家年会被利益收买,引得内部纠纷。9.文交所骗局,引得众多投资人血本无归,年关难过。10,策展人成为利益代言人。当然,艺术界有更多问题都值得关注,只有关注这些问题,我们才能看到艺术里的小趋势,为这个正在病变中的结构找到支撑面。

  我的直接感受是没hold住的一年,新进买家仍然屈数可数,更多关于建设性的意见稀缺,艺术各界人士在抗压方面都显得情绪不稳等,都让2011年充满了不是革新意义非凡层面的一年,但也不是特别扑朔迷离的一年,像好莱坞电影那样坏蛋还是那份坏,好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老实的工作,美女们也不待见。毕竟08年之后到现在艺术界出现的状况,许多人都心照不宣了。2011年仍然是艺术界抱守利益现实主义而不是让人感受到突出重围的一年,大家表现上都在新欢燕尔,都在各种现场光鲜派对,但是掩盖不了创造依然匮乏的一年。艺术界能够影响到社会公众情绪的事件少之又少,倒是宋庄很多艺术家疲于和房东谈上涨的房租和开发商谈对协议的兑现。值得的继续观察的是,今年艺术界最重要的交叉,各方人士无一不在“传统”的虚境里或梦游或自说自话,照应了艺术界全部的荒诞。也显示了,艺术界绝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大家都“西施效颦”般“传统”灵魂附体,跟芙蓉姐姐瘦身一样,让人想想都觉得恶心。其中,尤以成都双年展制造的年度利益艺术家群体恶心转向的极端案例!

  显然,今年艺术界在很多事情方面的表现得都很hold不住,比如我们对明星艺术家的再认识,我们对新人的助推,我们对艺术整体生态的良性建设,我们对艺术价值的多向讨论等等,都仍然没有一个令人心暖的迹象。尤其是年底爆出的罗中立“奖学金门”事件,更让人觉得年轻艺术家走向成功路径面临集体性的价值困惑;今年一些从其他方向新切入投资机构纷纷推出的青年艺术家百人计划,恐怕终极指向也将是走向商业化的庸俗路径,这种商业意图明确携一片资源运作的优劣势——很像今年互联网溃不成军的团购网现象,值得尤其注意!因为没有推出群体的现象和潮流特征,以及有针对性的对年轻艺术生态进行讨论,尤其关键是年轻一代的艺术趋势根本无非从这些活动中看到影子,更多的是集中在商业化卖场性质的利益整合里。而一些美术馆做的所谓“下一个10年的艺术家”,而更人觉得是标题党行为,更显示这些貌似不是商业机构一如既往自我利益的实现,而不是普世的关怀和显示公平的力量。这些都充分显示艺术界仍然处在燃点不高的态势和区间里,值得期待的并不是它内部的真实投射,而是关于它表象的喧嚣,这一年2011年表现的尤其直截了当。在利益和资本双重鼓噪下,艺术的价值已经被变相成为一种代表话语权的工具。突出的代表就是从一开始到结束都笼罩在威尼斯中国馆的疑云,另一个则是被作成文化品牌工程的成都双年展,这两个展览都严重代表了既得者利益们对中国艺术的动态分配倾向。此外,另外一个首尾不相接的显得很“诡异”的国家当代艺术院之成立之处做过一次展览之后,“院士”们并没有在这一年集体向艺术界释放“毒气”,也算是一件功德的事了,只不过带上“院士”头衔的明星艺术家们似乎越发讨人厌恶罢了。而国内和国际上都有加快对他们抛弃之势。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宋焘)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