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专题 > 非制度化生存

我想打开一扇历史的窗口

2011年12月15日09:48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钩

  古今中外,隐权力现象都不同程度存在,但在中国历史社会上,“隐权力”与“潜规则”一样蔚为大观。我希望能够说清楚它的形态与结构、它的产生与运作机制、它的正负效应。我还想说明,隐权力是一种征候,如果说它的盛行显示了某些不正常,那么病根应追究到整个正式的权力机制与权力结构。

  《隐权力》一书进入读者法眼只有二三个月时间,不过“隐权力”这个概念体系我已酝酿了五六年。这个概念的提出,源于我对中国历史社会的摸索兴趣。中国漫长的历史隐藏着太多现实社会的遗传密码,吸引着我去一探究竟,就如面对一间庞大而暗影憧憧的密室,我想在上面打开一扇窗户。

  费孝通先生的“差序格局”、吴思先生的“潜规则”、洪振快先生的“亚财政”,都是不可多得的观察中国历史社会这间大密室的窗口。

  我将“隐权力”定义为一种缺乏合法性、躲在幕后操作、能量巨大的非正式权力,它不是来自正式授权,而是通常由人情关系、个人影响力、个体所掌握的加害—造福能力等因素自我繁殖出来。“隐权力”也可以理解为“潜规则”的孪生概念,但凡有潜规则的地方,大致都可以发现隐权力的影子。

  坦率地说,当“隐权力”这个概念在我脑海中成型,再转身进入历史的密室中探望时,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些原来模模糊糊、影影绰绰的景色变得清晰了。

  《隐权力》出版后,受到了一些关注,一些朋友也写了书评或读后感。我注意到,也有一些朋友将“隐权力”看成了官场上的“厚黑学”,这令我有点儿不安。我更愿意“隐权力”能够成为一个具有解释力的历史社会分析工具,运用这一工具,中国传统乃至当代政治中的诸多现象,可以得到连贯而有效的解释。

  古今中外,隐权力现象都不同程度存在,但在中国历史社会上,“隐权力”与“潜规则”一样蔚为大观。我希望能够说清楚它的形态与结构、它的产生与运作机制、它的正负效应。我还想说明,隐权力是一种征候,如果说它的盛行显示了某些不正常,那么病根应追究到整个正式的权力机制与权力结构。

  我希望,那些通过暗盘操作影响权力运行的隐权力能够被清除到最小化,而那些合理的非正式权力则可以获得合法身份,从而摆脱隐权力的尴尬。如果小书能够引起这方面的一些思考,则作者深感幸甚。

  小书能入选《新京报》“春季好书”,也是我的荣幸。感谢所有关注与喜爱小书的朋友们。□吴钩

  【声音】

  “隐权力”概念的提出,对于认识传统中国的政治现实提供了一个有益的角度,它可以使读者认识到皇权制度下权力运作方式的一面,可以说,“隐权力”与“潜规则”有着密切关系,二者都反映了官僚阶层对不受制约的权力的向往与追求。

  ——景凯旋

  隐权力藏在所有的角落,也影响着整个官僚系统的发展,也是官僚们在潜规则的情形下获取的实际权力的一部分。这一对孪生概念,有着差异,也有着相通之处,是了解明清历史的一把钥匙,也是把握现代社会形态的一个窗口。

  ——looriam

(责任编辑:宋焘)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