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军事 - 体育 - NBA - 娱乐 - 视频 - 财经 - 股票 - IT - 汽车 - 房产 - 家居 - 女人 - 母婴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文化 - BBS - 博客 - 微博
文化频道 > 文化客厅·访谈 > 搜狐文化客厅 > 黛安·冯芙丝汀宝

冯芙丝汀宝VS洪晃:自我认知是女性一生的课题

2011年12月13日12:21
来源:搜狐文化
 本期文化客厅内容概要

黛安-冯芙丝汀宝:DVF品牌创始人

冯芙丝汀宝是个奇女子。在她还是实习生时,就设计了风靡到现在的“裹身裙”,29岁那年她登上“Newsweek”的封面,被誉为“继可可-香奈儿后时尚界最具有市场号召力的女性”。在公众眼中,她是顶级设计师,然而在她自己眼中,获得这些成功的理由是她要自己成为自己心向往之的女性。她探寻、认识并接受自己,拥有着事业和完美的家庭。也许你觉得她的一生充满传奇,然而,这并不遥远,只要你想成为你心中的那个女人 ……

 

“裹身裙”卖得火是因为它带给女人自信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搜狐文化客厅,本次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著名时尚设计师DVF品牌创始人,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和她的好朋友,著名媒体人洪晃老师。

  最近黛安女士推出了一本自己的自传,名为《时尚传奇DVF》。一提到您,很多女性首先会想到“裹身裙”这种非常风靡的服装,于是很多网友就会很好奇,想知道您设计“裹身裙”时的灵感是什么?

  黛安-冯芙丝汀宝:我是一个欧洲人,大学毕业了以后,就在一个服装厂里面做实习生。那时我就做了“裹身裙”,作为我自己的第一个设计,打了几个小样。后来我搬到纽约生活,也把“裹身裙”带到那里,“裹身裙”跟所有设计的东西都非常不一样。它是一件非常容易穿的、非常舒适的裙子。然而当时没有人给女人设计简单而好看的衣服。但“裹身裙”让女人感觉到很舒适,因为它不是一件对女人要求很苛刻的衣服,谁都能穿得好看而且舒服。我觉得因为这样的原因“裹身裙”才卖得非常火。

  主持人:“裹身裙”最符合女性心中裙子的样子?

  黛安.冯芙丝汀宝:其实很多东西不是设计的,比如亨利-福特不会做很多市场调查才发明汽车,他以前也没有开过汽车。而乔布斯发明苹果、爱迪生发明电灯也都没有做过市场调查。很多东西是因为自己觉得是特别适合才带到市场上来。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小裙子到了纽约之后会有上百万人购买它。我就是因为这条裙子而成功的,后来我把这个公司卖了,12年前,我又把公司买回来自己重建,我重建的时候也是由这条裙子开始的。

  主持人:在创建这个品牌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呢?

  黛安-冯芙丝汀宝:这个公司第一次运转的时候,最难的是所有东西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也许就是因为它发展太快了,所以我到最后决定把它卖掉了。有时候特别大的成功,来得太快的时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

  第二次东山再起,我感觉自己能够控制整个公司的发展速度,同事我发现很多演员和美国名人,都会买旧的“裹身裙”,再把它买回来作为一种时尚去穿。所以我再度把“裹身裙”推出来,我发现“裹身裙”对女人永远有一种第一次出山的感觉,比如第一次上班、第一次去跟男朋友约会,这条裙子本身有这样一个作用,它很容易让女人感到自信和漂亮。

  主持人:“裹身裙”会给女性带来自信和力量,但现在整个服装市场对女性的要求是很苛刻的,它规定了女人的身高身材,这些也成为评判女性的一个标准,您对这种趋势的看法是怎样的?

  黛安.冯芙丝汀宝:这就是“裹身裙”的好处,在当今社会里,的确有很多衣服对女人很苛刻,比如要求你减肥,但“裹身裙”能回到市场,最成功的一点就是它对女人的身体非常宽容。不管你的体型是什么样的,你穿着它都会感到很舒服,其实舒服是给予女人穿衣自信最基本的条件。作为我本人,我不赞成特别纤瘦的风气,健康就是最好的,女人是应该非常健康的。衣服是给你服务、给你提气的,而不是把你刻画成某一个形象去适应一件衣服。我觉得“裹身裙”之所以能力这么长时间能够流行的话,就是因为“裹身裙”是修饰女人的,而不是让女人修饰“裹身裙”的。

中国时尚还没有独立推出 奢侈品不应大众

  主持人:现在中国内地也会大谈时尚,在您二位看来,中国的时尚现在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前一段看到洪晃老师的段采访,说中国还不具备没有时尚发展的环境。

  黛安-冯芙丝汀宝:首先时尚是你对一个时代的反映,像历史中的任何时代一样,当你的时代在经历政治、经济、文化的变迁的时候,时尚就像一面镜子,反映所有变迁所发生的事情。中国的时尚到底是什么?不可否认,现在的中国是一个迅速发展的国家,对时尚有着巨大的需求和渴望,所以它的发本身非常多样化的。

  洪晃:我觉得中国的时尚跟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分不开的,因为改革开放,中国能够让像DVF之类非常的外国品牌理念进入中国的国土,而且被我们吸收和采用。所以我相信我们现在所经历的过程是正在消化所有国外进来的时尚理念的过程,在这之后,我们也许能够推出自己真正需要的时尚观念,但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有没有一个独立的时尚观点推出,可能有待于我们先把别人东西的消化掉和理解掉。

  黛安-冯芙丝汀宝:美国人不可能教中国人怎么去设计,但是因为美国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已经产生了很多生产经验、很多传播经验、很多市场推动经验、很多物流的经验。这些都是对中国要开发自己的设计、时尚工业、资源和经验有帮助的,同时也就是这些东西是我们可以互相交流的。

  主持人:现在中国对奢侈品的购买力越来越强了,很多人购买奢侈品对于中国人理解时尚有帮助吗?还是理解时尚和购买奢侈品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黛安-冯芙丝汀宝:实际上奢侈和时尚并不是一回事,时尚是一个非常大众化的现象,突然间全城人都在穿UGG的靴子,这就是时尚。时尚和文化是有关系的,和当代社会经济也是有关系的,它就是社会和经济的一个反映。但奢侈品不是这样的,奢侈品是一个非常高端的一个消费方式。这种消费方式也许包括它有很多稀少的东西,可能有一块皮质,这块皮质特别稀少很难做好,还有它的手工,以及各种各样特别耗工的技巧。奢侈品跟时尚完全不是一回事,因为奢侈品不是属于大众的。

  主持人:但是现在很多人会去购买,是一个误区吗?他们特别追寻很高贵的生活方式?

  黛安-冯芙丝汀宝:其实这个很难讲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在中国,我的确看到很多商城里头有好多特别漂亮的奢侈品,有的样式在国外都没有出现,明显在中国对于奢侈品消费的需求是很高的。但是作为我来讲,我认为任何超能量的东西都不会有维持的可能性,也不一定非常健康。现在中国的消费能力是可以肯定的,但是是不是已经超过了应该有的消费能力,这个谁也不能评论,只能说任何消费是超能量的,而且非常有泡沫性的东西,就不会特别好。

中国民族意识模糊 设计是国人价值观念的方式

  主持人: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在工作上是非常出色的,一直没有停止自己的工作,一直往前前进。是什么动力支撑着您可以一直这样往前冲着工作呢?

  黛安-冯芙丝汀宝:实际上有的时候有一点疯狂,有一点控制不了,但是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喜欢新鲜的人,所有这些事情让我感觉到生活充满了活力,充满了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是停不下来的一个人。有一次我的孙女问我,你觉得你的工作里面,最有意思的是什么事情,因为是我的孙女在问我,所以我没有随随便便回答,而是想了想,告诉她:我的工作给我最大的愉快是可以实现我想象的东西。

  主持人:洪晃老师,你在工作中也是这样的状态吗?

  洪晃:我觉得我的工作跟她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因为我是做媒体、做杂志、开店的。戴安总跟我说,洪晃别看你英文说得那么好,但是是一个特中国的人。她说得特别对,中国设计是我特别大的一个情结,就像她说人必须有自我意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必须有民族意识,而通过这么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的民族价值观,我们的民族意识是什么,我觉得是模糊的。设计就是这个价值观念一个表达方式,我特别关注中国设计也是因为这个。

  女性要有独立意识 家庭不应是全部

  主持人:我们看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这本书里面提到一个很重要问题,就是她的成长,她作为一个女性的成长。书里有一句特别动人的话:“我要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女性”,想问二位你们心中最完美的女人形象是什么?

  黛安.冯芙丝汀宝:我小时候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是我知道我想当什么样的女人。对于我来讲,我到最后实现了我自己的那个梦想,成为了那个我想象中女人,这个梦想怎么实现的呢?实际上就跟时尚有关,通过时尚,我成为了我从小就想当的独立的女人,我成为那个女人之后,就去做事,帮助其他的女人,让她们得到更多的自信,这个是我意识到的一件事情。

  在我的整个事业过程当中,最让我感到欣慰的就是我能够通过我的工作,让更多女人受益。我现在做的工作永远是跟怎么样让女性发挥自己的能力有关,比如我在学校里做演讲;会跟大家讲女性应该怎样面对社会给你的挑战;我也有一个慈善机构专门帮助全世界各地的女人去发挥自己的力量;我还发了一个奖,这个奖也是为了表彰杰出的女性。对于我来讲,最让我兴奋和满足的事情是可以看到其他的女人发挥出她们的潜力,因为自信是最漂亮的一件衣服。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关于您对女性的帮助,但是前一段我看到一个消息,是一个电视台的调查,称现在70%中国女性她们认为在干得好不如嫁得好。我对这个数据的客观性有一点质疑,但我确实发现不少女性对生活报以这种态度。

  洪晃:这就是我为什么我让她把这本书在这个时候带到中国出版。黛安-冯芙丝汀宝这本书特别有意义,首先她是一个美女,第二她是一个成功的女士,第三她有一个特别美好的家庭,她做出来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她有她自己。她很年轻的时候就知道怎么样去寻找,因为在她成长的七十年代的美国,这是女人特别重要的里程,我觉得她得到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她嫁的人好或者说她家里有钱,而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所以我觉得这本书在现在,在中国有这种样倾向的时候,对中国女人特别觉得重要。

  洪晃:对我来讲,黛安.冯芙丝汀宝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在快乐的工作着、生活着、享受着周围的一切。对我来讲她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女性,因为她的幸福,她很Open,真的非常开放,有什么需求。比如我有什么事情,比如前几天范冰冰认识她,范冰冰说希望帮我推荐一下,在美国应该认识什么人。她就马上写E—mail马上推荐。她就是非常开放的一个人,你在她身边你会觉得很开心。因为你要是跟一个旁边老是抱怨的人的话,你真的会觉得不开心的。但是她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一点,我还是回到原来来讲,她特别知道她要做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黛安-冯芙丝汀宝:我觉得在现在这个年代,拥有美满的家庭或者成功的事业并不是矛盾的,你两个都可以做,不一定只有一个。的确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拥有一个幸福的、非常安逸的家庭很重要,但是当你在成长过程中,年龄越来越大的时候,就会发现除了在家庭中的自我意识以外,也需要在家庭的之外有一个自我意识,你必须成为一个社会的一份子,你必须知道在家庭之外你这个人到底是谁,这个是在慢慢成长过程中会发现的。对女人来讲,最重要的就是是发现自我意识。

    女人最重要的是有独立意识 要成为社会的一份子

  主持人:但是现在的一些女性可能会按照父辈的要求或社会的定位进行生活,比如大学毕业后找一个不太忙的工作,到三十岁之前嫁一个人,生一个孩子,然后过你的一生。对于这些人,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会给她们怎样的建议?

  黛安-冯芙丝汀宝:首先对于这些中国的传统意识,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我必须要强调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有一个在自己家庭外的自我意识非常重要的。因为当你是一个母亲的时候,你在家庭内怎么样去培养你的孩子的独立意识,独立就意味着带给你选择的可能性。在你年纪越来越大的时候,如果还希望你的丈夫和你的孩子继续保持他们原来对你的尊重,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在家庭外有一件自己做的事情,哪怕这件事情是:你是全北京市最会包饺子的女人。

  洪晃:我特别同意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其实这些中国的传统思想没有人去非议,我们不用非要打倒一个东西,然后再去建立一个新的东西。今天生活的社会里头就可以什么都有,这一点是非常好的。实际上在二十一世纪对于女人的挑战,并不是要选择在家还是在事业,实际上两个都可以。

  你可以是一个特别好的贤妻良母,但是在贤妻良母之外,你必须有一个自己的空间,有一个完全属于你自己的形象。除了是一个母亲,是一个妻子以外,你还要知道自己是谁,因为只有这样,你才会觉得自己跟这个社会有关系,并能够继续年轻下去,让自己有自己的生活。

  黛安-冯芙丝汀宝:其实我能理解这种现象,因为在西方的社会里妇女也是这样子的,实际上妇女是很强大的,但我们会有这种样的起伏。我们会觉得自己很强大,但是过一段时间又觉得不想那么有力量,于是我们回归家庭,回家一阵子还是觉得不行,应该在社会里头。无论性别,在社会里头我们首先是作为一个人,所以必须意识到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这个自我意识是不应该消除的,只有在有了自我意识以后,你才能够感到你跟这个社会是和谐的。

冯芙丝汀宝:新闻报道不一定是本人最真实的反映

  主持人:新闻周刊非常有名的媒体曾经把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评为为“继可可-香奈儿后时尚界最具有市场号召力的女性”。黛安-冯芙丝汀宝女士对于这样的评价会有什么样的看法,这样的评价对您以后的发展,和看世界的方法有没有什么改变?

  黛安.冯芙丝汀宝:对我来讲,当然是一个很好的表扬,也是一个很大的鼓励。至于两个女人中间,的确从我的角度来讲是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可可-香奈儿也是一个认为自我意识非常重要的一个女人,因为她永远不愿意把自己看作是一个男人的附属品,或者是别人的一个情人,她要独立,要创造,而她在世的时候,也一直这么去做。有时候你会看到你受到的挫折越大,可能你的反弹和你的成功就越大。

  黛安.冯芙丝汀宝:我觉得那些报道都很有意思,但是我绝对不可能看到所有关于我的报道,因为报道和一个人的现实时间差,当大家说你是特伟大,特漂亮,最好,最顶尖的人的时候,也许你那时的生活状态中已经有些东西不对劲了,有的时候当人家说你不行的时候,实际上你自己知道自己又站起来了,所以报道并不定是你最真实的反映。当然不是说这些报道不重要,但是不能完全被这些报道全部牵着鼻子走。

  主持人:今天我们访谈到这里就结束了。

  洪晃:大家去买书。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小青)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