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军事 - 体育 - NBA - 娱乐 - 视频 - 财经 - 股票 - IT - 汽车 - 房产 - 家居 - 女人 - 母婴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 文化 - BBS - 博客 - 微博
文化频道 > 文化客厅·访谈 > 搜狐文化客厅 > 韩良忆:“慢生活”是一种有尊严的生活方式

韩良忆:居游时代——向当地人借一段时光旅行

2011年12月06日11:55
来源:搜狐文化
 本期文化客厅内容概要

韩良忆:美食家、旅行作家

韩良忆的新书写的是欧洲的市集。在旅行时,她租住当地的房子,除了博物馆、名胜古迹以外,她把大量的时间用来逛当地的市集、买些菜,与摊主攀谈,或是在公寓的厨房里亲自做一顿饭,然后外出散步。那些巷子都是旅行攻略里没有的,但却是最当地最真实的生活。韩良忆把这样的旅行状态叫做“居游”,居住和旅游,是可以融为一体的,只要你有勇气,能独立,并且葆有着对世界的好奇心。 ……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非常高兴的请到了著名作家韩良忆老师来作客搜狐文化客厅。韩老师你好。

  韩良忆:你好。

旅行前,我做适合我的工作

  主持人:在开始环游之前,您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韩良忆:我在开始成为所谓的旅游作家之前,一直在传播界工作,从学校毕业之后就进入报社。后来我曾经在电影、电视界工作。我离开了这个职业之后,就以写作为生。搬到荷兰后,就写了的更多的旅游题材。

  主持人:您刚才讲的一系列的工作中最爱的是哪个?

  韩良忆:其实我觉得每一个工作都有它的好玩和不好玩的地方。我在工作的期间都会尽量关注我喜欢的地方,如果离开一个工作,可能就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应它,或者觉得这个工作对我来讲已经够了。我喜欢我做过的所有工作,但只有一个是我不会再去做的,就是娱乐记者,因为我年纪大了,那个很辛苦。我比较荣幸我在比较年轻的时候做了那个工作。现在那个职业会比较累一点,因为现在的八卦比较多。我觉得很多工作不是好或者不好,而是你适不适合你的性情和专业。

  主持人:您之前做的那些工作您都很喜欢,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很会在工作中找寻快乐?

  韩良忆:我觉得我蛮会在工作和生活找乐子。我们常说,哭着过是一天,笑着过也是一天,那为什么不笑着过呢?有人觉得生命的本质是苦的,所以你要把它过得开心一点、快乐一点。我喜欢旅游、喜欢书,其实逛市场可以是日常生活的俗务,你不得不做,但你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开心的事情,你去市场的时候慢慢体会那个过程的酸甜苦辣是很好玩的。

长期旅行需要离开当下环境的勇气

  主持人: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产生旅行的念头?

  韩良忆:不安于室,很多人旅行都是想从一成不变的生活中暂时剥离,到另外一个空间去看一看。说到旅行,我们一般想到就是去外地,但其实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一个人坐公交车或者坐地铁一路走走看看,告诉我自己,今天我是游客。你换一双眼睛来看你熟悉的世界,这世界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的整个城市里短途旅行和长途旅行,在您看来有什么不一样?

  韩良忆:一个要花很长时间,搭飞机、坐火车。一个不需要。我们是在旅行的时候想看一些陌生、不熟悉的东西。可是在这些当中,我们又往往希望找到一点你认同的、熟悉的东西。所以旅行最好玩的一点是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一个混论,你想在熟悉中找到陌生,又想在陌生中找寻你熟悉的东西。就是这样一个有些对立的过程中,你找到一个融合,对于我来讲这很好玩。但是不管是短期的旅行还是长期的旅行,他本质上是相同的,与其说是距离,不如说是对文化的熟悉。你可以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比如说以我来讲,我来大陆,会觉得熟悉的东西大于陌生。我会有一个很亲切的感觉。但一个欧洲人来大陆,肯定和我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有人说长期旅行是需要勇气的,您怎么看?

  韩良忆:长期旅行需要某一种舍得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的勇气。很多人不敢做长期旅行,说我没有那么多的假,那是他不敢请假,为什么会不敢请假?因为他怕他的事业受损,或者割舍不掉所赚的钱。用半个月做一个纯粹的旅行者需要你舍得放弃外界的物质,而且你的事业可能会有一点中断,你要舍得并能够面对这些。

“居游时代”:向当地人借来的一段时光

  主持人:在您的新书里面提到了“旅居时代”的概念。给我们解释一下。

  韩良忆:居游这个词是我自己想出来的,这个形态在欧洲已经有很多年了。欧洲人习惯去旅行的时候不下塌一家旅馆或者是青年旅社,他会租一个当地的房子,短的一个星期,长的半个月那里面有客厅、有浴室、有厨房。他住在那里,以这个房子为圆心,进行漫游,这和你住旅馆不一样。住旅馆时,你只是一个单纯的游客,但如果你作为一个居游者,就会觉得自己仿佛是在过跟当地的人借来的一段时光。因为你知道你会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回到自己本来的生活。我在当地扮演当地人的角色,可你知道你会有一个安全网,那就是你的家。你享受着现在的旅行,如果不喜欢那个地方,也会回到自己的家里去。我所说的居游,第一,住处不太一样。第二,一般的旅游者都是看名胜古迹、逛博物馆。而居游者除了这些,还会有自己过生活的感觉。我们住宾馆里会拿到房卡,可是你住在一个真正的房子里就会拿到钥匙。当你拿到这串钥匙,你就会在每天早上出门散步、玩、买菜,你不会经过大堂,而是直接回到一个巷子里面,先掏出一把正确的钥匙打开你的大门,然后你走上楼梯,开另一扇门,就像我们平常回家的过程。当房东把那钥匙交给你的一瞬间,你就是那一串钥匙的主人了。居游就是一个这个房子为既居又游的一个基地,这就是居游和传统自助游不一样的地方。

  主持人:居游的生活方式给您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

  韩良忆:这个世界非常大,我不能每一个地方都去。我会选择我喜欢、向往的地方居游,我想有一个机会能更深入到那里的生活。而当我回到我自己旅居的荷兰的家里的时候,也能更清醒地过我现在的日子。比如说巴黎,我去那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可当我去巴黎居游之后,我才发现一个日常生活的、完全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巴黎,这个巴黎是我以前住酒店看不到的,我觉得我似乎多了一点生活上面的节奏,对于巴黎的喜爱也更多了。另外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我喜欢居游,写了居游的书,把这个观念带到台湾,现在我很高兴又能把这个观念跟大陆的读者分享。我做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就想让别人也知道。如果你也喜欢我很高兴。我现在很开心,可以跟更多朋友分享这个方式。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了您重新思考了旅行的意义。您认为的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韩良忆:目前来讲旅行对于我来说,在于深而不在于多。对于我来说,这是可以反观自己生活的,借旅行来反思自己平常生活的样貌。同样,我去一个地方旅行,我希望自己看到的不只是表面的浮光掠影,我希望知道这里的人在干什么、过怎样的日子,我希望比较深入的去了解这个地方。这是目前旅行、居游给我带来的印象。

  主持人: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会影响到您吗?

  韩良忆:具体的影响很难讲。不过我会学到一点生活态度、生活心态。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我们的生活都比较紧张。我觉得欧洲是一个很稳定的社会,在逛市集的时候都会发现跟在大陆不一样,那里人与人之间是比较慢的。到欧洲去逛市场,我们可能会有不太开心的地方,比如会觉得为什么不能挑?西方人的观念是,你要挑,就是对别人的不公平,因为别人就不能挑了。但如果你和摊主说,我要买哈密瓜,摊主会问你,你是不是要今天吃,如果是,他会帮你选一个熟一点的;如果你明天要吃,他会帮你选一个稍微适合明天吃的。中国的市集摊主就是厉害,你要一把葱,他一个菜,摊主一下子可以应付很多不同的顾客。但在欧洲不是这样子,欧洲人先把一个客人问题解决完之后再去解决另一个问题。不耐烦的人说我买个菜要这么久,很累。可是你换一个观念想,你前面那个客人可能会花很长时间,但这个人的需求都获得了满足。你想到自己身上,如果当我买菜又举棋不定,我就获得同样的待遇,这就是一种慢生活,有人不喜欢、有人喜欢。以我的性格,我会觉得还不错。刚开始有些不习惯,现在觉得挺好。有一天当我慢慢思考我怎么买菜、需要什么样的东西的时候,我不会被别人催促,这时候整个人会比较放松一点。

  主持人:在你居游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韩良忆:就是租错了房子。你偶尔会有居游的时候定到的房子并不是那么喜欢。跟你的想象中有落差。但到目前为止我不觉得居游有什么太困难的,因为这跟一般的旅游差不多。旅游的时候你会有酸甜苦辣,有时候会被人家欺骗,有时候会碰到特别好的人。居游跟传统的旅游最大的不同就是心态上,你跟那个地方会产生比较深刻的关系。至于困难方面,有一个人跟我讲,你也会讲英语,你去是没有问题的。我觉得此言差矣,你英语很好,但如果去意大利,一点用都没有,但是我在西班牙的旅行非常开心,只要学会基本的问候和礼貌语就可以了。你比手划脚,随便在网站搜索翻译,都是可以沟通的。外语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这个勇气走出去看这个世界,你有没有这个勇气不跟团走,自己到处去闯。如果说有困难是只有走出去这一步,这一步一旦踏出去,就没有问题了。

  主持人:您居游得很顺利,这和您的心态、喜欢旅行有很大的关系吗?

  韩良忆:我觉得居游之后,再让我跟团旅游,或者是住在酒店里面,我已经无法接受了。因为我习惯了到异地,有一个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公寓、有一种居家的感觉。我喜欢跟这个地方发生比较深刻的关系。你知道住宾馆永远被提醒你是一个过路者,你是一个游客。可是如果你居游,住在一个普通的房子里面,你就不会被提醒。所以,居游会给你一个感觉,你会不自觉的或者半自觉地扮演起当地人的角色。你扮演了一两天之后,就能感觉真正融入当地,这会让你你对当地产生比较深刻的感情。你可能通过问人、通过看书主动去了解那个地方的背景。

慢生活是比较有尊严的生活

  主持人:在您看来,慢生活的概念在这台湾和大陆两个地方有可能实现吗?

  韩良忆:我们发现生活不光是效率,生活也是品质。每个个体获得应有的尊重,要活得有尊严一点。其实慢生活会让每一个人都觉得他自己的自我和尊严都得到尊重。大陆是一个急速发展的地方,很多人会说我要超前。可是你有没有发现,现在开始有人会说中国要慢一点,因为在快速冲撞的同时你会失去一些东西。我认为慢生活这个形态和社会发展可以有一个平衡的、彼此相容的空间。不见得慢生活就是散漫,而是在你追求成就的同时,是不是也思考一下我作为一个人的本质。我觉得不管在大陆、还是台湾,还是香港,都有机会。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有尊严的生活。我觉得慢生活是比较有尊严的生活。

移民意味着连根拔起 不是有钱就能顺利

  主持人:国内掀起了新一轮的移民潮,您怎么看待这个?

  韩良忆:移民之前要做好准备。你不要以为到了外国之后一切都会变好。我丈夫是西方人,我现在住在荷兰,他对于我在西方生活的适应上面有绝对很大的帮助。因为我们华人,中国人,搬到一个完全异国的土壤,你是连根都被拔起。怎么去融入、适应那个社会,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问题。而如果你是单枪匹马,你如何面对这个陌生的社会,会不会觉得在那边就被淹没了?心态上的调试很重要,而且找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这不是你说我很有钱,我带着钱出国移民,而是你如何在异国的土壤上,面对迥异的文化时,如何排解掉寂寞、孤独。当然这也有一个好处,基本上你是一个自我的人,所以移民之前都要想清楚。就我自己而言,嫁所谓的洋老公,并不是我的目标,只是我在人生中碰到他了,所以我才会移民。可是你不要以为你嫁给一个洋人,你整个人就自然而然地移入那种文化。所以我不认为移民是绝对的好事,当然也不是绝对的坏事。最重要的是你要带足够的钱,你初期出去的时候你找不到钱怎么办?这都要考虑很多的。

  主持人:这种生活方式在您未来的五年和十年会一直延续下去吗?

  韩良忆:会。我现在去一个地方,如果说我来北京三天出差,我很可能不会居游,预算上面什么都是住在酒店。可是如果今天是旅行渡假,我多半会选择居游。很多人以为居游很贵,其实不贵,因为居游是可丰可俭。你也可以住一个很豪华的别墅,也可以住一个稍微简单一点的房子。通常居游的房子是正常的普通的房子,有厨房,厨房里面锅碗瓢盆什么都有。你就可以在那个房子里面烧饭,预算上就会省很多。你如果买一点简单的东西回家做,你是比较省钱的。很多人担心居游是很高端的、钱上很高端的。这其实是错误的观点。

  主持人:今天的问题就是这么多。谢谢韩老师。

  韩良忆:谢谢你。

(责任编辑:小青)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