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第一文化观察

程序正义缺位,剑桥遥喝中式牛奶

2011年11月30日09:5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徐百柯

2011.11.30

[导语]在社会重大议题面前,程序正义是底线,公开透明是最基本的要求…[我来说两句]

  两条新闻奇妙地交织在一起——中国乳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制订和英国剑桥大学中国学者学生联谊会的主席选举。万水千山,关公秦琼,在其间架起桥梁的,简简单单两个字:程序。

  《人民日报》近日通过采访专家,还原了乳品新国标的出台过程。这一标准于去年3月公布后,曾遭到媒体和公众炮轰:“中国乳品标准创全球最差标准,标准制订被大企业所绑架。”实际上在前期讨论中,由于几位奶业专家的力主,每克生乳菌落不超过50万个、每百克生乳蛋白质不低于2.95克的“关键性标准”已达成一致意见,形成最终送审稿。然而在正式公布的标准中,菌落放宽到200万个,蛋白质降低到2.8克。

  受访专家表示了遗憾:至今也没有明白,反复讨论形成的送审稿,其中一些关键性标准,最后为何会被推翻。最后阶段是如何操作的,在哪个环节发生改动,为什么改动,这些事情通通不清楚。有专家曾经托人打听,“据说是各部委协调的结果,怎么协调我们也不知道”。

  但专家和公众其实是可以知道的。据悉,存在详细的会议纪要,包括谁参加了会议,会上谁提出什么意见,如何辩论,整个过程一目了然。“如果组织方愿意公开这些资料,展示终审稿某些结论被推翻的理由,只要能让大家信服,质疑的声音就没这么大。”

  从质疑到信服,别无他途,唯“过程更加民主、透明”一途。这便是程序正义。受访法学家指出,公开透明也不是万能的,因为公众情绪并非完全理性。我更愿意这样来理解其潜台词:不透明是万万不能的。不透明,暗箱操作,无论具体何种标准,绝对难消公众疑虑。

  在此之前,据《南方周末》报道,剑桥大学最大的华人社团——中国学者学生联谊会(简称“学联”),因其主席选举违反程序而被校方注销。被指不遵守社团章程的是去年当选的主席,一些学联成员向校方投诉,此人三个月前未经大会选举宣告自己连任,该行为当属无效。在得知投诉后,主席一方随即送给反对方一顶“分裂学联”的帽子,称“中国人民追求和平和友谊,大家还是学生,更不应该搞政治斗争。”双方拉开了架势要大干一场,校方不得不介入这桩中国人的家务事,“这在一贯主张社团自治的剑桥非常罕见”。

  这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报道中戏谑地提及:剑桥大学的学生报也跑来看热闹,“他们显然很好奇”。

  剑桥有古老的知识,也有最新的创见,在这里本可以好好品尝英式红茶或者清咖,谁曾想,愣是掺进了中式国标牛奶。其间是非曲直且不论,公然违反选举程序,暗箱操作,并对外发布新闻通稿称,经过讨论和表决,按照换届选举办法的精神,全票通过了其就任第二十八届剑桥中国学联主席的决议(查7月国内报道,果真有《剑桥大学中国学联举行工作总结大会及换届选举》一则,还注明了:剑桥中国学联供稿),这一步棋,霸王硬上弓,无论如何是理亏的。在向来极其注重程序正义的英国,难道就没有熏陶出点儿敬畏来?断不应该啊。

  由此,虽然我对在国内推广“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诸君心存敬意,却不得不谨慎评估他们这番努力的功效。剑桥一事,多少反映出国人心中的某种“戾气”,藐视程序,不按规则出牌,这点即使扔到剑桥这坛民主老汤里去,似也难除其根。这种心理戾气不除,民主议事程序的建立,难矣。

  区区一个社团,牵扯还少,牛奶标准一事可就所涉重大了。在这样的社会重大议题面前,程序正义本该是底线,公开透明本该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恰恰由于其所涉重大,牵扯各方利益高度复杂,所以整个过程如雾里看花,如何能真切?这也就意味着,施行良性程序最根本的原因,反倒成了实现程序正义最大的阻力——多么荒诞,遥干一杯中式牛奶。

(责任编辑:宋焘)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