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频道 > 第一文化观察

不讲逻辑只挥舞道德大棒的批判

2011年11月22日10: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志灵

2011.11.22

[导语]当一个社会习惯于用道德的方式去判断问题时,这注定是一个不理性的社会,因为只要你不能站对立场,哪怕你再有道理,也会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来说两句]

  以道德制高点进行思维和批判的方式,就是一种以崇高面目出现的反思维,其造成的恶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在遇到问题时,不是如何通过符合逻辑的论证来解决,而是诉诸立场、暴力等不理性的方式。如果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只是其个人的问题,那么对于公权力的拥有者来说,这样的思维方式只会让公共政策陷入没有逻辑支撑的尴尬境地。

  近日,在首届人居与资源(昆明)论坛上,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法规司某官员作《建筑文化在人居环境中的表现》主题演讲,在谈华西村造金牛时,他说“华西村有钱了,用黄金造了一个金牛,这违背传统美德。有钱了,可以拿去帮助西部地区的贫困孩子,帮助老百姓。用些黄金堆在那里,美吗?”(西部网11月20日)

  如果不看演讲题目,单看其评价华西村造金牛这段话,旁观者绝对看不出来是在谈关于建筑文化的话题。之所以旁观者会有这样的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演讲者在批判华西村造金牛时,并没有遵从基本的批判逻辑,而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其进行评价。

  毫无疑问,演讲者想表达的意思是,华西村造的金牛从建筑文化的角度上看缺乏美感。可是,若要论证这一结论,必须从建筑学的专业视角进行审视。也就是说,金牛在建筑学上美不美是一个专业问题,不是看它的材质是金子还是其他东西,而要看其造型。如果以华西村的牛是金子做的就先入为主地认为它在建筑学上不够美,其实并不是专业的判断,而是立场的判断。

  陷入立场判断的批评,其最典型的特征是不讲逻辑,只是挥舞道德大棒,用道德的标准替代专业的标准。于是,在谈论一个建筑美不美的时候,批判者从头到尾使用的都是道德标准,比如不符合崇尚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没有将财富造福贫困孩子为富不仁等等。问题是,一旦道德判断取代专业判断,所谓批判也就失去了逻辑的力量。

  必须澄清的是,我不是在替华西村造金牛的行为进行辩护,只是想阐明一个简单的道理,凡事都要讲道理,而不是动辄动用道德大棒去批判。当一个社会习惯于用道德的方式去思维、去判断问题时,这注定是一个不理性的社会,因为只要你不能站对立场,哪怕你再有道理,也会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

  说白了,以道德制高点进行思维和批判的方式,就是一种以崇高面目出现的反思维,其造成的恶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在遇到问题时,不是如何通过符合逻辑的论证来解决,而是诉诸立场、暴力等不理性的方式。如果说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只是其个人的问题,那么对于公权力的拥有者来说,这样的思维方式只会让公共政策陷入没有逻辑支撑的尴尬境地。

  这其中更深层次的问题,正如学者刘瑜在《民主的细节》中分析的,“煽动家和思想家之间的区别,就是煽动家总是特别热衷于抢占道德制高点,而思想家总是热衷于指出道德制高点底下的陷阱。所以煽动家总是在话语的盛宴中觥筹交错,而思想家总是在惴惴不安地担心谁来为这场盛宴买单。”

(责任编辑:宋焘)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