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客厅·访谈 > 陈界仁

陈界仁批判:“批判”就是一种生命态度

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9日17:44 我来说两句  | 来源:搜狐文化
您的播放器版本过底,无法观看高清视频。系统正在升级,请不要关闭浏览器

  主持人:您这次要在长征空间展出的作品,更多的是要通过美国价值观影射当下台湾或者是其它地方这样一个小的人物在社会中的状态。您通过互动的方式,《帝国边界1》的时候就是通过交流、互动、博客的形式建立一个雏形,最初的想法是怎么样把民众的反映带动起来的?

   陈界仁:在台湾,在很长的时间里面,美国基本上代表的是民主自由。而且他甚至是一个欲望的天堂,你想的都能够所在,它几乎支配了我们所有的想象。几乎在台湾,美国是很少被检阅或者是批判的。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讲我们有必要重新反省美国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面对台湾的主宰,他基本上已经完全渗透到我们的思维方式,包括我们对于民主、经济的想象,对于各式各样的想象,几乎都是美国价值在主宰。对我来说,对美国的反省和再批判,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态度,更重要的是一个生命态度,尤其我们想象的民族,它最后就是推动自由民族市场,最后就是完全私有化。当一旦走到了完全私有化以后,私有化作为一种民主的代表,等于就是人被另外一种控制方式来统治。私有化到最后极端私有化的时候我们却忽略掉了人最公平、最重要另外一个价值就是公不公平,合不合理,人基本的生存权、居住权、工作权是不是同样受到保障。所以,我觉得需要重新去反省我们在台湾见过的那种价值观。尤其是我做帝国边界的原因是我要去办展览,他们怀疑我要偷渡,所以跟他们吵起来。中国大陆有一点不太一样的地方,美国人进台湾的时候完全不用签证。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对等。你凭什么可以不用签证自由的进入台湾,而我们总是要被怀疑,我们可能是偷渡,我们可能是犯罪分子,作为一个准罪犯式被看待。你进入美国,在台湾叫做AIT,美国在台协会,等于进入了他们国家的领土一样,你的手机、你所有的电子产品都要交出来,你跟外界是被隔绝的。你就像一个赤裸的人在那里,要交一大堆证明你不会偷渡的证件。让我们回到一个最单纯的想法,这对不对等、公不公平,我们为什么要接受?你不是告诉我们自由民主吗?对我来讲,当你怀疑我要偷渡的时候,你基本上已经在侵犯人权了。你在侵犯我的人格权利。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大家要去争取、要试着去改变这个事情。这个世界不能用单一价值去对待别人。所以,可是在台湾因为美国的影响太大了,美国作为自由民主的象征和代表,几乎就是很多人的潜意识。大家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是不对等。所以,我就先成立了一个博客,我邀请曾经被各式各样理由拒签过、或者更恶劣遭遇的人,他们可以说出他们的看法。也是要形成一个讨论平台,美国价值到底在我们一般人的心里面是什么样。那个博客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一起说他们的案例,这些案例里面当然最大量的是女性、受过高的教育,可能说比较高的英文,就因为她们是单身、她们是女性,她们除了主权国家和主权国家之间不对等的问题之外,还有性别歧视,他认为你今天单身女性、受过高等教育、会讲英文,你肯定想要去美国嫁人。这里面隐藏着各种各样的歧视,应该有一个平台让我们说出来公开讨论。博客里面有很多人在帮美国讲话,他觉得因为是你自己不遵守人家的法律,可能要去别人家,你没有按照人家的法律依法办理。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这个时候就要讨论到法律的层面上。你想想看,台湾来讲,戒严法是一个法律,但是这个法不是法,这个法就是违反人权,我们就是要抵制他。美国以前的种族隔离政策,或者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它是法律的,但是它是违背人权的,我们就要发出声音去抵制它。法律不是一个最终的目标。

   从那个博客里面还有很大量的人用这样的理由来攻击你、来批评你。那个博客同时呈现了两面。但是这个博客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台湾在对接外籍配偶或者是大陆配偶一样是充满着各式各样的歧视。我们在批判美国对第三世界或者对台湾人歧视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自我反观或者自我反省,甚至自我批判。那之后,我根据这个博客上面的留言拍了一个短的录像。谈单身女性要去办签证的时候遇到的各式各样的状况。邀请真实的大陆配偶谈她们在台湾从进机场开始就被台湾问各式各样刁难她们的问题,大陆配偶要进台湾的时候他们同时要买往返机票,如果在机场面试不通过就要随时被遣返。做这个作品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我觉得不管我们居住在哪里,不管我们居住在什么地区。要求人和人的对等、公平,这是基本的人权。尤其是这些东西在正常的情况下,他没有办法拍成纪录片。因为你要进入美国在台协会,在外围你就不能拍照了。一样,你在机场的时候也是不可能,你进机场的面试室也是手机、像机都不能拍照。换句话说,不管在你面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没有任何证据。我觉得艺术很重要,就是有想象力。在这样一个具体现实里面我们怎么发挥我们的想象力。除了我们博客上搜集过来的资料。还有台湾有一个团体,他可能在做大陆配偶的维权工作,我跟他们取得了一些联系,我问他们有谁愿意可以站在镜头前说话,但是他们拿到台湾的身份证,他们会有一些顾虑。但是有少部分人会愿意出来讲话。第三,相对于你没有办法记录、你没有办法拍下那个现场,我们搭了两个场景,一个是面试间的镜,一个是机场的场景。怎么把这个原先被国家权利封闭的空间重新敞开了。让它变成可以被看到,可以被听到。本来这些问题在某种角度上来讲,是不容易被显现的问题,每被放映一次,就是这个问题被提出来一次。我觉得想象力不是梦幻,想象力是你对于在现实上没有办法拍出来的问题,可以用这样那样的方式呈现出来。我觉得对我来讲,它比较像是一个折射,一个现实的问题你没有办法看到,没有办法被听到,你可以通过艺术折射,又重新回到现实。那可以帮助我们去改变我们的现实处境。那个时候是我想去做帝国边界的一个原因。从个人经验开始出发。大概的情况就是这样。

   主持人:陈老师已经非常详细的把作品中的环节、包括里面美国价值观映射到台湾和人性中的影响。因为刚才当中有一个点,可能最初有一些人想去美国办签证的时候,他会觉得有这样的法律,有一些人不会反对,不会说出来按照某一个流程去走。当积累到一定量的时候,您在博客上有这样一个质疑,有人有不同的声音,艺术家提供了可能性,他所述说的到底能让处在这种环境中的人有多深刻的认识。他们也会像大家一样去有一点点反思吗?

   陈界仁:我们一定要相信点点滴滴的力量。永远不是我们做了一件事情他们马上就改变。某种角度上的启蒙工作或者是改变的力量就是点点滴滴相互之间串联、相互启蒙,也是这样在发展。我们回到最单纯的角度,我们就是人,人和人之间合理的公平的度,彼此之间的相互对待,这是应该的。所以不用担心怎么办,那些复杂的法律我们懂不懂,或者是不是我们可以马上改变这些事情。它就是点点滴滴的慢慢的。我觉得就是相信点点滴滴的力量。所以,你说拍我们片的工作人员,那些是他们的真实遭遇,对他们来讲,他当然觉得这是不公平,他当然希望改变这些东西,里面又有这样的社会团体在支持他们。如果参与我影片的,他们不一定是同意,最起码是了解这个问题,所以他们才愿意参与进来。因为我们的工作主要是靠理念的,不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他并不是来表演,只是这个理念他能相信的。

(责任编辑:高果果)

精彩视频

视频:日美军演航母战斗机群演习“离岛夺回”width="100"

军演日美双方共投入4.4万人,其规模是美韩军演的6倍。日防卫大臣北泽俊美说:“考虑周边安全保障环境的变化情况,演习不针对特定国家。”…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