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城市快报:天津小洋楼 > 天津市小洋楼

花园路9号章瑞庭旧居:热血“章五爷”

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2010年11月10日14:51


   漫步花园路,章瑞庭旧居总是轻而易举地跃入眼帘。这幢将近90岁的花园别墅虽经岁月的磨砺,但依旧典雅华贵。走进一楼的花厅,三面环绕的彩色玻璃营造出亚热带植物园的幻象,踩在脚下的菲律宾木地板随着脚步的起落发出厚重踏实的声音。一扇门轻轻打开,回眸间竟然恍如隔世……

  年逾古稀的章文柄是小楼主人章瑞庭的孙子,提起章家的这幢房子,老人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犹新。在他细数小楼里一扇窗、一盏灯、一级楼梯的停顿中,一个满怀民族自尊心、仗义疏财的章瑞庭也渐渐清晰起来。

  白手起家的经商天才

  章瑞庭祖籍浙江绍兴,15岁时他给小站一家船主当伙计,常为袁世凯练兵的小站营地运送军需物品和生活日用品。由于章瑞庭为人谦逊厚道,逐渐与兵营里的各部将领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在这段时间里,章瑞庭先后结识了王士珍、陈光远、徐世昌、冯国璋、曹锟、段祺瑞等一大批北洋时代的军政要人。

  一战爆发到战后的十年间,天津近代民族工业发展迅速。章瑞庭看准了各路军阀混战中必然对军装有大量需求,于是他利用袁世凯主持开辟大经路(今中山路)的有利位置,于1915年在黄纬路开办了恒源帆布工厂。第二年,章瑞庭开始涉足军装制造业,在地纬路东口开设了“恒聚德”军衣庄。这样,由恒源帆布厂提供原料,恒聚德军衣庄专为东北军及各兵站承做军用服装的生产线就建立起来了。

  为什么章瑞庭能够独揽承做东北军的军装呢?民间传说章瑞庭与张作霖是结拜兄弟,这其实是一种误传。章文柄告诉记者,章瑞庭与张作霖之间的确有一些亲缘关系,但并非联系紧密的近亲。张作霖之所以把承做军服的生意都交给章瑞庭一个人,主要看中章的为人和经商的才能;另一方面也因为章自幼学徒练就了一双“投其所好”的慧眼,总能让张作霖心情愉快,自然也就拿下了生意。

  民间传说张作霖当初每到天津常下榻在章府,章瑞庭就在麻将桌上故意输钱给张作霖,以博大帅一笑。“以现代人的角度来看,我祖父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赢得生意的一种最常见手段。张作霖这个人性格豪爽,只要高兴,什么事儿都好谈,所以祖父就千方百计让他高兴。在麻将桌上故意输钱的事应该是有的。”

  章文柄回忆,章瑞庭由于很早就外出谋生,本身没有接受过特别系统的文化教育。但他天生具有经商的才能,章家所有投资经营的事儿均由他一人打理,事必躬亲,从不假手于人。军衣生意让章瑞庭迅速积累财富,而他那规模并不大的恒源帆布工厂面对大量的军装生产需求,在原料供应上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实业救国两度办纱厂

  在章瑞庭的恒源帆布工厂附近有一家官办的直隶模范纱厂,由于是官办背景,模范纱厂规模大,设备先进,章瑞庭一直希望把这家纱厂承租过来,以解决帆布工厂的棉纱供应问题。凭借当年与曹锟的交情,章瑞庭找到了当时的直隶省长曹锐。曹锐看中章瑞庭的经营才能,章瑞庭看中模范纱厂的官办背景,两个人一拍即合,1919年模范纱厂与恒源帆布厂合作,共同成立的恒源纺织有限公司(即恒源纱厂)。这个官商合作的纱厂,股东既有代表着官方的曹锟、曹锐、鲍贵卿、张作霖、田中玉等北洋军阀,也有纯粹的地方商人章瑞庭、边守靖等人。后来,该厂官股全部售出,恒源纱厂成为完全的商办企业。

  章瑞庭组建恒源纱厂之后,经营上顺风顺水,又相继投资了银号、古玩店等买卖。虽然是传统旧商人,但章瑞庭却深受“实业救国”理论影响。他一心想把民族工业做大做强,在张作霖的支持下,独资接办了已近亏损的北洋纱厂。

  北洋纱厂,全名是“北洋商业第一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本来是天津敦庆隆等八家棉纱布商于1919年集资兴办的,厂址在海河下游的挂甲寺。当初筹划办厂时,正逢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末,各帝国主义国家对远东市场无暇竞争,所以国产纱布得以利市三倍。但到1921年北洋纱厂建成投产时,战争已过,外货涌进,纱布行情下跌,资方的八家棉布商财力有限,对于纱厂的亏损情况,无力挽回,资本几乎全部赔净,只得忍痛出让。1930年章瑞庭仗着自己财力雄厚,又有张作霖这个大靠山,便把北洋纱厂独资买到手。

  接办北洋纱厂以后,章瑞庭事必躬亲,锐意经营,一心想把厂办好。但市面洋货充斥,纱布行情连年下跌,纱厂负债越来越多,章瑞庭挣扎再三,未能打开局面,最后只得出手转让。当时天津的纱厂大多转让给了日本商人,他们看到北洋纱厂的危机,多次找到章瑞庭表示愿意出高价收购纱厂。但是章瑞庭怎么也不肯卖给日本人,他对家人说:“宁可少卖钱,也不能卖给外国人!更不能卖给日本人!”一直坚持到1936年,章瑞庭终以68万元的低廉价格,将北洋纱厂卖给由中南、金城两家银行投资经营的诚孚公司。

  抵押房产

  也要支持教育

  章文柄回忆,章瑞庭一生非常俭朴,他经常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教育子女,并严格管理家庭。即使在他发家致富以后,他也很看重朋友间的往来,非常注重朋友间的关系。他以谦让为美德,即使在生意经营上,也总是宁可自己吃亏,也要让人三分;在大是大非面前,宁可损失个人利益,也要维护国家的尊严,维护民族的利益。

  上世纪三十年代,受北洋纱厂影响,章瑞庭家中的经济状况也逐渐紧张起来。这一年,他的二女儿结婚,张伯苓作为证婚人出席了婚礼。在婚礼上,张校长仍不忘宣传教育救国的理念。章瑞庭听完,心里面很激动,当天就跟夫人及子女们商量,希望尽己所能帮助张伯苓。他对家人说:“就是把房子抵押出去(花园路9号的住房),也要帮张校长一把,也要为教育事业出点儿力。”于是章的夫人陈纯正拿出自己部分首饰,章瑞庭本人又变卖了一些物品,全家人“挤”出十万银元捐赠给南开学校。1933年,南开学校里建起了一座新的大礼堂,为纪念章瑞庭,这座礼堂被命名为“瑞庭礼堂”。

  章瑞庭对子女教育非常严格,他把“谦逊善良”作为家教的第一标准,因此章家的子女尽管出生于大富之家,但个个低调谦和。章瑞庭一生最大的嗜好就是收藏古玩,为此他在北京琉璃厂开了一间古玩店,名为鉴光阁。当代文物鉴定家刘光启少年时代曾在鉴光阁当过十余年学徒,就是章瑞庭开的古玩店。

  章瑞庭晚年就住在一楼大厅旁边的一个房间里。章瑞庭爱吃肉,在章文柄的回忆里,祖父疼爱孙子的表达方式就是端着一碗肉对小孙子招手说:“过来,给你吃肉。”1944年,章瑞庭因病在家中过世。新中国成立后,有关单位从章家后人手中购买了花园路9号房产,章家老宅从此成为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的办公楼。

  花园路9号

  章瑞庭旧居

  特点:建于1922年,奥地利建筑师盖苓设计。为砖木结构三层楼房(设有地下室和阁楼),混水墙面。首层前廊入口处为半圆形花厅,上设透明玻璃顶,玻璃窗采用彩色玻璃拼镶成风景图画,厅内设喷水池,设施豪华;屋顶为红色孟莎式,造型独特,外形虚实对比;外檐的古典柱式和宝瓶栏杆精美得当;具有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现为天津市工商业联合会使用。

  

  章瑞庭

  (1878-1944)名寯琛,字瑞庭,天津人,实业家。开办恒源帆布厂、恒聚德军衣庄;与曹锐等共同投资经营恒源纺织股份有限公司(恒源纱厂)。1930年,章又接办北洋纱厂,成为天津著名的工商业者。

  专家支持 金彭育

  撰文 本报记者 马樱健 摄影记者 赵建伟

  下期关注

  花园路10号

  庄乐峰旧居

 

(责任编辑:张天择)

城市快报

157粉丝

关注

转发到微博

已转发0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