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城市新生:城市新生西门子 > 最新消息

上海世博个体样本调查:给国人科技与文明洗礼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2010年11月04日16:29

  上海世博的中国样本

  如果说北京奥运带给国人的收获是规矩和自信,那么上海世博则是不折不扣地给中国人一次科技与文明的洗礼。

  创新纪录的7308.44万游览人数,九成以上的中国游客。当近200个国家,带着他们的想象力,拿着代表本国性格、文化和科技的产品,集中展示在区区5.28平方公里之上,这样的见识、体验,以及它带来的冲击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之前没有过的经历。

  家门之内礼仪素养之外积习了多年的习惯、思维甚至言行,在这里猝不及防地与如此多元的文化撞击,是不及走出国门,也没有亲历东西方文明冲突的国人难得的体验。如果这样的经验能够转换为深刻的教益,引发国民的自省和改革,那么通往文明与自律的细小门缝将由此开启

  中国普通游客的世博之旅

  他们是7308.44万数字中的一个,是数小时排在长队中、数十万密布的游览人群中一个个真实的脸孔,也许也是“不文明”现象的一分子。除了体验到或许是他们人生中最长的排队经历,这些第一次看到世博的中国人,他们是谁?来自哪里?为了看什么挤入这个7000万人的集会?世博又带给他们什么?

  李鹏:可能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李鹏眼中的世博会无疑是由一场场奇幻的表演秀组成的。他觉得,世博会最重要的是“意识到自己很多糟糕的弱点”

  本刊记者/万佳欢

  10月29日下午2点半,离世博结束还剩两天,美洲广场的表演刚刚结束,李鹏匆匆走向德国馆。一块牌子立在远处黑压压的人群上方:“排队需要3小时”。这个时间正好可以用来吃个午饭,李鹏已经打算好了。

  这是他第31次进入世博园。而在5月第一次来上海看世博之前,这个26岁的小伙子还从来没有出过云南省。

  路过饮水处,他刚掏一双筷子放到直饮水龙头下,旁边的志愿者立刻喊道,“请不要用水冲洗餐具!”李鹏急忙点头道歉,一边用手擦擦筷子。

  “我都是自己带饭,从没在世博园里买过吃的,”他说话带一点家乡口音,一字一顿,还有些谨慎,“除了和我弟弟第一次进世博园时,我请客,买了一盒章鱼小丸子。60块,送一杯饮料。太贵了。”

  他一边钻进通往德国馆的队伍,一边拨开挎包,里面掖着捡来的欧盟小旗。他取出一个一次性餐盒,狠狠地把筷子戳进压得死死的白米饭,没有菜、没有水,大口吃起来。周围人群投来异样的眼光,他倒吃得挺坦然。

  早在2008年,李鹏就产生了来看世博会的想法,而第二年播出的纪录片《百年世博梦》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机会很难得,可能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5月,他开始筹划着去上海,先让在上海念大学的弟弟帮忙买了10张票,又买了一些T恤和云南风景明信片当做小礼物。他的原则是不跟旅行团,因为“时间短、花费高,而且也就是走马观花”。他也曾想过找人同行,但住在农村的父母原本就不大支持,身边的人又都忙,没人响应。

  请了十几天假,李鹏坐火车第一次离家来到上海。他跟几个贫困学生一起住在离上海大学两公里远的月租房里。

  在上海期间,他每天早晨起来煮饭,8点吃过早餐后,坐一个小时的地铁到世博园,下午2点左右吃自带的一盒米饭。一开始他还带上些零食晚上吃,后来零食省了,每天晚10点回住地后“再胡乱煮些饭吃”。

  为了省手机费,李鹏在上海从不接电话,只收发短信,“吃住行都降低到最低标准”。5月和9月两次来看世博会,加上路费门票他花了不到一万块钱。

  “仙女离我只有20米”

  第一天走进世博园时,李鹏震惊了,看什么东西都是新鲜稀奇的,一时间竟乱了方寸,不知道先看哪里。由于缺乏“计划性和紧迫感”,他发现自己有很多场馆都没有看过。

  “我不常排德国馆这种热门场馆,”他一边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解释,一面有点费劲地咽下一口白饭,“我对演出比较热衷。”

  李鹏26年间观看现场演出的经验并不多,事实上,20岁那年,他才在昆明听了生平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会:神秘园组合音乐会。那次,他紧紧攥着咬牙买的一张60元学生票,站在角落,心潮澎湃。

  当神秘园出现在挪威馆日的演出现场时,李鹏还在第二次前往上海的火车上,毫不知情。当得知自己错过了什么时,他后悔不迭,自责自己如此狭窄的信息来源。

  9月26日李鹏开始自己的第二段世博之旅,他仍然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报,只能早上到园区领取一张当日的节目单,然后仔细拟定自己当日的观博路线表。

  李鹏眼中的世博会无疑是由一场场奇幻的表演秀组成的。他最喜欢的是非洲广场和美洲广场上外国歌舞团的表演,因为音乐极富激情,“比如喀麦隆歌舞团,太慷慨了!一个月天天演出。”看到兴高采烈时,性格有些内向的他会在台下手舞足蹈地呐喊。

  最令李鹏激动的是在俄罗斯馆日的演出,一个女演员在欧洲广场上表演,他觉得她“简直就是仙女。天使吻了这个人的嗓子,”他一直在想,“而且她离我不到20米!”

  演出结束后,李鹏冲到后台,把一张用英语写满祝福、标注自己姓名和电邮地址的明信片(他事先都会在笔记本上打好草稿)送给了这位俄罗斯姑娘,而她回赠了一盘精美的CD,还给了他一个拥抱。“太幸福了,”他一脸陶醉地回忆。

  谈及非洲马拉维儿童的武术、格鲁吉亚歌舞等演出时,李鹏滔滔不绝,“太美了。太好了。每次我都看得……”他极力在脑子里搜寻合适的词语表达当时的想法,每次却都只是激动地说出来同一个词,“热泪盈眶”。

  除了免费得到赠品音乐专辑,他也在世博园买过几张挺贵的CD。一次,李鹏跟一个芬兰歌手讨价还价,一张原价80块的芬兰歌曲专辑最后以100块2张的价格成交。一高兴,他又加送给对方一件T恤。

  “他们是旅游我是来参观学习的”

  三个小时后,李鹏终于挤进德国馆。身后的游客们匆匆跟不来梅驴子、柏林熊们合影,然后匆忙向前赶,他却站在展板前一板一眼地读各州情况,用自己的小数码相机给每幅照片拍照。“他们是旅游,收获不大。而我是来参观学习、感受交流的。”他说。

  他必须同时计算自己还能拍多少张,因为相机内存卡只有256MB。在世博园的31天里,他从来没有给自己拍过照片。

  除了挎包,李鹏还随身携带一个黑色购物袋,每天里面都能塞满大堆宣传资料、小礼物、徽章和免费纪念册。怎么把那么多天来收集的全部资料带回云南?他很头疼。

  外国音乐CD是他世博的收集品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除了别人送和自己买的,有时候演员在表演中会往台下扔小礼品和CD,那往往是李鹏会拼了命的时刻。一次一个巴西乐队往台下扔光盘,他拼劲地抢到了一张,“都不讲文明了,因为实在太喜欢”。

  看到其他纪念品,他往往舍不得花钱买。在精心考虑之后,他买了一个120块的柚木果盘,因为“还比较实用”。

  李鹏的世博收获当然不仅仅包括这样的实物。

  宝钢大舞台的很多工作人员都对李鹏很熟悉,因为他老去那里看演出。有时候,他还会帮有急事的参展人员看着展台,熟练地回答一些游客的问题,竟然有了些主人翁意识。

  5月,他帮天津的几个参展者做了一次英语翻译,有些结巴,但可以勉强达意,“居然获得了两个太平洋联合馆的外国艺术家的肯定。”李鹏说起来很有自信。虽然他还没有考过英语大学四级。

  他觉得,世博会最重要的是“让自己意识到自己很多糟糕的弱点”,比如不善交流、封闭自我、不重视社会生活的规则、太拘小节。“世博会多么宏大,创造了那么多纪录,连7000万游客都达到了,我怎么还能那么拘于小节?”李鹏说。

  对于世博后的生活,他想了很多——即使5月第一次参观世博后回云南,他就不怎么能跟身边的人交流世博会的事,因为周围很少有人来过——“自己会能容纳更多不同的、美的东西,因为开了眼界;以后工作和挣钱都得提高效率,为以后更多的旅行做准备。”接下来,他最想去内蒙古和新疆。

  另外,在世博记了那么多笔记,李鹏打算回家总结整理,写本小册子,“不仅仅是纪念,还想给亲戚朋友分享。”

  不过,李鹏也承认,基于自己的电脑打字水平,这个计划不会那么快就能实现。现在他要担心的是,之前跟老板软磨硬泡请的假必须补回来,他估计很长时间里很难有双休日了。 ★

[1] [2] [3] [4] [5] [6]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