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城市快报:天津小洋楼 > 天津市小洋楼

新华路176号那桐旧居:军机大臣曾是“追星族”

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2010年10月13日17:13



  新华路176号那桐旧居

  特点:原为一大一小两座楼房,均为德式别墅,院里建有花坛水池。大楼已于1981年拆除,小楼东临新华路,南抵南京路,西临河北路,北临烟台道,为二层欧式洋楼。建筑面积700平方米,自成院落。那桐退隐后主要在此居住。建筑现状良好。

  那 桐

  (1857-1925)字琴轩,叶赫那拉氏,满族镶黄旗人。初任清朝户部主事,1900年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奉慈禧之命留任留京办事大臣,和奕劻、李鸿章与联军议和。1902年署外务部左侍郎。1906年被授体仁阁大学士。1909年被任命为军机大臣。1911年奕劻成立皇族内阁,被任命为内阁协理大臣。民国后,那桐来到天津英租界隐居,1925年病逝于北京。

  2006年,那桐的后代将他生前所记的三十多本日记捐献北京档案馆,后公开出版。翻开这位晚清重臣36年间所记的生活点滴,那段不被我们所经历的晚清风云和贵族生活一点点浮现在眼前。“日记”中有一段写道:“一九一二年七月置地六亩七分,官邸建筑立即开工,工期仅用了五个月零八天,转年一月入住。”这个入住的建筑就是位于天津红墙道(今新华路)上的那桐旧宅。

  在北京,位于王府井大街金鱼胡同1号的大宅门老北京人无人不知。因为那里曾是晚清与民初官员与达官显贵的重要活动场所,曾招待过外国公使,曾设宴欢迎过孙中山,也曾有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等在此演唱,那里曾是近代政治风云和社会变迁的重要舞台和见证,那个院子的主人那桐当时身为朝廷重臣,位高权重,京城百姓称其为“那中堂”。北京的那桐旧居记录的是一个权臣之家和一个王朝的背影。

  倏忽间,大清朝覆灭,昔日权臣那桐退出历史舞台。此时,北京的金鱼胡同已不再适合居住,那桐一家来到天津。因此,天津的那桐旧宅记录的,是昔日王公之家的凡世生活。

  主角谢幕的那桐府邸

  在庆王府一篇中出现的金婉茹(爱新觉罗·毓宜)不但是庆亲王载振的孙女,也是那桐的外孙女。但相比于祖父载振,她对外祖父那桐的印象却很模糊,但对外祖父家的那栋房子她还有记忆。金婉茹说她还记得当时大房子的房檐上挂着个葫芦,她印象特别深。而那桐之曾孙张先生则比较详细地讲述了关于那桐旧宅的情况。

  当初建房时,那桐非常重视,亲力亲为。他自己看图,并由儿子绍曾亲自操办。民国初年天津的租界,很多漂亮的小洋楼都是被主人用高高的院墙和厚厚的铁门包围起来,既为居住安全,也为求得心理上的安稳。但那桐却放弃了高门围墙,将自己的庭院和小楼开放式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那桐迁居天津后,身体已患疾病,再加上那时已改朝换代,离开了曾经的政治舞台,那桐在天津的生活很安静,也很沉寂。张先生回忆,在他幼年的记忆中,房内都是古旧的家具和摆件,大餐台上是多头烛台和花插,暗色的地毯,厚重的帷幕,整个房子都很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有几分神秘。房子的外观是金属坡顶,有烟囱和檐下的柱廊,随着日照光彩变幻,虚虚实实,像一座雕塑。由于这栋房子后来被拆除,所以我们也只有从张先生等人的回忆中想象当时那桐宅邸的样子了。

  一直坚持每天写日记的那桐,将他住在天津时小至煤水电等方面的生活细节也都记录了下来。他在“日记”里记载“一九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天气炎热,自来水几至干竭”“二十六日自来水气味恶劣,现买日本界水吃”。

  后来,天津租界里的小洋楼渐多,洋楼的样式和风格也发生了变化。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那桐的儿子绍曾在花园的西南角建了一幢小洋楼,形成老官邸的配楼,并用暖廊与老楼连接。后来,那桐住的老楼被拆除,而这座小别墅被留了下来。如今,只有这栋房子在那个老院子里,代表着它曾经依附着的老楼,保留下那桐在天津的印迹。

  姑侄三人都嫁了庆王府

  金婉茹曾回忆,庆亲王载振晚年住在重庆道庆王府时,极少出门,家里也很少有宾客,唯一经常与他走动的,就是外祖父那桐。作为晚清朝廷的重要朝臣,那桐与载振在官场之外,还通过儿女的婚姻建立起了复杂紧密的社会关系。其实,这种贵族联姻的方式在那时的天津租界已是普遍现象,门当户对是王室贵族缔结姻缘的首要条件。只是在那桐与载振这里,因二人后代的多重联姻,才让这对晚清重臣在同时避居天津时,彼此也有了依靠。

  那桐与载振的亲家关系用一句话说就是:那桐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孙女嫁给了载振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同时他的五女儿和三孙女嫁的还是父子,姑侄变成了婆媳。

  事实上,那桐所有子孙的婚配对象都是王公贵族之家。那桐的孙女张寿蓉曾口述过那府的婚配情况,那桐的亲家,都是晚清民初政坛风云人物,包括载振、言菊朋、铁良、杨儒、袁世凯等。在由婚姻缔结的关系网中,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是,时过境迁后,当那桐与载振依然聚在一起对饮畅谈时,他们已走出北京的王府,身在天津的小楼内,往事已矣……

  他是不一样的贵族

  那桐不是皇族出身,但因位高权重,绝对可算得上是晚清的贵族了。但在这个贵族身上却有着不同于多数人的生活细节,比如他没有姨太太、家中老小没有抽大烟的。那桐的孙女张寿蓉认为,这与他的出身有关。因为那桐一家是从困境中走出来的。咸丰皇帝时,肃顺和柏葰相争引起一个科场案,那桐的父亲被牵涉其中,家庭开始败落。后来直到那桐任职后才恢复了元气,据说那桐那时上朝连靴子都不肯穿,先走路到那儿然后再穿靴子,因为生活困难,所以要经常到他姑姑家里打鞋带子。这样的生活经历,让那桐后来在家庭生活方面也不肯太高调。

  但行事谨慎并不代表生活单调,那桐还是个有生活情趣的人。他爱好集邮,尤其热爱的是戏剧。据说那桐是个超级戏迷,他的有些行为甚至超过现在的“追星族”。在朝廷上,那桐位居高位,威震四方。但是,这位重臣若遇到京剧演员便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甚至对京剧名家不惜低声下气,谄媚讨好。有一次,庆亲王奕劻在家中为福晋祝寿办堂会,谭鑫培应邀献艺。庆亲王出门迎接谭鑫培,并和谭鑫培商量:“谭老板,今天能不能请您给我唱个双出?”谭鑫培说:“行啊,但得有哪个大臣给我磕个头啊。”庆亲王面有难色。孰料,军机大臣那桐双膝跪地,虔诚地说:“请谭老板赏脸。”谭鑫培非常惊讶,自然唱了“双出”。那桐在谭鑫培演出时,还情不自禁地站起来朝台上作揖,以示自己的仰慕之情。

  这个做过大官、爱好戏剧,历经晚清民初政治风云的那桐,在1925年时因病去世,但无论是他留下的《那桐日记》,还是京津两地的旧宅,都是关于逝去年代的最好记忆。

  专家支持 金彭育

  撰文 本报记者 苏莉鹏 摄影记者 赵建伟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