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意大利中国文化年 > 专访

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余隆: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9月28日16:22
余隆和多明戈
余隆和多明戈

  成立于2000年5月25日的中国爱乐乐团创下了中国交响乐史上的很多个第一次。他们首演了整幕瓦格纳的歌剧;他们把当代作曲大师,菲利普•格拉斯大提琴协奏曲,进行了世界的首演;2005年他们进行了中国音乐史上空前规模的环球巡演,历时40余天,在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英国、德国等国家的22个城市成功举行音乐会,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热评,称赞中国爱乐乐团“堪与世界上任何一个著名乐团媲美”。 2008年5月,他们应邀访问梵蒂冈,在举世闻名的保罗六世大厅指挥演出了莫扎特的《安魂曲》和中国乐曲《茉莉花》,受到包括教皇在内的七千余名听众的热烈欢迎。此举被国内外媒体称为音乐外交的“破冰之旅”。 2009年,他们被素有“全球古典音乐第一刊” 之誉的英国《留声机》杂志评为“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乐团”之一。

  中国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和首席指挥余隆是中国爱乐乐团的创办者之一,同时也是蜚声海内外的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创意人。余隆是活跃于当今国际乐坛的杰出的中国指挥家,曾应邀在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担任客席指挥。鉴于余隆在推动当今世界古典音乐事业发展和促进国际间文化交流方面所做的突出贡献,2002年,德国万宝龙文化基金会向余隆颁发了年度“万宝龙卓越艺术成就奖”;2003年,法国政府特别授予余隆“法兰西文学艺术骑士勋章”;2005年,意大利政府向余隆颁发了“共和国骑士勋章”。

余隆和郎朗
余隆和郎朗

  2010年10月7日,中国爱乐乐团将在意大利罗马歌剧院举行“意大利中国文化年”开幕音乐会,艺术总监余隆将指挥中意两国音乐家共同演绎中意两国的经典名曲。9月21日余隆先生在紧张的排练间隙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2009年,中国爱乐乐团被素有“全球古典音乐第一刊” 之誉的英国《留声机》杂志评为“世界十大最具影响力的乐团”之一。对于中国爱乐乐团的入选理由,《留声机》杂志这样评价道:“在古典音乐曾被禁锢长达几十年的国度里,(乐团)几乎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古典音乐带给国人,并使之深入人心。他们还毅然承担起提高国人音乐素养的责任,实为功不可没。”您怎么看待中国爱乐乐团的影响力?

  余隆:我认为《留声机》杂志对爱乐乐团的这个评价并不完全准确。我们得有一个全球的文化观。交响乐作为一个世界主流文化的互相沟通平台,我们中国人必须在这个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多年来我们的交响乐在国际上处于劣势。中国爱乐乐团自2000年诞生后,在较短的时间里就在这个领域成为被世界认同的佼佼者,不仅填补了一个空白,更多的是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民对世界文化的了解,我们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不是一个闭关锁国的国家。我们对世界文化是了解并处于靠前的位置。当然我们离世界超级乐团还有距离,有许多不足之处,但在这十年多时间里爱乐乐团创造了一个个奇迹,在世界领域被大家尊重,而且通过这个平台,尽可能地把中国文化的理念通过一个大家熟知的平台传播出去。我们要把中国文化传递给全世界,必须用一种别人听得懂的语言、能接受的方式,不能闭门造车,自认为这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你就必须了解,这多多少少有种大国沙文主义。以一个大家都认同的方式传送你的信息,这样更容易沟通。面对今天的文化理念,传递中国文化的方式方法非常重要。中国爱乐乐团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国文化起到了一个重要作用,让世界感受到了今天中国的变化,今天中国人的包容心态。

余隆在指挥
余隆在指挥

  记者:您经常带队在世界各地巡演,您觉得外国人如何看待中国文化?

  余隆:中国文化很多外国人都喜欢,但多多少少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如何把中国文化真正变成世界文化的一种主流文化是我们工作的方向。我们往往有一个误解,传递中国文化的时候当作一个小的技巧的吸引力,去吸引人家对中国文化发生一种猎奇的兴趣。我恰恰认为中国文化应该通过一个普世的文化平台,去让人了解中国文化的内涵和精深,了解中国文化要传递的内容,不只是让人只看到中国文化那些犄角旮旯、非常土、非常落后的东西。

  我们今天应该让世人看见我们对中国文化的升华和提升,一种对中国文化的尊重,不能让人家看完以后反而觉得中国文化只是落后的边缘的,不能跟现代社会融汇贯通。要彻底改变全世界对中国文化的一种观念,就不能动不动就说古代。人家完全可以跟你讲,古代不适用于今天。如何把古代的精髓透过现代的方式体现给别人可能更重要。而不是培养别人用一种猎奇的心态看我们的文化,看我们落后的不能跟上现代社会脚步的一些东西。我曾经跟一位外国记者说过,年轻人可以不喜欢传统文化,毕竟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但得培养年轻人尊重传统文化。只让人看猎奇的方面,永远不能获得别人对我们文化的敬畏感。敬畏这两个字很重要,文化是需要敬畏的。对文化的慢待是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一种不尊重。

  记者:在中国经济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大背景下,中国文化走出去面临哪些困难?

  余隆:什么都以经济来衡量的话,这个国家会没有灵魂。做人要有人格,国家要有灵魂。如果只论经济,不论思想,我们民族对后代思想上的影响将是一场悲剧。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人不能只考虑眼前的情况,还得为后代负责。这个负责我觉得主要体现在文化上。人可以穷,但不能志短,人有了钱以后更不能志短、眼光短。真正能影响世界的是文化。当然经济是能影响世界,但文化影响世界,是一辈子的事,深入到每个角落里。文化侵略很可怕。反过来,通过一个世界格局的模式,把中国文化的精髓传播给世界。传播艺术以外还要传播人的一种精神。

  文化走出去面临的因难,我认为不能曲解或是片面地了解文化走出去,要在全方位地看世界文化的大背景下,理性思考如何让中国文化占有一席之地。另外不能只是当作完成一项工作,得有一种热情和激情。如何把中国文化的价值观用世界接受的方式传送出去,很多人不考虑这个,认为我只是去演出,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是不是符合这个时代。包括国外中国城的文化活动,没考虑文化传播的效果,只顾自己自娱自乐。要达到文化传播的效果,不仅传递的内容要明确清晰,而且要让人觉得有美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一定要让所有人认同你的价值取向和世界观。利用普世价值观才能达到一定的传播效果。片面的自以为是的宣传只能适得其反。

  记者:作为世界知名的中国指挥家,您如何看待中国古典音乐现状?

  余隆:中国古典雅音乐尚处于起步阶段,看似比较喧嚣繁荣,其实都是表面现象。实际给予古典音乐生存的土壤并不充分,包括观众、剧场(不是硬件设施好,就是一个生存空间)、成熟度、观众的文明程度、媒体和政府的关注度,当然是有进步,但有待更进一步有一个合理的而不是撒胡椒面的平均主义的做法。要关注到我们的精英团队,关注到在世界上受到尊重的团队,给他们更多的市场机会,更多营运上的便利,更多培养观众欣赏水平和媒体宣传的机会。

  记者:中国爱乐乐团的整体实力与世界顶尖乐团相比是否存在差距,您觉得这个差距在哪里?

  余隆:我们距世界乐团的差距越来越小。我小时候觉得差距很大,几乎遥不可及。到今天来说已不是不可触摸的,我们甚至与世界包括欧洲、美国的一些A级乐团比肩。当然我们离世界超级乐团还是有很大距离,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是由于历史等各方面原因造成的。

  记者:您在一次演讲中曾说过,要为改变世界对中国的观念而努力工作。您还说过对于音乐家而言,音乐的使命在于交流与尊重。您能说说这方面的故事吗?

  余隆:去梵蒂冈演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曲目的选择上我们有个考虑,我们演奏了莫扎特的《安魂曲》。我觉得首先你去梵蒂冈演出,对梵蒂冈的文化应该有所尊重。莫扎特是大家尊重的伟大的音乐家。教皇除了是一个宗教领袖以外,他是个莫扎特专家,他也演奏莫扎特。最后我们上演的返场曲目是中国民歌《茉莉花》,这个民歌早就已经被普契尼用在他的歌剧《图兰朵》里边,所以这已经对大家并不是很陌生,《茉莉花》深深打动了所有的人,观众都说太美了。这样演出就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教皇最后上台讲话的时候非常热情地祝福了中国人民,祝福了中国的奥运,甚至用中文,在最后说祝大家一切顺利。这就是互相尊重对方的文化的结果。

  记者:中国建国以来首次出台了《文化振兴纲要》,最近中央特别强调文化体制改革,在这一背景下文化企业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余隆:首先理念得正确。体制是为我们的理念服务的,如果光有体制没有理念也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效果。体制是为了更好更快更直接更有效果地实现理念。体制的改革当然很重要,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在体制上存在着很多弊端。中央提出文化体制改革非常及时,也很重要。但如何改,如何做,要特别精准地理解中央精神,囫囵吞枣只会产生偏差。文化体制改革要按照科学发展的方式和艺术发展规律来进行。理念和体制这两个应该并存并驾齐驱,体制改革才能达到一个理想的效果。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