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2010新十年新文化论坛-70后艺术家:颠覆传统畅谈百万军团崛起

70后艺术家:颠覆传统 畅谈百万军团崛起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9月25日14:55

  由金:好价格激进了艺术家创作(点击查看视频)

  主持人:既然聊创作这块请几位老师谈一谈在创作上您的心得体会,彭薇老师在媒介上也有一个变化,跟以前有一个变化,比如您也涉及到装置了,涉及到跟以前的方式还是有一些变化,也是平面上的东西,现在装到装饰上比较三维比较立体算是比较新的作品,2010年做的展览。谈谈您最近创作上的变化,为什么产生这种变化?产生这种新的尝试的原因是什么?

  彭薇: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我觉得原因可能是跟,第一我是画国画的,其实国画在当代艺术里根本不算,没有。

  主持人:其实它等于把当代艺术这个概念应该是包括在内的。

  彭薇:但是我画这个不是说我要挤进当代艺术做装饰,我就觉得好玩,正好赶上我想有一个变化,正好赶上我找到这么一种形式,给我的国画提供了一种机会,提供了一个更好玩的机会,就做了这些东西。而且做了两年之后没有任何人知道,后来是一个策展人到我们家玩看到了,才展的。

  主持人:展出也比较偶然,也有偶然性。

  彭薇:都有偶然性,找到这种形式也挺有偶然性。特别没有目的性。

  由金:本来做创作就没有什么目的性。

  彭薇:现在的展览空间真的会逼迫你做一些改变,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国画裱在画轴上,太寒蝉了,当代展览对艺术起了决定性的改变作用。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对,画廊现在面积越来越大,空间挑高越来越大。

  由金:只有中国才这样。

  主持人:国外的画廊没那么大。

  由金:也有大的,但是很少。

  主持人:大部分不是这种形制的,其实像北京的这种,上海画廊感觉更小资一点,那个感觉更让你亲近一点,北京的画廊就是面积全是越来越大了,空间越来越大,挑高越来越高的感觉,逼得艺术家也要有一些变化,你肯定也要跟这个有变化,跟这个空间产生关系,肯定要有变化。

  由金:你的作品征服不了空间的话,你想想那多糟糕,这个展厅不错。

  主持人:由金以前是一直在做一个系列就是乱码系列,现在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变化?

  由金:有一些,有挺多,我自己认为有很大变化,起码我现在主要在线上下很多工夫,用线来做。其它的没有什么。

  主持人:其它我看你以前在新时代画廊做展览的时候也有一些加入了一些装置,跟你那个抽取了一些你画面当中的一些元素,也做了这种雕塑装置这些东西,你是怎么想的?也没有特别的目的性?

  由金:不,我是从我那个作品里面提出来的东西,因为它是电线,电线和那种电子的这种规划的东西是社会传达信息传达是有关系的。我自己还挺喜欢那件作品的,我以前做影像的做录像,所以说我也对这些东西比较感兴趣。但是我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我不像很多年轻艺术家又做照片又做装置。有一些东西你想好了,觉得这个想法还可以,然后再过个半年左右再看看还行不行,如果觉得不好就不要做了,如果好的话保留下来。比如经过半年一年还觉得那个想法挺好,那我就会做一些其它形式的,会把这个形式现实。一般不会轻易做这个,因为不好强做没有意义。

  主持人:没考虑考虑,尝试做点儿你作品运用点多媒体的这种媒介。

  由金:我的画已经多媒体了,和设计和电子,我是想消解现代人的信息化。但是最近还是有一些改变,可能更专注一些绘画性,更把绘画性看的更重,别的没什么。按部就班干活儿。

  主持人:我看管勇老师的作品精准性比较强,塑造画面当中的形象知识分子这种形象,我在现代画廊您的个展我也去看过,画面的人物,您画的这些人物红卫兵都是有很强的宗教感在里面,您最近的创作有没有什么新的变化?

  管勇:你说的和现在很久了三四年了,三年多四年,变化肯定是有的,我没有办法给你清晰地讲到底是哪儿变化了,因为它这个东西不是说从这一个替代另一个。

  主持人:您最近有什么展览的计划和安排吗?

  管勇:比较重要的个展,但是个展明年在日本森美馆,其它都是做的年展比较多。

  主持人:我觉得画画的话做联展挺没劲的。

  由金:就像他说的两三年有一些作品展示一下自己最近的工作,联展绘画我是觉得我不是很喜欢。

  彭薇:除非那种有策展人理念的比较有意思的,画廊的年展基本上很少。

  由金:我是觉得不太好,攒点儿人。

  主持人:这个倒也是,彭薇老师刚才说的,还是那种策展人本身有一种理念在,能通过不同艺术家的作品把这个展览串起来,这种策展水平还是比较高的,可以考虑。

  由金:你的东西很适合,他又觉得你还可以参加这个展览,而不是说针对谁,不是人本身,而是作品本身,你的作品是不是适合展览,有些东西不适合这个展览也带进去了,那这种年展你参加没有意义。你自己要想说的事还没说清楚,就进了一个那个主题里去了,这不跑题了吗?

  主持人:那肯定是跑题了。刚才聊到这个,我一直也是觉得现在这个当代艺术有点问题,这个概念我想请各位谈一谈,你们对当代艺术的看法是什么?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大家确认的概念了,当代艺术它已经从概念角度成立了,彭薇老师说感觉当代艺术已经把国画排除了,我个人觉得其实你说现在这些国画创作是不是叫当代艺术?其实按这个时间或者创作来衡量的话它算是当代艺术或者从一些手法里面,很多人也是包括画国画还是有一批是比较当代的,跟传统是拉开一定距离的。但现在这个感觉已经把国画给边缘化了,我个人感觉给边缘化了。

  由金:不是边缘化,而是传统里面没有再发展,还是我们看到比如一张报纸文化报纸打开还是那种,你没有变化,什么是当代什么是不当代?我们可能再过几十年老传统,人家是当代,这个没有什么太大区分。

  管勇:有一个误会假设18世纪初期那时候的艺术在当时是当代的,咱们往往会有这种误会,其实不是,其实那时候根本就没有当代这个概念。当代这个词的概念本身是从应该是20世纪末期才产生的,20世纪后期包括一直到现在21世纪出现这个词,那时候不会用当代这个词来描述当时的文化。从时间上看应该是指现在的这样一个时期,另外一个我想它本身比如作为当代艺术它本身有它比较特别区别于传统区别于现代艺术的那种精神质地。就是说刚才就像你说的比如国画是当代艺术,可能不能这么分,有时候只能看具体的艺术家,不能泛泛的一个门类。现在画油画的很多还是画那种很媚俗的十六七世纪甚至十八九世纪的那种东西,那么这就是说其实也就是说当代性,它的内涵、它的质地是比较重要的。一方面从时间概念确定是这样的时期,原来没有这个词语。另外从精神质地上应该是社会的,这种复杂性,这种现实的无序这种复杂性和这种东西都有关系,包括类似于现在哲学上的很多描述,它还是有直接关系的,我想这样是比较确定的。

  彭薇:我觉得当代艺术它就不是某种被限定在材料、装置或者摄影或者油画或者国画,当代艺术实际上在我的理解力就是你有你非常个人的方式讲述一个别人没有讲述过的经验,这就当代了,就是这样,用个人化的方式讲述一个很个人的个体的别人没有讲述过的经验,这就有当代性。就是它不界定在任何材质上。而且它可能也不见得是前卫,我觉得算是个人化的,这是当下的。一个未经表达的经验体验,我觉得是这样。

  主持人:别人没表达过您表达出来了就等于是,其实语汇是比较当代的这种概念。

  彭薇:就像管勇老师的画别人可能没有这样组织过这种画面,没有这种氛围,那他就很当代了。

  管勇:这个可能是一个开放的问题,里面非常确定。

  彭薇:他就开放给所有没有表达过的经验。

  由金:他们说的对,主要还是语言性和以前有区别,比较个人化,比较自我的。比如以前更早的那些画有些东西是为体制服务的,强调自己的个人精神,现在强调个人的风格个人的精神性比较强,别人一看这个东西他知道是你,不会是别人的。

  彭薇:现在的当代艺术给人一个感觉特别逗,你说为体制服务,其实他们已经在为体制服务了,这些当代艺术家我们看到所谓的当代艺术家他们真的当代了吗?我不知道。他们已经在为体制服务了,他们已经是研究院的院士了。很多双年展是文化部出去组织的。我觉得这是好事,国家它开了它的思维,宽泛了。

  管勇:这还是一个时间问题,刚才我说18世纪初的,我们不能用当代艺术描述那个时期,其实那个时代也不想,因为没有这个词。但这同时意味着一个什么问题?在今天有很多东西它也不是当代艺术,意味着这么一个层面。所以说这个东西是我们应该去深入的去想去思考的一个东西。我是这样想的,我们不能做一个整体描述,现在我们的艺术家我们的院士们都是当代艺术家,也许他们不是,根本不是。

  彭薇:他们可能曾经是,他们曾经可能是。

  管勇:所以说这个词恰恰是需要更深入的去想这个问题。这是我的感觉。

  主持人:回到刚才我说的有一个问题,在采访之前我跟几位老师聊的,可能咱们几位都是按年代划分,可能刚才管勇老师说不太能按70、80后……

  管勇:我们假设现在就以一种历史的眼光去看这个岁数的人,之前的人甚至以后的人是有问题,因为即使是80年代85新潮时期的艺术家那时候所进行的艺术到现在还是动态进行式的过程,是没有沉淀的。还没有沉淀下来的,那么我们平时没有历史的眼光来看这个问题。所以我是很怀疑,因为这里面如果是有人以这种历史的眼光去看这一切的时候,我相信那个动机是另外的动机,那不是文化的,也不是艺术的,是其它的。因为我们体会到的现实是一个动态的进行式的东西,它是没有沉淀的或者我们说的更绝对一点,可能中国上一个世纪的一百年一直到现在的历史也是一个没有沉淀下来的东西。我们可能拿这样历史的眼光去看这个问题是有问题的,可能是有严重的问题,我是这么感觉的。我只是感觉它有问题,我也不知道问题在哪儿。

  彭薇:我们本身可能比较反感这个,但我觉得这是一种划分的方式,70后、80后、90后,没办法,大家回避不了这个年龄问题。像60后什么的,我觉得这是可以用这个来划分,我不排斥这个问题。

  主持人:我是想说每代人划分标准在艺术上我个人觉得是有体现的,创作的整体面貌或者感觉是不一样的,比如60后的人包括张永刚那拨人包括70后的这拨人管勇老师在座几位都是70后包括80以后包括现在更轻的一些人,我有一种感觉,艺术家想说的话跟社会说的话有点少,70后可能发生关系更多一些,80后可能更少一些,逐渐的越来越个体化,就像刚才彭薇老师说,她说当代是别人没有体验过的体验提出来,现在80后出来的人他们的艺术越来越关注个体的生存,70后的状态应该还是多多少少跟社会发生很多密切的关系。各位的作品当中我都能感觉出来。

  由金:稍微有一些社会的环境语言在里面,80后可能有一些比较个性,我觉得也不一定,80后也有很多很有责任感的。

  管勇:这个概念使用起来特别方便,比如说70到80这种,另外像这种社会性包括个人性这个概念有问题,我是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已经具有真正的个人行为,我是怀疑的,也许那还是一种整体性的另一个面貌,不一定是真的个人行为。有时候我们假定的秩序这种因果关系这种线路是有问题的。

  主持人:假设的前提是有问题的。

  管勇:我们没看我们已经这么假设了,那这个可能有问题,你看到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类似于求证来证明你这种认识的正确性,这不对的,妨碍了我们进入到事实的现场的细部的内部结构的障碍,形成了这样一个障碍,所以我不赞成这样来简单的划分。

  主持人:我觉得大部分的人是不赞成的,并不赞成这么说。

  管勇:它妨碍了我们阅读的进入这个事情以内,形成了这样一个障碍,无形中会形成这样一个障碍。刚才讲的所谓的个人艺术,可能不是那样的。

  管勇:要真是说这么一群人,我觉得这个不能定义,没有办法定义,还是一群很复杂的人或者以后的人也都是复杂的,它必须得体现出一种复杂性,而且会体现出很多复杂性。不好定位。

  由金:跟你的生存环境、你的学识、所接触的人有关系。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