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2010新十年新文化论坛:70年代大爆炸

新十年新文化论坛:70后艺术家谈金钱观职业观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9月16日15:17
左起:王光乐、李劳(主持人)、俸正泉、孙原

  主持人:各位搜狐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今天的“新十年新文化论坛”,今天我们请到了三位嘉宾是70后艺术家来参加我们本次论坛,坐在我旁边的是青年艺术家俸正泉,这位是王光乐,这位是孙原。请三位跟我们网友打声招呼吧。

  俸正泉:大家好!

  孙原:大家好!

  王光乐: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开始今天的讨论,搜狐文化频道最近也是在长达40天关于当代艺术的报道,今天我们做的这场论坛也是整个报道之中的一个环节,此次报道的“70年代大爆炸”,讲的70后艺术家作为一个群体,作为一个越来越大的力量,在艺术界、艺术市场中浮现,各位也是艺术市场70后艺术家中具有代表性的群体。

王光乐
王光乐

  王光乐:2000年六张画卖了三万元

  我们今天的讨论并不会进行特别专业的艺术讨论,而是看看70后的艺术家跟艺术界、今天的社会有着怎样的联络,刚才大家看到我们标题叫解剖史,把大家一些自己的个人的看法分析出来。我们现在就开始,我轮流问一下大家,第一次卖掉作品是什么时候,当时什么样情形?

  俸正泉:我具体想不起来,应该是02年吧。大学毕业一年多,应该是2001年或2002年。

  王光乐:我是2000年时六张画卖了三万块钱。

  孙原:我印象中好像比他们还晚。

  主持人:我发现你们两位都没有非常明确的概念,这件事情在你们整个职业生涯中,不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吗?

  俸正泉: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你刚才问的具体的时间,完全想不起来,哪天或者什么情况,我能记住当时的心情,过程还是能想起来的。

  主持人:心情怎样?

  俸正泉:肯定还是很激动的。是一个香港画廊的人,看了以后,把作品拿过去,拿过去没多久,他给我的也不是现金,是汇的钱,心里面很高兴的,大概2000美金。

  王光乐:因为当时那个画廊还没有整体的建立起来,2000年左右,买我作品的是一个藏家,通过朋友介绍以后给我签定合同,三年每年给我三万块钱,我一毕业就变成一个职业艺术家了,一年三万块钱,比一个上班族还多,这个事还蛮划算,所以我就卖掉了。

  孙原:我想不起来哪一次,但是我记得刚开始卖的都挺便宜。

  主持人:后来是在哪一年,你们身价开始出现明显的提升,毕业多少年之后,还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之下?

  俸正泉:这个没有特别明显的,反正我还是随大溜那一波,大家能卖的,我偶尔也能卖,我自己没有特别的印象突然觉得价格怎么涨上去,没有明显的界限。

  王光乐:我觉得可能是到了05、06年,整个画廊比较成熟的时候。

  俸正泉:05、06年的时候,整个中国艺术市场就起来了。

  王光乐:实际上画廊利用拍卖的资质做一些事,可能在底下,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运作,比如说三万块钱一张画,当时在05、06年,我记得一张画卖三万块钱,怎么上去,我不知道,这是画廊做的。

  孙原:我没觉得我有什么身价,我是属于很少卖,不怎么卖,不太进入市场。

  主持人:对价格,对市场这方面不是很敏感?

  孙原:对。

  主持人:你们两位对这方面敏感吗?

  俸正泉:我是觉得这个东西敏感是肯定的,关于市场这块,艺术家真的很少去想,尤其年轻艺术家,我自己怎么想的,从钱的角度,现在的画全部跟你一年画的画全部买光也没多少钱。所以我觉得,反正我们现在也三十多岁了,还是在奋斗的过程,从艺术家的角度讲,完全艺术家完全不是想象的,看看哪天自己的画卖了还是挺高兴得,想的最多还是做好自己的作品。

  主持人:现在体制不是以前的体制了,你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你是一个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的人,也需要日常生活的开销,还有你自己的家庭,还是有这方面的考量,你们在这方面有没有特别多的想过,我们知道上一代特别艰难过,那个时候基本上还没有什么艺术拍卖市场,都过的非常艰难。但是现在肯定这种情况不会出现了,这个事你们有没有非常认真把它当做你们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它也是很必然的,绕不开的一个东西,你们怎么去处理这方面的东西?

  王光乐:我曾经一个月几百块钱,租一个小平房,以后收入多了慢慢调整,将来也会调整,在生活条件这块可以根据收入来定。

  孙原:你说上一代艰难,好像我们这一代也挺艰难的,基本上在刚开始初期都会有一个青黄不接的阶段,这个阶段可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艰难,但是这种艰难程度也不比上一代差,可能每一代都有每一代的艰难,你所比较、对比的环境是你当下的环境,咱不跟红军长征那个时候比,就是相对于你自己的处境来说,你是觉得很艰难,甚至很绝望,你必须想出各种办法来维持生计,这种艰难是每一代人都需要经历的,也可能到这个艺术体制成熟到一个大学生在毕业,没毕业的时候,他可能最艰难,你的艺术道路怎么发展?这个时候你直接面对挑战,那个时候可能是说更加的残酷一些。

  主持人:你觉得那种残酷体现在哪方面?

  孙原:它对才能的选拔是直接的,你可能很难利用其他的条件或者说你有些东西已经具备好了,不让你再回避了。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你们将来要过的生活,或者理想过得生活需要很多钱?

  俸正泉: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是不会一直去想,因为你需要多少钱,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光是艺术家,可能每个人答案都差不多,钱这个东西,你不去想,也不行,你想也不可能天天去想需要多少钱。我有一个感觉70年代的人,好像一直在不断的做调整自己,不断的适应这个社会,因为刚好这一代人成长背景就是这种社会体制不断的转型,我们从小时候到上学,小时候五年制六年制,大学不包分配,自己找工作,整个国家的体制也在改变,不断的在调整自己,你问到需要多少钱这个问题,可能每个人不一样。

  主持人:你自己确定不下来。

  俸正泉:这一块,我觉得在钱这个问题上,我每天我想自由自在可以去工作,可以去工作室去画画,就可以了,很充实。

  王光乐:我觉得将来要过的生活要花很多钱,将来要过的生活可能要考虑到你周围环境的东西,如果要花很多钱,将来有很多钱,单独要很多钱,针对我自己的话,我觉得不需要多少钱。

  主持人:你希望要很多钱,但是钱不是用在生活上?

  王光乐:应该是用在生活上,看生活包括了什么东西。

  主持人:你理想的应该包括什么?

  王光乐:比如你的生存的基本条件,然后这些我觉得是有数的。除了这个物质层面的东西你会有自己的设想,那个东西作为更大的方面,有什么样的条件实现度都会不一样,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钱。

  孙原: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样,跟艺术家谈希望拥有多少财富,首先来讲谈话的对象不是很恰当,假如你跟福布斯榜上的人谈财富的问题,这有一个财富观,艺术家占有社会资源,占有财富量跟福布斯没法比,艺术是一个利润超高的行业,有的时候你获得的财富,占有的资源跟你创造的价值可能不成比例,所以人们才会想到这个问题,艺术家你跟经商的比都比不了,你想多有钱,你再想有钱,你最好别着急要。艺术虽然利润高,成本比例是高的,你要搞经商搞金融的没法比,人家是日进斗金。跟拥有多少财富,钱这个东西是辅助你来更多的去占有其他方面的生活。实际上你要利用其他的资源,钱本身只是一个交换的东西。如果你有办法拥有这个东西的话,那这个钱不钱无所谓。

  主持人:对你来说,需要用钱这个介质达到你需要的那些资源?

  孙原:当然需要,肯定的。

  李劳(主持人):70后、80后艺术家成长过程之中面临的问题

李劳

  主持人:其实我们去设想这个问题,并不是说艺术家群体拥有占有社会总财富的比例,这肯定是微乎其微的,在今天70后、80后的艺术家成长过程之中,也是在面临一个问题,一方面要进行艺术创作,这种创作很特殊,跟挖矿不一样,挖矿马马虎虎也能挖,效率低一些,但是艺术不太专心,不太聚焦,可能你的东西会有问题,你这个艺术家的前途可能会受影响。但是在今天一方面是这样,一方面同时面对诱惑很多一个环境,说是诱惑多,其实压迫也多,逼着你不得不考虑的,像俸正泉讲的,你自己要去解决很多问题,社会不断把新的问题递到你的面前,毕业之后不包分配了,原来做着被分配打算,突然发现自己要面对自己生活问题,这个问题在这么一个语境中提出来的,钱在某些方面,我个人认为是艺术家非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解决不好会影响到自己的发展。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原因,很多艺术作品它的考量,我们有一个美术史的体系,现在还有一个金融市场的一个体系,接下来就是想问大家的问题,如果说当你晚年的时候,审视自己的作品时,这个价格在其中会占什么样的比例?

  孙原:到晚年还想这个问题,肯定这一辈子活的很失败。

  主持人:现在你会考虑这些吗?

  孙原:现在考虑这种问题,如果你有其他的,你需要动用很多资源的话,肯定会。

  主持人:做艺术很多时候也是需要其他的资源才能做到?

  孙原:嗯。

  主持人:王光乐呢?

  王光乐:价格和价值永远都是错位的,如果你的东西,你认为没有价值的话,达到一定很高的价格肯定不可以的。可能价格比如说作为第三方,听到一亿人民币的一张画或者作品,他会知道这个人或者这个作品,它还是一个价格的因素,不是艺术的影响。

  俸正泉:到了晚年以后,可能尤其对这个作品价格是真实的,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自己的生存各方面的需要,举个例子,吴冠中,他晚年的时候他没什么感觉。反而是以前在艺术市场没有起来的时候,一直在坚持,晚年的时候反而会超越这种价格的东西。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