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文化新闻

《读书》杂志的创始人范用辞世

来源:东方早报
2010年09月16日08:02
范用
范用

  知名出版家、《读书》杂志的创始人范用前天下午辞世(早报文化B10版昨天报道),享年87岁。其家人留下的讣闻写道:“遵从他的嘱咐,不追悼,不去八宝山,遗体捐供医用。他留下的话:‘匆匆过客,终成归人。在人生途中,若没有亲人和师友给予温暖,将会多寂寞,甚至丧失勇气。感谢你们!拥抱你们!’”很少有人知道的是,这则讣闻其实是范用本人在20多年前所写,“这份讣闻是我父亲上世纪80年代自拟的,因为当时体检医院怀疑他患胰腺癌,后来又排除了。下面的日期是我们刚加上的。”范用家属说。

  早报特刊发范用生前对创办《读书》杂志的回忆文章,以纪念这位曾经影响中国阅读数十年的三联书店前老总,一位传承了邹韬奋精神的读书人。

  范用 原名鹤镛,曾名大用,笔名叶雨。1923年 7月18日生于江苏镇江,1938年读书生活出版社做练习生,年仅15岁,翌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曾在桂林、重庆任读书出版社分社经理等职,1946年秋调上海读书出版社工作,后转入中共地下组织。1949年8月调北平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委员会, 1959年起先后任人民出版社副社长、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总经理。1985年底离休后,仍为出版社推荐稿件、设计封面,乐此不疲。

  “为书籍的快乐时光”

  对于范用先生的辞世,三联书店副总经理汪家明介绍,长期以来范用一直被肺病所困,几个月前住进医院。9月13日汪家明去看望范用,中午病情恶化,处于昏迷状态,到了14日下午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他认为,范用是30年来对三联书店影响最大的一位总经理,主要是对三联的品位追求,对文化人、对作者的尊重,加上办《读书》杂志,对三联书店的影响太大了,而且,范用1938年进三联书店,一直未曾离开,传承了邹韬奋的精神。

  谈及范用,则不能不提《读书》:1979年4月,《读书》杂志正式创刊,范用和陈翰伯、陈原、冯亦代、倪子明同为创始人,直到1986年离开《读书》。30年来,《读书》整整影响了一代知识分子。作为当年《读书》最积极的筹备者,范用回忆这段经历时曾说,“我办《读书》是继承三联书店的传统,用一本杂志来联系广大的读者。让一些人能在这里很自由地讨论问题,发表意见、交流思想。”

  1938年,范用进入三联书店,差不多一辈子都在三联书店和书在一起。范用把自己与三联书店的七十年,比作“为书籍的快乐时光”。

  范用编辑出版的作者著作,很多在一个时代引领着中国文化界。仅在过去的30年里,经范用编辑的有影响性图书包括巴金《随想录》、《傅雷家书》、杨绛《干校六记》、陈白尘《牛棚日记》等,而每一本书背后都可能有个故事。谈到《随想录》在大陆的出版,范用生前说:“《随想录》在香港的《大公报》连载时曾有过删改,巴老很不高兴。那时巴老到北京来,住在民族饭店,我去看他,说巴老你听我说,我一个字不删。巴老很高兴地把书稿交给我,我就出了。”巴金在1988年写给范用的“感谢信”中说:“真是第一流的纸张,第一流的装帧!是你们用辉煌的灯火把我的这部多灾多难的小著引进‘文明’的书市的。”

  《傅雷家书》一度被认为是出版“雷区”,对是否出版该书出版社方面当时还是有一定的犹豫,但范用当时写的审稿意见里排除了大家的思想担心,他说:“傅聪肯定不是叛国,而是属于‘政治流亡’性质……出版一本傅雷的家书集,在政治上应不成问题,从积极的意义上讲,也是落实政策。”在范用看来:“傅聪第一次回国时,了解到傅雷生前曾写给他一百四五十封长信,内容很精彩,即动员他把这批信整理发表。现在摘录编成一集,约十五万字……我仔细阅读过几遍,认为值得出版,对年轻人、老年人都有益处(怎样做父亲,怎样做儿子)。”最后对《傅雷家书》的发稿单是这样写的,“有关材料我看了,我相信傅雷这样的都不可能讲坏话,就不看了,先印吧。(曾彦修语)”

  虽然作为出版人,主要职责是在幕后编辑,但他本人也编写了多本有趣的小书。散文集《我爱穆源》出版后,他说:“偶尔写点怀旧文字,怀念故乡,怀念母校,怀念同学师友。我是用真实情感写的。” 《我很丑,也不温柔——漫画范用》是一本令读者会心一笑的漫画集,“因为爱漫画,也就爱跟漫画家交朋友,于是我也到了他们笔下……” 范用说。作为读书人的范用还曾编过一本《买书琐记》。

  汪家明透露,受范用之托,他正在编一本名叫《书痴范用》的书,此书集结了文化人士撰写的讲述范用如何爱书的文章,画家黄苗子题写书名。他没想到范老这么突然就离去了,留下一个不小的遗憾。

  

(责任编辑:高果果)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