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城市快报:天津小洋楼 > 天津市小洋楼

湖北路59号英国文法学校旧址:爱泼斯坦的母校

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2010年08月26日15:01




  湖北路59号英国文法学校旧址

  爱泼斯坦

  (1915-2005),全名为伊斯雷尔·爱泼斯坦(Israel Epstein),又名艾培,生于波兰,犹太人。自幼随父母定居中国。1931年起在《京津泰晤士报》从事新闻工作。后任美国联合社记者。1939年在香港参加宋庆龄发起组织的保卫中国同盟,负责宣传工作。抗日战争期间,他努力向世界人民报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解放区和中国人民的英勇斗争。日本投降后,他在美国积极参加反对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1951年应宋庆龄之邀,回中国参与《中国建设》杂志创刊工作。1957年加入中国籍。196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在北京逝世。

  对于天津人而言,爱泼斯坦是一个亲切的名字。这位在天津长大,并从这里开始见证中国的犹太人,将九十年生命历程中的很多美好时光留在了天津,而这座城市也一直保留着他的印迹。湖北路59号如今是天津第二十中学的校园,在这座学校的前身“英国文法学校”,爱泼斯坦度过了自己的中学时光。

  从5岁来到天津,到22岁离开,爱泼斯坦在天津生活了17年,在这里,他完成了从幼儿园到中学的求学经历;在这里,他有了生命中的第一份工作,并由此开始了他致力一生的新闻事业;也是在天津,他第一次听到《义勇军进行曲》,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从此深深地爱上了他们,最终,让自己成为了一位中国人。而爱泼斯坦在天津的这所有经历,都有他曾生活、工作过的地方作为见证。在天津的17年间,爱泼斯坦几乎都在天津的租界里生活,借探访天津小洋楼之机,我们对爱泼斯坦曾经的居所和生活过的地方做了重新考证,并在这些他曾经留下足迹的地方,拾起一位犹太人在天津的珍贵往事!

  关于爱泼斯坦在天津的住处,有很多说法,被提起最多的,是他曾住过意租界的光明道和德租界的一套公寓。2004年,爱泼斯坦为大型画册《犹太人在天津》所作的序言中,详细记述了他在天津的五处居所,但在记者对这五处居所一一进行考证时发现,由于道路名称的变迁和记忆的偏差,爱泼斯坦对当初住所所处的街道记忆并不准确。但他居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记录着他的一段成长经历。

  光明道的一处公寓

  1920年,5岁的爱泼斯坦和父母由哈尔滨来到天津,几年来,生活颠沛流离的一家终于在天津找到了平静。刚到天津时,一切还都不固定,他们在意租界的一栋公寓里临时租住了几个月。对于这处房子,爱泼斯坦写道:“在我们刚到天津的最初几个月中,我们同一个俄罗斯犹太朋友合住一套房子,在意大利租界的利玛窦街(那条街现在叫做光明道),我记不清门牌号了,我们一家住在两间房子里。”爱泼斯坦对这座房子的表述不多,而且他们一家在此居住时间很短,因此,这个住所现在是否还在,具体是哪栋房子无从考证。不过,美丽的海河让童年的爱泼斯坦感受到了生活的乐趣,这一年,他进入了人生的第一个学校,他上幼儿园了,那是一所位于圣母得胜堂内的幼儿园,这个教堂的旧址就是现在狮子林桥头的望海楼。

  尽管当时的犹太人受到歧视,但在中国,他们并没有像在其他国度一样受到排挤。爱泼斯坦的母亲告诉他,作为一个没有国籍的犹太人,既不要自卑,也不要自傲,要与人平等相待,不要对非犹太人保持任何偏见……一种超越国度和种族的博爱,从此在一个幼小的心灵中开始萌发。

  威廉街的一座筒子楼

  在意租界租住了几个月的公寓后,第二年,爱泼斯坦一家搬到了德租界,关于这处房子,爱泼斯坦回忆:“那是座筒子楼,我们只住一间屋子,这房子是一个叫克莱默的犹太家庭管理的。”爱泼斯坦称,这栋房子位于德租界武昌道7号,但语言学家谭汝为指出,旧时天津的德租界并没有武昌道这个路名,爱泼斯坦所写的武昌道,应是记忆错误。而编著《犹太人在天津》的作家宋安娜确认,爱泼斯坦在津的第二个居所当时叫威廉街,也就是现在的解放南路。查阅天津市门牌变更记录,当初的威廉街7号,原房现在早已不存。

  在筒子楼里住的那5年,爱泼斯坦一家度过了到天津后最初的一段清苦日子。开始时,爱泼斯坦的父亲只是做一点小生意,收入并不高,所以,威廉街的这栋房子的居住条件,自然不是很好。

  不过,爱泼斯坦还是在父母悉心的照顾下,健康地成长着。7岁那年,他进入天津美国学堂读书,这所小学在英租界马场道。爱泼斯坦在回忆录里写道,他对这所学校记忆最深的,是学校里挂着华盛顿和林肯的肖像,教室的墙上则挂着反映美国民间故事的贴图。

  上小学期间,爱泼斯坦除了爱看电影外,还爱上了看书和看报纸。他如饥似渴地阅读着,成为一名记者和作家的理想也从这时开始产生了。

  巴克斯道78号

  熬过了最初的一段艰苦日子,爱泼斯坦父亲的事业开始有了起色。经济好转带来的最直接的变化,就是他们搬到了一个条件好的房子里住了,这便是爱泼斯坦在天津的第三处居所。爱泼斯坦说那是位于英租界花园路(现保定道)78号的一个三室的单元。但谭汝为指出,保定道从前的名字并不是花园路,而是巴克斯道,所以,爱泼斯坦的第三个居所应在巴克斯道78号,此处住房现已不存。

  这五年又是爱泼斯坦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日子,他进入了英国文法学校,上了中学,并在1930年时从该校毕业。爱泼斯坦在回忆录里写道:在文法学校上学的日子,他开始发表文章。他的第一篇文章刊登在纽约的一份名为《前进》的报纸上,稿件刊登在该报“儿童专栏”。“我对所写的内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写的东西被发表出来欢喜的心情始终在内心激荡。”

  这段时间,少年爱泼斯坦开始靠写作来赚钱。父亲给他买了一台改装过的打字机,他开始用这台打字机写作。当时,爱泼斯坦的父亲在天津办了一份商业月刊《东方皮货贸易》,他帮助父亲整理、润色稿件。为此,父亲每个月给他12元“鹰洋”,相当于6美元。父亲给他的这份“收入”,对他从事这项工作给予极大的激励。

  维多利亚道

  1930年,爱泼斯坦又搬家了,因为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他们搬出了之前那套三居室的房子,在如今解放北路他父亲办公的地方居住。据考证,这处房子现已不存。第二年,爱泼斯坦开始了人生中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在京津泰晤士报馆做记者,三年间,爱泼斯坦从打字、校对、采访、编辑到写社论、拼版,他很快就锻炼成了一个全能报人。

  领事道

  “1933年我与伊迪丝·比霍夫斯基结婚,她是入籍的美国人,俄罗斯犹太人的后裔。我们在使馆路(现今大同道)的一个单元居住,也是在英租界,门牌号我忘记了。到1937年,在北京工作几个月后,我离开了天津。”这是爱泼斯坦对他在天津最后一处居所的描述,但记者向语言学家谭汝为先生确认后了解,事实上天津的租界并没有使馆路,而是领事道,即现在的大同道。

  这4年间爱泼斯坦发生的很多事后来都已经广为人知了,如:掩护邓颖超等革命者返回延安;奔走于万国桥(现解放桥)的南北,冒着枪林弹雨采访天津驻军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等。1937年底,当爱泼斯坦离开天津时,这些曾记载他成长足迹的地方,从此根植在这个犹太人的记忆中。

  专家支持 张绍祖 金彭育

  撰文 本报记者 苏莉鹏 摄影记者 蔡志文

  

(责任编辑:李岩)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