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城市快报:天津小洋楼 > 天津市小洋楼

成都道118号张叔诚旧居:友情是他一生的收藏

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2010年07月13日15:56

 建筑左侧的半圆形阳台颇具特色


 雪景寒林图



    档 案

    成都道118号 张叔诚旧居

  特点:落成于1936年,原为二层小洋楼(“文革”中加盖一层,变为三层),并有后楼,也为二层,由比利时工程师设计。该楼装饰讲究,二楼有阳台,门窗地板均为菲律宾木。楼内许多房间用于收藏文物。楼周围庭院很大,包括现在人民体育馆那块地,是一座花园宅邸。1956年,在张叔诚故居一侧建成天津人民体育馆。1958年年初,李耕涛通过周叔弢与张叔诚协商由政府购买此楼,供市体委办公用。张叔诚迁往重庆道231号(今189号)新居。

  张叔诚

  (1898—1995),名文孚,别名忍斋,直隶通县(今属北京市)人。他是前清工部右侍郎、总办路矿大臣张翼之子,著名实业家。1913年(民国二年)入天津南开中学就学,与周恩来同学;后因父兄相继去世而辍学。他从18岁就担任了其父张翼创办的山东枣庄中兴煤矿公司监察人,后历任中兴煤矿董事、协理、常务董事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张叔诚任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天津市政协委员。

  提到张叔诚,人们总会想起那幅收藏于天津博物馆的《雪景寒林图》。张叔诚在上世纪80年代将包括《雪景寒林图》在内的455件文物无私地奉献给国家,一时传为佳话,他也由此成为我国最著名的收藏家之一。收藏文物是张叔诚的爱好,也是他生活中非常有意义的一部分,但除了收藏,张叔诚的一生还有很多值得讲述的故事,有很多值得品味的生活。张叔诚的一生既丰富又精彩,不但在事业上取得过成就,家庭生活也很和谐,而除了事业和亲情,友情也是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因社会地位和兴趣爱好的关系,张叔诚的一生结交了很多朋友,他与这些朋友之间的故事既能表现男人间友谊的可贵,也能在这一件件小事中让我们看到捐献文物之外的张叔诚。

  朋友一:黎元洪之子黎绍基

  事件:振兴中兴煤矿

  中兴煤矿是中国近代较早兴办的民族企业之一,其创办人之一就是张叔诚的父亲张翼。张翼去世后,张叔诚在中兴煤矿任职,这段经历也使他成为了一名有民族责任感的近代实业家。而他与好友黎绍基之间的互助与合作促进了中兴公司事业的前进,也为张叔诚的一生写下了浓重的一笔。

  据张叔诚后人介绍,1928年,前民国总统黎元洪去世。黎绍基以黎家长子的身份,继承了父亲在黎氏投资的实业公司内的全部职务。黎家在中兴煤矿投资最多,所以黎绍基为该公司董事。

  1929年,北伐后的中兴煤矿重新恢复了生产,为了进一步改善营销管理,撤消驻矿经理制,改为驻矿办事委员会,设委员五人,由董事兼协理张叔诚、董事黎绍基、唐在章、陈景韩、申士魁组成,亲赴中兴煤矿矿区工作。黎绍基与张叔诚在此做事十分积极,为中兴煤矿复工生产,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后来,中兴煤矿遵照新公司法修改公司章程,改组董事会,张叔诚成为常务董事。在张黎二人的通力合作下,抗战前夕,该矿迎来了建矿的鼎盛时期。

  插图 谷雨

  朋友二:邱震生

  事件:开设宝古斋古玩店

  宝古斋是北京琉璃厂的一家著名古玩店,它的第一任掌柜是邱震生。邱震生之所以成为日后国内著名的古玩大家,引他走上这条路的正是张叔诚。

  邱震生最初在古玩店做学徒,后来学会了古玩鉴赏,常常到天津劝业场一带采购文物,在这个过程中结识了张叔诚。张叔诚看中了这位有出息的古玩商,把自己收藏的文物无私地让邱震生过目,使他增长眼力。如当年慈禧太后赏给国剧大师杨小楼的那只郎窑青花吐沫釉“独钓”鼻烟壶,张叔诚从杨小楼的女婿刘砚芳手中买过来,就让邱震生看过。张叔诚收藏的文物很多托邱震生出售,他所需要的文物也托邱震生购进。

  1944年,邱震生集资创办宝古斋,张叔诚为10位集资者之一,宝古斋至今还是古玩爱好者最喜爱的地方之一。而张叔诚作为一名文物收藏家和鉴赏家的本色和能力,也为这个百年老店增添了很多魅力。

  张叔诚的鉴赏之道,后来被很多人所称道。别人均讲“看画”,张叔诚却讲“读画”“审画”。他把画悬在屋里,端坐画前,一笔一笔地读,一画一画地审,连细枝末节都不放过。张叔诚鉴赏画作真伪的原则是七分看画,三分看有关的书籍,把所有情况弄清楚,因此他对画作的鉴赏很准确。正是因为他对文物的如此钟爱才终于促成了宝古斋的诞生。

  朋友三:载涛、张学良

  事件:唱京剧打网球

  朋友除了可以在一起发展事业,更是生活中志同道合的同伴。作为津城的一名富绅,张叔诚与当时居住在天津的多位社会名流都有交情,在与他们的相处中,张叔诚展现的是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

  从前上流社会的人都爱戏曲,张叔诚亦如此。而与他有共同爱好的一位好友则是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涛。据张叔诚后代介绍,张叔诚的父亲张翼在清光绪年间是内阁学士、工部侍郎衔,早年曾随载涛的哥哥载沣出使德国,担任参赞大臣;张叔诚与载涛因此结识,他们二人都对京戏有着非常浓烈的兴趣,经常在一起切磋京剧技艺,成为真正的“票友”。张叔诚的这个爱好也影响了他的子女,因为那时经常带着女儿张茂滢与载涛一起唱戏,张茂滢自幼对京剧昆曲十分喜爱,这个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爱好,使张茂滢一生都充满了快乐。

  除了“票友”载涛,张学良也是张叔诚生活中的一位好友。张学良在天津时的生活十分精彩,听戏、看电影、游泳、打球样样都有兴趣,在打网球方面,张叔诚则是他的一位优秀球友。张叔诚的儿子回忆,张叔诚在上世纪30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里,经常和张学良一起打网球,两人一起打球时十分认真,有时候会为了一个球是否出界争得面红耳赤。但在球场外的观众看来,此时的张学良和张叔诚没有了平日里的压力和烦忧,他们是在真正地享受生活。

  张叔诚与《雪景寒林图》

  宋代著名画家范宽的轴画《雪景寒林图》最初由明末清初天津的文化名人安仪周收藏,为家藏珍品,秘不示人。但安仪周死后,其子孙将画卖出。清代著名收藏家安麓村在《墨缘汇观》中推崇此画为“华原(范宽)生平之杰作”,在“宋代画中当为无上神品”。当时的直隶总督花重金买下这幅画,并将画呈献给乾隆皇帝。乾隆皇帝十分喜爱,秘藏于圆明园。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抢走了大批珍贵文物。《雪景寒林图》也在劫难逃,后被外国士兵拿到书肆上拍卖。正巧被张叔诚父亲张翼发现,以重金购得带回天津。从此,该画成了张家的传世之宝,从不示人。但在十年动乱中,张家被扫地出门,多亏天津文物管理处的同志知道张家收藏的文物很有价值,便以封存为理由,从“造反派”手中夺回了包括这幅画在内的一些珍贵书画,使之免遭厄运。

  新中国成立后,作为一名收藏家,张叔诚一直在思考文物的归属问题。他曾说“如同嫁闺女一样,给闺女找个好婆家,等于有了最好的归宿。对待文物也是这样。”经过斟酌,张叔诚认为“文物由国家收藏才是永存的”。从1979年开始,先后3次将精心珍藏的名贵古玩字画主动捐献给国家,成为具有历史责任感的一代收藏大家。

  专家支持 金彭育 本版撰文 记者 苏莉鹏 摄影记者 赵建伟

  

(责任编辑:杨涵)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