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专题 > 城市快报:天津小洋楼 > 天津市小洋楼

成都道世界里李厚基旧居:恍如造物与同游

来源:天津网-城市快报
2010年06月22日11:38
李厚基家庭照(部分),后排右三为李厚基

李厚基书写的扇面


  成都道世界里。顺着狭长的里弄走进去,繁华的车流和喧哗之声渐渐被阻隔在静谧之外。越往里走,越是幽静,两侧各有四排三层高的棕色楼房,彼此间挨得很近。有鬓发斑白的老人搬了板凳坐在门口晒太阳。阳光绕过楼房的间隙洒在小院内外,明亮的光线反衬出房门内的昏暗。

  当年的李厚基,卸下军装后,也曾这样深居简出。在洒满阳光的小院里,将半生波澜阻隔于眼帘之外,遗忘于清梦之中。

  询问了几位这里的老住户,听到“李厚基”这个名字后,他们全都茫然地摇头。就连一辈子没离开过世界里的八十多岁的大娘,都对这位曾居住在这里的旧时督军一无所知。

  世界里12号,由外面看去,与其他的楼门没有两样。这里的居民说,世界里从来都不乏名人的足迹,前有陈少梅,后有苏文茂,都在这里住过,有的后人至今还生活在老房子里。既然不乏名人,自是司空见惯,对名人的事也就不那么关注了。这里的人们,似乎更注重生活本身。无论是楼间晾晒的被子,还是院子里拾阶摆放的盆栽,或是手里捧着的一杯茶,都在闭目养神的舒适中,散发出悠然之意。

  十年督军 孰为功过

  早年的李厚基投身军旅,曾任清廷直隶总督署卫队长及新建陆军第四镇第七协协统;辛亥革命后,做过福建镇守使,此后逐渐独揽福建全省军权,督理福建军务近十年。

  有关他的一生,记者在查阅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对他的评价有不同的版本。李鸿民在其编著的《家世说源》“陇西堂”一册中讲到,李厚基“身居要职,但在祖籍和省、市、县城不置田产,且将自己的土地房产捐作学田,兴办教育,此举甚为世人称道。”文中说,李厚基每次还乡,都在村外下车、下轿,并亲自到祖茔跪拜护林佣人,他对其母的孝道也令他在家乡深受敬重。

  然而,在另一篇福建省编撰的人物志中却提到李厚基是个“包庇奸商”、镇压民众的军阀,在他任福建督军时期,曾镇压爱国学生运动,做过违背人民意愿的事,并由此引发了福建旅京同乡会和全国学联的“驱李运动”。

  两种版本,究竟哪一个更接近历史人物本身?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开始寻找李厚基的后人。然而,李家后人大部分都已不在天津生活,记者经多方寻找都没有结果,直到70岁的老人江启成给本报打来电话。

  江启成已去世的老伴李华是李厚基的孙女,其父是李厚基三子传业。据江启成介绍,李华生前非常关注有关自己爷爷的事。因为在李华出生时(1945年),爷爷已然去世,加之由于种种原因,父辈们很少向儿女说起爷爷的事情,所以很多年来,李华对爷爷的一生都知之甚少。直到担任了河东区第九届和第十届政协委员后,她才有机会更多地了解爷爷。

  为了在心中还原爷爷的形象,李华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至今江启成的书架上还摆放着《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清代七百名人传》等书,其中的只言片语渐渐为他们勾勒出一个高大魁梧的督军形象。

  然而,有些资料中对李厚基的评价,却令李华在感情上难以接受。有资料记载,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爱国浪潮迅速扩展到全国各地,福州学生和民众也积极开展爱国反帝宣传和抵制日货活动。当年6月,千余名福州学生到省议会请愿,时任福建省督军的李厚基派兵将全体请愿学生带走并予以监禁,后因怕“引起中日间的严重冲突”,将这些学生“悉数逮捕”,这激起了福州人民的强烈不满,纷纷罢市、罢课等。迫于民众压力,李厚基于20日将学生全部释放。

  对这一说法,李华持否定态度,因为幼时的她依稀记得,家人曾偶然提起过此事。家人的说法是,当时由于学生抵制日货,被日本人抓走了部分学生,李厚基出面将学生从日本人手里要了回来,为了不与日本人闹僵,才把学生暂时关了起来。家人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那些爱国学生。

  究竟哪种说法更接近事实,如今已无从考证。但李厚基晚年寓居天津时,曾屡次拒绝为日本人办事,无论境况多凶险,都不曾与日本人合作过。从这一点来看,保护学生的说法也并非毫无根据。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杨涵)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