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时装设计师张驰
时装设计师张驰

  张驰:中国大使馆被炸,我哭了

  主持人:有请张驰先生,还是一样,请您挑一个题板,我们回答之后看题板。

  张驰:90后怎么选择自己的个性化。

  主持人:你是八几年的?

  张驰:我是83年的。其实现在这个社会,像我们小时候都穿着校服,这实际上对一种个性的压制,我不提倡穿校服,但是校服是一个统一性的标志,代表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这是应该的。但作为一个人来讲服装是最能体现他个人个性的一个东西,现在90后最大的也有20岁了,已经过了穿校服的年龄了。我觉得最主要是适合自己,能体现自己的个性,自己穿上去之后觉得那个不怯场,能符合自己的身份,这个是最重要的。不要特意的,刻意的装扮自己的,或者追求很独特的,或者招人眼球的东西,我觉得不是特别好,也不是我现在要追求的。

  徐智明:校服我们那时候是少先队的队服,那个时代和80后那个反映是不一样的,因为队服只有一件,不能弄坏了。穿队服是被一个团体承认,你会加入嘉年华的游行中,你穿那个东西,你会觉得我的确是他们一分子,我是我们的一分子。如果有些同学不太听话,就没队服。

  张驰:就跟少先队员一样,就是一种荣誉感。对我来讲我是不怎么穿校服,我也穿一个不同的东西,我里面穿一个背心,我上初中的时候,然后我套一个校服,我上学那时候校门口有人检查的,不穿校服不允许你在这儿上课。所以套一个校服,到学校之后脱掉,因为我自己这个人很喜欢很特别的东西,希望跟人不一样,像我们这种个性的人,胆子比较大,我有个性,我敢自己表现出来,但是可能有些有个性的人,或者有这种想法的人,可能没有这么大胆了,他们不敢穿,我觉得像这种校服的话,对于现代这种服装行业来讲,不一定有特别坏的影响,但是一定会有影响。服装就目前来讲还是跟国际上有一定的差距。服装审美是一个从小培养的过程,可能从小到大,小时候是父母告诉你穿什么,等你稍微有一点想法的时候,又被学校控制了,你没法穿想要的东西,比如我就穿校服,就不用想这种东西。

  安替:怎么解释日本呢,他们穿校服很早。

  主持人:我高中的校服是非常好看的,裤子是小军裤,西服的样子。

  张驰:英国也有校服,我不知道高中他们也要穿吗?你可以看他们校服,就拿北京来讲,我想穿的校服绝对多数是运动服,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形态的一件衣服。这个东西跟我们日本的那种制服式校服不能有直接对比,因为一个是很讲究轮廓、造型,整体形态,很整齐的东西,跟我们一个很运动的,讲究舒适性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能理解现在说校服,可能想表达对那种比较年轻的小孩的话,他们更加舒适的运动起来。

  安替:各个班或者做操,这个是有传统的。

  张驰:我们80后还有两套。

  主持人:如果设计很漂亮的话,说真的话我们愿意穿的,如果真的很丑,有一个肥大的裤子,肥大的衣服袖子,我们当时会把整个改掉,比如说裙子到这么长的裙子,非得改到这里来。或者是那个裤脚很宽大的我们就会有人偷着把它改瘦了,自己做点设计的功课了。

  安替:校服的反映可以看到一个时代非常大的变迁。我上小学其实是80年代,刚刚改革开放,那时候还没有挣脱集体主义,所以集体还是光荣的,后来就会慢慢试图去改这个校服,但到90后大概完全反叛,这个完全可以表现个性,这个从服装侧面可以表现一个东西。另外,你是做服装的,你怎么看待我们中国的目前的服装的趋势,因为我们一直也在看亚洲服装,也在看欧洲的。中国应该说服装趋势是落后日本,或者落后于纽约,或者欧洲。

  张驰:服装是一个观念的东西,可以在米兰特别热的时候,七八月份直接穿泳衣,我觉得北京可能会少,就是一个接受度,但是我们能接受是在不久的将来,这需要多长时间我们也不敢说,我觉得会很快,现在的对时尚那种需求,是非常大的。我们这个年代,随着社会发展可以看到,现在大街那么多好车,前两天刚去看了车真是挺好的,这种个性的张扬东西都有了,服装我们一直在跟,但是是大环境,大群体,他们能不能接受,他们需要一个时间,以及媒体的正确引导,整个东西都会越来越好,我们服装也跟得上,这是必然的。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您挑的题板,2007年,也是跟时尚设计有关系的。

  (播放2007iphone纪录片……)

  主持人:你用iphone吗?

  张驰:我用iphone,最近买了itouch。

  安替:我用黑莓,我家里有五台电脑,身边一群人一直在说,基本上不用iphone的人是可耻的,没办法我只好买了苹果电脑,到现在我还没怎么用,但是我还买了itouch。

  张驰:完全代替按纽,是一块平板,当时对我来讲是一个冲击,触摸式屏幕不亚于鼠标的,完全是另外一种人机交互方式,以前是用鼠标,觉得比键盘方便多了,现在用手指直接点更方便了。包括现在用Ipad,还没起床先玩先收个E—mail,非常方便,包括它的应用程序等。

  主持人:有一种简约的。

  张驰:我比较喜欢人机很直接的对话方式。

  安替:当然人机是非常出色的,革命性是程序,有几十万的程序。现在每天起来开不开窗户,先要上上面,比如说天气对敏感的人不健康,所以我开不开北京的窗户,已经看上面的天气预报提示来改变的。

  张驰:好像苹果公司在三年前原叫苹果电脑公司,因为iphone推出之后变成苹果公司了,iphone带给他很成功的东西,Ipad我也有,可以直接从网上下载东西。

  安替:最近有一个报道增加了这个邪教紧张程度,说女生约会,拿iphone男的机会增加,这个很恐怖,能解释一下吗?

  张驰:这个我不知道。

  主持人:你想问我,我感觉女生拿着一个iphone或者Ipad男生的吸引力跟拿着一个键盘按纽电话的男生的那种吸引力,当然是拿着一个完全只有像相框一样一直拿手指点的男生看起来比较有吸引力,至少你觉得他的品位是在的。如果只是按我说来如果拿一个Gphone的手机,或者是黑莓的手机,只是代表技术男,我说不太好。

  安替:即便用黑莓男和iphone比,觉得黑莓男是有技术但是没趣,他还是觉得iphone男有技术也有趣。

  主持人:据说有人说买苹果多么多么有品位,有人说他们有原因的,他们需要你专注做一件事情,还为他们辩护,我觉得不可理喻。东西好,内部的程序和外部硬件配合很好,但是另一方面我觉得它觉得对人思想上的那种感觉,以后当苹果公司继续扩大之后,大家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用,因为是直接让你用,不会告诉你这是怎么做成的。我知道这个东西哪一层进去,至少我自己能改。可能是奢侈品的那种概念,比如我讲的是这样的,那就是这样的。设计上面一个善意的极致的掌控,你的品牌一定是你说了算。

  安替:设计上面的确跟公众领域不太一样,有一个知名的设计师,我设计你可以随便说的,你让我做绝对不可以提意见,做完以后可以提。但是它的确有一个缺点不可能做得那么贵族,那么精英,那么完备,你比较一下它跟微软系统就好象农村跟一个大都市。

  张驰:我那天体验了一下那个系统,感觉很奇怪。界面没有美化。

  安替:众口难调。让所有人投票什么是最美的面目器官,眼睛,最后合在一起的那个图其实那是非常不好的。个性在设计领域,一直有它最后的避难所。

  张驰:外观当时是很有革命性的,包括苹果电脑现在看俗太多了,借别的品牌效仿它,不管在外观,真正从里到外全部的超前的东西马上带有现在四千万用户,包括我现在基本离不开的状态,这个是非常难以置信的,他可以达到这样一个高度。而且包括现在游戏,可能完全有一些跟PSP来竞争,因为是随机携带的东西,有一大部分人电子游戏领域非常成功的这些人。

  主持人:这个方面我不太了解,我的主持部分就到这里,这里是依然世博马拉松节目,有请下一位主持人高晓攀。

  主持人:刚才主持人说得非常不错,今天主题“青春世博梦,少年中国说”。你们说的苹果产品在生活中觉得必不可少吗?

  张驰:用完iphone程序联系人离不开他的,什么都在这儿,跟名片一个小本子一样。因为我用过两个iphone,我买了确实离不开,包括年轻人都被它绑架了。

  主持人:前几天刚去苹果专卖店,更新完这个软件。其实我们编导还准备了一些问题,因为叫“疯狂马拉松”访谈,有一个小的环节,我们安替老师可以向下一个嘉宾房方提出一个问题,房方是当代艺术家,1977年生于北京,2000年毕业于北京美术学院美术史系。

  安替:房方是做艺术推广的,有一个非常奇怪的感觉,中国的行为艺术和表现艺术,基本上可以从艾未未作为一个时间点,艾未未之前和艾未未之后,艾未未之前所有的行为艺术,我在看的时候,总觉得内心有一种尴尬,好像看一个蹩脚的笑,似笑非笑那种感觉,看艾未未那种表现就会被他镇服,这是什么样的区别。我觉得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很多网友反映里面,觉得之前反映有点假,或者有点那么不情愿说你好,但是到艾未未很多作品,包括他的很多作品艺术事件的时候,从艺术上怎么分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