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撰稿人安替
撰稿人安替

  安替:个性在设计领域,一直有它最后的避难所

  主持人:请徐老师给下一位嘉宾提一问题,我们下一位请到的嘉宾是安替,中国非常著名的一位媒体人,他拿到了08年哈佛访问学者的奖项,现在依然做跟媒体有关的事情。

  徐智明:你也写文章,更喜欢自己码的字以直板形式存在,还是更喜欢自己码的字以电子形式存在?这是我的问题。

  主持人:请安替先生回答一下徐智明先生的问题。

  安替:关于文字还是文本还是电子化,我觉得中国对文字有一种崇拜的感觉,对我来说肯定一个字变成铅字之后给我的荣耀感更大。我第一次遵循王小波的道路,在1997年左右的时候,当我第一篇文章在三联生活周刊的生活圆桌发表的时候,他给我的稿费是120块钱,钱不是什么,而是那种印在刊物上,然后同一期还有王小波的文章在最后一页,那种文字膜拜感非常强,这是我第一篇发表,好像是另外一个职业的起点,好像大学毕业证书一样。其实网络对我的影响更大,但是无论怎么大,我总是觉得这个文字有一天会被删去的,中国很多被删的。

  宫铃:也可以被山寨。

  安替:山寨没什么好处,即便到现在,一个博客和一本书,博客是传播效果非常大的事情,我愿意让更多人分享,我还没有写过一本真正的书,所以我一直想做一个突破,不管写了十万,数百万博客文字,我总希望有一天,有一系列书出来。我觉得不管是什么电子书,最重要文字是很难删除的,现在电子存储的事情,我们以前的CD,但是现在我们不用了,我们换届了,但是总有一天我的心中有一种恐惧感对电子工具的消失的恐惧感。但是几百年前在图书馆都可以找到它的原始版本,但是我们下一代肯定不是这样,他肯定会拿一种ipad电子阅读器去读。

  宫铃:当你从小到大的世界里没有书,你就无可崇拜了。

  安替:电子阅读有一个缺点,我们俩个人读的东西很难一样,很难产生共同体的感觉。我们俩读的书是某一个出版社出版的,肯定能分享同一个知识,但如果读一个博客,可能搜狐版,也可能新浪板,有可能删节版,有可能推特版,我们能共同分享的东西是分散了,被割裂了。我们很难像以前一样找到一个共读一本书,能找到一个共同点。

  宫铃:还有一个状态,一个人他看一篇文章是在书上,报纸上看,他的心情应该是比较沉浸的。可是你在网络上看,可能电脑辐射线造成大脑亢奋,你会发现在网络上那个气氛,不管你写多么沉浸的文字都会有亢奋的气氛。

  主持人:好像读了很多东西可是没有写下任何的笔记。

  宫铃:那个心情也是比较复杂的。

  安替:还是我们很传统的想法,像如果在台湾读苹果日报,你觉得你有沉浸的感觉吗?肯定没有。

  宫铃:比如你读一篇文章,比如我静静在看书的状态,就算是我今天在公交车上看,你在那一刻的时候当下是很沉静的。

  主持人:我拿着鼠标很愿意沉浸到你写的一篇微博,或者博客上这样看,我很沉浸,突然我看到一个兴奋点在上面,马上注意力转移上面,又开始一直刷屏。

  宫铃:这就是广播跟电视之间的区别,看电视的人一定是浮躁的,因为容易切换频道。

  主持人:广播有一种伴随性。

  宫铃:那么厚一本文字里面,是一个连续性的思考,有延续性的。所以当你一进去参与的时候,跟作者之间有心灵上的沟通,为什么他刚刚说书的本身是可以产生的,你发现某一篇博客不可能是两种极端的声音出现在这个评论里面。我认为很简单,因为它的只字片语没有办法让你看透一个人全貌,但是书是可以的。

  安替:现在很多东西在突破这个界限,阅读效果和纸书差不多,现在有Ipad电子版。我读kindle那个经验,还原我读书的经验,也是一页页翻,kindle经验很好,用它读纽约时报,和读一个书的时候,产生的沉浸感是差不多的,介质最后反映你最终的效果,本质上区别不管怎么样,电子介质,用kindle模仿,你无法消除的是一个恐惧感,我读那个东西容易被删除的。书我很难有这种感觉,我拿到一本书基本上很难改它了。我在读书的时候,中国人对文字是崇拜的,一直表现在两个地方。比如我们写笔记,我们直接在上面划,在美国哪怕是英文书我都不敢在上面划,我们不愿意破坏文字本身,从小时候,我一直对文字是崇拜感,是权威的。如果在镇上我爷爷是写文字的,他们觉得你是读书人,可以作为像乡绅一样,邻里吵架可以作为一个中介,因为你是读书人,你可以发表文字。主要是文字能给你带来一个权威感,所以这种东西是一个在长期的民主社会是感觉不到的,其实跟很多情况下,通过可以科举成为官员,中文的部分跟英文是不太一样的,英文很长时间就是发表自由,没有人对文字有这么强烈的崇拜感,甚至会产生仲裁的权威感。我觉得对中国人,比如中国人对于文字的那种感觉,其实很多情况下,除了这种传统原始文字和传统电子文字区别外,还有一种对文字的崇拜。

  安替:现在年轻人敢于对文字说不

  主持人:我们现在来选一个题板。

  (播放2009国庆阅兵纪录片……)

  安替:同步直播的一个国庆,你能看到从电视不同的其他反映,因为我们很多的推特的推友在国际内部观礼台里面,国外记者。可以从国外记者怎么内部描述,这张图是整个国庆阅兵,所有的外媒最大的关键字,叫“女机器人”,用这个单词来表现。因为所有外媒报道觉得这张图特别性感,特别在性意识上非常让人振奋,包括我们读者,观众喜欢看这样的镜头,所以他们当时用了这样一个女机器人这样的单词,这是比较新奇的事情。我们看过99年的阅兵,但和这次的阅兵角度不一样。

  我记得80年代的时候,我是上小学每年6号1号可以游行的。那个时候游行是特别开心的,那个时候所表达的文化是叫我们开心,公民的参与感我们开心,后来90年代就没有了。

  主持人:你之前看过阅兵吗?

  宫铃:有,那时候看的时候还有敌意,其实这一次阅兵我是完全没有看,那天早上我就特意睡到中午起床,起来写了一篇微博,正好一切已经过去了。

  主持人:后来有些大学生的部分,里面可能有我的同学,我的高中同学在北京大学,或者北京其他的大学。他们有机会在里面,比如说排练,排练的时候不许告诉别人,但是排完之后告诉别人很辛苦,可是有经过这样的事情,也是他们人生不可多得的一个体验之一。我参加过九运会,01年,我11岁,穿个裙子在里面跟一大群小朋友一起跳舞,那个团体操也是很机器人,大家动作都一样。但是那时候小,觉得挺光荣,我们觉得我们有在对这个事件上有贡献,对这个开幕式有贡献。但是现在同学觉得这个只是我人生中经验的一部分,反而没有觉得说很澎湃的感觉。

  安替:其实我们总体回顾一下,国庆阅兵的效果,远没有奥运的效果来得开心,参与的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包括看节目,包括志愿者,北京志愿者很多,包括整个奥运开幕式,那个开幕式有更大的观赏价值,能参与奥运会的人数量更多。

  主持人:那你怎么看世博,哪怕在互联网上,在推特上,或者在一些别的媒体上,都会认为这件事情有没有提高到这个高度可以谈,至少是整个国家很关注的一件事情,这里面有没有看到我们开心。

  安替:世博是比较古怪的事情,世博这个东西跟这个性质不一样,因为有万国博览会这样的效果,无论如何,我说它比较怪的东西,毕竟是上上个世纪的事情,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我们要通过轮船才能到一个洲,需要过一个月才能看到美洲大陆,或者欧洲大陆,如果有机会把所有国家的优秀的特色,或者那里的工艺都能展现出来,那太完美了。但是现在我们已经超过了,因为已经一百多年过去了,不仅仅说我们作为一个坐飞机到了任何一个州,最关键我们互联网。它的观赏价值没有一千多年前万人领会的那种感觉。

  宫铃:世博放到这里来对比,在基础上是不公平的,世博更像是一个party。人是有一个自主意识的,每一个不管是偶像,或者什么,他都希望用一些方式挑动自己的主动意识的认同。但是这个挑动的方式会随着时代慢慢有所改变,尤其在这么样个性化的时代。比如说春晚在我眼里十分不可思议,那个时候很多朋友问我台湾有没有春晚?我要讲一件事,我说台湾没有春晚,网友都会问我一个问题,那你们都怎么过春节?我想想没有春晚就不过春节了吗?

  主持人:现在已经变成像安替所说我们看他们开心,有点像提供一个话题给我们评论。

  安替:今年春晚特别好玩,我没有跟爸爸妈妈一起看春晚,他们还是要坚持看,中国传统还在,我拿着视频直播放在这儿,这边是推特,看一句骂一句,别人在骂我转贴一句。

  宫铃:其实说真的这个现象我觉得蛮奇怪的,发现上面所有写的都在骂春晚,我就会弱弱的说出一句那可不可以关电视,他说,不行,我们最大的快乐就是骂春晚,这件事情在台湾人眼里很简单,不喜欢就关掉嘛,要不然到外面放鞭炮,或看电影。

  宫铃:那天晚上每个人骂一句,明年不看了,其实过年有很多种方式。十年前的春晚跟十年后的春晚,不能讲说不一样,对作者太不敬了,可能想要的手法是一样的,达到全民欢乐的手法是一样的。世博、奥运,包括我所知道很多北京老先生,老太太,就会想不要乱吐痰,就觉得这就是他的参与了,怎么调动他的与时俱进的。

  主持人:谢谢!下一位嘉宾是时装设计师张驰,在伦敦有自己时装品牌,您会问他什么问题呢?

  宫铃:我来大陆很多年,我一直观察这个社会状态,你会发现大家在某一件事情反映上会产生某些共性,曾经那个评论出来,骂人都是同样的,连骂人都没有创意。张先生是这么有创意的一个人,在这样一个群性比较强的环境当中,个性怎样会被凸现?尤其在90后慢慢成长,在学校教育,可能是互联网给他的或是什么,实际上这两种人是对冲的。中国人常常讲枪打出头鸟,在学校乖乖的,不要被人家看到最安全,你也不要特别烂,不要烂到被别人看到,你要在群体当中模糊的一面。包括整个环境的教育,都是让你觉得需要在一个环境当中。想要知道你怎么看待,尤其到90后这一群人,因为现在可能要靠父母,当他开始做选择的时候,怎么处理这个对冲的难口?

  主持人:谢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