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龙之媒广告书店创始人徐智明

  徐智明:艺人诠释的是那个时代的文化

  主持人:请许闯老师给下一位嘉宾提一个问题,下一位嘉宾是龙之媒广告书店创始人徐智明,做了很多好玩的书。

  许闯:我想说龙之媒,我在国外看的第一本,我回来以后特别需要去了解这个,当时我朋友带我去了,好像是一个二楼,买了一本书,然后入了会员。我就想问打折没有?国外的文化进入中国我们会有一定的控制,我是想了解这个控制的发展或者是您的经验是怎么样,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外书刊物进入中国,但是仍然在市面上比较难买,所以想问一下这个以后的发展会是什么样的?

  主持人:谢谢!

  徐智明:我们开书店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十几年前一直做进口的,欧美的,日本,包括港台的,还好因为做的专业书,所以不太受刚才他提的管制的限制。他刚才的问题其实我理解在国外直接出的书,原版进口,这一部分,像设计类的,艺术类,这几部分进口还好,我们国家有十几个图书进出口总公司还可以进来。我们的专业领域这一部分书进口还好。我估计他可能是关心更广泛的领域的书的今后,从这个角度来讲,以前淘宝可能有些卖,另外也在利用多种工具买,微博,或者是小圈等。

  主持人:顺便说一下,搜狐微博也在对我们这次活动进行网络直播。

  徐智明:现在图书进口也有各种办法,短期内不会看到自由开放,这个短期内不太现实。

  主持人:好的,老师请挑一个题板。看一下痞子蔡。

  (播放1999痞子蔡纪录片……)

  主持人:这是一个讲网恋的故事,它的主人公痞子蔡当时他自己的一个自述,说我遇到一个互联网上的女孩子,名字叫轻舞飞扬,我们约出来见面等,他们发生一系列的故事。老师是做出版的,这本书当时一步一步在论坛上,BBS上面连载,连载完之后网友们纷纷群情汹涌,大家追着看,大陆还有在网上看到的,过了不久出书了,网络上的文学变成书本,屏幕上的书本怎么变成纸上的这种。

  徐智明:现在几大文学网站都被盛大收购了,最主要三大,四大文学把前几家都收购了,目前网上文字变成纸本书,有一定的模式。对于读者和作者,网络文学跟原来传统一样的,一是发布者可以更广泛,没有门槛,提供更多的表达和发布的空间,过去传统来讲,可能是少部分作家,才能够有机会,现在有更广泛的途径先是阅读到,它的点击率高,回帖高,现在无数人在走这条路,已经有大量的书,都是同样的方式变成纸质书。第二个,这些书通过包装,在输出过程中,除了作品,他也可以有收获。第三个,有一部分可以变成游戏,或者变成其他的种类。实际上现在文学网站跟现在发布者的约定属于全媒体的全版权。全版权就是说这些人你在我这里发这些内容,是所有的版权,包括纸本书的版权,包括改成游戏全版权必须委托给他们。

  主持人:所有人无论你是谁都可以写书。

  徐智明:对,这是一个里程碑。

  主持人:痞子蔡好像是第一代网络的。

  赵丽华:第二代宁财神,当年明月,慕容雪春,十年砍柴,因为我上网上得比较晚,后来才知道这些,但是我觉得网络这种形式,对于大家的语言方式会有一定的改变。另外这种传播方式本身也会发生一个大改变,徐老师您也开书店?

  徐智明:对。

  赵丽华:我就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十年,二十年之后,咱们纸制媒体,报刊杂志,还有咱们书籍,会不会被网络的阅读给替代,甚至是完全替代。

  徐智明:这是目前讨论挺多的一个话题,众说纷纭,说什么的都有。我个人认为不会被替代,关键是很多问题不是被网络或者电子阅读的,而且从文化传统这个角度来讲,也是有很多内容并不适合用电子阅读这种承载方式的,从短时间看,单纯的电子阅读,不能让原作者获得合理的收入。

  赵丽华:但是慢慢会规范的。我也认识这个圈子里面的人,他们是通过点击来收费,可能开始的时候网站给他的这种报酬相对低一点,比如出版社出了以后给了你15%的版税,相对可靠一点。另外,慢慢我有一个感觉,身边的很多朋友,原来非常爱看书,现在基本上都是在网上看。我不知道您那书店销售收入最近这几年会不会有变化,以前特别爱看书的人,现在基本上都是网络阅读,甚至网络博客这一块读者也相当多,之前,我也经常写博客,还有,现在另一种产品也出来了——微博,我写微博,才一两个月时间微博变化特别快。

  主持人:他进国内其实大概有一段时间,国外的微博确实很愿意去说话,我大概去年或者更早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写。回到刚才老师的问题,那种纸本书,纸上阅读那种快感其实跟网络阅读的快感是不能比拟的,你觉得呢?

  徐智明:网络阅读更适合浅阅读,深层次哲学阅读还是在纸质书上比较,我觉得是这样,它是有区别的,阅读内容的区别。网络阅读我觉得它分两种,一种是数据库型,必须要搜索,数据库肯定比印了一堆的法典容易寻找,数据库非常适合电子阅读。第二类浅内容,为什么几大文学网站起来,并没有说出来很强的财经类的,或者是哲学的内容,或者心理学的,为什么没有起来这样的收费阅读的网站,就是因为文学相对来讲比娱乐的界限比较接近的,或者是一种消遣,或者是浅阅读的,阅读本来就是这些,所以它非常适合我们。但是财经类,管理类,或者哲学类,甚至更学术,更深的这些内容,还是更适合纸质书。

  主持人:如果是某些著作需要慢慢嚼的东西可能不太适合电子阅读,需要去想,可能旁边还需要记一点笔记那种。

  徐智明:我比较看好电子阅读将来的成长,从目前阅读量,从出版科研所调查,实际上已经占了一半,从阅读内容一半是电子网络阅读,一半还是纸制阅读,现在是一半一半,但是,未来电子阅读还会发展更快。

  主持人:很多时候在网上直接能够买到的信息,它的销售模式就是在网上销售,会不会对实体书店有影响呢?您最近在做书店的一些东西,如果是在网络上购书或者是售卖内容,会不会影响到这样一些书店,它们通常可以覆盖一个小街区,我们不经常去,但是如果我买了一台kinder(音)就不再去那个书店,这个书店盈利模式会不会慢慢就被替代掉。

  徐智明:纸本书相当长一段时间还会存在,电子阅读那是增量,纸质书市场短时间内不会萎缩,这个产业规模不会萎缩,十年以后还会四百亿,但是这四百亿阅读里面有一个细微变化,三百亿单年销售册数可能会下降,现在30块钱一本,可能五年以后变成6块钱一本。因为有一部分内容是适合电子阅读的,适合网络的。书店的问题,我个人比较悲观的,未来书店会继续保持,尤其是实体书店,网店会继续催促着成长。我不看好租房子开店的生存模式,租房子开店的生存模式几乎是无法生存的。

  主持人:大概能支撑多久?

  徐智明:我看好一类独立书店的生存不靠这个挣钱,甚至于赔钱也没关系,我有钱,我不怕赔钱,这种书店我看好,赔钱没关系,这种书店会大批量涌现。就是因为有一批人的追求,以开店为乐,有开店情结。这样的书店会越来越多。

  赵丽华:很普遍,可能跟咖啡馆什么的连在一起。

  徐智明:还有一群人靠这个为生的,我老板就是靠这个生存的。你要是仔细研究分析一下,你会发现一大类不愁房子,新华书店不愁房子,国家给的。

  赵丽华:新华书店它卖课本,课本就完全能养起他们,教材是最重要的一方面。

  徐智明:一般来说还有四百亿的教辅,那个咱们不说它。我觉得能养活主要是房子能解决,买下来的话,相对来讲对房租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我觉得这一类书店生存是相对容易生存的。第二类,根据你的读的对象,用其他方式解决。比如说咖啡,我们现在是往网店转型,我们现在一半收入从网店。还有第三个盈利模式,跟出版结合,零售是赔钱,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模式,品牌出来之后另外有人给他发。你要想生存第一房子的问题,第二就是发展其他的,第三种就是刚才提的赔没关系,反正我喜欢,我做我喜欢的东西,这种事情是小而美的,固然会出现些。

  赵丽华:你们现在出版渠道怎么样?

  徐智明:我们也出书。

  赵丽华:随便什么事都要想写微博,微博里面有很多非常的流散性很强名言警句,很多很有智慧的小段子,有的很犀利,有的很幽默,有的是很有才华的,从那几个微博,咱们搜狐,腾讯,网易,从各个微博选些东西,每天可以选很多。甚至这个人不是什么大家,但是他这段文字非常非常有意思,选作这种东西很快每月出一本,我觉得会卖得非常好。您怎么看?

  徐智明:我不太看好,因为微博里面越受喜欢的段子越不能出出纸质书的。就在微博那个圈子里转,那是他的生命力。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把它琢磨出成纸本书。

  主持人:连月在国外的一个微博上面写小说,隔一段时间140字往下连载您怎么看这个形式?

  徐智明:刚才那个我想再说一点,我们上微博,因为是商人嘛,是处于书店营销考虑,现在利用微博方式做书店和出版书变换各种方式吸引读者。两个角色,一是个人喜欢,二是处于信息自己经营的角度。你刚才说的微博小说我没看过,但是我觉得不管是网络小说,还是微博小说,不管是电子阅读,还是纸质阅读,只是说传播形式在发生变化,自身规律不管是诗歌,还是小说,还是财经,还是哲学,它的内容是没有变的,只是形式在出现变化。不管出现什么新的形式,过去是博客,现在是微博,下一步大概一定还会成群的。

  主持人:北宋的时候开始有印刷术,苏轼写过一篇文章,我们印刷出来之后获得书本更容易了,但是好象不这么珍视书本了,因为我们能够获得的信息太多了,大家手抄时觉得很珍贵,一本书翻来覆去看几十遍,但是一本书印刷出来之后大家不那么爱看书了,现在网络上获得信息是海量性,所有信息迎头扑面而来,是不是对文字的那种珍爱又少了一点?

  徐智明:其实不管它以什么方式存在,我可能通过微博电子形态的书,也可能它流传数百年,甚至过多少年还会继续再流传。所谓科技的发展,形态不断的变化,无外乎可以方便的获取这个信息,这个内容,这个内容有没有生命力跟形态没有关系。

  主持人:反而跟这个内容能不能经历过时间的积淀有关系。

  徐智明:不管写什么东西,它能不能对整个其他的人有作用,或者被更多人所记住。因为这个内容一定是触动了别人,对你有用,这个内容才是真正有用的价值,不管是心灵的感动,还是对他的学习产生了作用。

  赵丽华:我非常同意刚才徐老师说的,你觉得会有一个筛选吗?对于所有的信息。

  主持人:这么多国家来来去去,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出来,经过时间筛选之后留下来的可能是经典的东西。

  徐智明:别被眼前特色样式的东西掩盖本质,还是要看本质,要看真内容,有生命力还是原创内容,原创的内容才能打动人,那是生命力。

  主持人:您是不是认为所有人可以写书?

  徐智明:我认为所有人可以写书,书可以分很多种,这个书概念已经变了,还有书的长与短已经变了。你说微博是不是书呢?博客是不是书呢?网络小说是不是书呢?如果仅仅局限于纸本书那是另外一种方式了。电子手持阅读器也好,手机也好,既可以下载先出版的纸本书,也可以下载网络小说没有变成纸本书的那些内容,是不是方便阅读,习惯阅读,每个人都不一样,只是科技给了我们更多的选择,更人性化了。

  主持人:阅读上会有更多的选择性。

  徐智明:未来很快,为什么说未来膨胀很快呢,膨胀很快以后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版权问题,原创作者保护。第二必须解决收入模式问题,必须解决产业链条从原创作者到出版加工者,到做这些所有人的盈利模式必须解决。你说我写了很多东西,最后一步没挣到,最后我的原创积极性一定会受打击的,除非变成另外的一种模式,变成明星,有代言另外的收入。就跟视频以前大家免费收看这些内容,但是到一定的时候,就要解决版权问题,为什么现在一部电视剧给搜狐也好,给谁也好,正版的下载收入被炒得很高,就是规模到一定程度必须解决版权问题。 我是比较看好,几年之后一定可以解决。越快形式越多样,必须解决整个链条上的商业上的这些安排,否则原创作者的积极性就没有了。

  主持人:没有办法养活他们。

  徐智明:我现在下载分成保证我跟原来一样,甚至超过原来,要不然就要打假了。

  主持人:早期的时候是不是作者出书收稿费版税连在一起。

  徐智明:90年代稿费是按字算钱,后来跟国际对接才变成版税,中国变成版税刚十几年的事情。主体的出版模式不会变,但是出版社,出版公司也好,面对一部新的内容的时候,可以多去考虑,过去只考虑出纸本书,未来考虑拿到这部作者著作,编剧加工以后通过以下几种方式传播,比如说有纸本书,有手机阅读,有电子阅读,有网络下载,可能有某些手机阅读器的分成,有多形态的考虑。有可能说适合手机的那一部分我要萎缩,我要变成连载式,每天推一点。适合手持阅读器可能是本本下载,未来考虑会多样了。

  赵丽华:目前网络阅读小说还是先给你一部分,吸引你进去以后,你就点击要收费,交费完了给你看全文。

  徐智明:实际上这并不新鲜,过去报纸连载,比如说金庸小说,没有什么区别,现在这些东西并不是创新,只是技术创新,并不是内容创新。就像现在的微博跟过去有什么区别,现在文学金庸武侠跟报纸上做连载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科技的发展,尽管说选择多了,但是你会发现在成百上千上万,甚至上千万真正挣到钱的还是极少。

  主持人:卖跟不卖比例你认为是一样的吗?

  徐智明:一样的。你真正卖出量的,真正分版税比较多的那个比例比较重要。

  主持人:现在出书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但是这本书价值是否高,是否能受到很多人的赞扬还是更重要。

  徐智明:更重要是原创,你的内容受人欢迎,这个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过去写金庸小说那会儿很多人,为什么才出来这么几大家,网络上那么多人写,不管以哪种方式写,受欢迎的,最后能够流传的,还是极少,它的特点是没有变的,你原创的,你内容是人性化的,能够打动人,能够符合人性的,这个没有变。

  主持人:所以一直以来到根本的东西其实是不变的。

  徐智明: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对于出版业并不悲观。未来跟上技术就可以了,比如过去法律出版社,或者一些专业出版社,你出书就出吧,你就要考虑你现有未来作者在帮他规划内容的时候,又开始规划手机阅读,又开始规划网络阅读,未来很快解决版权问题,现在出版非得死守几本书,这没必要吗?就跟我爱做书店我里面最大的篇幅就是怎么做网络卖书,在网络上卖了,还是顾客打电话卖了,还是到店里来,这并不重要,只是一个卖书的角色,以顾客喜欢的方式把书卖给他,这是你的任务,开店并不重要。

  主持人:买书至少不会拿这个店来赚钱,盈利模式已经改变了。

  徐智明:我经常有一个词叫场所概率,我在这个场所里卖我想卖的书,然后喜欢这个书的人来,这个场所有气场,不仅仅是买书,卖书的交易场所,如果仅仅是交易场所,网店就没有意义。更多还是在人气,有感觉,有精神的东西在。买书的人和开书店的人都有情感在这儿。

  主持人:哪怕不以他赚钱,至少我所喜欢那几家书店如果真的不在了,我很愿意为他捐款之类的。

  徐智明: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经营书店,开书店的人,也会变成一群人,包括精英自己,精神情感寄托的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书店还是很有生命力的。

  主持人:它里面还卖不卖原来的书籍,是不是用它赚钱已经不重要了。

  徐智明:因为书本来就是很特殊的,凝聚了太多的精神文明,赋予了它太多,单纯跟其他商品很不一样的一件事。

  主持人:赵丽华老师给下一位嘉宾留一个问题吧,下一位我们将请上台湾非常著名媒体人宫铃老师,在台湾做媒体之后到北京来发展,他现在是一个非常资深的媒体人。

  赵丽华:我特别想听听她说说台湾和大陆媒体的区别在哪里?包括这两天发生很多事,就是校园凶杀案,昨天,前天连续两起非常恶性的事件。如果在台湾的媒体会怎么样报道,在报道上面有什么不同?同样是做媒体,媒体环境的不同,台湾和大陆的媒体环境有什么不同?

  主持人:好的,谢谢老师!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