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时尚摄影师许闯
时尚摄影师许闯

  许闯:“超女”就像一个革命者

  主持人:有请时尚摄影师许闯,您好,请您选一个题板。

  许闯:1983年。

  杨曦沦:张明敏。

  许闯:他是唱《我的中国心》歌曲的,那一会儿我没生呢,估计娘胎里能听见。

  主持人:30年中国当代艺术对世界闻名独特的贡献,你要不要从摄影的角度谈谈?

  许闯:我过去在英国,在2000年到2007年,这段时间中国当代艺术在世界上比较受关注的时期,我也在英国的一些画廊看到了中国艺术品。我觉得不管在风格方面,还是在其它方面,都是比较独特的,当时有很大一部分政治色彩,这个时候关注中国当代艺术的同时,中国的政治在国际的地位影响也会有一定的作用。

  主持人:我们来看大屏幕。(播放1983年春晚纪录片……)这个是李谷一。

  杨曦沦:看了,我们家是最早买电视的,代表先进文化。《乡恋》在录播的时候,一直还存在有争议,争议的是很西方的节奏,说古典应该用轻乐,音乐的变化,因为《乡恋》配了一个这样的音乐。而春晚代表一个生活文化的一种释放,一种情感交流,它就成为一个仪式。如果那一天没有春晚,家庭聚会的理由是什么?打麻将,喝酒,放烟火……

  许闯:还是像您说的那样,如果大家坐一块,玩的东西也是那样,而且那一天媒体已经炒作了很久了,我倒很想看看。这几年我看过一些,中间可能会离开一点。

  主持人:我在广东,我们家之前很喜欢看春晚,但是这几年好像比较喜欢逛花街,每年春节的时候会到外边逛逛花街,买年画,买年货,买橘子等,专门在三十晚上出去看,有点像北京的庙会,是一个地方性的特色,大家愿意走出去,而且广东可以看到港台的一些内容,我们也可以看香港的电影。

  杨曦沦:北方很冷,除了放炮不会冲出去。

  主持人:记得来北京时,是一个大年初一,过年好像除了春晚以外没别的选择。

  杨曦沦:春晚,一个农村的孩子哪怕他非常贫穷,和一个高高在上的领导人,都会在一个层面上分享,其实这种大众文化,典型的交流文化还有这个功能存在的意义。春晚我觉得也是中国人要吃的一个文化大餐。

  主持人:是不是跟当时局势有点关系,83年还叫北京电视台吧。

  杨曦沦:除了春晚还有一些电视剧,比如美国《加里森敢死队》,还有《渴望》,我们叫全国人的主题文化,一个主题大家聚集进来,现在很难了,现在有很多主题。

  主持人:市场是不是比较集中在一点,现在反而更分众了,各种各样都有。

  许闯:春晚也像一个主流的话题,不管好坏,现在成为一个年轻人的话柄,我高兴可以哼着王菲的《传奇》,如果不高兴可以骂里面谁一阵,但春晚有点偏区域化,内容主要是北方的。

  主持人:北京小孩都能看到电视吗?春晚一开始能看上的算是少数。

  许闯:当时选择特别少,小的时候我们弹溜溜球,或者玩小纸牌,除了这两个东西其他就是跑跑跳跳。

  主持人:也玩得很开心。

  许闯:对。

  主持人:人跟人之间连接更加紧密。

  许闯:放学赶快回去写作业,写完作业赶快出去找小朋友,打架、闹,且只找男生,不找女孩玩。

  杨曦沦:我们那会儿只能男孩跟男孩玩。

  主持人:小时候有“三八线”过了要打你吗?

  许闯:会有。那时候应该是这样的,现在回头想,那时欺负一个女同学应该是对那个女同学有好感,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可能发个短信什么的。过去只能欺负。

  主持人:杨老师小时候呢?不跟女孩玩?

  杨曦沦:男孩容易“团伙作案”,女孩是两个,三个到头了。

  主持人:女生很难形成大的群体。

  杨曦沦:我们十几个人。

  主持人:那都可以组成一足球队了。

  许闯:现在回想起来那会儿运动有我方,敌方。

  主持人:我的理解是打CS,然后大概小学的时候,CS里我方跟敌方。一个房间借助电脑,大家中午不睡觉,全都冲上去开始打游戏。

  许闯:我那时上学刚刚经历学校引进电脑时期,当时觉得学电脑是特别潮的事,学电脑就是在一个机器旁学觉得特别棒,当时学DOS。

  主持人:我现在就记得一个指令:DIR,专门用来耍帅的,一按,然后我爸一看不错。男生是不是很爱用这一招,女生电脑坏了,帮你修一下。

  许闯:当时我们小时候都是随身听。其实他就相对于现在公园里面还是有这种,拿着一个放着歌,我有时候还去公园看一看,比如说景山公园就有不少。

  杨曦沦:特别棒,没有成为专业的都聚在那儿唱。

  主持人:每个星期都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唱一些老歌,比如《唱支山歌给党听》之类的,挺有意思的。

  杨曦沦:形成一种文化会成为一个品牌,为什么现在网络品牌多元化,跨品牌成长,互联网里面有很多传播机会。

  主持人:是不是大众的品牌比小众的品牌更好,更为广泛的这种概念呢?

  杨曦沦:大众品牌可以参与其中,互动性比较强,小众品牌比较奢侈的品牌,往往是创意的品牌。就像我设计服装就是设计师,但是他有追求是为艺术设计,有主导权。

  主持人:当时拍照片的时候上高中,我们买很厚的杂志,很震撼还是可以这样拍照片。

  许闯:我过去拍记时的,后来又一个机会才开始做时尚的。那时候我在伦敦,我当时已经不念书了,找一些设计相关的工作。

  许闯:我觉得一个完全城市的概念,每个人都不一样,包括他会和你当时的那个生活状态都有不一样。尤其我在中国,在那边待了差不多六年了。待了这么长时间,也往返了这么多次,其实刚到英国的时候,从英国回中国有一点不适应,不适应反映在那个落差,两种生活,两种文化。可能到了中国会看不惯中国的东西,然后再到英国的时候又看不惯英国的东西。后来平衡好了以后,我就能挺客观的去选择性的看这些东西,也不会太激动,也不会太疯狂。

  主持人:是不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觉得这也可以,那也可以,都无所谓了。

  许闯:伦敦那边包容性强,各国人、各种肤色人都在那儿。

  主持人:你个人喜欢什么?

  许闯:我挺喜欢北京的,因为这里面有我喜欢的人,有我的朋友,他们让我觉得在这个城市里比较温暖,其实北京不管是生活环境、气候,都是比较适合像我这样人生活的。

  杨曦沦:北京它不是一个城市,它是一个组合

  许闯:人穿的也不一样。

  主持人:尤其还有地域与地域之间的差别。

  杨曦沦:其实城市让我们生活更美好,城市是让我们生活更丰富,有了更多的选择。

  主持人:不在于这个城市有多大,而在于这个城市像海绵一样的间隙非常多。

  许闯:你在体验不同几种生活的路上,还能体验一下没有发展好的这种,北京有的地方并没有开发好,或者发展好,人们生活上下会有落差,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体验。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