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时尚家居》杂志主编殷智贤
《时尚家居》杂志主编殷智贤

  殷智贤:城市发展,信息传播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之一

  主持人:贾葭给下一个嘉宾殷智贤老师留一个问题。

  贾葭:6月份的会刊你们怎么去做世博会?会有什么样奇异的想法?

  殷智贤:也不算太奇异,我们杂志在6月份会有一个世博会的预热,世博会从它诞生那天起,就是人类工业文明呈现的一个大舞台。这一届的世博会最大的特点是历史上参加国家最多的一次。在世界金融危机之后,全世界都看好中国市场。各国无论是出于商业目的还是政治考虑,都希望这一届世博会在中国充分的展示自己的魅力。所以我们目前拿到的资料,世博会的场馆设计是历届世博会所有的场馆设计里面最多元化的,恐怕也是造价最高的。在我们采访的时候,很多场馆还没有装修完,这一点又要谈到中国速度,中国永远是今天晚上开幕式,昨天晚上卫生还没有打扫完,但是今天一定会让你闪亮登场。

  十年砍柴:在这方面中国政府的动员能够还是很强,各级政府的动员能力都很强。

  殷智贤:我们的资料现在还没有拿全,就是因为人家说我们还没有装修完。我们当时就说,能准时开幕吗?其实心里也都知道,中国已经无数次的证明,一定可以,所以今天晚上一定会有一个非常闪亮的开幕式,一定会打扫干净。我们心里已经拿到的资料看的非常明显。

  主持人:我们还是让殷老师翻一个话题。

  (播放VCR)

  殷智贤: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再次听到这个母亲的短信,我依然会心里很激动。尤其是玉树的灾难还没有过去。回想08年汶川地震期间,我现在还能够比较清晰的记着我自己的心情。每天都在看电视,每天都在流眼泪,都着急自己能做点什么。我相信我周边的很多人都跟我是一样的心情。现在回头来看08年非常多的中国人,在经历那场灾难之后,尽管我们不是灾难现场的亲历者,但是我相信很多人的生活都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我听到一个神学的人在讲,08年5月12号发生那样一场灾难。宇宙密码来讲是用死亡启动异他。有那么多人去世,现在政府公开出来的数字是六万多人,还有一万五千多人失踪,受伤的人更多。真正直接牵扯到的受灾人口数百万。这样大的一场灾难,给整个民族带来的心灵的振动是完全会被记录入史册的。因为那一场灾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志愿者投入最多的,募集善款数额最多的。在那场灾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政府、民间、各个层面全体总动员。因为有那样的一场启动,现在的玉树赈灾的时候,比上次完善得多。由于玉树的地理环境和宗教氛围,在处理上非常的细致。这个无论是国家管理还是民间对待灾难的认识和应急能力都表现得越来越成熟。所以我觉得,我还记得5月12号那天,我妹妹给我打电话说,佛祖无限慈悲,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众生遇难?我说如果从慈悲的角度讲,所有的遇难者都在告诉活者的人,生命很珍贵,我们要学会珍惜生命。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是更大的慈悲,那些人牺牲了,但是他们可能会唤醒很多人。在此之前,西方媒体一直对中国有负面的评价,他们在想,中国这样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如果真正强大起来,对世界意味着什么。但是08年那场地震让全世界人都看到了,中国人内心是有善面的,当这个民族爆发出善的时候,也会爆发出一种力量,这个力量也会让世界为之惊叹和尊敬。所以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还是会心灵特别的激动。

  主持人:从灾难中看到国家力量的强大,也会看到政府之外的力量,NGO社群的力量成长非常快。

  十年砍柴:2008年在中国建国三十年来最大的三次地震,唐山地震正好是中国处于改革开放之前,那个时候政府什么都报了,信息不发达。在城市所有人编为一个单位,在农村所有人编为一个大队,你想去献爱心,你不可能去唐山,你的信息也不充分,你只是听说地震了。08年这场地震是中国搞了整整三十年的市场经济转型,这个转型,一方面我们看到城市越变越大,但是这个地震确实是取得了一些成绩。出了那么多的NGO。在以前,这些都是游手好闲的人,你怎么可以直接去汶川呢?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变化。第二,要看中国的信息传播对善念的激发,对慈悲心的激发是有很大的作用,感同身受。为什么现在成为地球村,地球村就是因为有广播、电视、网络。在一个跟我们不相干的波兰的总统去世了,当图片出来的时候,总统逝世,中国人为他悲伤。如果没有这个信息,就在你隔壁村发生一场灾难,你听说别人说而已,那种悲惨、恐怖,给你的信息不充分,你没有那个感觉。照片、网络、声音,都把信息传达给你,这就把中国人的慈悲之心激发出来了。齐王看到一个人,牵着牛去杀祭钟,他就觉得不忍,牛在发抖。说中国人没有所谓的慈悲心,那是瞎扯,逻辑上是说不通的。跟这个是没有关系的。我们一直就没有这样。

  主持人:我们可以从地震这个话题,更多的还是让我想到了城市作为一个有机体。他内部的社群,内部相互的共同体的感知。你刚才讲到很重要的,现在城市的发展也不是古典意义上的城市,尤其是水平互联网的发展,慈悲心可以是全球共有的。9.11的时候有很多人高兴,但是同样也有很多人感到悲伤,世界任何地方发生的事情都会让我们形成地球村的概念。中国城市的发展,不仅有城市天然的成分,也有通过互联网,年轻一代全球共同体的成长的体验,也是存在的。

  殷智贤:从08年汶川地震到这次玉树,我们看到了信息传播对于有效整合援助物资所起的积极作用。08年的时候,你会发现由于都市的信息渠道非常丰富,很多时候一个人在MSN上留言,他的签名上留一个言都可能会募集到很多的物资或者是善款。现在博客已经是常态了,发一个帖子都可以让大家从很多的渠道了解灾区的现状。这些都会容易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快速反映的能力。我14号在新西兰听到玉树地震,15号我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我16号开始跟我的同学群发短信,是飞信,一发就可以发很多。因为我们在玉树也认识人,确定的知道我们如果把物资寄到对方,以他的人品,可以直接把东西送到灾民手上。第二天,善款、物资源源不断的送到我这里来。我们一批一批的寄,对方再告诉我们还缺什么,再采购新的,以天为单位计算,这反映非常快。从这里面你可以看到,现在的工具本身是有速度的。现在人对待这类事情,无论是思考还是情感投入,速度也是非常快。有时候我们在抱怨城市什么都在提速,给人压力很大。可是你看到他提速之后,面对灾难的时候人们作出的反映也是迅速的。

  十年砍柴:现在公民社会就是一个特质,区别于传统的社会,不是纯粹通过血缘、结婚、老乡组织起来,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特别复杂的相互依赖的关系组成的。所以让你感觉到几千里之外的玉树就是你的隔壁、你的邻居发生了灾难,或者是你的亲人发生了灾难。以前不是中国人不想帮助别人,中国人以前的社会是一个石头投到水里面的波纹,离中心越近,你越关心他。因为你知道他。后面的不知道他,不知道你谈何关注、爱他?现在是一个蜘蛛形,你在新西兰你就知道。你在北京发一个飞信,你在广州的同学就可以反映。打破了过去特别单纯的通讯。

  主持人:还不是二十年前意义上的城市,那个时候的城市救援也是以本地为基础,本地社区的概念。

  十年砍柴:玉树特别典型,传统的76年发生地震,99%是政府来救的,再以前也是朝廷,或者是他们村里、家族的人。今天我们看到玉树,藏族这个民族传统的救援模式和现代中国的救援模式叠加在一起。这个民族的救援,你不得不承认他们里面的喇嘛起到一定的作用,他的威望。如果光这样是不行的,传统的藏族地区可能就只能靠喇嘛了,但是在现代中国,政府派军队、武警,很多资源去,你可以看到现在国家的政府军队、政府派的武警和各地志愿者,再加上藏民族的传统的力量,这三种传统的力量在一起,这也是中国转型的一个缩影,很有意思的一个范本。

  殷智贤:我们现在看到无论是汶川地震还是玉树地震。这两次大的灾难还在悄悄做一个新的整合。人与人之间信任关系的整合。我为什么信任你?我们俩是一个单位,共事十年了,我信任你。可是你同时也会信任你一个MBA的同学,尽管你们毕业以后不怎么来往。这种信任关系非常微妙。人们也在探索我为什么信任,城市生活注定是陌生人社会,你在陌生人社会里面如何建立你的信任和安全感,乃至于与他人信任的方式。没有安全感你和他人互动根本不可能。这种成长,我认为无论是心灵的还是生活的变化,我觉得对未来的意义非常大。

  主持人:你讲这个让我想起英国的社会学家讲到整个社会作为一个风险社会的时候,信任关系的重建是相当困难的。而灾难性的东西是没有人能够预测,它是风险里面不可管理的东西。它提供了重建信任关系的可能性。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虽然有各种政治和经济力量的斗争,但是很多普通层面还是能够取得一致的。

  十年砍柴:最起码的一点,宗教的分析、文化的分析,终究,人命关天,这四个字是共同的,无论是哪个宗教、哪个民族。为了救人,我们愿意捐这个钱,我们愿意投入。哪怕中间有跑漏我也认了。政府越廉洁,大家越愿意信任政府。NGO、慈善组织,红十字会,这些老牌子有公信力。为什么在这次玉树救灾里面,发救灾物资的时候要喇嘛去发?他们藏民就说,喇嘛是出家人,他们很公正,这就是基于对宗教人员的信任。

  殷智贤:从我本人在参与赈灾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汶川地震的时候我们很慌乱的参与了赈灾。这一次我们冷静了很多,我们会观察,主流物资是由国家和大企业提供的。我们民间自发的组织,我们会看到我们是做一个补充性的援助。主流物资国家已经运送得非常多,而且大企业是车队往那儿运。我们非常小额、规模不大的做什么,我们后来定位说我们做补充型的物资捐赠。我们大概23号的时候往灾区寄了三百箱的卫生巾,这不属于主流,但是是必需品。我现在体会到作为一个民间的组织,一个发起人也好,当你试图去参与到赈灾的时候,你要清楚的知道你自己最大的作用在哪。如果大家蜂拥而至挤在同一个渠道上,可能会导致重叠,而另外一个区域可能会被忽视。我在我的博客里也跟大家分享了我的心得。我们在汶川地震的时候,只要能想到的东西都往那边寄,没有细分,也没有对赈灾物资做精细化的处理。但是这一次我们就有经验了。我们会把物资分紧急和次紧急。你如果把次紧急的在第一时间寄,就意味着占压交通通道,可能会妨碍真正物资的到达。另外,我们不是高高在上的,如果你真正想给予,尊重比给予来得更重要。无论怎么样,你不是一个施救者,你们之间是完全平等的,当你给予人家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替对方考虑,他接受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很多细节上都要考虑,你要列出清晰的明细表,你要方便对方分配物资和安排人手分发。我们当时寄药的时候还曾经想到过要不要把服药的说明翻译成藏文。如果真的想参与赈灾,仅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还要最有效率。一定要做很多精细的思考和安排。

  主持人:这样听起来真的能感觉到公民社会的成长。现在也快八点了,上海的世博会的开幕式也要开始了。对于世博会,两位还没有去,有什么想象、期待也可以和网友们分享一下。

  殷智贤:在我的想象中,这一届世博会应该会打开中国人想象的闸门。很多的设计和产品会激发观众的想象力。大家一直都在说中国设计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成长起来。回望历史,很多历史事件在偶然中突然释放,始料不及,。不知道这次世博会会不会成为中国设计一个起点。

  十年砍柴:城市生活究竟怎样是一种好的状态,路修得宽,这个当然需要,还要人活得有尊严、更安全。这是我的期望。我希望这次世博会一百多天,能够引发中国人、各级政府的决策者,民间人士来思考,什么是真正的城市生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