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建筑师白洋
建筑师白洋

  白洋:设计师需要多学习别人的东西

  白洋:因为我离开北京三年了,之前在北京工作一段时间。原有的结构是人的理想层面,中国按照过去帝王的发展,南京都没有达到那么完美的程度,到北京的时候,经过这几个朝代,把它经营按照中国古代造城的最理想的模式造起来,今天开始完全把它肢解掉了。任何一条道路,平安大街,什么大街,说拆就要拆,中国是讲中医的,你血脉都不通了,怎么能够有那么鲜活的东西?还有交通的问题,要不是因为工作,或者因为北京聚集了很多有趣的人群,我不愿意回来,我觉得我宁愿到一个小城市,原来居住的一个城市,我说我坐公共汽车,再走十分钟,不打车去。这样的生活是没有障碍的,如果每天都在做一个乡际旅行,我们都市发展得又没有什么好看的,你从北五环开到南五环,你感觉在不断经过不同的县城,这个城市真正带给我们什么?我觉得只剩下一堆人气,大家把握着这种东西在这里生存,这个特别不好。谁来到这个城市,能不能有一种内心的感受到的可爱甚至有点亲近、温情也好。

  主持人:这让我们想起前面碰到的例子,有一个公司的白领,他自己在五环、六环外租了一个院子,他的口号就是让我们一起来建小镇,他主要是想恢复社区的亲近感。他说他住那的时候,他开车旁边邻居的大妈会一直在旁边看着,怕他开错方向,回来以后还有邻里的交流,现在一些白领艺术家已经在采取行动了,包括去尝试说让生活变得更人味、更有意思。从你们两位角度看,要让这个城市更棒、更有意思,白洋老师是做建筑的,你觉得有什么地方可以改善的空间性的东西?

  白洋:我觉得只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尝试,这个已经支离破碎了。不可能一下子希望他又收回来。其实包括在欧洲发展那么成熟的城市,很多地方都在变成人第一位的城市空间。

  迟鹏:刚才你说的两个事我觉得,特别理想化的人所生存的空间,他离生活结束不远了,草场地的那些人们在建有自己美好的家园是带有及其强烈的私心和挺不纯洁的地方,他们想通过国家的漏洞占特别巨大的便宜,这特别不可爱。因为需要照顾的不是他们,他们够好了,这个北京比他们不好的人还多。这个事也不太对。这挺困难,突然看到疯狂马拉松,我就想到疯狂马岩松,前两天跟一个人聊天,就说他特别喜欢马岩松,我就跟他在角斗了一番。我说其实像马岩松这种做建筑的,作为建筑中伟大的一个商人,特别好,他把自己运作得如此成熟,运动了浑身解数把自己包装得如此好,他是一个商业模式做得特别好的人,但是他做的建筑我是不喜欢,但是又能得宠,我觉得这个特别特别不公平。

  主持人:他有一种强大的逻辑在支撑?

  迟鹏:没有逻辑,我看到他做的建筑阴气特别重,我觉得这特别不适合设计。

  主持人:我们再邀请一位嘉宾过来,也是一位建筑师陈淑瑜女士。

  迟鹏:一个城市中本身得到承认的建筑根本就是不以人为前提的建筑,不允许你换衣服,你今天晚上穿迷你裙,明天晚上穿晚礼服,被妖魔化,居然还如此得到承认。

  主持人:这些大的标志性建筑,就跟这个国家的疯狂的经济增长是完全一致的。

  迟鹏:没有,他幸好还没有到标志性,有很多标志性的还是挺好的,我觉得中央电视台还是挺好的,人家玩的这条路玩得很对,而且他走得比较坚定,我个人比较喜欢中央电视台,包括蛋的形状,建筑本身不会有那么大的问题,这个是得到一种过程的认可的,但是我们说的是马岩松的事。

  主持人:也请陈淑瑜给我们说一下,关于城市,关于建筑。

  迟鹏:我觉得城市是一个很敏感的,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建筑师至少他们对建筑的态度非常直接,但是可能在中国这个城市的现状里,很多建筑师如果他们绑架不了开发商,只能诱惑开发商。诱惑的方式就很简单,露大腿或者是做出某些媚态来,没有文化判断的情况下,太容易上当受诱惑了,但是问题是中国在这么大的人口基数下好的设计如此之少,如果说马岩松在尽他的贼劲,他能够站出来发出他自己的声音,但是很可惜在他的旁边没有其他的声音,告诉你生活是可以这样,设计师可以这样,这是特别遗憾的。这是包括我觉得作为设计和艺术,为什么在中国这个现实里有这么多的艺术家可以出来,可以有自己的态度、作品、生活方式。但是设计是很难的。我觉得设计是需要有真正的好的生活去培养,不光是培养设计师,还培养这些为设计买单的人,或者是用这些产品的人,他们应该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和好的标准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他们会去选择,他们会去喜欢。

  白洋:从事这个职业,慢慢跳出来变得更自由,基本上十年会淘汰一代建筑师,其实淘汰的是整个时代过去时髦的东西。我觉得这已经又经过了一个十年,中国在不断的改革,这个一点非常残酷,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建筑师,包括所有的设计师需要扎扎实实的一步一步去学习别人的东西,不管你是山寨还是其他的,你的目的是要带给别人更好的生活,而不是仅限于我在这十年,我正好赶上这个潮头了,我一定玩一票,不是这个。这样的话,中国是冷淡的,十年之后虽然看上去还是热热闹闹的,潮起潮落看最后还剩下什么,最后的结局也可能是很悲惨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