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文化频道 > 2010上海世博会 > 疯狂马拉松-少年中国说

“疯狂马拉松”访谈:讲述中国40年的得与失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5月10日16:51
服装设计师樊其辉
服装设计师樊其辉

  樊其辉:人不应该拼命追求

  主持人:请段妍玲女士向我们下一位嘉宾提一问题,叫樊其辉,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服装设计师。

  段妍玲:最简单的,因为我们做设计的,我问一下:中国服装寻找要有中国元素展现中国设计师作品的一个阶段,现在一批的学生回国,做一些非常有设计感的服装,但是现在大众着装里面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影响,您觉得这一方面作为服装设计师应该需要做点什么?谢谢!

  主持人:有请樊其辉先生!

  樊其辉:关于设计我有我自己的看法,我记得我们系主任是一个外国人,他对学生要求的设计,每个星期要设计出500个领子,70个袖子,来回的搭配,我就觉得那些学生已经被逼疯了。我跟他们说我的看法,这个设计就像文字一样,比如说你看到一个笑字或者看到一个哭字,会有愉快,或者悲哀的情绪,如果横拖竖拉都占了,看到的不是一个文字,它不能产生任何对人情感、心理影响的话,这种设计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对设计来说,设计并不是一个制造别人没有见过的东西,而是一个有共性的,所有人都认得的字,重新排列起来讲出你新的故事,这才是设计最重要的元素。没有什么一定要坚持我的原创,或者这是我造的,我是第一人。

  主持人:按照惯例,翻一个题板,您觉得哪个年代最能代表您。

  樊其辉:关于王小波,我很多年以前就知道。

  主持人:咱们先看看视频,让所有朋友们先知道一下王小波。(播放1997年王小波纪录片……)

  主持人:二位老师都比较了解王小波,先从左小祖咒开始,你觉得王小波是个什么样的人?为啥他能引起这样一个现象?

  左小祖咒:小波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家,他的书我也看过,他死的时候是97年,那一年,本来我们要见面的,因为这个情况我也在地球上蒸发了几十年。他是一个非常有趣味的作家,你看过《黄金时代》吗?

  主持人:我看过钢铁时代。

  左小祖咒:《黄金时代》是知青时代那一阵子写的,比较有代表性,但是我很喜欢白银时代,很好玩,还有写的很多教育方面的。

  樊其辉:我对身边所有事不关心,不了解,很巧合,因为他写过一本书《同性恋亚文化》,一打开名字就知道樊其辉大曝光,前后捱着比我著名多少的人。

  主持人:全社会还是对同性恋有所包容的,对于王小波这些作品,您有什么看法?您也是通过同性恋看这些作品?

  樊其辉:真正的教育是自我教育的过程,而不是说别人告诉你一加一等于二,所以人生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没有一个固定的结果。

  主持人:您怎么看待自己的这种状况?您刚才说了患者,而且我一直听网友说你一直认定王小波也是同性恋。

  樊其辉:我现在要就纠正一下:王小波一定不是同性恋,如果他是的话,他不会有这么强的欲望写这个东西。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呢?

  樊其辉:其实我自己,我是两个人合在一起。

  主持人:为什么说是两个人呢?

  樊其辉:可能大部分人看是我是一个凡世夫的状态,我不喜欢叫设计师这个称呼,也许金钱,地位这些很难达到的时候,你就觉得找一个爱情吧,也许比较容易,来圆满你的世界,其实金钱、地位这些东西都圆满不了你的话,爱情也不例外。

  主持人:城市里生活最大的好处是什么,让你烦恼的又是什么?

  樊其辉:我看过很多东西,比如去菜市场,池子里养的鱼,可能身边老太太说就要这一条,抓那一条没抓住,那一条摔死了,我就想要是被抓住是这个老太太的话,她若这样被摔死,会有什么反映,她从来没想过吗?还有猪从一个城市运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宰杀,跟纳粹把人关在一个集中营是一样的,你可能不了解它的感受,那是因为你无知,你没有替他想,如果你站在它的立场上,你觉得人对他的残害远远胜过大屠杀的时候。

  主持人:这一系列屠杀是这种城市带来的烦恼。

  樊其辉:带给我快乐的是什么呢,其实快乐不是说有饭吃,有爱可做,就是很物质的东西,快乐一定是相对痛苦的,我觉得对我来说,我有多痛苦,我就有多快乐。我看见那些鱼缸的时候我就受不了,我就流眼泪,我不能说了,哈哈!我会流眼泪。

  主持人:左小祖咒觉得呢?

  左小祖咒:同上。

  主持人:您如何看待80后,年纪最大的80后,已经三十而立了,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待?

  樊其辉:我觉得好像生活在这个时代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事儿,因为我觉得就拿我自己来说吧,我的父母他们从来不会要求我说你要赶快结婚,你要怎么样?都是因为我活在我的60年代出生的这一批人,每一个年代出生的人都会有一个好处,比如在物质上,可能那个时候物质上特别穷,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吃过,什么都没见过,现在可能什么都吃过,什么都见过,但是你没吃过我吃过的苦,所以任何时代生活的人,我觉得都是一样的。

  主持人:接下来由另外一位主持人张安定,继续主持下面一轮的话题。

  主持人:我自我介绍一下,79年出生的。刚才听到聊到这样一些主题,咱们主题里面跟个性非常有关系,文化经历也好,是我个体里面追求身体自由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您觉得给你带来最大的解放力的东西是什么?

  樊其辉:我从来都没有选择过,生活里什么时候有可选择的,包括你的出生,你要感受的东西,生活没有选择,只能往前走。

  主持人:到我这个岁数,我会开始觉得年轻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开始能回忆我更小的年纪做过的事情,我想问你,现在以你的年纪,你现在的状态,你觉得年轻是什么?

  左小祖咒:年轻就是犯错,年纪大了犯错大家不会有时间原谅你,一旦错了掰不过来了。我羡慕年轻,我20年前就长成这样,他们总是把我当“老油条”看待我,我们俩都是弱势群体,所以我应该力挺您。

  樊其辉:对于我来说不太喜欢年轻,它就像白开水一样,除了你可以挥霍好多东西。我看我自己原来是那么无知,但是当你自己老了,然后看其他孩子的时候,就觉得他太牛了,有那么多资本可以犯错误,因为他什么都没有,他犯什么错误都不会失去什么,如果我现在犯错误的话,就会失去房产,那多可怕,让我重头再来一遍,喔!不!

  主持人:还有一个感觉当我们说到城市,文化的多元,各种各样人群存在特别重要,我很喜欢北京很重要的原因,可以看北京各种各样的演出,可以跟樊老师这样的人一起聊天,您觉得一个同性恋的群体,或者对左老师一个以音乐谋生存的人,喜欢它的人,在一个城市里面最需要的生活空间、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

  左小祖咒:因为自身都是一个个体,大家千万不要排斥,不是中国的问题,新鲜事物总是不能被接受,上来只是一顿咒骂。

  樊其辉:这个只能显示当中的无知,有人问我最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觉得是一个有教养的人,有教养的人不会像我这样到处指着骂,不是看别人做错了什么都不说,天底下事多了。

  主持人:各玩各的,看到各自的状态可以理解它。

  樊其辉:对,很宽容。我可以很悲鸣的看很多东西,这个人太可气了,但是马上又会觉得很可怜,马上把一种恨变成一种可怜。

  主持人:我跟很多年轻人聊过,高中生,初中生,现在这些年轻群体,虽然处在同样的社会结构上面,但是对身体支配力比我们那时候强大得多,比如你看拉拉,很多拉拉从初高中都有了,现在很多年轻群体对同性恋文化理解和宽容度是有增加的,比我年轻的个性独立性在增强,这一点挺有意思的,我也采访很多年轻做音乐的,尤其在城市里,越早做音乐的越会把音乐作为反作用的一种背叛的出口,我觉得年轻是很简单玩玩,今天玩乐队不高兴,明天玩电子,后天说唱。对他们来说他们的变化非常有意思,不知道两位老师平时接触年轻的人,80,甚至90人,看到比你年轻的人会有什么感受,跟你最大的一些不同是什么?

  樊其辉:我们那时候选择性特别小,就是主流的管道,现在这个管道变成这么宽泛的时候,就哪都输入了,大家接受什么东西可能性都强了。麦当娜说自己的双性恋,导致很多美国人自醒,因为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事情,现在宽容度增加了。

  主持人:左老师有什么看法呢?

  左小祖咒:我没什么意见,我觉得大家做事情有很多的空间,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要反对,音乐也是,艺术也是。

  樊其辉:其实您说的是做人的态度,有什么你接受不了的东西,常常是你不了解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反对。

  主持人:咱们今天话题跟个体有关系,您从事服装的行业,我个人是不了解的。我很想明白您在平时的创作里面,您在北京的生活有没有给您的创作带来一些灵感?

  樊其辉:我不喜欢走来走去在城市中间,有些人喜欢新奇的感受,有一种新的什么感觉,我不但没有,反而有一种紧张的感觉,因为我没有安全感,我会特别害怕,所以我去的地方特别少,我只去过巴黎,除了北京这个地方。

  主持人:您还是很喜欢您所从事的这个事业。

  樊其辉:大的环境是苦的,但是可能还是有乐趣的地方,还要找一些有趣的地方,有趣的点。只有巴黎那个地方让我有各种各样的想法,所以当我离开巴黎回来以后,觉得那真的是一个好地方,因为会让你有很多要去追求的东西,我觉得人不应该拼命追求,对于我来说,我就这么认为,你追求的东西因为你没有那个东西,你没有那个东西,是因为可能你不配拥有那个东西。

  主持人:您在北京生活有焦虑感吗?

  樊其辉:我是一个特别有问题的人,就是穷!比如三十年前一个人工资挣30块钱一个月,现在一个人工资可能三千或者是六千,可能是多少倍,一百倍,或者两百倍,我现在的存款跟房产乱七八糟,这就是焦虑。

  主持人:现实生活说起来就是这个样,他们觉得那是真的你。

  樊其辉:不是说真的你,所有的人都还是浅薄的,最浅的一层,还是视觉,然后才是内在的东西,如果说我看这人第一眼就不顺眼的话,你的内在再丰富,再牛,对不起,对我来说不吸引我。

  主持人:每个人在城市里看来都是有焦虑的,刚才说的很极端,但是其实就是那点事,我想听听方先生对现在生活在北京这点焦虑的事儿。

  方军:每个人都会感觉到焦虑,这是无可避免的,但是,个人觉得现在对我来说可能找到一种办法来应对吧,比如我焦虑,可能走一走,只要稍稍走一走,就会不焦虑了。

  樊其辉:那还不是自欺欺人吗。事实就是这样,为什么要逛,就是因为焦虑,就是没有安全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下一页]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